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30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虽说欧洲联赛停摆,但国家队赛事却如火如荼。

    向天鸣的球迷酒吧人气依旧不减,生意火爆异常。

    客人们纷纷聚集在酒吧的大电视前面,观看着正在进行直播的二零零八年欧洲杯预选赛f组的比赛,西班牙对阵客场挑战丹麦。

    比赛进行得十分激烈,双方都对胜利志在必得。

    受到高寒的影响,再加上西班牙的球风,使得西班牙在中国球迷中得到更多的拥戴,但阿拉贡内斯在西班牙国家队所推行的传控打法却依旧备受质疑。

    自从经历了世界杯的失利后,阿拉贡内斯并没有因此下课,继续执掌国家队,但跟队内头号巨星劳尔之间的冲突却更加明显,尤其是在欧洲杯预选赛小组赛第二轮,客场二比三输给北爱尔兰后,两人之间的矛盾更是昭然若揭。

    从那以后,劳尔彻底离开了西班牙国家队,托雷斯和比利亚挑起了大梁。

    但之后,客场零比二输给伊布拉希莫维奇所率领的瑞典,让阿拉贡内斯被逼到了绝境,尤其是在西班牙国内,更是对他发起了群情汹涌的攻击,认为他应该向劳尔低头。

    在关键时刻,高寒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自己对阿拉贡内斯的支持,并且表示球队的整体利益比什么都重要,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将自己凌驾于国家队之上。

    之后西班牙一路连胜,虽说表现有些磕磕绊绊,但也都基本拿下了对手。

    这一场打丹麦对晋级欧洲杯决赛圈至关重要。

    比赛进行了三十多分钟,西班牙凭借着比利亚的进球,暂时取得领先。

    从比赛的过程来看,阿拉贡内斯的改革收获了不少成功,西班牙的短传渗透打法有了相当不错的进展,越来越有高寒在马德里竞技执教时期的模样了。

    酒吧里所有球迷都也看得津津有味,深深沉浸在斗牛士所带来的传控足球里面。

    当比赛进行到第四十分钟时,西班牙面对丹麦的防守,连续稳健的传递配合,将丹麦的防守球员戏耍得团团转,甚至让对手根本碰不到皮球。

    这让酒吧里的球迷忍不住一阵惊呼,这多像当年高寒执教国际米兰时期,面对尤文图斯时连续三四十脚传球,最后破门得分的那一幕?

    随着西班牙国脚们的成功传球次数越来越多,丹麦也意识到了自己越来越危险,想要阻止,却无能为力,只能一次次地被对方的传球给牵引着。

    突然间,比利亚左路直传禁区右侧,拉莫斯从后排插上来后,冷静挑射,又一次洞穿了丹麦队的球门。

    顿时,整间酒吧一阵欢腾,所有人都疯狂地欢呼了起来。

    “我的天啊,足足有二十八脚传递!”

    “你们猜,我们现在想到了什么?”

    “我想到了高寒,想到了马德里竞技,想到了国际米兰。”

    “阿拉贡内斯在西班牙国家队的改革终于收获了成果,这支球队看起来已经具备相当出色的传控实力,丹麦在西班牙的面前几乎无能为力,让我们再重温一下这个精彩的进球。”

    电视直播的解说让酒吧里所有人听后又是一阵欢呼。

    能够出现在这间酒吧里的球迷,无一不把高寒当做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也都对这支以高寒的马德里竞技球员为班底的西班牙国家队寄以极高的厚望。

    尤其阿拉贡内斯还是高寒力挺的,也是最好的朋友。

    向天鸣整个人也都被拉莫斯的进球给刺激到了,一跃就跳上了酒吧的一张桌台上。

    “各位,今天晚上我高兴,所有的酒水通通半价,你们尽情地喝!”

    酒吧再次欢呼了起来。

    但站在桌台上的向天鸣却留意到了坐在吧台前面的一位长发女子,立即就从桌上跳了下来,追了上去,连球都顾不得看了。

    “嗨,美女大记者,你又来了?”向天鸣风一般地扑到了长发女子隔壁,趴在吧台上,摆出了一副自诩为最帅的姿势,嬉皮笑脸地问道。

    那女子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拿起桌上的酒,优雅地抿了一口,却不搭话。

    向天鸣也不在意,依旧呵呵笑着。

    几乎所有人,甚至包括向天鸣自己,都觉得她并不漂亮,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一眼就看上了,而且越看越觉得喜欢。

    “真是不凑巧,我们老大呢,前天刚刚回了欧洲,所以……”

    这名女子是个记者,第一次来到酒吧,就是因为听说高寒经常光顾这里,所以才来的。

    只可惜,来了多次,却始终没见过一面。

    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记者脸上明显有些黯然失望。

    “不过呢,你知道,我老大经常回来,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给我留个电话号码,那等他回来,我第一时间通知你,保证帮你弄到一个专访。”

    “是吗?”女子终于开口了,但语气却很怀疑,“可我怎么听人家说,除了少数几家大媒体的朋友外,他几乎从不接受媒体专访?”

    向天鸣点头,“对啊,可那得看谁,我跟老大的关系,不一般。”说到最后,他还一脸自豪。

    但那女子明显不信,她更觉得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富二代是在玩弄搭讪技巧。

    “谢谢,不过……”

    就在女记者要拒绝的时候,向天鸣放在吧台上的手机突然间震动了起来。

    向天鸣有些郁闷,哥们正泡妞呢,这时候来电话,找抽是吧?

    可再一看来电显示,他双眼就直了。

    “嘿嘿,美女大记者,你瞧,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说着,他还把手机屏幕凑过去,很装笔地晃了一下,让对方看清楚上面的来电显示的姓名,高寒。

    女记者果然讶异地看着向天鸣,满是吃惊。

    这一刻,向天鸣骄傲得很不能向全世界宣布,自己绝对是世界上最牛叉的男人。

    “喂,老大,怎么这时候给我来电话呢?”

    高寒是在家里打的电话,听到电话那边很吵,“你在干什么呢?怎么这么吵?”

    “这不是在看你老朋友,阿拉贡内斯的比赛吗?西班牙打丹麦,上半场四十分钟,二比零,比利亚和拉莫斯进的球,你没看吗?”

    “哦,忘了,没看,刚才在网上看那个王磊的资料。”

    “王磊?哪个王磊?”

    “王三石的儿子。”

    “哦,那个土豪。”向天鸣恍然大悟,但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可是,老大,你看他资料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小子有点意思,你回头帮我联系一下王三石,你就跟他说,如果他想儿子成才的话,就别那么高调,低调点,我过些时候有空会去一趟,约他见面。”

    “哦,好。”

    “另外,你再帮我去弄一份王磊的详细资料,最好是有他的比赛录像什么的。”

    “老大,这小子真的行?”

    “嗯,是个胚子,不过年纪还太小,不确定性太大,将来如何,不敢说。”

    虽说王磊潜力高达两百满值,可问题是,他才十岁,谁都不知道他将来能够发展到什么程度,甚至可以说,一次伤病都可能彻底断送他的前程,所以,有些话高寒也不想说得太满。

    “行,没问题,我明天就去办。”

    话刚说完,向天鸣突然间看到坐在吧台,睁大眼睛远远看着躲在一旁打电话的自己,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了一个念头,“老大,有件事你得帮我。”

    “什么事?”

    “关系到你兄弟我一生的幸福。”

    “说人话,直接点。”

    “我……我严重怀疑,我喜欢上一个人了。”

    “男的女的?”

    向天鸣差点哭了,几乎咆哮地喊道:“废话,当然是男的,哦,不对,当然是女的。”

    “哦,差点吓死我了。”高寒笑道,“既然是女的,那还怀疑什么?直接上啊。”

    “可她不搭理我。”

    “哈哈。”高寒在电话里一通大笑,“那我也没办法,这种事情只能靠自己。”

    “不是,老大,她是记者。”

    “哦,记者不错啊。”

    “她想采访你。”

    “哦,我懂了,你是想要人家留个电话号码吧?”

    “哈哈,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老大。”

    “切,不要脸。”高寒笑骂,不过,这种事情是义不容辞。

    很快,向天鸣就屁颠屁颠地跑回了吧台,直接把手机往那女子面前一递,“我老大想跟你说。”

    女记者有些受宠若惊,不敢相信地看着向天鸣。

    她并不是什么名记者,也不在什么大报社工作,怎么就能跟高寒讲电话?

    “真……真的是……”

    “废话,越洋电话,很贵的。”

    向天鸣不由分说地就把手机塞到了记者的手里,后者立即抓紧了,凑到了耳朵旁,走向一旁说电话去了。

    不到一分钟后,女记者走了回来,有些犹豫地看着向天鸣,先是把手机还给了对方,接着又从自己的手提包里取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向天鸣。

    “高寒先生答应给我一次专访的机会,让我把联系方式留给你,他回来,麻烦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啊,一定,我保证。”向天鸣笑得整个人都傻了。

    接过名片一看,他才知道,原来女记者名叫王倩。

    名片上不仅有她工作的报社、地址,还有她在报社以及私人联系方式。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早知道老大一个专访就能换来美女大记者的联系方式,早就动手了,还用等到现在?

    王倩对向天鸣这个人并不反感,只是之前一直都觉得他有点浮夸,不是很靠谱,最主要的就是自己几次问起高寒时,他总是一副自己跟高寒很铁哥们的样子,让她严重不信任。

    可刚才,高寒在电话里就很明确地告诉她,向天鸣确实是他最要好,也是绝对信任的朋友,这就让她对向天鸣不由得有所改观了。

    更何况,要联系高寒做专访,也肯定要经过向天鸣的。

    “但……先说了,工作时间不许打电话骚扰。”王倩似乎对送出这张名片会发生什么事情,已经心里有数了。

    向天鸣眼珠子贼溜溜地一转,“那……工作时间以外呢?”

    “也不行。”王倩随手将名片塞到了向天鸣的手里,抓起手提包,转身就走。

    “放心吧,美女大记者,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一定不会在工作时间打电话骚扰你的,你放心。”等到女记者走远了后,向天鸣才将名片凑到了鼻端嗅了嗅,仿佛还带着香气。

    “至于工作时间以外嘛……嘻嘻……哈哈……哇咔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