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28 搏4
    当女仆的刀光将三名魔法少女分开的时候,我已经冲到魔法少女晓美和小圆跟前,没有直接攻击她们,因为她们早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虽然用暴力强行打破她们的防御也没问题,但是对方也拥有神秘,说不好会出什么意外,又或者无法留力将她们打成重伤。dyzco第一我想要捕捉丘比,但不希望让这些少女受到太大的伤害。不仅是同情使然,也是为了给后面的战斗保留一些元气。于是,在她们正准备做出某种行动前,我猛然向下扑倒,又向侧旁滑去,踏在墙壁上,一直攀上顶壁,反复进行高速移动,她们的视线开始无法追上我的身影了。

    肉眼的视野是相当狭窄的,我如同弹珠一样反射弹跳,一个呼吸后就进入她们的视野盲点中。按照常理来说,看不见敌人的时候,原地警戒是最常见的应对方式,不过,如果她们真的站着不动,又或者随便转个方向逃跑的话,就正中我的下怀,以我的速度,足以在瞬息间追上她们,从任何一个盲点攻击她们,而不需要直接面对她们最坚固的防御,除非她们有巫师那种保护全身的法术。

    魔法少女小圆有些慌神,但晓美却立刻反应过来,抓住她的手向前跑去,一边叫道:“小圆!”

    虽然自身的战斗素质并不成熟,但是小圆显然没少和晓美配合,晓美的声音响起时,尽管没有吩咐到底要做什么。然而小圆还是本能反射般施展出自己的神秘。在那一瞬间。无论眼睛看到范围还是“圆”的感知范围,我和两名魔法少女之间近在咫尺的距离陡然被拉长了,周边的实物,包括墙壁、地板和天花板,就如同一个柔软的面团,被这股力量拉扯着,不断往纵向延伸变形,似乎因为这股力量太大的缘故,原本平整的表面变得起伏不平,两侧扭曲的墙壁倾斜着。仿佛随时会倒塌下来一般,周围的人形也好似哈哈镜中的镜像,让人觉得和自己不在同一个世界里。

    紧接着,又有大量的时钟表盘从扭曲的墙壁、地面和天花板上浮现。指针不断快速沿着反方向回旋。

    滴答滴答滴答——是指针转动的声音。

    晓美拉着小圆不断向前奔跑,我追逐着她们,但是距离仍旧在逐渐放大。应该过去了很长时间,除了我和她们俩人之外,这条扭曲走廊上的其它人形都消失了。不一会,晓美和小圆也消失在我的眼前。

    之后,这个扭曲的时空走廊仿如镜子般破碎,我这才停下脚步,察觉自己竟然回到了五月玲子和玛丽的身边。对于我的出现,五月玲子和玛丽似乎刚刚察觉到。露出吓了一跳的表情。

    五月玲子正想说什么,刚张开嘴巴就被我打断了,我问她:“刚才发了什么事情?”

    五月玲子起初还有些茫然,但很快就理解了我的问题,迅速说:“你冲到那两个女孩身边后,你们三人突然间就消失了,然后,你就出现在这里。”

    原来如此,没有被那种“神秘”波及的人是无法看到那条时空扭曲的长廊的,从外界来看。我们只是消失后出现在不同的地方,看起来就像是瞬间移动一样。不过,在视膜屏幕中的时间记录中,我在追逐时花了不少时间,所谓的“时空”扭曲。并不是一种幻觉。真是十分强有力的“神秘”,但是。从事态前后判断,应该是小圆和晓美这两个魔法少女所持有的神秘力量同时作用,又因为属性配合,产共鸣加成的结果。

    从亲身体验到的现象来判断,这种“神秘”的共鸣已经抵达了狂级上位,在性能上在我所见过的“神秘”中,也是位居前列。虽然不是直接的攻击能力,但是,比起女仆的“刀光”,走火的“强化临界兵器的威力”之类,更有发展的潜力。这一点,就连席森神父的“控制气压”也无法与之相比,在潜力上能够与之相近的,应该只有锉刀的“绝对静止”吧。

    我扫视走廊前后,魔法少女晓美和小圆已经和学姐汇合在一起,被枪阵团团保护起来。女仆的刀光正在经受猛烈弹雨的洗礼,尽管魔法少女“学姐”的魔法子弹的单体威力不强,但是所谓的不强也仅仅是相对于我的义体硬度来说,女仆虽然是二级魔纹使者,身体素质十分强大,但也没有变成刀枪不入,哪怕是一颗子弹都会给她造成相当的伤势,因此,面对密集的枪火,她只能不断游走闪避,依靠刀光进行攻击,根本无法靠近三名魔法少女一步。

    之前那一发劈裂走廊的刀光显然不是轻易就能释放出来的,普通的刀光在破开枪阵之前,就被密集的魔法子弹抵消了,如果没有决定性的力量爆发,俩人的战斗将会陷入僵局。

    晓美和小圆躲在学姐身后,气喘吁吁,就像是普通人刚跑完马拉松,之前那种高质量的时空性神秘消耗了她们不少力气。当然,脑硬体的计算显示,之前俩人合作施展出来的时空扭曲长廊,成功的几率仅在百分之五十。要施展这样的神秘,除了她们对自己的力量的理解和控制,更取决于两者间的配合。就算相性匹配,要将两种神秘揉合在一起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以俩人目前的实力来说,想要施展出来还得靠一点运气。

    大概是她们极端危险的局面中,一度激发了自己的潜力,从而形成这次完美的配合吧。希望如此,否则,就算拥有伪速掠的高速,我想要在那种高等级的“神秘”中的抓住这俩人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不,如果无法破解“神秘”,没有同性质的更高等级的“神秘”的话。一旦那俩人进入哪条时空扭曲长廊。就没有人能够抓住她们。

    仔细想一想,魔法少女小圆和晓美所持有的神秘,和红衣女郎持有的神秘,在效能上十分近似,这代表她们加起来,足以和红衣女郎进行周旋。

    “高川先,无法拿下丘比的话,就算带走龙也没有用吧?”女仆这么说着,猛然从胶着的战斗中抽身急退,一副游刃有余的态度将长刀插回鞘中。她看着我。就像是在质疑:你真的可以抓住丘比吗?

    她应该是看不到刚才出现的时空扭曲长廊,但是,我没能在第一时间达成目的,意外地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反而和对方拉开了距离,这样的现象可能意味着我凭之横扫龙傲天等人的力量被克制——我想,才是她这般试探的原因。

    不过,她说的没错,无法同时抓住丘比和龙傲天,应该是无法进行下一步的,我和哥特少女的口头约定自然作废,这种情况的确可以视为大家合作的基础,统一目标的契机。

    “没用的,大哥哥。你抓不住我们了。”魔法少女小圆也在那边劝我,眼神中闪耀着坚韧的光芒,就连晓美的表情也有些不同了,虽然变化不大,一如既往的冷酷,不过,似乎逃过我的那一次抓捕,让她更加充满自信,“我们合作吧,像大哥哥这么厉害的人。一定有办法击倒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只要杀死“魔女”的话,我们就能出去了。”

    到现在,还觉得杀死“魔女”就能离开这里,真是太天真了。天真得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里的异常。可不是单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力量的展现,哥特少女口中的母亲。那个不知道多久前就自我献祭的施术者,已经扭曲了这里的力量。也许过去这些魔法少女的确通过杀死“魔女”,从伦敦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逃脱,但是,使用相同的办法,在这里是无法得到同样的结果的。

    然而,关于施术者的事情,也只是我个人的推测而已,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事实就是这样,既然如此,她们在没有实际确定自己的办法行不通前,自然不可能相信我的推测,依照我的方法展开行动——更何况,我的计划的确会伤害她们所珍视的东西。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执着,即便每个人都能看到真正的结局,也仍旧会有执迷不悟,固执选择绝路的人,又何况看不清结局的现在呢?

    不管是不是天真,魔法少女们的确是十分认真地对待自己的选择,不到最后一刻就不会轻言放弃——这是美好的品格,她们的表情真的很不错,我也没有资格说她们愚蠢什么的。但是,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只能通过暴力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啊。

    我将左轮掏出来,当着大家的面上好子弹。魔法少女晓美和学姐,以及女仆,在第一时间就理解了我这沉默的答复。“看来,说不通吗?”魔法少女晓美终于发出一声叹息。

    “真是顽固啊,高川先。”女仆的眼角也有些细微的抽搐。

    “你们不是第一次这么称赞我的人。”我将转轮推回枪身,发出“哒”的一声,目光扫过三名魔法少女,最后将视线落在小圆怀中的丘比身上,“那么,开始第二场吧。”

    魔法少女学姐用左手托着右手肘,烦恼地用右手摸了摸额头,说:“一定要打吗?高川先真的很厉害呀,我们根本就没有胜算,所以……”她用力将手挥落,就如同发号施令一般,一股澎湃的力量搅拌着空气,好似排气一样,层层的气浪以她为中心迸发出来,涌动着流淌过我们身边,“哗哗”的风声渐渐变强,仿佛听到了涛声。

    悬浮在半空,不断绕着魔法少女们旋绕的枪阵,那华美的枪体上绽放出高贵华丽的金黄色光芒,同色的星屑不断从虚空中凝结坠落,如此大场面的异常现象,明摆着告诉所有人,这个少女要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本事了。

    “高川先,再问一次,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魔法少女学姐凝神专注地望着我,脸上满是慎重和认真。

    “这么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之前没有使用呢?”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自顾自说着,“不是觉得还有商量的余地,而是因为无法使出来吧?就像是其他两位魔法少女的那种力量,必须达成一定的条件才能使用。但是,的确是十分强有力的招式,一直储备到现在,想必是觉得只要这一击发出,就算无法战胜我,也可以创造逃离的机会吧。三个人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困难,想必也遭遇过比现在更危险的情况。但是,只要三人在一起,结合各自的力量,无论什么困难都一定可以跨越。”

    我盯着三名魔法少女向前走去。似乎被我说中了想法,但是她们并没有动摇,仍旧理所当然地相信这样的想法。

    “好吧,在瓦尔普吉斯之夜里,你们勉强也可以算得专家,但是,让你们瞧瞧,专家和专家之间的差距到底在哪儿!”我抬起枪口对准了小圆,小圆立刻紧张起来,身体有些僵硬。

    “小圆!晓美!”主持枪阵的学姐立时喝道。

    小圆和晓美同时抬起手臂。手掌指向我们,那种时空扭曲的感觉又开始了,但是,因为配合不如上一次紧密的缘故,所以那种扭曲感相当轻微,尽管如此,当我扣下扳机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开始拉长,起初,距离拉长的速度无法抵消子弹飞行的速度。但是,时钟表盘一个接一个呈现出来的时候,子弹的速度感就被快速削弱了——

    仿佛永远也无法射中目标,也无法结束飞行,明明在向前飞。却给人一种静止在半空的感觉。

    绽放出华贵金光的华丽火枪就在这个扭曲的走廊上倏然合体,在漫天的金色星屑中。组成一把比成年人还要高大,比枪阵中任何一把的枪械都要威武高贵的老式火枪。魔法少女“学姐”伫立在这把巨大枪械的后方,几乎看不到她的身体,枪口在子弹无限飞行的时光中,凝聚着庞大的能量。数不清的金色星屑被吸入枪口,犹如流星雨划破天际的尾迹。

    “魔女狩猎——”我听到声音传来,应该是这个少女在述说着招式的名字吧,中路进攻一定要喊出招式名字吗?还真是孩子气。这个声音也被扭曲了,听起来不太真切,魔女狩猎之后的声音已经消逝,伴随着的,就是从枪口释放出的巨大光辉。

    我急速后退,越过女仆身旁时,看到她脸上的凝重,以及察觉我突然后退时的惊诧,但是,她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在我抓住五月玲子和玛丽的一瞬间,这条走廊已经恢复正轨。澎湃的光柱倏然从枪口中轰出,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染上了金色。

    “高川——!”女仆愤怒地大吼起来,拔刀挡在身前。充塞了整个走廊的金色光柱瞬息间就横穿走廊,只有一部分被女仆的刀锋剖开,若非女仆及时动用了自己的能力,在金色光柱中开辟出一个只有两米大小的空间,她身后那些昏迷的同伴说不定会就被这道光柱打得灰飞烟灭。金色光柱的威力和持久力实在太可怕了,女仆不得不分出两手抵住长刀两头,金色光柱迎面击中刀锋的时候,溅射出大量的金色星屑,女仆服稍有沾到的地方立刻化作飞灰,眨眼间,女仆的衣装就破损多处,仅仅能包裹住要害部位。即便如此,女仆仍旧在这波源源不绝的冲击力下不时向后滑动一段距离。

    趁女仆挡住金色光柱的时机,我已经抓住五月玲子和玛丽冲入侧旁的房间中,我知道女仆心中是何等愤怒,但是光是抵抗金色光柱的力量就已经用去了她全部的精力,除非她肯抛下龙傲天和其他同伴,否则是不可能追上来的。

    而我在意识到魔法少女学姐的这一击威力非凡时,就已经打算这么做了,女仆的实力并不弱,她能够在这等炮击下僵持也是在预料之中。而且,放任她自如行动的话,虽然不觉得她还有什么绝地反击的后招,但是也无法避免她可能使用一些小动作。之前数次的试探就足以证明她不是甘于认输的那类人,尽管为了将来,暂时不能杀死这些人,不过,利用魔法少女的力量消磨龙傲天队伍中最强战力的女仆的力量,以此掩护自己的行动,完全是可行的计划。

    我抓着五月玲子和玛丽,一路横冲直撞,砸开墙壁,声音被金色光柱和女仆的长刀交锋时的爆音掩盖,畅通无阻地来到魔法少女们的侧旁。与此同时,金色光柱的坚持终于到了尽头,迅速衰减,只余下一条淡淡的光线,我扔下俩人,一拳捣开墙壁,在晓美和小圆惊恐的目光中,抓住近在咫尺的魔法少女小圆。

    “抓住你了。”我盯着她怀中的丘比说到。

    “哎呀呀——”丘比发出惊叹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shucos

    ♂dyzco--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