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50 接近终点
    异化右江出现之后,我不得不重新修订计划。也许,异化右江会导致局面再次出人意料,但是,我对局势的推断已经无法再进一步。未来变化会如自己所想的可能性被脑硬体测定为百分之六十,业已达到执行的标准。

    我和异化右江的进度不断加速,很快,龙傲天等人所在的第二集团就被淹没在后方的小丑怪物群中,偶尔能够看到闪过的人影和闪烁的火光,战斗的冲击向四周辐射的时候,可以清晰感觉到这些冲击的力度开始以一种规律的波动态起伏,最为猛烈的时候,不时还能观测到小丑怪物的大规模崩溃现象,不过,随着我和异化右江逐渐深入宛如古代丛林的怪物群中,即便后方的小丑怪物大规模崩溃,也无法再产生位于崩溃范围内时的那种空旷的感觉了。

    小丑怪物们就如同不断繁殖的城墙,它们的身躯高大坚固,即便是魔法少女“学姐”的炮击,也无法一次性贯穿处于一条直线上的太多小丑怪物,相对于整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体积,龙傲天等人此时展现出来的力量,也只能够扫荡一隅之地。他们没能在我和异化右江进入最佳攻击范围时拦截我们,那么随着我们两人的高速行进,他们能够阻挡我们的几率也会越来越低,直至如今将近于零。

    只能说,即便算上魔法少女们,龙傲天等人的范围性攻击能力仍旧不够强,如果是席森神父在这里的话。那种三级半魔纹的气压控制超能,说不定能够将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所有小丑怪物都捆束起来。席森神父的大脑中被灌输了这个末日幻境本质资讯,即便只有极小的一部分,但是对这个世界构成状态的解析,却是目前我所看到的神秘力量持有者中最强的一人。如果,他没有被这些资讯给冲垮的话,力量只会越来越强,说不定会跨越“狂”级,达到瓦尔普吉斯之夜这样的“神”级。虽然进入拉斯维加斯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收到关于席森神父的情报。但是我并不觉得席森神父已经危在旦夕。经过一个月的力量磨合,就连我这样的义体也已经可以发挥出比在统治局遗址中更强的力量,席森神父也必然不会落下,说不定现在已经达到了“狂最上”,彻底超越素体生命的平均力量评定。

    在我的实力评估等级系统中,一旦席森神父达到“狂最上”,那么,除了瓦尔普吉斯之夜这样的“神”级,以及我、异化右江和艾鲁卡这样的“论外”。席森神父就是这个世界中的第一人。“狂最上”距离“神”只有一步之遥,也许这个一步之遥就是天堑。但是,即便面对的敌人是“神”,在直接碰撞的情况下,“狂最上”也有机会保住性命,也就是说,排除“论外”这种异常的等阶,在常规实力判定中必须排除的存在,“狂最上”就是“神”以下最强。

    和席森神父比起来,按照龙傲天等人目前展现出来的实力。就算他们全心全意绑在一块,也无法保证全员都可以在席森神父的一次全力进攻中全部幸存下来。对比起范围性的杀伤力和辅助能力,没有临界对冲兵器在手的我也无法与席森神父相比。如果不是我、异化右江、艾鲁卡这样的“论外”等级,都拥有直接涉及这个世界本质的特殊性,我几乎可以肯定,就算用上临界对冲兵器,也不一定是席森神父的对手。

    只要不是在绝对真空的世界里。席森神父的气压控制超能就能发挥作用,而且,作用方式也极为多变,尤其在大气浓厚的地面上。这种能力的效果几乎堪比核弹。他的精神经过世界本质资讯的冲击,也肯定变得无比坚韧,精神方面的攻击,如果不达到干涉世界本质资讯的程度,绝对很难对其造成影响。精神、意识、人格、**、超能……席森神父在我的观测中,拥有着人类之中最完美最全面的数据。

    能够围困席森神父,让他不得不向我们耳语者求助的情况,绝对不是“碰到了大量的素体生命和高级恶魔”这种等级。在拉斯维加斯这个城市所遇见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是唯一在等级上可以和席森神父的失踪联系起来的情况。虽然无法肯定,席森神父的目标是否也是瓦尔普吉斯之夜,但与之相关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八十,超越如今席森神父等级的神秘,可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出现的东西。

    而且,席森神父中断联系的情况,也和被困在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情况十分相符。只有等阶达到“神”级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才能将可能已经达到“狂最上”的席森神父彻底不留缝隙地困住。

    也许不是这个处于拉斯维加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不过,既然伦敦也出现过瓦尔普吉斯之夜,那就代表瓦尔普吉斯之夜这样的神秘并不止一处,加上在当前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遭遇,我几乎可以相信,让席森神父也感到棘手的敌人,很可能就是右江背后的神秘组织。

    席森神父如果没有死去,一定会想办法给对手制造麻烦,这也意味着,在当前情况下,右江背后的神秘组织虽然还身居幕后,但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其实并不止这个拉斯维加斯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我们,至少还有席森神父这样的强力人物。而且,席森神父不是顽固的独行者,他出身自这个世界上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神秘组织末日真理教,在离开末日真理教之后的长年游历中,既然没有被末日真理教捕获,就一定接触过更多的神秘组织。只要稍微想想,就可以知道,排除他自身的实力,他所积累的人脉关系又是何等庞大。

    既然会向我们耳语者这样只是初步接触的神秘组织求助。也一定会向更多关系密切的神秘力量持有者和神秘组织求助。在神秘之中,作为敌人的神秘越是强大,其本身就越会成为引人蠢蠢欲动的香饵。

    虽然在相对的情况下,右江背后神秘组织或许拥有更强大的力量,但他们同样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为,他们需要镇压的敌人,一定不仅仅只有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在单位时间中排出右江一个战力涉入我们所在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回收最终目标。也是可以想象的。

    问题在于,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即将出现的最终目标,以及右江本身,对于这个神秘组织来说具备多大的重要性。我已经尽可能将这个重要性视为极大,假设这个神秘组织会放弃镇压其他战线上的反抗者和入侵者,将得知右江被彻底侵蚀的异常警报后,会全力侵入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

    一想到那种情况,就足以让人头皮发麻,就连席森神父这样强大的人物对上了。也需要申请援助的神秘组织机构,我们这些人可以与之对抗的几率有多高?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二十?还是更低?即便存在我和异化右江两个论外。几率也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更何况,我和异化右江连朋友都算不上,在无法达成一致目标,没有足够默契的情况下,想要在那种仍旧处于推断中的可怕情况中脱身,毫无疑问是极为困难的。

    按照右江的黑匣子做出最后警报的时间来推断,如果她背后的神秘组织会强化对我们这边的控制力,那么下一波战斗力抵达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时间不会太久。如果是整个组织不惜一切代价降临,所需要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这也是我没有继续攻击异化右江,仅仅尾随她加快进度的重要原因之一。

    现在已经没有继续试探的时间了,必须让异化右江尽快开启纺垂体机器,判断其中的产物是否为“精神统合装置”。如果无法在第一时间夺取目标物,少不得要和异化右江进行战斗。而对于速度相近的我们两人来说,这种战斗一定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结束的。

    不,应该说,如果无法第一时间夺走目标物的话。必须和异常右江纠缠到那个神秘组织的下一波战斗力抵达此处。在当前情况下,我不觉得自己的实力在和异常右江的对峙中占据优势,在脑硬体的判断中,更大的可能性是落于下风,甚至于,一旦异常右江最先拿到“精神统合装置”,只有我一人,乃至于加上龙傲天等人,想要从她手中夺回来,成功几率也在百分之五十以下。想要提高夺取的成功率,能够添加的砝码,除了右江背后的神秘组织就再没有其他了。

    这个乱中取胜的行动计划就如同行走在钢丝上一样,虽然我并不是最弱的一方,但也不是最强的一方,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不能将局面变得更加混乱的话,我在无法第一时间夺取精神统合装置后,就几乎是彻底失去了得到它的机会。右江背后的神秘组织越是强大,对异化右江产生的压力就越大,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所有得到目标物的持有者,所面临的压力同样也越大。

    我在追赶异化右江的途中,因为异化右江展现出势如破竹的实力,所以,追赶其后的我所面对的压力也相应大为降低。大部分小丑怪物被她瓦解,而在这部分怪物重新复活之前,我已经从它们的地盘上掠过,即便如此,在进度上,也堪堪维持只落下一个身位的距离。并非无法超越异化右江,只是在稳定了这个距离后,脑硬体的资源被调动到推算未来情况的可能性上。

    我们并非行进于一条直线上,但是,和右江被侵蚀前的路线性比,毫无疑问少了更多的周折。在大部分时间里,异化右江虽然绕着曲线行动,但从来没有原地回旋,或是倒退的情况。眼看我们距离纺垂体机器越来越近,我们所面临的来自小丑怪物的压力就越大,但是在视网膜屏幕呈现的数据中,异化右江的前进速度并没有因此变慢,数据图上几乎没有出现波动。稳定得就如同一根直线,让人觉得这些凶猛的小丑怪物们一**地袭上来,对异化右江来说,却不过是土鸡瓦狗。

    整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尽皆是战斗时产生的冲击和呼啸,以全景视角来看,这些冲击过后,往往都会出现大量的马赛克现象,我和右江就如同进攻示意图中的两道箭头,相互穿插着直抵目的地。一路上。所有被标识出来的敌人,就好似泡沫一样被洞穿了。

    抵达纺垂体机器的脚下时,才能感受到,这个纺垂体机器虽然在外型上和统治局三十三区研究所的那一个十分相似,但其实有着相当明显的区别。除了体积、细节和外置物上的差别之外,就连风格也截然不同。统治局三十三区研究所中的纺垂体机器更有一种未来气息,但是,如今呈现在眼前的纺垂体机器在体格上更为粗大笨重,风格粗犷。对比起制造人格保存装置的纺垂体机器,有一种工业革命时期的蒸汽机与现代汽油机的时代感差距。

    在通体为黑铁色的粗犷机器上。盘踞着五条体格同样格外粗壮的小丑怪物,即便我们已经进入了它们的攻击范围,它们也没有加入其他同伴们的围攻。在这个距离上,小丑怪物们的重生速度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每当一头刚刚因为崩溃而出现马赛克的现象,新的一只已经冲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没能杀死它,只是它隐入了马赛克般的尘雾中。

    杀死一只小丑怪物能够获得的通过时间不足一秒,无法在极短的时间内杀死多头小丑怪物。也无法开辟出前进的通道。我稍微计算了一下,这里的防御强度,如果只有我自己前进的话,突破到这里几乎已经是极限,一旦盘踞在纺垂体机器上的五只最为狰狞巨大的小丑怪物加入攻击,成功穿越这条最终防线的可能性不足百分之三十。这并不意味着我会死在这里,只是。我的攻击力和高速模式,无法很好地适应这条最终防线的运转。

    如果右江仅仅是当初刚进入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右江,那么,穿越最终防线的几率更加低下。我甚至觉得她会比我更早崩溃,即便她真的拥有预知能力,这条最终防线所产生的压力,也已经超过她的适应值。这意味着,她也许能够凭借预知能力躲过一两次攻击,但是,体质、速度和反应能力的缺失,让她至少在十次攻击内,就会被击中一次,一旦被击中,她能够重新调整姿态的几率也不超过百分之五十。

    只要无法毫无间歇地产生足够高的速度,就不可能在这条最终防线中坚持太长的时间。然而,这样的环境,却被异化右江的能力克制了。异化右江的速度从来没有降低的趋势,她自身就如同一把锋利的手术刀,直接依靠快速的穿插剖开了这条最终防线。前进通道存在的时间是如此之短,以至于不达到和异化右江相近的速度,就不可能穿过,而我的路线并不完全和异化右江的路线重叠,因此遭遇的压力也更大。我的进度在这里和异化右江的进度拉开差距,原先只相差一个身位,在异化右江斩杀纺垂体机器之前的最后一只小丑怪物时,我们之间的差距已经拉开到十米,在这十米内,失去了异化右江的牵制,我所承受的压力一下子就翻了好几倍。

    可想而知,如果缠绕在纺垂体机器上的五只最大的小丑怪物不去阻拦异化右江,我们之间的距离将会进一步拉大,这个距离足以让异化右江打开纺垂体机器,拿走里面的东西,然后再从其他位置离开。在这期间,我和异化右江完全没有接触的可能性。

    到了这一步,我无法再调动脑硬体的资源进行其他运算,为了在异化右江斩杀最后的守关怪物前突破最后的十米,我已经收缩所有的资源,以期加快进度。之前已经提起过,如果不能像异化右江那样抱持速度值的话,就不能被击中,一旦被击中一次,就会失去调整的机会,就算死不掉,也会像一颗球一样被接力打回去。不过,对我来说,敌人的物理性攻击,并不完全是坏事,“伪速掠”的特性就在于,能够转化外力,包括敌人的攻击力,在身体被彻底击破之前,将之变成方向性的推动力。而密集的攻击,只要计算妥当,完全可以进一步让自己的速度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

    虽然无法像异化右江那样轻而易举杀死大片的小丑怪物,但是,我有自信在这样密集的攻击中,达到比她更快的速度,利用最迅即的空隙,一举穿越最后的十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