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67 重逢
    空气的流动有些异样,但仅仅通过义体接触所收集到数据却不足以分析出一二来。车队安静地前行着,因为能见度太低的缘故,车速十分缓慢。从对讲机中传来沉重的呼吸声,有人说:“光线太暗了,有些奇怪。”大家都同意这样的看法,明明外表是隧道的模样,进入之后却觉得一点都不像是人工造物,而是某一处地下洞穴,照明甚至照不到两侧的墙壁,简直让人怀疑那里是否真有平整的水泥墙壁,而不是嶙峋的山体。深沉的黑暗宛如若有实质地漂浮在空气中,让人们的感官产生巨大的偏差,问题在于,这种感觉是否真的只是错觉。

    仿佛有水滴从头顶上滴下来,砸在积水上发出滴答的声音,仔细听的时候又不见了,越是往隧道的深处去,那种非人工造物的感觉就越加强烈。大家都对车速有所估计,计算过到底会花上多长时间才能通过这条不算很长的隧道,然而,实际进行的时候,进度迟缓得让人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在前进。若非事先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否则一定会疑神疑鬼吧,我一直在注视着视网膜屏幕上的数据,直到它明确表示——检测到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进入了!”我对锉刀说到。

    锉刀的表情稍微松弛了一些,这个消息意味着得到一个确切的结果,尽管并不意味着安全,但是比起先前那种压抑要理想得多。其他收到消息的人也纷纷松了一口气,利用对讲机交谈的次数明显增多。明知道危险就在前方,但最难受的不是碰到早已有所准备的危险,而是等待危险到来的过程,而你不知道它会在何时,从什么地方出现。

    在视网膜屏幕通知我们已经进入临时对冲空间之后,一片黑暗,好似杳无尽头的前方终于亮起一点光亮,伴随着锉刀踩下油门,光亮迅速放大,四周的景象也变得明晰起来。当那光亮构成了隧道的出口形状时。我们也能看到,自己两侧的隧道墙壁距离车队其实不到十米。车子靠右行驶着,水泥路面被车道线分割成左右车道,没有一处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迅速离开隧道之后,迎接我们的是紧靠着山涧崖壁的道路,只有两辆卡车并肩行驶的宽度,为了保险,车子在离开隧道之后迅速靠左,从车窗还能眺望到山涧另一边的景色。我们在进入隧道前行过的那条土路——不过,所有对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有些认识的人都知道。那边的风景并不一定是真实的,一旦进入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我们所在的这边,和曾经走过的那边,在空间位置上已然不同。

    在离开山崖边缘前,咲夜将身体探出车外,眺望着山涧下方,我不由得也看了一眼,在土路上看到过的山涧。深度大概在二十米左右,然而,来到这一边后,已经看不到山涧的底部,仿佛我们已经攀爬到很高的悬崖上,向下眺望的时候,只有一片白色的云雾。穿过云雾也看不到底部,无法探测的高度让人产生似乎有一种力量要将自己吸下去的感觉。

    身后的车辆中,第一次进入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清洁工和契卡也探出头来,好奇的观察着四周的景象。仿佛要找出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和正常空间不一样的地方。我猜测锉刀、灰狐和快枪没少给两人灌输自己对“神秘”的印象,即便是身经百战的雇佣兵,第一次进入被说得危险诡秘的地方,若说丝毫没有好奇心一定是假话吧。

    尽管已经进入异常地带,但是,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突然跳出来。四周的景色,无法用肉眼区分出和自然的山林有什么区别,在风吹来的时候,也能听到树枝的摩娑,水、泥土和青苔的味道。空气十分清爽,不远前方的更加茂密的丛林,绿色好似要滴出水来,若放在平时一定充满了野趣,但对于刚刚经历过纳粹的攻击造成的变异环境的我们来说,这种自然舒适的印象,就是最大的破绽——在进入隧道之前,天空好似蒙着沙尘,温度闷热,来自战场中心的震动从来没有平息过,在更久之前,连灰石强化者都无法适应那种看不见的恶劣辐射而流出鼻血来。

    此时这般美好的景象就像是一场梦境——我们刚从噩梦中离开,就进入了一个看似美好,但也许同样恶劣的梦境。

    “就算是恐怖电影,也会在小小的暗示之后,在正式进入正题前,给主角们留下一丝美好的回忆吧。”灰狐自嘲般说到,他似乎还在意着自己之前的一语成鉴,加油站的丑陋男人可让众人在杀死了对方之后,好好地调侃了他。

    “如果有什么东西会袭击我们,那些丛林就是最好的地点——我想,我们会碰到拿石头的猴子,拿刀子的猴子,拿火枪的猴子,拿机枪的猴子……”清洁工一个猴子一个猴子地说着,契卡用一种低沉的语气插进来:“难道你希望这些猴子进化成宇宙骑士吗?”

    只有快枪一人被逗笑了,我觉得他的笑点右些低,他说:“我知道这个梗,d-boy。”结果,整个车队都安静下来,快枪顿时有些尴尬,勉强地说:“大家都不看动画片的吗?d-boy很出名的,宇宙骑士好棒好棒的。契卡,你一定看过吧?”

    “不,我从来都没听过这么有名的宇宙骑士——”契卡似乎回过意来,补充道:“其实,将宇宙骑士换作月野兔也不错。”她的话音刚落,很快就有人齐声问道:“越野兔?那是什么?”

    契卡咳嗽了几声,不再说话了。车队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锉刀及时插口道:“我们还是继续谈恐怖片吧。”咲夜扑哧一声笑起来,只是声音隔着面具。变得低沉而诡异,听起来就像是反面角色在阴森地嘲笑着诸人。这一下,所有人都闭紧了自己的嘴巴。幸好没过多时,我们就离开山涧,进如茂密的丛林,虽然还没有碰到明显的敌人,也没有感知到敌意,但是每个人都提高了警惕。我钻到车后,将高射机枪架起来,展开连锁判定。果然已经是不同的地方,这里的环境对我的能力没有任何干扰,视网膜屏幕不断流淌着数据,试图过滤出任何可能存在的威胁。

    “没有声音。”契卡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手机接受不到任何信号。”

    的确,在这么茂密的丛林中,却没有听到丝毫昆虫和动物的声音,这种诡异的死寂让人格外认知到这里到底是多么异常的地方。“也许导演打算拍一个没有背景声的大烂片。”灰狐又一次用对恐怖片的调侃来缓解大家的情绪,快枪配合地说到:“小成本制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当然,这个时候谁都不会用“这和成本没关系”这种常识去反驳。如果一部电影没有任何背景声。要不是导演刻意采用了实验的手法,要不就是电影还是半成品,放在这里也似乎可以参照一下——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很简陋,看起来真实,但是到处都充满了刻意掩饰的粗糙,也许是制作者刻意故弄玄虚,也可能对方的确没能力做得足够精细,留下了一个稍微粉饰过的半成品。

    不过,“这不正是我们选择进来的原因吗?”锉刀发出轻笑声。她比其他雇佣兵都要放松,“既然这里的主人没能力或没机会完成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那就是我们这些强盗的机会。”

    这么谈论着,丛林中出现了道路,虽然缺少维护,不断有灌木的枝叶和杂草从道路两旁蔓延到路面上,但是。出现在我们眼中的,的确是一条被什么人特地砍伐出来,经过无数次的车轮碾压而形成的小径,宽度刚好可以通行一辆轿车。因为土地湿润松软的缘故,可以看到凌乱的脚印,一些树叶被踩进了泥里。

    “痕迹很新,那个丑陋的家伙说错了。”契卡敏锐而确信地说:“有人在不久前来过。”

    “大约多久?”锉刀并没有怀疑她的判断。

    “远不过三天,近的话,就在今天也有可能。”契卡说:“有男有女,很可能是同一伙人,集体行动不算利索,但身体很健康。”

    “你觉得会是什么人?”锉刀不在意地笑了笑。

    “谁知道呢?”契卡说,“不过,也许不是这里的主人,是一些误入的家伙,这些家伙似乎对这里不是太熟悉。”

    “也就是说,他们可能就在前面的屋子里。”锉刀确认了一下。

    沿着这条人为开辟出来的道路行驶了一阵,林地的前方变得开阔起来,那是一片天然的草坪,草从只漫过脚面,并没有杂草乱生的景象,地势也十分平缓,木屋就坐落在这块草坪的后方,目测十米之外就是树林。这个木屋很大,但没有外廊,外表也十分平庸,看起来更像是林地工人休息的场所,而并非是别墅。大门紧闭着,同样木制的窗叶紧紧密合,从外部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样子,给人一种强烈的封闭感,好像是屋主外出的同时故意将门窗锁死了。仅仅是看外表的话,完全感觉不到有人的味道。

    车子在屋前十米处停下来,如果屋子里有人,应该可以听到发动机的声音,但此刻也没有半点迎接客人的迹象。我们从车子里走下来,契卡和清洁工早已经脱掉了防辐射斗篷,刚下车就开始检查周围的环境,四周同样没有半点生物活动的声响,寂静地有些令人不安,不过,两人在草坪上找到了那些人出没的痕迹。正因为抵达的时间不长,所以这些痕迹在这些雇佣兵眼中十分显眼。锉刀打开车后厢,取出了临界兵器——柴刀状的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虽然这把武器交到她的手中,作为耳语者和她的小队结盟的信物,但是锉刀似乎并不经常使用。她把刀封在一个黑色的长布袋中,然后背在身后。

    在锉刀取出武器的同时,两名灰石强化者已经在四周初步巡视了一遍。确认没有人藏在附近。尽管大家都觉得,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有一些东西,或者说,会得到一些收获,但是宝藏具体的位置仍旧需要自己搜寻,而在当下,再没有比这个木屋更加明显的标志了。湖泊自然也是显眼的,但从外表来判断的话,自然是木屋更能代表人类活动的迹象。如果在木屋中找不到关键的线索,才会前往湖泊。

    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相当粗糙。到底存在什么,没有人能确定。虽然觉得危险性不大,但面对的是“神秘”时,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和之前在加油站一样,清洁工、契卡、灰狐和快枪站在援护的位置上,由我、咲夜和锉刀三人打头阵。咲夜原本也是应该留在后方的,比起两名灰石强化者,她的战斗经验和战斗能力都没有得到验证,不过。在灰色变身之后,她周身都散发出一种强烈的神秘感。让其他人默认了她的战斗核心地位。

    “有人在里面吗?”和之前一样,锉刀开始喊话。原本,大家都以为即便里面藏有什么人,也不会给予回应。契卡从道路上留下的痕迹判断,这些人并不是专业的战斗人员,甚至有可能不是这个异常地带的知情者,那么,在进入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之后,有可能被诡异的局面唬住。紧张得视任何人给敌人,这也是他们听到了发动机的声音也没有露面的原因——另一种可能,则是他们也许已经死亡了。

    不过,在锉刀喊了第三次,我们准备用暴力突破的时候,木屋里传来脚步声,对方靠近门口。在门上打开一个不起眼的窥孔。视网膜屏幕将这些细节捕捉得十分清晰,我甚至可以看到对方藏在窥孔后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身影。这是十分正常的人类眼睛,明亮。警惕,紧张,但并不神经质,窥视我们的人在精神方面仍旧是正常的。锉刀在第一时间就打出暗号,呆在身后援护我们的四人散开到不容易被观测到的位置。

    我挺惊讶,为什么直到现在,屋子里的人才窥视我们,他们本该在车队抵达时就察觉了我们的到来。

    锉刀身上带着武器,不过,脸上却挂着如春风一般的笑容,她似乎很擅长这种掩饰,不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你好。”她盯着窥孔说。屋子里的人没有回答,直接将门打开了,出现在眼前的人让我和锉刀都感到惊讶,因为对方是熟人,但我们并不确定,她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但是,同样没有理由证明,她不应该在这个地方。

    虽然不再穿那身警卫服,但那干练的眼神,黝黑的肌肤,都说明她这一阵过得还不错,至少没有明显的外伤。这个二十多岁左右的黑人女性,正是我们曾经在统治局遗址里结识的女保安崔蒂,尽管从统治局出来的人都会遗忘在里面发生过的事情,想要记住什么必须利用外物,但从面前女人的神情来看,并没有完全忘记我们——她只是有些不确定而已。

    “高川先生?”她确认到。

    “是的,好久不见了,崔蒂。”我说:“很高兴你还记得我。”

    “不,实际上,我并不记得了。”崔蒂有些迟疑,她没有让我们进去,反而走出来挡在门前,四周扫视了一下,清洁工等人自然被她看到了。“还记得我吗?我是锉刀。”锉刀并不在意对方的戒备,她自然是认得这个黑人女性的,尽管当时在统治局,两人打交道的时间不多,几乎没有正面的交流。不过,显然对方的戒备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攻击性。清洁工等人在崔蒂的目光流转时,放下枪口,对其点头表示善意。

    崔蒂的出现,似乎意味着这次来到拉斯维加斯的最初目的,又有了新的转机。席森神父在求援邮件中提到她和另一名旧识,女大学生格雷格娅,表示三人在一起行动,因此,虽然对崔蒂出现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感到意外,但转眼想想,并不是没有可能。她们失去音信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但用她们一直在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里,无法和正常世界的我们进行联系也说得过去。问题在于,她们留在这里的具体原因,以及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在她们不为人知的冒险中,具有怎样的意义。

    “就只有你们吗?”崔蒂巡视了众人,向我问道。

    “耳语者收到了席森神父的消息,所以我们来到了拉斯维加斯,但却失去了和你们联络。”我点点头说:“我们找你们很久了,拉斯维加斯也发生了许多事情,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妙。我想,这里的人都需要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