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49章 劳尔之殇
    “他到底还是赌了一把。”

    欧冠决赛当日,卢日尼基球场的主席看台上,作为重要嘉宾的高寒就坐在最后的领奖台上,而陪在他身旁的除了特地从西班牙飞过来的妻子林夏外,还有西班牙国家队主教练,路易斯阿拉贡内斯。

    欧洲杯在即,这位为了国家队豁出一切,押下自己毕生威名的西班牙老帅自然是要亲自督战,顺便看看瓜迪奥拉的球队面对冲击力出色的曼联,过程和结局到底如何。

    相信这一场比赛对他即将到来的欧洲杯将有着巨大的借鉴意义。

    而高寒一拿到双方的首发名单,第一个反应就是,弗格森赌了。

    老将吉格斯和斯科尔斯都上了,但小将马蒂奇却被他留在了替补席上,再加上贝尔巴托夫、纳尼和鲁尼,弗格森已经非常明确地给出了答案。

    他要放手一搏。

    “没想到,他年纪一大把了,脾气却还是这么犟,竟然中了瓜迪奥拉的激将法。”阿拉贡内斯有些好笑地摇头,显然对此感到不敢相信。

    要知道,弗格森可是欧洲足坛成名已久的名帅,竟然被一个人雏儿给玩了,那不开玩笑吗?

    高寒也没有反驳,只是苦笑了一声,因为他知道,弗格森不是中了激将法。

    说到底,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宁愿战死,也绝不退缩。

    一直以来,很多人对弗格森和曼联的印象是实用主义,可实际上,在弗格森和曼联的骨子里,这支球队一直都在坚持攻势足球,弗格森也一直都在用自己对足球的理解,改造着曼联的进攻和组织。

    所以,过去有几年,曼联一直都因为没有引进防守球员而备受诟病。

    就在昨天,高寒给出的建议是,开场先抢攻,能进球最好,不能进球也要打乱巴塞罗那的节奏,之后再退守,防守反击,可弗格森明显没有采纳。

    正如他昨天所说的,他想要先争取一个进球。

    只要先进一个球,那曼联就有足够的筹码跟巴塞罗那周旋,迫使对手压出来打,那反击起来就轻松写意得多了,但这种打法所带来的风险也是很大。

    一旦被巴塞罗那先进球,那弗格森的球队就完了。

    这也是为什么昨天高寒问他守不守得住的时候,弗格森没有回答的原因。

    估计他自己心里头也没有把握。

    都到了欧冠决赛,双方也都基本按照自己的理念来比赛,都在坚持自我。

    “这一场比赛估计最迟上半场就能够判定胜负。”高寒朝着阿拉贡内斯说道。

    西班牙老帅点了点头,“不上马蒂奇,中场防守拦截没有了,吉格斯和斯科尔斯加强了进攻,双方明显是要打对攻战,我真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

    作为西班牙人,阿拉贡内斯明显更加看好巴塞罗那。

    高寒也是如此,但他认为,弗格森的曼联也不是没有机会,就看能不能够把握得住。

    毕竟,瓜迪奥拉的巴塞罗那也不是强到没边,尤其是防守的问题还是不少。

    …………

    …………

    比赛似乎也在朝着高寒预料的方向去发展。

    一开始,身穿白色球衣的曼联就主动压上进攻,并且在第一分钟就造成了巴塞罗那后腰小将布斯克茨的犯规,曼联的任意球直接攻门,造成了巴塞罗那门将巴尔德斯脱手,但鲁尼补射时被皮克倒地挡出。

    之后曼联继续对巴塞罗那展开了抢攻,并且屡屡制造威胁。

    弗格森的算盘也正如他之前自己所说的那样,先抢一个进球。

    在前面的十分钟里面,曼联足足获得了四脚射门,但基本都没有抓住,这也让所有来到现场的曼联球迷都看得十分振奋。

    可就在第十分钟,曼联攻势最猛的时候,巴塞罗那突然间打出了一次反击,伊涅斯塔中路带球突破后,传到了禁区右侧,埃托奥巧妙的扣过了费迪南德,又抢在卡里克补位之前,捅射攻破了范德萨的球门,打破了场上的僵局。

    一比零!

    突如其来的一个进球彻底将所有曼联球迷给打懵了,但坐在看台上的高寒却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再看了看记分牌上的时间,还不到十一分钟。

    “比赛结束了。”高寒摇头道。

    除非弗格森的球队能够再来一场类似于九九年欧冠决赛对阵拜仁慕尼黑的那种神奇逆转,否则的话,这一场比赛的胜利将属于巴塞罗那,属于瓜迪奥拉。

    当然,赛后也会有无数媒体将一部份功劳归给高寒。

    阿拉贡内斯也看得有些郁闷,这可是欧冠决赛,踢了十一分钟就没了悬念,这多没意思?

    “弗格森还是在为自己的冒进付出代价。”

    高寒点头,“如果在第七分钟,第三脚射门打出后,曼联就此缓一缓,采取守势,巴塞罗那没这么容易进球。”

    但在足球场上是没有如果的,弗格森选择了赌,那他就要承担赌的风险。

    “事实上,巴塞罗那的中场拦截力度也不够,只要曼联沉得住气,这一场比赛还是有得打,只可惜……”高寒摇头一叹,再看向了阿拉贡内斯。

    “你做得最聪明的一件事,就是归化了马科斯塞纳,我敢说,哈维、马科斯塞纳和哈维阿隆索的组合,能够让西班牙的中场傲视欧洲杯群雄。”

    阿拉贡内斯听了之后,笑眯眯地看着高寒,“我说,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你自己?”

    高寒耸了耸肩,仿佛像是在说,当然是我,还用说?

    两人尽皆笑了起来。

    当初阿拉贡内斯归化马科斯塞纳,那还是高寒给出的建议,因为马科斯塞纳迟迟无法入选巴西国家队,再加上同样无法入选国家队的德科都归化去了葡萄牙,那马科斯塞纳为什么不能去西班牙?

    更何况,马科斯塞纳还是西班牙极度稀缺的球员类型。

    “说实话,我现在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要不要带上劳尔。”

    笑过之后,阿拉贡内斯提出了自己最大的难题。

    他是拜仁慕尼黑夺冠庆祝游行时,第三个给高寒打电话求救的人,双方约好了一起观看欧冠决赛,而高寒也应该履行起自己西班牙足协技术顾问的职责。

    哪怕他已经怠工多年了。

    “最近一段时间,上到足协主席,下到普通球迷,还有众多名宿,甚至连国家队的球员,都在跟我谈论这件事情,他们基本上都是一个态度,哪怕是替补,甚至不让他上场,都应该要带上劳尔。”

    高寒理解阿拉贡内斯的难处,这确实是一个很难做出的选择。

    站在感情的角度来看,劳尔必须要带。

    不客气地说一句,过去这些年,西班牙几乎都是劳尔一手带过来的,他可以说是撑起了西班牙最困难的低谷期,没有劳尔,西班牙不知道要烂成什么样子。

    甚至说他是过去这二十年,西班牙最伟大的球星都不为过。

    可如果是站在理性的角度来看,那劳尔绝不能带。

    作为西班牙的标志性球员,劳尔背后代表着的利益很多,不管是否承认,他的存在都是国家队改革的阻碍,让一批以他为马首是瞻的国脚球员都很难彻底听从阿拉贡内斯的号令。

    西班牙国家队的预选赛成绩有所起色,就是从废黜劳尔开始,而之后阿拉贡内斯也能够顺利地推行自己在西班牙国家队的一系列改革,并最终率领球队势如破竹地杀入了欧洲杯。

    可如果,这个时候,他把劳尔召回国家队,那会给其他球员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号?

    更重要的是,劳尔入队之后,用还是不用?

    用,他跟国家队的风格有些格格不入,可放着不用,那不是亲手给国家队埋下一颗地雷?

    真到了那个时候,又会有多少人站出来指责阿拉贡内斯?

    更何况,招入国家队却不用,这不是摆明了在羞辱和施舍劳尔?

    高寒是非常欣赏劳尔,但也非常同情他。

    劳尔最大的悲哀并不在于他效力于皇家马德里,跟出身于马德里竞技的阿拉贡内斯不和,而是在于他生不逢时。

    他是一名值得敬佩的伟大球星,但高寒不认为把他带到欧洲杯会是一件好事。

    “路易斯,球员可以感情用事,但主教练不行,我相信,在这么多人劝你的情况下,你还来问我这个问题,这恰恰证明在你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只是你需要有人支持你,给你勇气去做出这个选择,对不对?”

    阿拉贡内斯无言以对,高寒确实摸透了他的心思。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自己是否应该硬起心肠,向劳尔说不,你知道,以他的年纪,这恐怕会是他最后一届欧洲杯,甚至可能会是他最后一次代表西班牙参加大赛。”

    哪怕他素来跟劳尔不大合拍,可他也都觉得,从感情方面考虑,他确实应给给劳尔一个名额,更何况,劳尔自己为了参加欧洲杯,也已经妥协了。

    高寒能够理解,也无比同情劳尔。

    “但作为一名主教练,我们永远都需要为全队整体考虑,有些时候甚至不得不为此而放弃掉一些感情,甚至做出一些伤害别人的事情,你说呢?”

    阿拉贡内斯默然。

    高寒所说的这些道理他都懂,甚至是比高寒还要懂,但他还是很难做出这个决定。

    这注定了是一个不完美的决定。

    就算哪怕将来阿拉贡内斯和西班牙拿下了欧洲杯冠军,也一定会为劳尔的缺席而感到遗憾。

    但高寒说得很对,这就是主教练的宿命。

    正如球场内的弗格森,他宁愿像唐吉诃德一样,向着强大力量发起自杀式的冲锋,也不愿意选择退缩,因为他了解自己的球队,知道有些东西是宁愿输掉欧冠决赛,也绝不能没有的。

    同样的选择还在瓜迪奥拉身上,只不过幸运的是,他今晚是实力强大的一方而已。

    而这一场万众瞩目的欧冠决赛,最终也是以瓜迪奥拉的巴塞罗那二比零击败了弗格森的曼联而结束。

    西班牙少帅在他执教生涯的第一个赛季就带领球队拿下了三冠王。

    更有意思的是,在八月末的欧洲超级杯中,瓜迪奥拉的巴塞罗那将遭遇到高寒的拜仁慕尼黑的挑战,这一场师徒对决也势必会引起举世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