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655章 这小子可以啊!
    由于青训中心还在大兴土木,为了安全起见,在训练场和工地之间都竖起了隔离板。

    当高寒走在训练场的边缘时,远远听到从隔离板的另一头,传来了踢球的响声,以及一个稚嫩的孩童数数的声音,已经数到破百了。

    这就让他有些好奇,凑近了隔离板,从缝隙中隐约能够看到后面是个踢球的小孩,年约**岁光景,个子不高,偏瘦,自顾自地在那边练习颠球,数着数。

    但不知道是不是过于专注,数着数着就忘了。

    小孩很郁闷地叹了口气,从地上抓起了一本书,对着斜阳看着,嘴里头喃喃自语道:“好像姿势不对,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看了一会儿书,放下来后,又自顾自地练习起来了。

    高寒在隔离板这边看得有些好奇,难道这是学员没跟家长回家,自己躲起来加练?

    一念及此,高寒很快走向了通道,来到了隔离板的另一头。

    小孩背对着高寒,练习得十分专注,嘴里轻轻地数着数,具体到多少,高寒也没听清。

    高寒走到他附近,蹲下身,从地上捡起那本书,看了一眼封面,直接笑喷了。

    原来这本老旧得有点像是从地摊买来的便宜货,却有一个很牛的书名,球星速成手册。

    再翻开书里面的内容,倒也不算骗人,只是一些非常简单基础的东西,例如小孩现在就在照着书里的内容学习怎么颠球。

    突然间,高寒脑海里浮现起了一个在菜市场摆地摊卖书的怪老头,对着小孩说:“小鬼,我看你骨骼惊奇,实在是万中无一的踢球奇才,振兴中国足球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我这里有一本球星速成手册,你照着练,担保你成为一代球王,今天咱俩能遇到也算是有缘,我卖你便宜点,十块钱你买不了吃亏,十块钱你买不了上当。”

    一想到这一段,他直接莞尔失笑出声了。

    练习颠球的小孩听到动静后,霍地就转过头来,看到一个陌生的家伙正拿着自己的书,立即伸出手,用力地喊道:“把我书拿来。”

    高寒觉得有趣,看看手里的书,再看看对面的小孩,问道:“你为什么在这里练球?”

    小孩双眼明显闪过了一丝慌色,但却故作镇定地回道:“不用你管。”

    高寒若有所思,突然试探道:“哦,原来你一直在偷看他们训练。”

    “我……”小孩当场就露陷了,惊慌失措的。

    “说,你到底是谁?”高寒心里有数了,“说了,我就把书还给你。”

    小孩慌得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般,很是坐立不安。

    “放心吧,你老实说,我就不为难你。”

    仿佛是高寒这话,给了小孩勇气,他问了一句,“你说话算话?”

    “当然,说吧。”

    “我爸是对面工地的钢筋工,我是放暑假的时候才来的。”

    高寒明白了,原来是留守儿童,放暑假来北京找父母。

    “那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偷看,还自己偷偷躲起来练球?”

    小孩有些紧张地看着高寒,在他眼里,偷学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因为他来北京的第一天,父母亲就告诉他,将来在这里踢球的孩子,每个人要交一万多块钱,是有钱人才能进来读的。

    “没事,说来听听。”高寒笑了笑,将手里的书递了过去。

    似乎是还书的举动,再加上高寒那人畜无害的和善表情,让小孩放松了警惕,接过书后,怔怔地看着高寒,那双圆圆的大眼珠儿像是会发光。

    “我希望能够踢球,通过他们的考核,留在这里读书。”

    高寒听得双眼一睁,再一想,只觉得挺不是滋味的。

    这小孩来到北京之后,恐怕每次只要一想到,暑假结束后,又要离开自己的父母亲,返回老家去读书,心里头都会难过吧。

    “你爸妈知道吗?”高寒关心问道。

    小孩摇了摇头,“他们很忙,整天加班。”

    这倒是实话,因为工期很赶,建筑公司那边也是不断加班,为此高寒早已千叮万嘱,一定要确保工人安全。

    “那你都学到了什么?”高寒突然感兴趣地问道。

    小孩有些怯怯,“他们教的东西我都学会了,就是那个所谓的球感不行,但他们又没教一些基本的,像是颠球什么的,都不教,所以,我只能自己学。”

    高寒听得噗嗤一声,被逗乐了。

    西班牙的青训一般是不大重视颠球等一些基础性动作的,因为颠球再好,在球场上压根就不实用,练习也没有半点意义,球感这东西就得靠日积月累来加强,急不得。

    当高寒把这番话告诉给小孩听时,那小孩才郁闷地看了看手中的书,发现自己过去一段时间都是在白费劲,直接就把那本骗人的鬼东西给扔在了地上。

    “叔叔,听你说得这么有道理,你是不是教练?能教我踢球吗?”小孩双眼中满是祈求。

    高寒点了点头,“其实,最基本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就是你看到的那些,不同的是,如果你想要被他们选上,那就得每天坚持训练,不能有丝毫懈怠,但绝大部分的孩子是做不到的。”

    “我一定可以做到。”小孩斩钉截铁地说道。

    很显然,只要能够让他留在北京,留在父母身边,他愿意做任何事情。

    “嗯,勇气可嘉,不过,还是要坚持。”高寒鼓励地笑道。

    事实上,他真不觉得这个小孩能够在短短一个暑假提升多少,毕竟踢球算是一门手艺,靠的是日积月累,持之以恒,不可能一蹴而就。

    而到了这时候,他才突然间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原来这小孩竟然不认识他。

    看来,他平日里压根就不是个球迷,说不定连足球都没碰到过。

    就在高寒想着的时候,那小孩仿佛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情,直接跳了起来。

    “坏啦,坏啦,错过时间了,我得赶紧回去煮饭了,叔叔再见。”

    “再见。”

    高寒刚要摆手时,却突然间觉得眼前为之一亮。

    原来那小孩犹如一道离弦利箭般,从他面前冲刺而过,速度非常快。

    高寒吃惊得张大了嘴巴,趁着还能够看到人影时,双目火眼金睛一动,锁定了那个小孩。

    高仁,九岁,潜力:一百九十。

    “什么?”高寒更加吃惊了。

    潜力值竟然达到一百九十,这可是顶级巨星的潜力啊,而且他的速度还这么快。

    “这小子可以啊。”高寒登时就笑了。

    …………

    …………

    “高仁,你今天是不是又跑去偷看人家踢球了?连饭都忘了回来煮。”

    夜幕降临,在工地的简易移动房前,高仁和父母亲围坐在一张水泥模板切割成的方形桌旁,上面摆放着两道热腾腾的炒菜,三碗还在冒着热气的稀饭。

    天气炎热,刚刚从工地上下来的高大柱夫妇俩如何吃得下这么热的东西?

    小孩高仁知道自己犯了错,站在一旁低着头,不敢吭声。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别去偷看人家踢球,那不属于我们,你现在的任务就是专心读书,考好成绩,将来考个好大学,出来找一份好工作,那我跟你妈这么辛苦也就值了。”

    平日里在工地上干活勤勤恳恳,为人憨厚的高大柱,在儿子面前,还是很有父亲威严的。

    反倒是母亲,听到丈夫训着儿子,拍了高大柱一把肩膀,“我说你这人怎么就死脑筋呢?也不想想,儿子多久才到咱们身边住一阵,难得他感兴趣,就让他去看,反正又不用花钱,再说了,他平日里学习成绩不一直都是班里第一吗?”

    “那不够。”高大柱叹道,“咱们乡下那学校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跟北京比,跟县城里都没得比,咱们乡下小学的第一,能考上好的初中吗?能考上好的大学吗?”

    母亲登时就语塞了。

    他们乡下农村里的学校,确实跟外面没法比,天壤之别。

    当初他们也考虑过,把高仁接到身旁来,在北京上学,可没办法,公立学校进不去,他们又承担不起私立那高昂的学费,所以最终不得已,只能把高寒送回老家去念书了。

    所幸,这孩子也懂事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让他们很是放心。

    “爸,妈,你说,要是我能通过他们的选拔,是不是就能够留在北京,进那所你们说的名校去读书?”高仁突然问道。

    高大柱夫妇俩面面相觑,没想到儿子存了这份心思。

    “别想太多了,儿子,我听说,他们选拔要求很高的,你以前踢过足球吗?咱们村里的小学有足球吗?”

    高仁的回答都是摇头,他是最近这几天才接触足球的。

    甚至他的那个足球,还是因为考了双百,父亲承诺送他礼物,磨了好久才买到手的,而他踢球到现在,连一双鞋子都没有,只能赤着脚练习。

    “别的不说,你想想,就算真让你被选中了,那一万块钱的学费,咱们给得起吗?”

    父亲的话很重,却让早熟的高仁心头巨震。

    是啊,就算他踢球通过了选拔,那又怎么样呢?

    他还是没钱进去读书,不是吗?

    “好啦,好啦,不说这些了,吃饭,吃饭。”母亲赶紧出来打圆场。

    但就在这个时候,却看到远处不断有人喊着工头,接着就看到建筑公司的老板带着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平日里负责管理施工队的工头走在前面领路,看起来对那位年轻人也是客客气气的。

    这个人,高大柱和其他工友们都见过,是甲方的负责人,也是青训中心的一把手,北京著名房地产企业的太子爷,向总。

    可这位原本被认为是来巡视工地的富二代,这一次却在工头的领路下,径直来到了高大柱一家的门口,那位向总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饶有兴趣地盯着高大柱的儿子高仁。

    这可就让高大柱慌了,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儿子去偷学人家教踢球的事情被识破了,人家都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向总,这个臭小子他……”

    可他话没说完,向天鸣却伸手制止他,双眼却依旧还是看着高仁,仿佛像是看到了一件宝贝似的,笑着问道:“你就是高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