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581 认知缺陷
    对一个人来说,什么才是真实,什么才是虚幻呢?哲学中通常会分从主观和客观,意识的感受和物质性的接触等等相对的角度来论述。在意识的力量可以用一种更加粗暴直接的方式干涉物质存在的这个世界,主观和客观的界限变得十分模糊,在这个角度上来说,末日幻境的确是最适合论证大一统理论,例如“超弦理论”的最佳平台——我们习惯于将物事分成物质和非物质两种属性,并且习惯采用其模糊、混乱而狭义定义,既当物质定义为“不依赖于人的主观意识而存在的客观实在”,与之相对的,非物质则是物质的反面“依赖人的主观意识才能存在”。但是,这种定义的描述并不纯粹。

    “依赖”和“不依赖”,“主观和客观”,以及“人”这三个修饰附加,实际是引入了额外的几个新要素。所谓“依赖”和“不依赖”是一种关系;而“人的意识”和“客观存在”是一种相互循环的定义;“主观”又和“客观”构成了的新二元。

    再没有比这种方式的定义更为混乱的定义了。

    其实,对于科学的定义而言,所谓“物质”是一种更加纯粹的描述——既“物质就是存在”,这是为了使用“科学”这种手段,达成对世界的“终极判断”的必然,物质的唯一特性,就是存在。“人是物质,镜子是物质;镜子中的倒映也是物质,照镜子也同样是物质”。只要存在或存在过,就是物质。物质的广义定义,应该远远超越于物理含义下的狭窄定义。同样,时间和空间也归属于物质,然后。在追寻万事万物的最终根源,也是默认万事万物最终能使用一个最根本的基点进行描述的“大一统理论”中,连大脑活动的结果,思维、意志乃是于更加神秘化的灵魂,都是物质——因为,如果它们不是物质。就不存在,而它们,至少是思维和意志,的确是存在的,能被人感知,并作用于生命活动中的——物质就是存在,存在的必然归为物质,这便是“科学”能够对世界进行最彻底、最根本,最终极的描述、判断和解释的基础。

    尽管。至今为止,人类尚未找到真正的“大一统理论”,这种可能存在的,能够奠定“科学”的伟大基础的理论,于其说是科学,更贴近哲学。至今为止,人类在向“大一统理论”进发的路途中,发掘了“相对论”、“量子理论”等等伟大的科学理论。乃至于产生了“超弦理论”这样看似有机会成为“大一统理论”的理论。

    关于这些理论的论述,我也仅仅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在我看来,它们是如此艰涩难懂。在我之前,出现过许多“高川”,每一个高川,都拥有至少学士学位。我们在末日幻境中学到的知识,和现实中存在的知识,完全没有差别。因为末日幻境的打造,本就是“人类补完计划”的一环,这个计划是如此庞大。安德医生试图补完一个人的身体、心理、精神、性格,以及知识等等,所有构成以单体为定义的“人”的一切,也就是说,他希望能够通过对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研究,控制“病毒”对患者的精神活动和身体活动的双方面影响,制造出“完美的人类”。

    但是,即便通过末日幻境和无数次人格再诞,以及人格和记忆资讯传承的优势,我积累了大量“高川”所拥有的知识数据,在广度上可谓是相当惊人,然而,在深度上却仍旧无法触摸那些站在科学前沿的理论——这些知识在理解难度上,已经达到一种质变,而在现实中,无论身体还是大脑,都没有超越普通人,乃至于身体状态位于普通人平均水平以下的我来说,是无法明白这些理论真正的奥妙之处的。

    然而,在我的生命过程中,有一些人,一些曾经存在,以及当前还存在,以人体形态居于现实的正常意义上的“人”,以及以lcl形态存在于末日幻境中的非正常意义上的“人”,都或多或少通过书籍和言论,试图让我意识到“大一统理论”的超凡之处,他们举了一些例子,虽然,对于“大一统理论”来说,这些例子也是偏驳的。

    其中就有“超弦理论”,用“弦”来解释人类常识管用的“物质”和“非物质”,然后,用“弦”来告诉我“物质既存在”这种定义的纯粹性和优秀性。在这个理论中,所谓“人的意识”和“客观存在”在本质上都是相同的东西,不同的模式——既“弦”的变化。他们试图用更容易理解的“振动”和“干涉”来解释“弦”如何构成“存在”,亦即如何构成纯粹定义的“物质”。

    基于这个理论,可以逻辑推理出一个结论:末日幻境并不是幻境,由意识构架的世界也并不仅仅是意识本身,安德医生寄望于通过末日幻境达到对现实人类的补完是完全可行的,因为,一切都只是无数的能量弦彼此作用的结果,而我们常识中的“真实”和“幻觉”,“现实”和“幻境”,都不过是这个结果在降低次元后,在大脑中产生的错觉——更可笑的是,就连大脑本身,也是一堆能量弦而已。

    设想,世界只是无数的能量弦,它们以自身的振动和对彼此的干涉,构建出诸多不同的模型,对人类来说,这些众多的模型中,有一个是最为重要的“大脑”。而这个构成大脑的多弦模型,对其他模型进行低次元的降格处理,让和“大脑”不同的多弦模型能够被“大脑”本身进行描述、判断和解释,解释的结果,构成了人类所认识世界,然后,人类认识到的世界再被人类进一步降格处理,产生了常识中那些虽然混乱,但在狭义范围中更加好用的定义。

    世界是可以被描述、判断和解释的,并且有着终极唯一的描述、判断和解释。这就是“大一统理论”,“超弦理论”只是人类试图通过科学取得最终胜利的过程中的一个脚印即便如此,仅仅是看似有机会的“超弦理论”,也是目前为止都尚未被证实,仅仅是一种猜想而已。

    末日幻境之所以被我们视为论证“大一统理论”,具体来说。是论证“超弦理论”的天然平台,而我们的计划,在某种程度上,也基于“超弦理论”。正是因为,末日幻境的初衷和构成,在其中展现的现象,和对现实的联系,都在试图证明“非物质”和“物质”并非是纯然相对的,“真实”和“幻觉”也没有不可逾越的沟壑。“幻境”和“现实”在本质上是同样的存在。

    因为有联系,不相对,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乃至于本质是相同的,所以,常识中的妄想可以成为真实,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当它发生的时候,就是我们的胜利。

    我试图用自己那一知半解。甚至无法理解其皮毛的“超弦理论”去说服自己,去解释这个世界。以及在这个世界所存在的“神秘”的本质。

    虽然,同样有许多人在尝试证明“超弦理论”是错误的,但我们别无选择,因为我们需要“大一统理论”或是最接近“大一统理论”的理论来论证和支撑我们的行动和生命,这个理论,必须被我们认识。并且足以让我们相信,它有未来。我知道,这个理论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不再局限于科学,它甚至是一种信仰——科学必须正确。不正确的,没有被证实的科学就是谬论,是错误,而正确总是有意义的,所以,科学总是有意义的。与科学相比,信仰并不总是正确的,但你必须相信它是正确的,否则它便没有了意义,信仰是否有意义,并不取决于它是否正确,而取决于你是否相信它是正确。

    当“科学”,尤其是可以对世界进行终极描述、判断和解释,将“物质”定义为“存在”的科学,和同样可以对世界进行描述、判断和解释,并让人相信这些描述、判断和解释就是终极,将“存在”区分为“物质”和“非物质”的信仰混淆起来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混沌了。我想,我的混乱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此。而且,并不仅仅是我,如果锉刀和崔蒂能够认知,并相信“现实”的存在,她们也会和我一样变得混乱。

    虽然缺少“现实”作为对照,避免了认知上的混乱,但也失去了从更高的角度去理解这个世界的机会。所以,存在于这个末日幻境中的人们,对他们自己身处的世界的认知,是非常局限的。为了适应这种局限,或者说,为了弥补这种局限,“神秘”这一认知性元素被独立出来,为常识中的“物质”和“非物质”搭起了一座桥梁。神秘、物质和非物质,三者构成一个稳定的三角,支撑起一个狭义的常识的能够被多数人理解的世界。

    因此,“神秘”对于末日幻境来说,对于构成末日幻境的普遍人格意识来说,是十分重要,也十分基础的存在。

    我、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以及二级魔纹使者的锉刀,对“神秘”的认知和使用更加深入,但是,崔蒂和格雷格娅等普通人却不同,她们对“神秘”没有抗性,在她们目前为止的人生中,甚至百分之九十都没有接触过“神秘”的概念,所以,她们必须承受这种失去“神秘”这一基础存在后的所带来的缺陷——既然身为普通人,无法论证和理解“大一统理论”,只具备狭义的混乱的常识,又因为缺少“神秘”的认知,无法在意识上,将狭义中“物质”和“非物质”相互转化,那么,当“神秘”将“幻觉”变成“真实”的时候,就无法将其重新扭转回来,让真实的归真实,幻觉的归幻觉。

    目前为止,在黑暗中产生的威胁,对我、咲夜和锉刀三人来说,是完全不具备危险性的,因为,我们可以视其为不存在,于是,它便不存在。但是,对于幸存者们来说,乃至于灰石强化者和新加入的清洁工和契卡来说,这些威胁都是真实存在的。会让他们丧命。正因为这种危险将我、咲夜和锉刀,与其他人划分开来,所以,我和锉刀才认为,这是十分具有性价比的手段——他们要做的,只是制造出这个程度的幻觉而已。而且,这种程度的幻觉,还有可能就是表面上驱走黑暗的煤油灯所产生的,进行这场测试花费的只是生产这几盏煤油灯的物资而已,煤油灯只要不被破坏,就可以继续使用下去。而我和锉刀虽然开始怀疑煤油灯,但却不可能立刻破坏煤油灯,因为,其他人还需要它来抵御黑暗的侵袭。

    煤油灯让人们的幻觉变成真实。但人们却偏偏需要它来抵御这种真实,这便是一个死循环。当然,从当下的处境进行推想,仅仅依靠煤油灯,应该无法完全保护自己,它对黑暗侵袭的遏制是相当被动的,如果,紧紧被动的防御就能过关的话。这场测试完全没有开始的必要。所以,一定有什么可以帮助幸存者们进行主动反击的物事——这么推想的话。同样收藏在地下室中的老式枪械便成为了一种选择。

    “如果它们出来的话,就用这枪干掉它们。”锉刀对崔蒂说到:“这些枪比你们原来带在身上的更管用。”

    “真是这样吗?”崔蒂还有些迟疑,但楼上已经传来了枪声,诺夫斯基的声音喊起来:“我看到它了!是一只蝙蝠,该死的,它刚吸食了老汉姆的血。嘿。老汉姆,醒醒!”

    “看来他们那里真的缺少煤油灯。”锉刀将朝上看的视线收回来。可下一刻,崔蒂猛然将双筒猎枪抬起来,朝楼梯边的一处灯光几乎无法照射到的角落开了一枪,那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击碎了。通过肉眼去看的话,那片角落处的阴暗产生了波动,让人觉得真的有什么存在于那处一般——对于崔蒂他们来说,的确存在着,小汉姆提着一把手枪从楼梯处翻下来,检查那一块地方,不过,他很快就转过头来对我们摇了摇,表示那东西已经消失了。

    “是蝙蝠吗?有多少只?”崔蒂对走过来的小汉姆问道。

    “诺夫斯基发现了一只,爬在老汉姆的伤腿上吸血。”小汉姆只是这么回答到。

    “老汉姆怎样?”艾克娜关切地问。

    “挺虚弱。”小汉姆再次叹息般摇摇头,“他开枪打伤了自己腿,又被吸血蝙蝠咬了一口,现在正在发烧。它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不可能是从窗口进来的,我一直都在监视,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从窗口进来。”

    “你最好和我们呆在一起,煤油灯不多了。”崔蒂说:“那不是正常的生物,就算将所有的出入口都封死,它们仍旧可以在黑暗的任意角落出没……如果没有这些灯的话。”这样的话,让她看起来已经完全信任了我和锉刀的判断。

    “煤油灯?”小汉姆显然无法立刻理解这样的说法,“你是说……”

    “这些煤油灯可以抵御外面那奇怪的黑暗,还有诞生在那种黑暗中的东西。”崔蒂再次重复到:“但是,我们并没有足够多的煤油灯。我们必须防止这些灯被熄灭,并且要在它们的油用完前找到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

    “你打算怎么办?”小汉姆说:“要试试看是不是可以从隧道回去吗?还是继续等待席森神父?”

    崔蒂看了我和锉刀一眼,说:“再等一阵,我们先适应一下黑暗带来的威胁,外面虽然黑暗,但林地应该不会消失,穿越黑暗的林地,这可比藏在木屋中防御难多了。而且,我希望老汉姆能够快点好起来,现在多一个战斗力都是好的。你觉得他还可以战斗吗?”

    “不知道,他看起来挺惨的。”小汉姆说:“而且,我有很不好的感觉,也许下一个发疯的就是我了。”

    “放心吧,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会负责看好你。”崔蒂说。

    小汉姆扫了一眼我、咲夜和雇佣兵们,崔蒂便又说到:“我保证他们不会在你还有救的时候亲自动手干掉你。”

    “这是真的吗?”小汉姆向锉刀问道。

    “你可以尝试相信一下。”锉刀微笑着,说到:“因为你没有选择,不是吗?否则你也没必要下来了。”

    小汉姆深深看了她一眼,找了个可以被灯光照到的地方坐下来,但手枪仍旧随时准备着,目光一直盯在不断被什么东西从外面撞击的窗口上。不一会,清洁工提着医疗箱下来了,她的身后,是被诺夫斯基和快枪搀扶着,不,应该说是,被押解着的老汉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