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07 聚集区
    看着一脸认真表情的我,咲夜摘下“观星者”,遮住面容的罗夏墨迹面具也宛如丝线变成的般层层解开,露出带着如冬日阳光般温煦的笑容。“阿川还是老样子,老是用这幅表情,不分场合地点,突然说这么肉麻的话。真是一点浪漫的因子都没有呀,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的阿川。”她这么说到。

    “咦?阿夜你也喜欢浪漫吗?”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就说了这句话,如果没有脑硬体控制的话,此时的我一定会真的在吃惊把,尽管,吃惊于这种事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我看来,像咲夜这样年纪的女性,就算是做着危险前线任务,接触诡异绝伦的神秘事件,是在整个耳语者中临战经验数一数二的合格战士,但是,她在四年前也是普通的高中女生,此时也才刚刚从大学毕业而已,正当是青春浪漫的时候。她抱怨不够浪漫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我诞生的时间太短暂了,亲自去了解咲夜的时间不过只有一个多月,促使我说出这番话的印象,大都是来自于上一个高川。

    如果我在这里说错了话,做出了无谓的惊讶,那全都是上一个高川的错,也是我之前全盘接受上一个高川的资讯,并贪婪地归为己有的教训。

    果然,咲夜轻轻撅起嘴巴,轻轻埋怨道:“真是的,有那么惊讶吗?我也是女生呀。”虽然是在埋怨,但是一点针锋相对的感觉都没有。她的全身散发出柔软的感觉,和全身都被灰色紧身装束包裹时的她相比,和上一个高川第一次见到她时,记忆资讯中的她相比,少了一份怯懦。多了一分自信的温和。

    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是第一次这么接近咲夜,不是作为传承了上一个高川资讯的高川,而是作为一个刚刚诞生了一个多月的高川。也许,真正让我得到满足的,正是这个原因。我作为自己。单纯的自己,希望亲自去认知咲夜、八景、玛索、近江和耳语者的大家,并被他们再一次认知到。

    尽管危险从来没有远离,我时刻都能感到时间紧迫,不知道何时,自己就会迎来死亡,而那一天也已经不太遥远。但在此时此刻,我很高兴自己能够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并且在死亡之前。可以及时醒悟过来,以真正的自我走过这应当会相当短暂的最后时光。

    “嗯。说的也是。”面对咲夜的埋怨,即便被脑硬体压抑着情绪,但是,我仍旧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是如心所愿,十分自然的表情。

    咲夜脸上的面具重新编成。再次戴上了“观星者”。她重复之前被我打断的动作,将手掌按在面前的金属墙壁上。下一刻,墙面上浮现一道道光状的回路,这些回路正如我们的房间打开时那般,让原本光滑的墙面看上去就好似分解成了一块块立体的拼图,这些拼图块翻转、旋转、凸起、沉下,在看起来相当凌乱的运动中。揭开一扇门状的通路出口。朝这个“出口”后面眺望,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一片黑暗,仿佛这片黑色本身就是“门”的一部分。

    “只是障眼法而已。”咲夜和我在第一次时间,直接用“观星者”和“连锁判定”确认了。门后到底是何种景象——说起来,在视网膜屏幕更新好的环状走廊模型中,这条看似“门”的通道出口,其实正是环状走廊的另一部分。之前我们所经过的环状走廊,不过是一种类似于桥接的现象,缺少了以“门”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这部分环状走廊,就只是在绕圈子而已。而席森神父所谓的“走廊尽头”,自然是位于这个被隐藏起来的走廊部分。

    这个时候,即便我们回头去找锉刀,这个“出口”对我们而言也不可能再次隐藏起来了。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也许还要面对“出口”的坐标再次发生跃迁的麻烦,但是,这一次经历了境界线之后,“出口”的坐标似乎在视网膜屏幕中被锁定了,无论如何跃迁,也无法逃脱捕捉,按照这个“出口”此时所表现出来的特性,它和我之间的位置,几乎就是相对固定的。在咲夜那边应该也是同样的情况。

    这就是在境界线中行走对正常情况所带来的影响的一种微小体现。在这个以末日症候群患者人格意识为基体的世界里,直接在接近这些患者的集体潜意识的境界中动手脚,效果简直不可同日而语。简直就像是,在玩网络游戏的时候,可以直接切入游戏本体的代码环境进行修改。

    “江”就是拥有这种力量的怪物,以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没有拥有“管理员权限”的超级系色,和进行额外支持的超级桃乐丝,想要在这个世界对“江”进行制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末日症候群患者的集体潜意识以更加独立清醒的意志苏醒过来,以更为直接的态度站在对抗“江”的位置上——我不觉得有这样的可能,因为,无论超级系色、超级桃乐丝还是“江”,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假设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末日症候群的集体潜意识和“江”产生直观对抗的话,哪一方的胜率更高呢?我仍旧觉得是“江”,因为,末日症候群患者体内,可是埋伏着无数“江”的同类,无论末日症候群患者身上发生多么奇怪的事情,都是以这些“病毒”为起因,以被这些“病毒”异化和控制的身体因子所引起的。

    和单纯的末日幻境的管理者这个身份比起来,“江”的位置更加接近本质和根源。

    就像现在,也只有“江”能够让我进出境界线。

    然而,无论进入境界线可以带来多少好处,我也并不觉得,进入境界线是多么好的事情。除了境界线本身环境所潜藏的危险之外,只是进出就应该会给行走者带来巨大的负荷。我相信,虽然回归正常状态后。境界线里所遇到的,所感觉到的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但是,既然境界线的存在本身不是梦境,那么我在里面所遭遇的痛苦。就算在回归后看似扫荡一空,但也一定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对自己产生了某种伤害。

    这种伤害,在正常状态下,即便使用脑硬体也无法检测到,义体化的身躯在数值上一片正常,但或许,只是因为它只是一种人格意识层面上的创伤。

    进入境界线好坏参半,这种力量的存在。让我更加确信自己离死不远了,更何况,这种力量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是被“江”把持着。至少,目前为止,我只在“江”这里体会到这种能力。

    我和咲夜决定不回去,既然都做到了这一步,自然要出去看看这条环状走廊另一侧的真实。而且。我们也不觉得在这个五十一区的公共区域中,会出现威胁到自己两人的东西。我和咲夜对视一眼。牵住彼此的双手,一步跨入“出口”的黑暗中。

    并没有什么视觉性的转变,“出口”的黑暗似乎只是一种欺骗性的假象,并没有突然进入新世界的感觉,视野也没有任何变化,走出这一步的我们。仿佛只是穿过了一片空气,沿着环状走廊跨出一步。金属墙壁仍旧在身侧,身前身后都是环状的景观一致单调的过道,只是原本是面对墙壁而行的我们,恢复了正常的方向。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这条环状走廊似乎并没有我们之前行走的那一条静谧,尽管此时还看不到人影,但是,依稀有人的声音传来。

    视网膜屏幕上,环状走廊的模型影像变得巩固起来,那种庞大的虚幻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现在,它被揭去了“神秘”的面纱,仅仅是一条普通的过道而已。

    无论前后都有人们活动的迹象,我和咲夜笔直向前走去,没多久,席森神父所说的“尽头”似乎出现了。摆在我们面前的,不再是永无尽头的通道,而是一个死胡同——没什么地方不同的金属墙壁将走廊彻底堵死了。

    即便如此,我们仍旧没有看到人影,然而,人声的确存在,说不清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但是,听起来好像仍旧很遥远。

    “没错,就是这里。”咲夜的声音传过来。视网膜屏幕中,环状走廊的模型没有任何异状,声音数据经过检测后,显示有百分六十的可能是从墙壁后传来的。

    咲夜伸出手按在墙壁上,新的“门”如期打开了,一股鲜活澎湃的活人气息,从门后灌了出来。人声,音乐声,碰撞声,摩擦声,各式各样的声音直接在脑海中交织成一片热闹的感觉。正如我们所见,门后灯光亮堂,场地宽阔,人来人往,是一个巨大的服务中心式的地方。

    在这里活动的人们大致可以从他们的穿着上分辨他们各自来自什么地方,服务人员和五十一区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勤务还是士兵都身穿制服,而来自神秘组织的人们则打扮不一,即便这些神秘组织的成员也不是每一个都能随自己喜好穿着,但是,即便是制服样式的衣装,也充满了个人风格,相比起五十一区这种军事性的政府机构所体现出来的严格规整的味道,神秘组织的成员们更像是散兵游勇。

    不过,在另一方面,神秘组织成员那充满个人风格的着装,即便再花俏,也能让人嗅到纯属个人的强大。

    从这个服务中心的装修风格来判断,这里应该就是席森神父指的“休闲场所”了,空气中漂浮着一种轻松的氛围。神秘组织的成员也好,五十一区的本地人也好,大都一副和睦的样子,彼此之间也会交流,并没有什么口角和挑衅的发生。不过,这仅仅是我和咲夜进入时,第一眼看到的情况,在我们到来之前,以及等一会到底会发生什么,就暂时不能做出结论了。毕竟,就算是在这个大厅中,也并非没有形影单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阴霾气息的不和谐者。

    大概所有人都明白在出现在这里都是些什么人,也明白自己所隶属组织留在这里的原因,所以,大都已经有所准备。没有人故意找茬儿。至少,在真正分道扬镳之前,五十一区的人并不希望在自己的地盘上尝尝被神秘组织突袭的味道,神秘组织也能感受到这来自国家政府的地盘主人的压力。

    尽管,并不能保证聚集在这个五十一区的组织和人们都是一条心,不会私下做点小动作。但是,正因为组织者和参与者的成份十分复杂,也不缺乏震慑人心的力量,所以,即便存在矛盾,也无法忽视整体性的影响而蛮干。

    尽量收敛自己的脾性,以在最终确认目标前维持均势,大概这才是这个服务中心和谐气氛的由来吧。

    当我和咲夜进入时,没有什么人对我和咲夜的到来做出明显的关注动作。不过,没有死死盯住我们俩看的人,并不代表真的无人将我们放在心上。无论从席森神父口中,还是我们进入五十一区时“集体迎接”的阵势,都决然不可能让我们真的变得无足轻重。我们耳语者和锉刀小队的联合,应该是目前为止最后抵达的组织,我不确定先到者是否看过我们在木屋事件中的行动,但是。即便对我们不了解,在连席森神父和走火等人都说服约翰将军。做出了如此隆重的“欢迎仪式”后,就算不免有沾了“命运之子”的光的可能性,也同样意味着我们的曝光度太过强烈了。

    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希望能够进一步面对面“了解”一下我们,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因此,当我的视网膜屏幕中的人物观测影像被陆续标注出一个个红色的警告标注时。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更不可能因此而紧张起来。

    能够在第一时间于视网膜屏幕中标注此时在大厅中的所有人,咲夜的“观星者”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种三百六十度大范围的扫描能力,无论是通过视网膜屏幕还是连锁判定都无法做到。咲夜的灰色变身形态与“观星者”。让她在穿着打扮上无疑成为了这个服务中心大厅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个,至少我还没有发现有比她此时的模样更醒目的存在,而且,在我的感觉中,落在我身上的注意力要比落在咲夜身上的少上一些。

    没错,从外表看来,宛如未来战士般的咲夜,比我更有威慑力。

    这个大厅的结构在标注了人头之后,就已经被确认了,除了我们进入的这一层之外,还有通往更深处的四个入口,六处阶梯和十二座电梯,此时所有出没于这个大厅的人中,没有我你们的熟人。我和咲夜向前走,似乎是招待员的女性在看到我们之后已经朝这边走过来了,与此同时,身后我们进来时的地方,那处已经恢复如初的金属墙壁上,再次打开了几个“门”,又有新的人进来了。不过,尽管看起来,每个人进来时都会从这堵墙壁上打开“门”,但是,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和我们来自同一个环状走廊——他们应该不需要抵达我们所在的环状走廊,才能打开这里的“门”,这意味着,如果可以破解或避开安全系统的话,或许我可以反向通过这里的“门”抵达五十一区的其它地方。

    即便可以在境界线中逐步确认抵达“精神统合装置”所在位置的路线,但是,境界线可无法将我直接传递过去,在获得五十一区的许可前,我们甚至很难离开自己所在的环状走廊。这些都是可想而知的事情,正如我们此前的遭遇一样,如果不能自行破解环状走廊的“神秘”,我们就连来到这个休闲式的服务中心都不可能。而我也相信,并不是只有我们受到了这样的对待。至于是不是所有聚集在五十一区的神秘组织都可以通过“测试”,获得来到这个休闲会所的权利,就只能询问统协大局的关系人了。

    至少,此时呆在这里的神秘组织成员,肯定不是全部。

    在我和咲夜之后进入的人明显不是新人,他们自行拐向其他地方。从呆在这里的人们的着装打扮,虽然可以大致区分各自的隶属单位,但很难判断他们具体都来自哪个神秘组织,或是五十一区的哪个部门。毕竟,就算明显是五十一区人员的人,也没有在制服上别有部门的身份牌,个人风格十足的神秘组织成员,就更加难以判断了。

    就像我们可以大致区分这些人一样,即便没有出现在我们刚进入五十一区时的“欢迎阵列”中,这些人自然也有眼力看出我们的来历。而我们是“新人”的特征又如此明显,在最初停留在我们身上的注意力迅速消失了大半后,空气中开始浮现一种微妙的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