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14 高川境界
    我想,我不害怕“江”了。即便这个被病毒侵蚀的身体会对“江”的动静产生激烈的反应,但是,单纯以我这个高川的人格意志来说,我并不害怕这个有可能会将一切弄得一团糟,乃至于当作食物般吃掉的怪物。我也不会再对自己身上,因为“江”而产生的异化感到惊讶,即便,那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变化。

    尽管,脑硬体依旧在抑制着诸如“害怕”和“惊讶”这样的情绪,但是,现在的我之平静,和由脑硬体抑制时截然不同——就算失去脑硬体,我也能如此平静。

    视网膜屏幕中,我看到自己的脑波示意图稳定而沉重地跳动着,仿佛无论什么情况,都再不会让它加快或减慢,这个波动就如同烙印在古老岩壁上的纹章。我一度混乱又沸腾的思绪,宛如冷却的岩浆,变成一块块堆叠起来,仿佛拥有某种韵味的石头。在这平稳的思绪和心跳声中,我似乎可以听到血脉在奔流。

    那不是血液被心脏挤压出来,在血管中流动的声音,而是一种更加概念化的,仿佛穿越无数时空重新在这个灵魂中复苏的东西。

    “那么,高川,你打算怎么收集情报?”锉刀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无论末日真理教也好,席森神父和走火他们也好,荣格也好,他们都在这个地方有自己的信息渠道。我们在这里毫无基础,想要自行获得情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神秘,就是在这个时候才能展现力量。”我这么回答道。

    “哦——”锉刀审视地眯起眼睛,盯着我说:“我很好奇,做给我看看吧。”

    “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看到。不过,咲夜应该没问题。”我说着。向后仰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说:“虽然不能告诉你原理,但是,过程大概就是……做梦,一场危险、诡异又充满了穿透性的噩梦。”

    “这可真是没听说过。”锉刀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大概是我的思绪正在主观和脑硬体的控制下。迅速放缓的缘故,她的声音似乎在远去,“也就是说,只要你醒来就完成了?”

    “也许,如果幸运的话。不过,我不觉得可以一次就成功。”我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于是闭着眼睛对两人说:“可以了,你们连接过来。”

    此时,在脑硬体的控制下。“自我”的主观意识好似不断加重,开始浸泡在一种深层而黑暗的感觉中,慢慢下降。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下降”也好,“浸泡在黑暗中”也好,都无法完全描述此时的感受。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又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想要进入境界线”这样的想法,产生了“想要主动进入境界线就必须这么做”的理所当然的感觉。

    这种感觉。也许是出于本能,又或许是来自“江”的暗示。没有“江”的力量,我应该是无法进入“境界线”的。所以,这么做,相当于“主动和‘江’进行联系,告诉她把我扯进去”的概念。

    在此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这么主动地和“江”产生联系。

    我不知道这种方法是否真的可行,不过,既然这是类似于本能的答案,我就必须相信它——在神秘的世界里。遇到不可知的因素而无法行动时,相信自己的感觉,向来是最通用的做法。

    外界的物事好似被这片深层而黑暗的东西隔开,说起来,它就像是一片湖水,对外界的感知而产生的信息,好似雾气一样漂浮在湖上,而“自我”像是一颗石头,正渐渐沉入湖水中。于是,正常情况下,应该相互接触并产生化学反应的“雾气”和“石头”渐渐疏离,以湖面上下为分界线,变成了两种互不干扰的东西。即便如此,我仍旧依稀感觉到了,锉刀和咲夜已经通过数据线和灰丝与我进行直连。

    有一种被插入的感觉,但是,不是正常情况下来自于颈后的感觉,而是这片由“湖水”、“雾气”和“下沉的石头”这些比喻性的概念所构成的世界,被另一些同样是概念性存在的东西渗透了。在这种状态下,身为“异物”的概念其实比插入身体的刀子所造成的感觉更加清晰,或者说,更加让人敏感。

    说实话,不太舒服,与在正常状态下和她们进行直连的感觉完全不同。那种概念性的“异物”的入侵虽然没有带来危险的感觉,也不会让人疼痛,但是,就像是“碍眼的东西”一样,让人下意识想要抗拒它的深入。

    不过,在我意识深处那个“尝试将她们带入境界线”的想法,正在尝试阻止这种本能的抵抗反应。

    似乎太过用力了,“石头”在湖水中变得轻了一下,出现上浮的迹象——我知道,如果这个由“自我”化作的“石头”真的浮出水面,再一次和湖面上漂浮的雾气接触,那么现在做的一切将前功尽弃。

    我尝试了好几次,都无法在维持“石头”下落趋势的情况下,将那些应该代表了“锉刀”和“咲夜”的概念性“异物”引导到湖面下的自己身边。当代表“自我”的石头不断加重,沉默到湖面下的某个距离时,这个本就随着潜入距离越长,就愈加模糊的意识,彻底如断了线般,一下子溶解了。

    是的,“溶解”了,我只能这么形容,在那一瞬间,我感到原本是“石头”的自己,变成了一滩水,成为了这片黑暗又广阔,不知道深浅的黑暗湖水的一部分。

    当我再次醒来时,应该说,重新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时,并不清楚到底过了多久,就像是本该连续的画面,出现了关键性的断帧,前后变得不太流畅。我不知道自己在“溶解”后是否遇到了“江”,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溶解”。但是。身体的虚弱、重负和痛苦的感觉,以及下意识扶上墙壁时,从手掌肌肤传来的金属冰冷而坚硬的感觉,让我确定,自己已经再一次进入“境界线”。

    大概是主动配合的缘故,或者已经逐步适应。又或是“江”对境界线的控制力又增强了,无论是处于什么原因,这一次进入境界线的过程比起前两次更为缓和。虽然仍旧给人一种做噩梦的感觉,眼前的景物也仍旧失真,到处都是意义不明的噪音,身体也仍旧虚弱,但是那种头晕目眩的现象却削弱了许多。现在的这个状态,就算不扶住墙壁也能顺利走动了。跑步的话,似乎也没有问题。我再一次观察自己在光滑如镜的金属墙面上的倒影。确认相貌和之前两次没什么区别后,用力握了握拳头。

    虚弱,但是,并不是没有力量。我不知道,这份力量是否来自于我心中燃烧的火焰,但是,我很肯定,现在的自己和之前两次到这里来时的自己。是截然不同的。

    既然这里是最接近潜意识的世界,那么。有所觉悟的自己,和之前那个只有告诉自己要有觉悟的自己,当然不可能完全一样。

    意志有多强大,出现在这里的自己就有多强大吗?虽然我希望是肯定,不过,这种想法应该是片面的。应该还有更多的因素桎梏着我在这个地方的存在模型——“现实”的状态、人格意识的完整度,意志的强大与否,以及“江”的影响,应该都会在存在于此处的“我”的身体上呈现出来。

    所有这些对于境界线中的自己这个模样的猜测,仅仅是猜测而已。

    但是。我的确感觉到了,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的差别,在这个境界线中,一切都是如此直观。正常世界中被脑硬体压制的情感,此时好似岩浆一样翻滚着,释放着灼热的力量,正在往我这虚弱的身体注入力量。好似奔流一样涌动声越来越巨大,渐渐压倒了那令人烦躁的噪音。

    哗啦——哗啦——哗啦——

    沉静地奔腾着的声音,在血管中循环。

    我张开嘴巴,一口白色的热气喷出来,那灼热的感觉,似乎已经化为实质,连进入境界线后,身体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的痛苦,也被烧成了蒸汽,随着呼吸喷出体外。

    燃烧和奔涌,正在渐渐取代疼痛、虚弱、晕眩和噪音。

    我再一次抬起眼睛,看向金属墙壁上的镜像——那个红色左眼,碧色右眼的少年,哪里还有绝症晚期病人的模样,那在眼眸深处燃烧的意志让这具瘦弱的躯体仿佛蕴藏着一股狂暴的力量,随时会撕碎自己和敌人。

    这就是……现在的我吗?

    “咲夜!锉刀!”我猛然转开视线,在空旷的环形走廊中喊到,而回答我的,则是一阵阵回音。

    我曾经觉得上一次进入境界线时看到的咲夜,是因为她在正常世界中与我直连的缘故,像是涌动的水流冲走木块,也会带走泥沙一样,在连她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情况下,一部分潜意识被“江”的力量扯入这个境界线中,并重组成我所见到的幽魂一般的那个咲夜。

    为了证明这个想法,我做了一些设想中的准备工作,但是,似乎并不成功。

    不过,没有关系,虽然有些寂寞,但是,也许这才是最好的。境界线的环境太过诡异了,谁也不清楚到底会出现怎样的危险,会给自己造成怎样的负荷性伤害和意识创伤。

    在境界线中没有脑硬体的抑制,也没有义体化的冰冷,在这宛如源于灵魂的燃烧和奔流声中,我也不再被那如付骨之蛆的痛苦、虚弱、晕眩和噪音困扰,在这寂静无声的空旷走廊上,我感受到了寂寞和平静。

    我不再说话,这并非是正常状态下,一切都被脑硬体量化而无需多说,而是因为,我享受着这份沉默。这份寂寞、平静和沉默,让我觉得自己真正成为了一个人。

    尽管,在这个境界线中,我仍旧是个身躯瘦弱的病人,但是,我却觉得这个自己,要比正常状态下的自己,更拥有一种纯粹的强大。一种能够让“高川”跨越时间和空间,跨越生与死的界限而传承下去的力量。

    如果,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那便是“核心意志”。

    外在的**模型终将会毁灭,“现实”中的**是如此弱小,在末日幻境中的身体无论多么强大。能力多么高绝,在人类补完计划实现之前,对于“现实”也毫无意义。但是,意志却不一样,意志可以穿透一切,贯穿科学和不科学,虚幻和真实,正常和异常。

    我想,过去一个多月的自己真是愚蠢。脑硬体也好,义体化也好,各种超乎想象的神秘和兵器也好,无法传承下去的力量,对“高川”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生理上的残缺,人格的不完整,认知的误差。又有什么好遗憾的呢?一个真正坚强的意志,绝不会在意任何“缺陷”。也只有不为“缺陷”所干扰的意志,才是真正坚强的意志。

    “高川”终究是会死的,但是,让“高川”无惧死亡的,让“高川”重新成长,一路走到现在的。不是任何在末日幻境中的强大能力,仅仅是一份意志而已。

    我梦想成为的“超级高川”,被过去的高川们所憧憬,所寄以厚望的“超级高川”,如果没有一个个“高川”攀阶梯式的努力。没有这份核心意志的传递,也绝对不会有诞生下来的可能性。

    我明白了,为什么过去的自己是如此焦躁,即便拥有脑硬体的抑制,拥有无比强大的义体,但是那种被逼迫的感觉却从来都没有消失。所要面对的环境之恶劣,自然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但是,绝对不是最重要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各种缺陷让我觉得自己一旦死亡,就会如会尘灰一样消散,再也不存于任何一处,终将被人遗忘,被下一个高川取代,所以,不得不逼迫自己做得更好,做到让人无法忽视,无法遗忘,甚至,在自己这个高川的时代,就结束所有的噩梦。

    明明说着“高川不会死亡,一个高川死去,将会有无数的高川站起来”这样的话,但实际上,却一直都没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以及这句话隐藏的高川本质。

    身为“高川”中的一个,这份意志本就在我的体内,所以,就算我这个高川在此时死去,下一个高川也会延续这份意志。我的身体,将化作尘埃,而这个火焰般的意志,将会传承下去。

    为什么过去一直都忽略了呢?

    即便,**的潜力,已经被挖掘殆尽,即便,人格拥有各种缺陷,但是,死亡之时,并不是什么都不会留下。正因为总会留下什么,所以,不必畏惧,不必焦躁,自己的死期将近,无论“现实”还是这个“末日幻境”都时间紧迫,有太多尚未完成的事情,有太多希望做到的事情,有太多看似无法做到但却必须做到的事情,但是,这一切并非由自己而终:一个高川死去,将会有无数的高川站起来,而且,会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站起来。

    这才是“过去出现过数不清的高川”的真相——在人格意识的世界里,以一个绝对坚固的意志为核心,新的人格意识诞生并成长的速度,其实是以思想的速度作为比值的。而对于新诞生的高川来说,无论“末日幻境”是否更新,剧本是否重写,对他而言,都是一个新的世界,因为,他传承的只是意志,而并非记忆。

    也正因为如此,像我这样整合了百分之六十的高川资讯的“高川”,才显得特殊。而这个特殊性,也同样可以作为“超级高川计划”正式展开的信号。

    剩余尚未整合,也无法被动整合的,占据总量百分四十的“高川资讯”,隐藏着“超级高川”是否可以诞生下来的秘密。无论是出于怎样的心态,我之前没有按下确认键,真是太好了。

    这样,我就可以在自己死亡前,将意志磨砺得更加坚强。而这份意志,也将见证我曾经的存在和努力,成为“超级高川”的一部分。

    我猛然从失神中惊醒,但是,和过去不同,不再有那种患得患失的疑虑。当我醒来,便觉得自己变得更加纯净。我能感受到,自己的意志在这些思绪中成长,在走向“超级高川”的道路上,这些思绪就像是一步步踏实的阶梯。

    如今,这个境界线中的身体,再也没有任何虚弱的感觉,我行走于此,便如同随波而动,在这一瞬间,我似乎直接穿透什么,并非单纯的景物,而是更概念性的东西。当我念头升起,抬起目光时,自己已经来到了环形通道的尽头,眼前那是一扇造型熟悉的门。

    这是休闲设施服务中心的大门。

    “阿川。”身后传来咲夜的声音,不过,我已经不再为此感到奇怪诡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