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33 结
    灰丝结成的巨茧彻底将视线阻隔,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只有一团炙热燃烧的红,那是灰雾漩涡爆破形成的火焰,但是在灰茧中,我们感受不到任何热量,仿佛整个空间都和外面的空间隔绝了。即便没有灰茧的保护,这种程度的爆炸也无法对我造成足够的杀伤力,不过,义体的损伤度大概会在百分之二十左右。锉刀等人距离我们不远,爆炸威力必然会扩散到那边,锉刀本人无需担心,但是她的静止超能在过去从未超过两米的范围,其他雇佣兵说不得要吃点苦头。

    “阿夜,没事吧?”我不知道灰丝受到伤害,会否影响到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不由得有些担心——我没有担心的情绪,但是,我知道自己此时是担心的,这种“担心”是一个概念。

    自从进行第三次境界行走之后,重新认识高川核心意志让我在情绪方面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应。情绪仍旧被脑硬体压制,但是,一种只能用“概念”这个词汇来形容的感觉,从我的心底滋生出来,让我情绪被压制的情况下,却知道自己正在产生何种情绪。

    担心是必然的。

    按常理来说,这些威力巨大的灰丝,简直就像是一名精英巫师的特有法术,变身需要的道具“罗夏墨迹面具”和变身后的咲夜,也和巫师具有极大的相似性,那么,假设将灰丝视为一种“特有法术”,它的数量不可能是无穷无尽的。而在神秘学中,无论是那种力量,超能也好,法术也好,操作上越是精密。一般也代表着这种力量和操作者的联系越为紧密,一旦力量被瓦解,很有可能波及操作者。

    “嗯,没事,他好弱。”咲夜低沉的声音从面具背后传来。虽然灰茧中没有一丝光亮,但就算不用连锁判定。也能从背后的气息和她的声音中感受到她的平静。咲夜并非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在过去,她作为高川的助手,经常一同出没于耳语者的常时任务前线,在大学时代,和高川出外勤任务数量差不多的人,就是咲夜。即便那时还没有深入这个世界上的“神秘”世界,但是,也并非没有遇到过让人莫名其妙。感到万分棘手的事件,不少时候也需要直面常规的暴力,久而久之,咲夜也不像是最初见到她时那般柔弱了,尽管,平时也还是那种怯懦的语气,但她的确是可以在低烈度的战斗中拥有平静的心态。

    不过,现在她散发出来的平静。绝对和过去有很大区别,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平静地过头了。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和常时咲夜的不同,在这个时候变得格外明显。若非知道那个泰迪熊布偶的罗夏墨迹面具变化,以及由面具带来的力量,是出于超级桃乐丝的手段,恐怕我会第一时间禁制咲夜使用这种力量——它简直就像是让人从骨子里变了一个样。

    即便现在,我也无法完全放下心来。只能说服自己,这种力量的出处是超级桃乐丝,而灰烬使者状态下的咲夜,对我的感情并没有任何变化——不,应该说。因为感觉到她的其他情绪有些淡漠,反而显得对我的感情更加炙热了。当然,这也许仅仅是我的错觉,也许,我其实在心中是希望她能变成这样的。

    只有概念而没有情绪实质的我对感情问题感到格外棘手,不过,我的确在渴望一些什么,希望自己的人际关系能够发生变化,变得和上一个高川在世时不一样。我想,自己大概是希望,自己所拥有的人际关系,是以“我”这个现在的高川为重心吧。

    不过,对于“高川”的状态来说,这种想法并不绝对真切,反而有些格格不入。我作为“高川”中的一个,还是继承了大量高川资讯,执行超级高川计划的高川,这种不太真切还有点矛盾的感觉,有时会让我感到难受。就好似一个病菌本能要分裂,却被刻意地强制缝合起来,而且,这种缝合还是自愿的,就是为了不被分裂开来。

    这种感觉不断被一些看似“小事”的情况触发,不禁让我陷入针对人格的思维中,让我不时产生恍惚的感觉。我已经十分确定了,这种状态不仅仅是“现实”身体的恶化,它本来就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典型症状。在感染“病毒”后,这种状态无法避免,过度思维、陷入死角、人格分裂和精神衰竭有很大程度上,就是从这种状态开始并深化的。

    正常人可以停止这种不正常的思考,避免进入这种异常状态,但是,对于末日症候群患者来说,却无可避免。病情越是严重,陷入这种状态的时间越长,对人格和精神,乃至于对身体的影响,也更为深入。

    就算进入这个末日幻境的世界,以人格意志的映射方式存在也无法避免,因为,这本来就是一种精神疾病。

    也许,对于一名行走在战斗第一线的战士来说,这绝对是一种致命的弱点吧。幸好,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这种矛盾而别扭的感觉从来都没有打扰我。

    我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又再一次陷入恍惚。就如过去一样,我能察觉到,却无法避免。只有自己突然回过神来,或是被外界的动静惊醒。这一次,是咲夜解除灰茧的动作将我扯了回来。

    然后,我就会觉得,自己在恍惚中的思维,是如此不正常,甚至有点可笑,觉得没有必要,而且也无法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是的,明明知道自己在思考一个看似没有必要,自己无法作出结论的问题,但是,总会不自觉陷入这种状况。

    实在是令人感到恐惧。

    幸好,脑硬体让我不会产生“恐惧”的实质。

    我的沉默反而让咲夜也问了一句:“阿川?你没事吧?”我的脸色自然不可能有任何变化,但是,咲夜在关于我的问题上一直都显得很敏感。

    “没事。我很好。”我只能这么回答。

    尽管我知道,这不是事实。我距离死亡,越来越近了。这种死亡。无关乎身体。

    爆炸结束后的通道仍旧没有半点损伤的痕迹,警告式的红光仍旧十分浓郁,只是空气有些闷热,不过,比起爆炸的烈度,这种热度显然有些低了。身为精英巫师的魁梧男人彻底灰飞烟灭。但是,当我的目光移向锉刀那边时,却发现之前交给她禁锢的两枚巨大金属圆柱体炮弹仍旧存在。

    显然,是锉刀的静止超能,隔绝了精英巫师对这两枚超质量弹的操作,也阻止了它们重新转化为灰雾。锉刀很强,在统治局遗址中的合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不过,她的静止超能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让我更确认了这一点。

    其它的雇佣兵和我预想的一样,有些狼狈,身为灰石强化者的摔角手、快枪和灰狐三人只是衣装被爆炸波及,但是,清洁工和契卡两名新人却有些灰头土脸的感觉。他们的表情有些抑郁,我能猜想到原因,这种程度的战斗是他们无法插手的,但是。第一场战斗就是这种烈度,也太出乎意料了。不仅不能动手,没有体现自己身为战士的价值,还被战斗余波搅得灰头土脸,自然不会让人感到愉快。

    摔角手狠狠呸了一口唾沫,郁闷地说:“这一次末日真理教来的人都是怪物吗?”

    “那个家伙算是怪物的话,轻易就杀死他的家伙算什么?”快枪用异样的目光看向我。但很快就落到咲夜身上,他显然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灰烬使者状态的咲夜可以强到这种地步。我们两人和精英巫师的战斗看似迅捷,但实际上,对方并不是弱者。的确达到了二级魔纹使者的水准,只能说,我和咲夜联手太强了。

    “虽然头儿早就说过你们耳语者挺厉害,但是,这么厉害也太犯规了吧?”灰狐有点抱怨地说:“你们这么强的话,不是显得我们很没用吗?”

    “抱歉,只是那个家伙太弱了。”咲夜平静而低沉地回答,让队伍一阵沉默。

    “好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不管怎么说,强大的朋友总比弱小的朋友和强大的敌人好。”锉刀拍拍手,对自己的手下吼了一句:“这个世界的神秘可是很多的,你们应该庆幸,我们这一次任务的完成几率大增了。”

    “头儿怎么说都好了,总之,如果再有敌人,我可不想再这么老老实实呆在后头了。”清洁工眼神锐利地盯手中的长刀,说:“我加入这支队伍,可不是为了当拖油瓶来的。”

    契卡却苦笑了一下,说:“我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这支队伍,我本来都准备退伍会老家结婚了。”

    “你有对象了?”灰狐故作一脸很失望的表情调侃道。

    “反正只要有钱,一大把男人可以选。”契卡平淡地说着。

    “别搞错了,菜鸟们。”锉刀冷笑一声说:“没有人期待你们可以做贡献,这仅仅是你们的入场考验,而且比我们当年经历的简单多了。你们要做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活下来,明白‘神秘’到底是怎样一种概念。在神秘的世界里,可没有绝对的强弱。”

    清洁工和契卡被说得闭紧了嘴巴,因为,摔角手、灰狐和快枪三人都用戏谑的眼光盯着她们。

    “欢迎来到神秘的世界,这就是洗礼唷,菜鸟们。”摔角手露出狰狞的笑容,先前那些郁闷的表情,就像是一层面具般,顷刻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想要抱怨什么,活下来再说吧。”这般说着,她活动着身体关节,发出脆脆的声响,“快点继续吧,头儿,我有点等不及了。老是让我们的雇主冲在最前头也不是事儿,我还是第一次遇到精英巫师呢。”

    “真巧,我也是第一次。”锉刀冷漠而尖锐地笑起来,“这个家伙的特征比过去的巫师更接近正常的人类,潜伏在这个基地中的精英巫师肯定不止他一个,而且,说不定他是最弱的一个,否则,也不会派出来做什么强弱筛选工作了。想要抵挡五十一区的反扑。可不是那么轻易的事情,可是,到现在五十一区都没有解除危险的迹象。藏在后面的家伙,应该和走火他们交上手了吧?”

    “那么,还要沿着这条通道走下去吗?”我询问他们,“被声音吸引走的东西。在这里完全都没有留下痕迹,而且那个精英巫师还拖延了那么长的时间,足够它们彻底离开了。”

    “本来还想找上一堆弱鸡热热身的——算了,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锉刀的回答,代表了另外三名老队员的意见,“也许我们的目标会同一个也说不定。”

    “目标人物是一个叫做玛丽亚的女人,她可能曾经是五十一区的研究员,这个人知晓最终目标精神统合装置的情报。”锉刀在这个时候,才正式向自己的队员们说出这次行动的具体任务:“玛丽亚的行踪和正体不明。但她房间位置已经被确认。根据这条线索寻找精神统合装置的情报,更具体的线索有可能在她的房间中,确认玛丽亚的存在,有可能的话带走她。我们已经得到的线索并不具备唯一性,所以——”她顿了顿,重重地说:“任务中碰到所有人都可以是敌人,见敌必杀,见敌必杀。”

    “遵命。长官。”摔角手、灰狐和快枪以一种军人特有的正经肃杀并腿致礼,慢了半秒。清洁工和契卡也本能反应过来。

    锉刀满意地点点头,对我说:“开门吧,高川。”

    我点点头,再次启动坐标。通往最终的目的地的“门”无法直接开启,坐标有其固有的规律,感觉上就像是一步步深入基地的最深处。从我们的临时驻地所在的环形通道。抵达玛丽亚的房间处,最快也要使用四个坐标。既然大家的目标都在基地更隐秘的地方,便意味着越深入基地深处,遭遇更多更强大的敌人的可能性就越大。最先遭遇的第一个敌人的强度就像是一个指标,因此。第一个坐标已经出现了精英巫师这样强大的敌人,还是有点让人惊讶。

    本来,还以为会对上杀戮了整个分队的五十一区士兵的怪物——对于那些士兵来说,造成这种程度的杀戮的怪物是强大的,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明显不在一个等级。这一点,已经由那名精英巫师确认了。因为,他正是以“让弱者通过,接触、拖延或杀死强者”为目标的关卡守卫。

    第一个坐标就是拥有二级魔纹使者平均水准的精英巫师,也是我们第一次接触精英巫师,那么,在之后的数个坐标内遇到更多更强大的精英巫师,已经是预料中的事情。能够一切顺利的话,才是最意外的情况。

    虽然摔角手、灰狐和快枪三人仅仅是灰石强化者,也是第一次遭遇精英巫师,但是,他们的兴奋已经明确告诉所有人,他们并不害怕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有信心战胜这种强度的对手。

    虽然灰石强化者的能力只达到“异常”,没有正式步入“神秘”,但是,在真正的生死战斗中,并不是“神秘”就一定会获得胜利。摔角手、灰狐和快枪三人,显然在过去并不缺乏以异常战胜神秘的经验,而这定然是他们可以活着离开统治局试炼,进而活到现在的原因。

    第二个坐标在视网膜屏幕中与这条通道的模型重合,我一如不久前做的那样,将手掌按在墙壁上。蓝色的光状回路在墙壁上扭曲,蔓延,再一次构成“门”的轮廓。仍旧是我第一个冲进去,视野一变,一个和驻地所在处的环形走廊类似大小的通道映入眼中。我们正处于这条通道的中端,没有遭遇敌人的伏击,不过,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外,一片剧烈的交战声正处于白热化状态,还有大量的东西正在朝我们这儿移动。

    在我之后,其他人鱼贯而出,他们自然也听到了声音,在谨慎之余,充满了即将投入战斗的狂热和冷静。

    “门”在墙壁上消失了,但没有人去在意,那个澎湃的移动声更加接近了,就像是潮水一样,显然,来者数量极多,而且来势汹汹。通常在面对大量敌人时,越是凶猛的火力配备就越能发挥杀伤力,不过,我们的重火力都保存在越野车里,留在地面上了。即便如此,三名老兵仍旧十分平静。

    摔角手扯了扯露指全套,眼睛中仿佛燃烧起火焰,只听她沉声道:“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前方的墙壁上陡然出现一扇“门”,但一眨眼就被什么东西从里面撞开了。如果这就是声音的来处,不免让人感到意外,因为,在过去的认知中,不接续的通道中,隔音效果是绝对的。敌人突然以这么凶猛的方式从某处“门”中冲出来,而且在这之前就已经可以听到声音,绝对是打自进入这个基地以来,都没有体验过的事情。

    不过,也无所谓。

    “见敌必杀。”在敌人的义一体冲出门外时,摔角手已经率先冲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