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51 切磋
    通过最后一扇“门”,距离目标位置只剩下几个通道转交的地方,火焰正在熊熊燃烧。这些火焰这一簇那一簇,如同充满粘性的篝火,固定在地面、墙壁和通道顶端,被烧成焦炭的尸体大概就是这些火焰的杰作吧。虽然映入我们眼中的只有尸体,但是,仍旧可以察觉到弥散在这个战场的活人气息。战斗在我们抵达之前已经结束,声息从更接近目标物位置的地方传来,并不激烈,但是数量不少。显然,并不仅仅只有我们把握住了这次机会,但五十一区的防备比想象中还要严密,以至于在发生这般混乱后,有心者仍旧没能冲破五十一区的防线达成自己的目的。若不然,此时这个地方不应该如此平静,当然,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景象,仅仅是一次试探性的进攻,不排除接下来的战斗烈度会再一次升级的可能性。

    如果无法震慑所有试图利用混乱而蠢蠢欲动的有心人,想要在六小时后,不,现在只剩下五小时了,要在五小时后执行对纳粹们的反击计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将项链塞进衣服里,到了这个地方,暂时没必要再依靠它进行导航了。我已经产生被监视的感觉,从这个范围开始,我们已经踏入以精神统合装置为中心的最终防线里。能够抵达这个地方的神秘组织应该不止我们,只要不表露出强烈的敌意,五十一区应该不会贸然对我们发动攻击。

    五十一区本身的战斗力应该不足以对抗所有的有心人,所以,它才需要席森神父和走火等人充当盟友,如果将斗争的矛头指向潜伏在基地中的末日真理教中人,那么,在五十一区的立场上。荣格这样同样拥有政府部门背景的人,虽然并不是五十一区本身的人,但也可以成为合作者。

    如此一来,当前的情况,或许会是五十一区、席森神父和走火等人、以及荣格串联起来的神秘组织联盟三方合力对抗发动这次袭击的末日真理教。不过,既然战场已经转移到了这个极为靠近目标的位置。已经足以证明,末日真理教的来袭是如此汹汹。五十一区这边的联盟势力彼此间无法完全信任,所以在面对末日真理教精英巫师这个档次的战斗力时,无法在第一次时间彻底摧毁对方,战况正在形成拉锯。至少,在我们抵达的现在,仍旧是五十一区一方在消极防御的状态。

    脑硬体通过战场上留下的蛛丝马迹,结合之前所收集到的情报,迅速勾勒出我不在场时。情势的发展变化。这份数据不一定完全正确,但在评估中有百分七十以上的可信度。我停下伪速掠的高速移动,迈步深入这片最后的地段。

    在区域深处的声息很快就做出反应,通过我暂时没能找出的监控方式,他们也许已经知道来者何人,如果荣格等人在其中,应该会在第一时间接应我们进入。不过,那片声息只是动荡了一阵。并没有立刻朝我接近。而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出现了六个反应。受限于通道结构,在他们转入我们所在的这条通道前,用肉眼无法观测到,但是,只要他们还是处于物质状态,就无法逃脱连锁判定的锁定。虽然无法清晰观测到他们的相貌。不过,从传输到视网膜屏幕中的轮廓影像来看,可以确定的有三名男性,两名女性,以及一个轮廓完全不是人类的东西。

    他们的行动姿态散发出明显的敌意。而从姿态和所在位置来判断,其中两者已经潜伏起来,尤其是那个非人形的家伙,更是和通道顶部紧紧贴合,似乎要彻底融入其中。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试图完全隐匿起来发动偷袭,三名男性和一名女性很快就通过转角,进入我们的视野当中。如果没有连锁判定,他们的动静足以吸引注意力,而让我们忽略潜伏在暗中的一名女性和非人形生物。不过,在我的视网膜屏幕中,他们就如同平原中的巨石一样显眼。

    暴露在外的四个人中,那名女性一眼望去就能断定是五十一区的人,她身上的战斗制服充满了军装风格,但和汉克小队的战斗制服在款式上存在不少共同点,但明显比汉克小队的更加高档,这也意味着这名女性在五十一区中拥有更高的职阶。她的神情一如军人特有的肃穆冰冷,身姿飒爽,曲线完全被身上的战斗制服勾勒出来,不过相貌倒是挺普通,高挺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睛,削弱了军人那浓烈的杀气,多了一些些文职的气息。在这条通道遍布的粘性火焰的照耀下,一头金色短发随着气流地飘动,显得格外滑顺。

    另外三名男性则打扮不一,也没有军人特有的气息,但也不是普通人,彼此之间也没有同伴的感觉,应该是来自不同神秘组织的人。单单从外表进行观测,无法判定他们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而且,持有神秘的人,也无法简单从其**来判断其强弱。

    至于藏在暗中,用肉眼无法找出的另外一名女性和非人形的家伙,则更加不知深浅。

    我能确定的是,他们对我们的敌意完全不加掩饰,要战斗的意思即便不用对话,也已经清楚表露出来了——要前往后面的区域,就必须用实力说话。我不觉得他们真的将我们视为生死大敌,荣格在这里的几率大于百分之八十,我们作为荣格的盟友,而且,带着重伤垂死的汉克小队前来,已经释放出足够的善意。那么这六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应该是聚集在这里的各大势力之间的博弈和试探。

    简单来说,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都想要试试我们实力的深浅。不仅仅是五十一区,聚集在这里的神秘组织,绝对不止席森神父、走火和荣格这些与我相识的人。作为最后抵达五十一区基地,且没有得到事先通知这场神秘组织聚会的我、咲夜和锉刀小队,尤其是我和咲夜,身为来自于亚洲的神秘组织成员。相对于大多数势力来说,都是极为不熟悉的。

    不熟悉,陌生人,亚洲背景,却因为种种缘故,被席森神父、走火和荣格等人看重。并参与到欧美神秘组织的战事之中。这些因素都足以让其他神秘组织,以及包括五十一区在内的美利坚国家政府特殊部门,对我和咲夜另眼相看,并尝试利用各种机会来试探我们。我们耳语者在这个五十一区基地中的地位十分尴尬,并非敌人,但对大多数人来说,也并非朋友。

    这些情况早就在脑硬体罗列出现的数据中被注明出来,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我想。我们不是敌人。”虽然知道无法瓦解这些拦路者的战斗心态,但我还是决定先以善意的姿态和他们进行对话,先礼后兵,一向是中央公国的作风,而出生于这个国家的我,也不免深受感染,更何况,这场战斗完全没必要波及汉克小队的人。“这些士兵身受重伤,我将他们带来这里。正是因为觉得他们还有治疗的可能,无论怎样,他们都是你的人,对吗?这位女士。”

    我坦然和女军官注视。对方仍旧面无表情,但却轻轻点了点头,向后退了一步。和身边的三个男人错开,似乎在用行动表示,我的行为和解释足以获取她的认可,接下来的战斗,她将不会参与。那三名来自于各个神秘组织的男性也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还表现出心不在焉的样子,就像是完全不把我们放在心上,不过,这种姿态和他们的内心想法截然相反,在视网膜屏幕中,他们的**数据显示,他们的身体早已经做好了随时进入高烈度战斗的准备。

    “先让他们过去,如何?”我仍旧只是对女军官说着。

    女军官没有回答,仍旧只是点点头,于是,咲夜操纵着灰丝,将困成人茧的汉克小队诸人带到拦路者的近侧,将其并列放在地上。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那个非人形的东西在女军官点头的同时,已经悄然配合咲夜的动作,移动到汉克小队的身边,当咲夜解除灰丝之后,便突然暴起,化作一片和通道路面色泽相似的毯子,一口气卷了起来,融入地面之中,迅速向后方撤离。

    非人形东西的暴起到离开,一系列的举动所花费的时间不超过一秒,一般人看来,一定会觉得是通道地面将汉克小队的人吞噬了。那三名来自于神秘组织的成员,似乎也没有准备,甚至不知道这个非人形的东西就在身边,因为,虽然他们掩饰得很好,但对于连锁判定和脑硬体的结合来说,这种粗放的掩饰没有意义,太多的本能细节暴露出他们一瞬间不太稳定的心态。

    “你们似乎很惊讶。”我对那三名男性说:“你们不知道,它一直在你们身边吗?”

    我故意这么说,但却再一次证明,脑硬体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三人的确不知道。那个非人形东西的举动,以及女军官的默契,也可以看作是来自于五十一区的示威。五十一区和这些聚集在此处的神秘组织,并非完全齐心,这一点于此时又再一次被证明。

    当然,我这么明显的挑拨,不可能瞒过这些人,但是,有些小动作即便被知晓了,也仍旧可以产生一定的效果。至少,对于这三名男性来说,还是有点作用的。他们的表情再怎么无动于衷,身体数据仍旧再一次发生即时性的变化。

    送走了汉克小队,我和咲夜可谓是彻底没有了负担,不过,我还是提醒了一下女军官:“那些士兵的身体,或意识中,藏有一个怪物,你们最好做足准备。它对你们可是十分了解的,毕竟,它原先就是你们的人。”

    这个情报显然有些出乎女军官的预料,她那肃冷的脸上第一次皱起眉头,用手指按住太阳穴,虽然仅仅是一个动作,但是,在神秘学中,却是极为明显的,通过神秘力量进行意识传输通讯的特征。

    “感谢你的提醒,高川先生。我再一次代表五十一区欢迎你们耳语者的到来。”片刻后,女军官终于开始了,而且是一副格外正式的,官方口吻的致谢。五十一区的态度,经过这一次接触后,终于从摇摆和暧昧。转变为一定程度的友善。至少,要在之后的行动中,获得一个在所有聚集于此处的神秘组织中,与地头蛇五十一区的合作关系相对更好的身份地位已经是可以预计的事情。

    如果被五十一区排斥的话,无论有什么图谋,也会变得棘手。如果可以取得对方一定程度的信任,在精神统合装置还把握在五十一区手中的现在,无疑占据相对有利的环境。

    五十一区当然不会毫无保留地相信任何人,即便是席森神父、走火所隶属的组织以及荣格所代表的背景。都不可能做到让其百分之百信任。不过,信任程度越高,要做点小动作也会变得容易,这一点无论谁都能想到,但这个事实规律却不会因此产生变化。

    就在这个时候,最先发动袭击的并非是站在对面的三名男性,而是在连锁判定中,始终潜伏在暗处。不断向我和咲夜逼近的另外一名女性。她的潜伏技术极好,应该也是利用了某种神秘。除此之外,站在明处进行活动的女军官和三名男性,以及突然脱离潜伏状态,带走汉克小队的非人形东西,都在一定程度上掩饰了她的活动。直到她距离咲夜五米处,我仍旧无法通过肉眼观察到她的存在。

    不过。如果无法隔绝物质运动的影响,任何潜伏对我来说,都只是一个笑话。咲夜通过灰丝始终和我保持直连,我通过连锁判定观测到的物事,每时每刻都在同步传输到她的感知中。在那名女性潜伏者的观测数据呈现攻击性。但攻击动作尚未完成的时候,咲夜的灰丝已经朝她飞速激射而去。

    女性潜伏者快速移动,试图躲开所有的灰丝,即便在这种移动状态下,她那肉眼无法看到的潜伏状态仍旧没有解除。在肉眼看不见的世界里,众多灰丝擦过她的身体,扎入地面。咲夜的灰丝比之前表现过的还要强大,因为,这一次,坚硬的通道金属地面,也被这些灰丝钻了出了小孔。虽然女性潜伏者躲过了所有针对人体要害的攻击,但仍旧被飞速穿行的灰丝切破了身体表层,尽管连锁判定只能观测到其身形轮廓,没能进一步勾勒细节,但是,通过脑硬体的分析,她的身体数据产生波动——她受伤了,出血了,但这同样没能破除她的潜伏状态,地面上没有出现血迹。

    但这无所谓,咲夜能够同时操作的灰丝实在太多了,而这个女性潜伏者,似乎除了隐藏自己身形踪迹的神秘,没有更多的神秘力量,面对密密麻麻放射出去,比其移动速度更快地,在其头顶结成成一张巨网的灰丝,这个女性潜伏者就像是被捕猎的鱼儿,落入网中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不会让其他人等得太久。

    这名女性潜伏者应该和另外三名男性隶属于不同的势力,因为,咲夜的动静如此之大,但是,那三名男性都没有同时出手的意思。当然,也许这仅仅是试探性切磋,而这一点已经被在场的所有人明确,所以,没有人担忧生死问题。

    灰丝之网终于包裹住一个人形的物体,无论这个女性潜伏者多么能隐藏身形,但在无法转变物质形态的情况下,想要逃离灰丝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灰丝紧紧缠绕在她的身上,那种隐藏身形踪迹的神秘,被轻易地破除了。凹凸有致的女体轮廓被勾勒出来,但是,却像是一个没有面目的灰色人体模型。

    因为,脸部完全被封死,无法呼吸,也无法发出声音,在确认自己的确无法摆脱之后,这名女性做出投降的手势,这也是咲夜没有将其肢体固定死的缘故,否则,没有外力的帮助,她的下场大概就是窒息而亡。当然,如果咲夜真的打算干掉她的话,根本没必要这么麻烦,这些灰丝是如此细小坚韧,完全可以视为如同刀锋一样锋利,被困束起来又无法在瞬间摆脱的话,眨眼之间就会被切成肉沫。

    咲夜解除灰丝之后,这名女性终于不在隐藏起来。让人惊讶的是,竟然是少见的亚洲面孔,而且看起来不像是混血儿。在欧美区的神秘组织里,亚洲人并不常见,至少,我见过的没几个。她虽然说的是欧美区国家的语言,但却充满了浓郁的中央公国十一区“日本特区”口音,那是一种非常不地道,如同放言一样难懂的口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