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一三章 拦路者死
    “阁下这简直是在罔顾人命!”

    上官彦雪柳眉大皱,眼神不悦:“阁下这次或能脱身,可他们几人该怎办?”

    她已经开始后悔,刚才怎么就轻易放这二人进来?

    如非是她现在,基本可确定张信的身份,确实是那位摘星使无误。上官彦雪几乎就以为这位,是对手派过来的奸细内应。

    张信闻言后,也扫了那后方六人一眼,把他们的神色都看在眼中,却没有半点动摇之意。

    “所谓死生有命!闯一闯他们或者还能有几分生机,不闯的话必死无疑。再说外面的什么断山鬼刀,在本座的眼中,不值一哂。要突围出去,轻而易举,我自己担保他们性命无碍.”

    “不值一哂,轻而易举?就凭你二人?”

    上官彦雪不禁冷笑:“刚才你们两人,要非是躲入这飞梭里面,早就死了!”

    张信上下审视了上官彦雪一眼,就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他等到左易吴波的一身气机,都渐渐旺盛,接近顶点。就毫不犹豫的出刀,将周围的飞梭舱壁,斩出了一个巨大的破口。

    上官彦雪见得此景,顿时是一阵无力。知道这是张信,在逼迫他们一起突围,断绝他们的后路。

    飞梭法阵彻底损毁之后,这里再不能坚守,突围已是唯一选择。事已至此。她也只能紧跟着张信他们的身影,往外穿空飞出。同时在上官彦雪心内暗叹,心道这个张信,果然就如传言中的霸道跋扈,完全不讲道理!

    ※※※※

    飞梭之外,那断山神魔与众多魔将,正在三百丈外,做出严阵以待之势。

    大体是合围之势力,可因之前的侥幸,这些魔将都三位成群,更加的集中,互为奥援。

    此时的断山,也并无任何沮丧之意,正以悠然自得的神色,看着远处的飞梭残骸。

    “那四头碎山蚁,要何时才能送过来?”

    “再有三刻时间就可。”

    此时断山身后答话之人,是一位面色靛青,手持钩链的魔将。

    “可恕属下直言,有那紫玉天在,估计有碎山蚁也无用。魔主想要在那几位赶至之前,将这艘飞梭攻下,绝无可能。”

    “那就想办法拖!发些假消息,让他们延后一些时间,总能做得到吧?”

    断山的眼神,依旧炽热无比:“一百滴灵渊神露,六件十五级的灵装,两枚太乙神元丹,本座定要到手不可。”

    那青脸魔将,却眼神不可思议的看着断山背影。

    在他看来,那位日月玄宗的摘星使,绝不是他们一家能够吃下的东西。日月玄宗的报复非同小可,他们绝不可能独立承担。

    其实仅发现张信行踪这一条,就能捞到足够多的好处了。

    不过利令智昏,他们魔灵一脉,在达到一定境界之前,本就很少人能克制住自己的贪欲。

    看来就连他这主公,也不例外。

    “也就是说,要暂时封锁消息?”

    那青脸魔将旁敲侧击的劝诫:“可那上官彦雪,已经把这飞梭修复的差不多。属下估计他们的核心法阵,已经可以使用了。那座裂风阵不但可以催动飞梭,也可伤敌。”

    “你是怀疑本座,能否将对面攻下?”

    断山笑了笑,神色自信的说着:“等到那几只碎山蚁到了,本座自有办法!”

    青脸魔将已明白了过来,这位必是有了舍弃那四只碎山蚁的打算。如此一来,到底确实能破阵。

    不过他依旧不赞同:“我观那张信,绝非弱者,刚才可能并非是他的全部实力。还有那紫玉天,可是曾经的北海皇朝第七太子,高位深渊”

    “那张信,实力能胜过鬼见?我看他也不过尔尔,只是那新奇术法,有些出其不意。至于紫玉天,如今一介魔奴而已,还能剩下多少实力?她的刀法,我已心中有数,”

    说到这里,断山又一声冷哼,语气不悦:“你现在要做的,是助本座,尽快将那位摘星使拿下,而不是在这里废话,劝我放弃。”

    青脸魔将皱了皱眉,可最终还是收起了无奈与失望,若有所思道:“还是有办法的,刚才我见此人招出的金灵力士,并未追随那张信进入,而是扛着那头雷角魔犀,往外围去了。”

    “魔犀?”

    断山的眼中,现出了几分讶色,随后就想起。传说中张信的本命灵宠,就是一只独角魔犀。

    他知道灵师的本命灵宠与主人之间,心神联系极其紧密,也就是说,只要能够诛灭这只独角魔犀

    正思绪至此,断山就听传来一声轰然震响。远处那飞梭的船身,赫然破开了一个大洞,而他的眼中,也现出了狂喜之意。

    霎那之间,断山的脑海之内,就浮起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的字句。

    旁边那位鬼刀族的魔将鬼见,也是精神一振,再次操控金属元素,在自己的右臂前,凝聚出了一把大刀:“主上可将那张信交给属下,这次我必能将此子生擒!”

    “有何不可?”断山一声大笑,身影已浮空飞起。

    可在这二人身后,那青脸魔将却是神色微变,心想这张信除非是个真正的蠢材,才会主动闯出来,可既然这位出来了,那就不可不防。

    而下一刻,他就见张信的身影,蓦然加速,竟然直往正前方的方向,冲飞而来。

    此景不但使在场诸多魔灵吃了一惊,跟在张信身后的上官彦雪等人,也都是神色大变。

    “这个家伙”

    上官燕雪哑然失语,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位摘星使冲击的方向,正是对方重兵云集之处,那边有整整十二位魔将聚集,还有两座四百人的军阵,拦截他们的正前方,

    在她看来,这岂不就是在寻死吗?

    此时的上官夜雪,也只能自我安慰。心想张信敢这么做,应当是有着一定的自信。

    可在他们对面,那位鬼刀魔将鬼见,却是一声冷笑:“来的好!”

    随着这声轻喝,他的大刀劈下,冷冽的刀芒直斩前方,不但在地上破开了数百丈的沟痕,更将远处的飞梭残骸彻底粉碎。

    张信则身化雷电,轻而易举的就将这刀芒避过,可就在他的身影闪烁之时,那鬼见忽然又打出了数把小刀。那刀也不知是什么材质聚成,只是刀身之上的诡异符,使得它们稍显不同。而就在这几道刀光闪逝之际,张信所化的雷电,竟然一阵剧烈的扭曲鼓荡,

    当张信再次现身之时,已是到了那些魔灵的面前,可他的唇角已经溢出几分血丝。雷遁术可以让人将身躯化成雷电逃遁,可也同样易于被人干扰,稍有失控,就会酿成伤势。

    而那鬼见,则是早有所料的嘲讽着:“区区雷遁,真当你无人能制?”

    语声未落,鬼见却生出了一丝毛骨悚然之感,元神之内也一阵刺痛。他未加思索,就本能的极速往后背侧退去,只是在后退之时,鬼剑心中也生出了一丝疑惑,奇怪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举动?对这一刻的张信,忌惮至此。

    而就在这一瞬,张信的周围忽然现出一片黑芒,然后有无数的黑痕出现在这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引发出一片血肉横飞,

    那黑痕也不知道是何物,似乎是虚空撕裂,无坚不摧,无物不毁!便是他们魔灵的坚韧肌肤与护体罡气,也完全不能抵御。

    而这场新的血腥风暴,战果也远远超出了张信的狂风裂斩。至少有七名魔将,被那些虚空刀痕,撕碎!斩裂!有两位较为凄惨的,更是在那纵横交错的黑光斩击下,躯体裂成几十余片。

    即便魔见也不例外,他虽然在灵觉的作用下,退的及时,可依旧被几道黑光斩伤,浑身出现了数条血口,尤其是位于肩胛骨的那条,那里的骨骼,分明也是被完全斩断!

    这些魔将如此,他们身后两座方阵内的魔兵,形势自然是更加的惨烈,在张信前方七十丈左右的狭长地域,赫然出现了一片血红色的血肉地毯,整整三百多位修为至少达六级的魔灵,被斩断粉碎了身躯!

    这是什么灵术?

    后方的上官彦雪,已经把一双秀目睁到最大,震惊失神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一群垃圾一样的东西,居然也敢在阻本座?今日拦路者死!”

    张信的语声,无比的张狂桀骜,而此时在他的身下,也蓦然聚集起无数的雷电。

    远方的鬼见,顿时瞳孔收缩:“你休想!”

    随着这声怒哼,鬼见的身影又骤然化为残影,直往张信的方向冲去。他知这位,是正在准备施展雷系灵术‘雷神之莲’,以断绝这里,所有重伤魔灵的生机!

    此处所有被斩断身躯的魔灵,有近七成还能凭借血肉自愈之力,起死回生。可一旦被‘雷神之莲’轰中,可就是必死无疑。

    所以这刻,鬼见是毫不保留,毕尽全力,只求能中断张信的术法!

    可在这刻,他却看到张信的眼中一丝哂然笑意:“你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