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80 战场核心
    锉刀身上有一些东西在变化,这种变化并不在于体形上,而在于更深刻的,形如灵魂的层面,让本就属于异常之物的左轮和弓弩变得更加强大。然而,这种强大在某种意义上,却不是她的力量在增长,而更应该说是正在恢复她本该有的水平。在这个意识态的世界里变得年轻的锉刀,仿佛抹去了灵魂上的尘埃,绽放出一个二级魔纹使者的光芒。士兵们如虎似狼地扑上飞艇气囊,继而被锉刀当场射杀,她不似我拥有连锁判定,子弹却同样例无虚发。

    这些士兵开始不顾飞艇的安慰,开始在气囊上集火,随着火力线的切割,气囊被破坏后,我们所搭乘的飞艇正在朝下方坠落,然而,这些攻击无法对我和锉刀造成半点伤害。我并没有使用速掠超能,拖着锉刀闪开这些枪火,仅仅是因为,刮到锉刀身边的风——静止了。

    说是气流平息下来并不正确,更形象地说,是凝固了。被气流卷起的杂物停滞在我和锉刀身周两米之外,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见到。我在第一时间,就将目光投向锉刀的手腕,那里正有两枚羽翼状展开的棱形浮现,就如同暂新烙印上去的一般,而我手腕内侧的魔纹,此时此刻也如同火烙一般,仿佛能够听到皮肤发出滋滋的声响,这是魔纹在共鸣。

    我并不感到惊讶,此时我的感觉,就像是早就知道,魔纹会在某些情况下共鸣,甚至,我还下意识知道,这种共鸣在特定的情况下,会在短暂时间内形成更强大的力量。我不知道如何让这种共鸣呈现。如何调动这种力量,我只是知道,在它应该产生的时候就会产生。

    这是意识态的世界,锉刀正在快速适应这个世界,而她的魔纹归来,便是这种适应的结果。我不知道她到底想到了什么。理解了什么,谁有能明白他人意识的奥秘呢?无论如何,锉刀正在恢复她本该拥有的战斗力。

    我什么都没有做,也许,此时此刻来自这些士兵的压力,就是激活锉刀自身力量的一个重要因素。锉刀很兴奋,没有丝毫畏惧,她并不是狂妄,常年行走于神秘世界中。拥有太多战场的经验,她十分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魔纹的归来,在她的思维中,并不是一场意外。

    风、飞弹和枪火不断凝固在她的身周,而从锉刀手中射出的子弹和箭矢,却如同风卷火势般席卷了试图接近的敌人。

    半晌之后,密集的弹头将我们两人层层裹住。光线见缝插针地射进来,在我们身周穿插交错。锉刀收起左轮和弓弩。此时,由弹头构成的外壳仍旧承受着密集的攻击,却让因为静止超能而固定的这层“蛋壳”愈加显得坚硬。锉刀眼中的狂热归于平静,维持这层“蛋壳”似乎并不是很吃力。她对我说:“该是和席森神父他们汇合的时候了,高川。”

    我点头认同,揽住她的腰肢。灰色的翅膀再一次将我们整个儿覆盖起来,然后,再一次没入那空旷的,充满压力,却让人感到自由。无拘无束的阴影中。这一次,我们前行了许久,锉刀恢复魔纹之后,承受力大幅度增强,也许我们之间魔纹的共鸣,也是支持我们潜行如此之久的重要因素。用肉眼是无法观察这片阴影构成的世界的,只有被使魔夸克的力量保护着,我们才能如此穿行于此处,大概是夸克的天赋使然,亦或者我的连锁判定在起作用,更可能是两者皆备,才让我得以感知到正确的道路,以及这片阴影世界的模样。

    并非看到,仅仅是,一种感觉罢了。

    仿佛夸克的本能正附着在我身上,这就是三级魔纹使者才能拥有的使魔力量。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和障碍,我们的潜行十分顺利。这个过程并不好描述,因为,我们前行的状态,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走路、跑步和飞翔,在这个过程中,时间感也变得暧昧,当我产生“抵达”这个概念的时候,双脚已经落在实地上。在外人看来,我们大概是从某片阴影中“浮”起来的罢,但对我来说,却没有“上浮”的行为感。整个过程,从感觉来说,不像是运动过程。

    这样的力量对于机动性来说无疑是个极为有力的助益,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有存在阴影,我就能自在穿行。准备的时间,仅仅是将翅膀合拢,包裹全身而已,发动时间极其短暂,这让我具备从大多数看似绝境的状况中脱身而出,也可以让我避免许多无谓的战斗,其实我们在飞艇之中,并不需要正面和那些士兵交战,太多的阴影可以让我们直接脱离,只是,在很多时候,人们总不会做那些看似应该的选择。

    阴影跳跃能够移动的极限距离有多长?不太清楚,在这个意识态世界中,似乎可以移动到无限远处,但实际情况是,每一种力量的发动,都会消耗自己的一些东西。按照之前我们对这个意识态世界真相的推测,这种“无限”的感觉,仅仅是基于我们正在不断燃烧,无时无刻处于巅峰状态而产生的错觉而已,“自己可以无限制地使用自己的力量”本身就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失去衡量自己极限的能力,这便是这个意识态世界最危险的诡异之处。

    人们不断超越自己想象的极限,沉浸在威能的无限度扩大中,就是在透支自己的过程。

    然而,即便知道这一点,恶劣的战场环境,也会让大多数人不得不突破自我的底线。

    如果是一个没有神秘力量的人进入此处,说不定会因为战场环境的压迫,因为意识态世界的特殊性,进而产生一种“因为醒悟这个世界的真谛而获得超能”的状态吧。我敢肯定,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也必然是这个意识态世界的陷阱——得到超能,使用超能。不停地拔高超能的极限,仿佛战神一般,一骑当千地对抗源源不绝的军队。没有时间的限制,也不可自拔,直到自我在这个永不停息的过程中燃烧殆尽。

    真是十分恶毒的,却又难以察觉的陷阱。即便猜测到了,但在真正的结果出现前,也无从得知事实是否就是如此。这是意识的世界,意识的活动状态,可以达到的程度,以及所能完成的结果,本来就是难以测定和判断的。

    我不蒂用最坏的想法来揣度这种危险的神秘。

    幸好,锉刀的魔纹回归,应该不算是这样的情况。更像是一种能力的解封而已。

    对我来说,这种猜想中的危险,也没有任何变化,战场环境的严苛所带来的压迫,对我而言也是存在的。我十分清楚,如果不使用超能的话,根本就谈不上轻松自由,甚至会在几个呼吸内就会死亡。

    我不得不使用魔纹的力量。不得不长时间地持续性地使用这种力量,甚至需要不断提升这种力量的限度来挽回惊险的局面。这样的情况所带来的危险。对我来说,并不仅仅源自于这个意识态空间本身,也源自于我身为“高川”的特殊性。

    然而,无论我如何压抑魔纹超能使用限度,但在毫无消耗感,始终处于巅峰的状态。仍旧让我和锉刀在这一次的阴影跳跃中,直接跨越了极为遥远的距离,进入了目的地。

    当灰色的翅膀分开的时候,映入我们眼中的,是一片相对有序的战场。这种有序。是由大量正在相互支援的神秘组织成员所构成的,五十一区、席森神父、走火、龙傲天、丘比和魔法少女们,还有荣格以及他的合作者们,各大势力联盟的成员不知何时尽皆聚集在此,共同应对无尽大军的潮涌攻势。也许,汇聚在这里的人们,已经进入这个意识态世界的所有幸存者。

    包括我们在内,只有寥寥的不到三十人。绝对劣势的人数,让这里的战况正陷入一种被动的僵持。这些集结者构成的防线并没有被压缩的迹象,似乎能够一直持续下去,然而,却也没有扩大的迹象。想要在这片无穷无尽的大军中存活下来,如果没有一个关键性的变化,只是如此被动地防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看来我们又是最后一个。”锉刀转眼就明白了我们两人的处境。尽管我们都觉得,五十一区、席森神父、走火和龙傲天等人的势力联盟,一定掌握着这场战争的关键,但是,现在看来,这种关键并没有发动,或者,正在发动的过程中。

    “别傻呆在那儿,快来帮忙!”一名神秘组织成员察觉到我们,从如山入海的士兵中闯出一条道路,对我们大吼道,但继而就不得不再次集中精力对付眼前的敌人了。

    他的能力不算强大,或者说,对这个战场的适应性并不是很好。在这个时候能够发挥到最大杀伤力的神秘力量,毫无疑问是大范围的攻击能力。例如形同一个人形武器库的走火,气压控制的席森神父,以及被称为“学姐”的魔法少女。纵横交错的,不显于形的,宛如自然的各种神秘力量,在这个防御圈中来回扫荡,其场面简直令人叹为观止。本来,以绝对劣势的人数对抗绝对优势的兵力,能够坚持下来,就必然会形成一种壮烈的场景。

    不停有力量的波动和冲击从我们两侧冲过,甚至直接扑面而来,但是,在锉刀的静止超能下,根本不可能进入我们身周两米范围之内。

    “你觉得呢?”锉刀问,她本人并没有立刻加入战局的意思。

    “等等。”我回答到。

    于是,有更多人开始抽空表达自己的不满。

    “喂,谁去给这两个白痴解释一下?”大概是因为这种仿佛看不到尽头的战斗让人烦躁,说话者的口气很冲。

    下一刻,一个像是猫又像是兔子的奇怪生物踩着士兵们的头顶跳过来,它的动作是如此轻盈,与之相比,那些不断对防御圈发起冲击的士兵们则像是失去了理智,应变显得格外僵硬,明明这个奇怪生命的速度并不快。却让它顺利地穿过各人的缝隙,进入防御圈中相对平稳的区域。试图追逐它的士兵,转眼就被各式各样的魔法少女们分割歼灭。

    “嗨,高川先生,锉刀女士,很高兴在这个时候看到你们。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离开了呢。”这个叫做“丘比”的奇怪生物,用松了一口气般的语调,对我们寒暄道。它迅速蹦跳了几下,跃上我的肩膀。

    “你认得出我们?”锉刀倒是对这个有些意外。

    “在我的眼中,你们永远都是最真实的模样唷。”丘比说着,脸上仍旧是那副纯真,却没有任何波动的笑容。仿佛,它只述说对它而言理所当然的事情,永远都不会违心说谎——当然。在我看来,它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欺骗,而是从来不将全部的事实说出来。听信它的话,很可能会因为情报的缺失而被误入岔道,但是,却也不能完全否定它说出来的那部分内容的真实性。

    “真实的模样?”锉刀似笑非笑,反问:“我倒是很好奇。在你眼中,我们是什么样子。”

    “为什么好奇?你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模样吗?”丘比歪着头反问。

    锉刀没有回答。只是将目光从它身上移开,似乎已经对它不感兴趣了。

    “魔法少女的人数又增加了。”我转移话题,对丘比如此说到。

    魔法少女们的制服十分显眼,而且,这种制服会将穿戴者的一些特征成百倍放大,让人感到惨不忍睹。就如同不久前我们遇到的身穿魔法少女制服的肌肉男。他现在也还活着,不停在士兵群中跳跃、杀戮。虽然这里是战场的核心地区,但地理构造却和其它地方没什么不同,一如既往的平台、铁丝网走廊、齿轮和杠杆,以及刺眼的光和热。无论是意识态世界的异常士兵。还是五十一区和各个神秘组织的成员,其需要面对的环境是一致的,区别仅仅在于能力方面的适应性。

    士兵们虽然异常,但在行动方式上,也仍旧是和正常人类一样,必须要有落脚处才能维持机动。而五十一区和各个神秘组织的成员,却在各种神秘的加持下,拥有着非常人的机动性。例如在被席森神父控制的狂暴气流中,士兵们往往会失去自己的平衡和位置,但是,对于神秘组织的成员来说,这些气流却能够准确地辅助他们的行动,甚至让他们摆脱险境。更有不少人拥有飞翔的能力,其中就有魔法少女。

    飞翔的力量,可以让他们摆脱地理的桎梏,在机动性上呈现出对士兵们的压制性。在席森神父的控制下,至今为止,尚未有一艘飞艇和战斗机能够抵达此处,唯独要注意的,是飞艇发射出来的,因为具备神秘,而成功破开换乱气流后撞击在这片范围中的飞弹。不过,这些飞弹在穿越重重气流的阻碍后,准头变得极差,往往会帮了倒忙。

    可以说,战场上没有一处绝对安全的地方,但是,却被各个神秘组织的成员们,收拾出一个相对平稳的区域,也就是我们所立足的,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平台。呆在这里,不会受到正面的轰炸,仅仅需要闪避和抵御冲击的余波,以及无法准确拦截的流弹。而对于我和锉刀来说,这些余波和流弹,完全可以视为没有任何威胁,因此,我们才会定定站在同一个位置坐壁上观。

    谈起魔法少女们,丘比似乎很满意自己队伍的现状。当然,它脸上的表情根本没有半点涟漪,仅仅是我的感觉而已。

    “嗯,人多了,队伍也不好带了。”它摇着尾巴,毫不避讳地说:“不过,能够聚集这么多魔法少女,还真是多亏了这场战争呢。”

    现在的魔法少女们,和最后一次遇到丘比这支队伍时的人员构成,已经有了不少区别。不仅仅是人数上的增加,除了三名元老小圆、晓美和学姐之外,其他成员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些变化,有的已经不在了,有的被磨砺得更加富有特色。从过去所接触过的魔法少女来看,并不是每一个成为魔法少女的人,都能拥有足够强大的魔法力量,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这场战争,也是一场大浪淘沙的过程。

    让我感到在意的是,其他神秘组织的成员在这个意识态世界中,多少都产生了一些形体上的变化,至少,我熟悉的几个人是如此,甚至通过外形轮廓,都很难辨认出来。唯有丘比和它的魔法少女们,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不,龙傲天也没有任何变化,他刚刚从我们的头顶上方跃过,我和他对视了一眼,从他的眼睛中,瞧不出任何讯息。他的状态十分稳定,很快就再次投入到战斗中。他的战斗方式,相比起其他各异的神秘力量展现形态来说,也是极为特殊的,和他交手的士兵,毫无征兆地静止在原地,随后就转身去攻击身边的同伴,仿佛臣服在龙傲天的一眼扫视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