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帝都城外
    少司命是古代汉族传说中执掌人间子嗣及儿童命运的女神,是美丽、善良、温柔、圣洁、勇敢的典型形象。

    出自楚辞《九歌》中《少司命》篇,旧注以为星名,也是神名,主管人的祸福,各家观点基本上皆认定其为一名女神。

    少司命紫发飘扬,用紫色丝带扎起,同样是紫色的宝石发簪点缀其间,银色发箍下的一块白玉宛若一朵盛开的白花,嵌着一块血色宝石,白色的面纱遮住了倾世之貌,紫色的眼眸染上淡淡的忧伤

    素雅的白纱遮起了她倾城绝世的容颜,传说她美若天仙,沉鱼落雁;但这世上还没有人见过她面纱之下的真实面目。

    少司命好似从来没有感情,没有表情,好像她本身,便是阴阳家的傀儡,纵使没有丝线,冥冥之中总是有什么,无声无息地操纵着她的命运。

    她带着淡淡忧伤的眼眸,像细腻唯美的紫水晶,美得让人只是一瞥,就会深陷其中,从此再无法脱离。

    她美得犹如一个幽深绵长的梦境,可望而不可即,却让人甘愿追随她而去,永远不再醒来。

    对她的无言,对她的清冷,对她的忧郁,对她的绝美,还有对她的孤寂,世人总难免怜悯于心,望之心疼。

    “你为什么要留在阴阳家?是没有去处?还是迷茫不知所往?亦或者心已死?”

    楚阳询问。

    少司命被禁锢在莲花上,蒙着面纱的绝色容颜,依然不为所动,只是她的眼睛,波澜越来越大。

    “少司命自幼是我阴阳家弟子,那里就是她的家,是她的根!”

    月神脸色微变,大声说道。

    “是吗?”

    楚阳冷冷一笑,他目光一闪,便有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了少司命的心灵之中。

    阴阳家水部有一位男弟子小灵,是资质高于普通弟子的“五灵玄同“。一日,小灵与一个同为“五灵玄同“的阴阳家木部女弟子在罗生堂大门之前相遇,并对这个师妹产生好奇。

    小灵的真实身份是为了寻找妹妹小衣而潜入阴阳家五年的道家天宗弟子。

    一日,小灵为调查而私自进入禁地罗生堂,结果发现这个师妹以及阴阳家最高头领东皇太一、阴阳家右护法月神、阴阳家左护法星魂、阴阳家金部长老云中君、阴阳家火部长老大司命均早已在内。

    小灵情急之下称是发现了这个师妹行踪可疑,所以跟踪这个师妹进入罗生堂。

    月神要求小灵处决这个师妹,小灵试图为其求情,但没有效果。小灵只好狠下心来与这个师妹对决,结果在对决的过程中,自己的真实身份及真实目的完全败露。

    小灵终于发现原来阴阳家早就准备好,还发现阴阳家将计就计,用自己来测试这个具有非凡潜力的木部女弟子的实力。

    最终,小灵自愿被这个师妹用万叶飞花流处决。

    小灵死时,目望师妹,久久难以闭上双目。

    而这个通过测试的木部女弟子则被阴阳家最高头领东皇太一晋升为阴阳家五大长老之一的“少司命“,负责管理五行派系中的木部。

    流光一闪,心影消失,唯有那一双久久无法闭上的眼睛,停留在心海。

    少司命犹如紫水晶的眸子,剧烈的波动,久久、久久,她张开了嘴唇,声音空灵,却十分颤抖,宛若婴儿学语:“他、他、他到底、到底是谁?”

    听到少司命开口,月神露出震惊之色。

    已经站起的大司命,神色狂变。

    “想要知道真正的答案,就跟我走吧!”楚阳转身而去,背后的莲花,也砰然消散,少司命落在了地上。

    渐行渐远。

    端木蓉牵着月儿紧紧的跟在后面,还有一个小黑。

    从始至终,端木蓉都没有开口,就连月儿都十分乖巧。

    楚阳走的轻巧,心中却叹息,纵观此间世界,唯有少司命一个,让他的心灵有着微微一颤的触动。

    以他的心性本不该如此。

    可见到这个少女,心中真的荡起了涟漪。

    少司命静静的看着楚阳离开,她平静的心绪,涟漪正在渐渐扩大,沉寂的内心,也在苏醒。

    “少司命,你是阴阳家的孩子,是阴阳家的木系长老,是我的好搭档,怎能被一个外人一言而动摇心神?你可是少司命啊!”

    大司命看到少司命的神情变化,气息波动,暗道不好,连忙说道。

    “少司命听令,随我返回宗地!”

    月神大声喝道。

    少司命扭头,看了她们两个一眼,迷茫之中,带着点点滴滴的探寻。

    默默地,她转过身,朝着楚阳追去。

    “不可以!”

    大司命伸手去抓。

    “不能去!”

    月神有着强烈的感觉,若是任由少司命离开,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身形一纵,就要拦住去路。

    砰……!

    两人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飞,然后被限制在咫尺之内,难以动弹。

    “这是什么手段?”

    月神骇然。

    大司命失色。

    “如之奈何?”

    两人相视,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念头:赶快返回驻地,请示首领。

    少司命赶了过来,她只是默默的跟着,不置一言。

    楚阳也没有再干涉。

    走遍山河,跨过江川。

    望一望天涯美景,看一看世俗风情。

    他们走的不快,却也并不慢。

    没有什么精致时,在楚阳的暗中操控下,一步百米,急如流星。

    这一日,他们来到了咸阳城百里开外。

    “快到帝都了吗?”

    站在山头上,端木蓉眺望远方,有着难言的激动。那里毕竟是咸阳,毕竟是帝都,毕竟是天下的中心,天下最繁华之处,她也毕竟是个少女。

    “姐姐,帝都有机关城好吗?”

    月儿天真的询问。

    “当然没有了!”端木蓉道,“机关城是家,帝都再好、在繁华,也没有家好啊!”

    “说的很好!”楚阳笑道,“再好的地方,也没有家好,那是根,是牵挂,是心底最深处的眷恋。”

    “先生大才,聊聊一语,便说道心坎里去了。”

    一路上,端木蓉对楚阳的印象彻底的改观,甚至内心深处,都有了崇敬。

    “走吧,前面有人等急了呢!”

    楚阳笑了笑,径直往山下走去。

    这座山峰,根本没有山路,可他每一步下去,下方就自动的出现石梯,一直延伸到山脚下。

    不久后就有人发现,很多人迹罕至的山脉,都有着直达山巅的石梯,让人惊奇不已,传为仙神所为,甚至修建了庙宇祭拜。

    “先生,前面有人?什么人?莫非是阴阳家子弟?”端木蓉追问,却看了一眼一路上没有再说过一句的少司命。

    对这位女孩,她也升起了同情。

    默默无言,哪个少女能忍受?

    就连她学习医术,要忍受寂寞,却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平静之下,是常人难以忍受的苦。

    “差不多吧!”

    楚阳道。

    穿过一片树林,前方出现一片开阔地带,在那里,正有三百铁骑列队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