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691 意识绝杀
    头戴黑桃面具的女性精英巫师伫立在灰雾飘渺的天空上,俯瞰着我,对我说:“你,已经死了。”这是宣告,亦或是诅咒?传送门溃散后产生的冲击波,将四面八方涌来的黑烟之脸撕裂,在我们之间维持着无人打扰的空荡。我没有感受到伴随这句宣言而来的攻击,无论身体还是意识上,都没有半点问题。但是,从这名黑桃巫师身上散发出来的存在感和压迫感,只是和她对视着,就会产生一种连天地都在围绕她旋转的感觉。相比起我曾经见过的其他精英巫师,她也是极为独特的,这种独特,酝酿了她的强大。

    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并非我所熟识的语言,语法也明显和正常社会常用的语言语法截然不同,这种不同或者说,格格不入的感觉,是极为强烈而直接的,就如同从一个社会文明走入另一个社会文明之中。这是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自己的语言,如果我之前的推断是正确的,玛尔琼斯家领导下的末日真理教完成天门计划后,得到是“创世纪”般的成果,那么,这种语言或许就是仅在他们那封闭的“世界”里所使用的语言。

    这名黑桃巫师,和那些使用正常社会的通用语进行沟通的其他精英巫师不一样,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使用“他人的语言”,然而,她的力量,即便使用不同体系的语言,也足以让聆听者明白她要表达的意思。

    这种交流方式,我还是第一次遭遇。而对方的这种仿佛在述说高傲的作派,更比我所碰到过的其他所谓高傲的人更甚。然而,这就是强大,这就是体现强大,这种皆由另类的沟通方式所体现出来的强大。没有伟岸的力量呈现时那么爆裂壮阔,但却更加直观,更加深入内心。

    “你,已经死了。”在她说出这句话之后,我已经展开双翼,就要纵身而起。如果她的宣言并非是攻击。那么,我就要先下手为强。我不否认,现在的自己很强,但是,对手也并不弱小。而且,我和末日真理教的理念向左,目标相同,绝对没有合作沟通的可能性。

    然而,就在我的双脚离开地面的时候。身体猛然变得僵硬,不仅仅是手脚,似乎连每一根神经都不听使唤,不断在抽搐着。紧接着一只手从后方搭在我的肩膀上,而一直被我专注凝视的天空之上的黑桃巫师,突然间就不在那里了,仿佛她从来都不在那里。

    我下意识知道,搭上自己肩膀的人是谁。在确切的念头升起来前,我已经转头向后望去。然而,那里只有一双如同燃烧着红莲业火的眼眸,在黑桃的图案后静静地燃烧着。就是这双异样的眼眸,仿佛能够完全代表着拥有这双眼眸的女人。我并非无法看清那人近在咫尺的长相,仅仅是注意力,完全被那双散发者诡异魅力的眼眸彻底吸住了。

    黑桃巫师——!

    念头刚刚清晰起来的时候。一股强力的打击砸在我的脸上,之后我才意识到,那是这个女性精英巫师的拳头。我的身体被打得旋转起来,却在古怪的力道下,没有向后飞出太远。就像是悬浮在原地打着转,快速得如同被抽打的陀螺。不得不说,这一击很够劲,普通人的话,脑袋会一下子就爆开吧,但是,我仅仅是身体不由自主,脑袋却是十分清醒的。这一击产生的冲击和疼痛,让我猛然将自己从那神秘的,充满了古怪吸引力的业火双眸中抽回神来,速掠超能即时发动,身体沿着一条后撤的通道飞驰。第二击如直觉所料般到来,不过,因为我的反应和行动足够迅捷,所以,来自黑桃巫师的踢击作用在我的身上时,大部分转化为推我一把的力道。

    我凌空向后飞退,旋转的身体借助对方踢击的力量,重新找回平衡,即便如此,我仍旧从空中落地,踩着地面眨眼就滑出了十多米。

    我可不觉得,这个黑桃巫师的攻击是随随便便的,虽然,它看起来像是随随便便,没有花上什么气力,不过就是趁人一晃神的时候,贴身展开肉搏,但是,没有什么随便的东西,能够让我这般在失神的同时,毫无还手之力,仅能向后退避。那句宣言暂且不提,光是那双让吸引了我所有注意力的双眸,那突然抵达我身后,却让我毫无察觉的行动,本就是一种极为强大的神秘作用下的结果。我对自己此时的实力极有信心,即便在自己稍微松懈的一刻,也不可能随便就被他人的神秘迫如下风。所以,结果只有一个,这次攻击,本就是这个黑桃巫师精心策划的结果,从她开始宣言的一刻,不,或许在走出传送门的一刻,神秘的影响,就已经作用在我的身上。

    描述交手的过程,是十分复杂的事情,但是各种因素作用的结果,却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就已经产生。我先失一手,但是,却并不是决定性的一手。在我后撤的同时,连锁判定运作的强度主动提升到一个新的阶段,黑桃巫师就在眼前,没有追击上来——正这么感受到的时候,那个巫师的存在又再度消失了,这一次,就如同先前的复制,连锁判定没有观测到这个家伙消失的过程。

    是空间性质瞬间移动?亦或是,连锁判定的观测能力被破解了?此时此刻,我只有这两种念头。我一直都知道,没有任何一种能力是可以通吃天下,绝对无解的,尽管连锁判定向来没有让我失望,但我也一直准备好了,它突然失效的一刻,而现在,似乎就是这一刻的到来?

    无形的高速通道沿着复杂的回旋转折的路线蔓延着,在黑桃巫师于观测到的前方消失时,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其他观测方向中时,我已经开始高速的闪避机动。连锁判定没有死角,三百六十度的范围内,无法观测到对方的可能性只有两个。一是对方脱离了观测范围,另一个就是,对方真的破解了这种观测方式。

    虽然是神秘的战斗,但是,大多数的战斗,都基于能够观测到敌人的基础上。对我来说。当肉眼和连锁判定都暂时失去观测效用的时候,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利用高速移动拉开距离,重整旗鼓,虽然本能也可以探知威胁的到来,但是,这种模糊的观测方式,是我在确认所有的观测方式都彻底失效时,才会使用的最后手段。这一点。我和其他人并没有太多的区别。而现在,显然还不是这么做的时候。

    首先,得想办法确定,对方是不是绝对可以避开我的观测,如果有可能,就去猜测和推断她之所以可以做到这种事情的缘由。也许,对方仅仅是,利用了我的某种盲点。而并非是我完全不可能解决,也不可以避免的缺陷。

    对于这种猜测。我其实已经有了好几种想法,因为,在整个交战过程中,我之所以落于下风,其关键性的要点,至少在表象上是十分清晰的。

    首先。是她的宣言。其次,是那双异常的眼眸。前者,发生在我的身体突然不听使唤之前。后者,发生在她突然消失于我的视野中之后。期间,她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和消失于我的视野中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情。虽然在普通人看来,依靠这些古怪的现象去猜测,根本就是一种臆想,但是,在熟悉神秘学的我们这等人来说,却是拥有清晰规律的线索。

    也许,这是一种巧合,但也有可能,是必然的规律。暂且,将之视为后者。那么,最简单的猜测,便是,她的宣言是导致我的身体不听使唤的原由,进而引导了“她消失在视野中”这种现象,其中“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作为一种推力,让我看到了她那异常的眼睛,在注意力被彻底禁锢在那双眼睛的情况下,遭到了难以防御的攻击。

    在神秘学中,有好几种相对应的经典可以解释这个流程。那句宣言,本身就是一种“言灵”,言灵作为一种经典的法术,其实并没有在我的旅程中出现过,而且,巫师们虽然使用法术,但是,他们的法术,和神秘学中的经典法术并不完全一致。巫师们施法是需要消耗灰雾的,我所遇到过的巫师从来没有一个是例外,即便法术诞生时不可被观测,但是,灰雾被激活时,是可以观测到的。如果死亡宣言是一种法术,那么,黑桃巫师应该激活了灰雾,然而,我并没有观测到灰雾现象——也许,她很好地将这个激活过程所产生的现象,隐藏到了周边缭绕的灰雾中,支撑这个想法的,正是传送门的溃散方式。

    传送门的溃散,形成了强大的冲击波,将四周扑来的黑烟之脸一扫而空,搅得弥散在空间中的灰雾剧烈翻滚。这种激烈的现象,有可能掩盖了黑桃巫师对激活法术灰雾时产生的现象。这个家伙,用这种方式溃散传送门法术,不仅仅是为了开辟一个不受打扰的战场,更是为了隐藏施法,这并非是不可想象,不可理解的行为,甚至,这才是她真正目的的可能性更大。

    而认为死亡宣言是一种“言灵”的另一个支撑,则是她是使用巫师们的语言进行描述,却让我可以理解——这本身就是一种神秘的现象,一开始,我就想到了是为诅咒的可能,只是,它的效果产生,稍微滞后了一些,但或许,滞后才是理所当然的结果。我所持有的神秘是相当强大的,如果诅咒在我身上能够及时产生它本来昭示的作用,就意味着这种诅咒所具备的神秘性,对我所拥有的神秘,产生了绝对压制。我不觉得,黑桃巫师能够拥有这般强大的神秘。

    所以,在我的推测中,死亡宣言作为一种言灵法术,对付一些弱者是有即死效果的,但是,放在我身上,就只是将我的身体暂时麻痹。不,应该还有另一种效用,让我在连锁判定能力已经激活的情况下,无法察觉黑桃巫师抵达我的身后。我所能想到的,能够符合这些条件的因素,并不是瞬间移动,因为,即便是瞬间移动。当她出现在我身后的一瞬间,就会作为存在物质被连锁判定观测到,要知道当时,她和我的距离只有一手之隔。然而,直到她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才意识到她已经位于身后。所以。我所能设想到的情况,只剩下一个,也是,最符合当前状况,最能让我理解的一个——言灵,麻痹的不仅仅是身体,而且还是意识,或者说,根本就是对意识的麻痹。因为,这个意识态世界,并没有彻底转变为成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它的意识态成份,仍旧是最多的,我当前的魔纹姿态,便是最好的理由。

    虽然,我仍旧习惯于在当前情况下。将此时的身体和意识区分开来,但实际上。这个身体本就是意识作用的结果——它并不是真的存在,只是意识的具现而已。身体的僵硬,同样可以视为,意识的僵硬。

    既然,我的意识被黑桃巫师的言灵诅咒所麻痹,那么。无法感应连锁判定产生的结果,或是感应失误,都是有可能的。在这个推断中,连锁判定并没有失效,仅仅是。它所观测到的结果,无法有效准确地反馈给我而已——若放在正常世界中,那么,此刻的我,就像是被催眠了一样。

    黑桃巫师,是一名掌控意识力量的专家强者,完全是可以理解的,甚至让人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她需要带领其他巫师,在一个意识态的世界中作战,不是吗?所以,我不得不认为,她的言灵,她那奇诡的眼睛,都充满了针对意识的攻击性,而且,很可能就是她身为精英巫师的固有法术。对于完全以意识态呈现的我们这些人来说,她的法术类型,简直就是天敌,被她攻击的我,就像是以近乎赤身**的姿态承受了满值的杀伤力——虽然有神秘性产生一定的防护,但是,对于一名意识行走者,意识力量掌控大师来说,还有什么环境,比在意识态世界中更能充分,乃至于增幅其能力的发挥呢?

    此消彼涨之下,自己在初次交手中落于下风,也就不足为奇了。对方很强大,即便有**的保护,这一点也应该毋庸置疑,身为精英巫师的她,其固有法术,应该在正常环境下,对付拥有**的人们会受到一定的束缚,但也不会太大。那么,当她位于当前的环境中,简直就是完全占据主场优势。

    在机动的短短时间中,条理性的思维一一为推断佐证,也许还有其他说法,但是,我仍旧觉得这种推断是最有可能性的,也可以说,在当前情况下,我也只能暂时依据这种推断执行应对方案。

    我尽量无规则地,在地面和天空游走着,自从机动开始之后,就没有再被她击中。我没有观测到她的存在,无从了解,她到底已经放弃,还是仍旧孜孜不倦地追逐着我,观察着我,等待着下一击的机会。我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她并没有再次攻击到我的事实。我的机动,没有太多方向、空间位置乃至于距离上的限制。至少,我不觉得,在固有法术是意识态攻击法术的情况下,对方还有能够和我比肩的高机动性。即便她拥有意识态攻击法术,但也绝对不可能毫无范围限制,反过来说,要让这种近乎“绝对有效”的法术产生效用,其限制应该不会太过轻松,否则,她的称号,应该就不仅仅是“精英巫师”了。

    同样身为精英巫师,我所碰到过的其他人,可没有现在的这个黑桃巫师这般强大——这种“不在一个等级上”的感觉,也不应该毫无理由的,出现在同一个称号阶位上。此情此景下的黑桃巫师,和其他精英巫师相比,其差距感,就如同三级半魔纹使者的席森神父和其他普通的二级魔纹使者相比所产生的差距感。以这种感觉来说,现在的黑桃巫师,是可以和席森神父相提并论的。而这种强大,独特的环境因素,一定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而并非她自身的能力,能够达到这个境界。

    所以,重新调整战斗的方法,以最快的速度拉开距离,应该是具备针对性效果的。我重新钻入黑烟之脸密布的空间,这一次,没有再进行多余的斩杀,黑烟之脸的密集,在我可以自如穿梭的情况下,本就可以作为一道天然屏障。我的速度很快,所以,虽然时间短暂,但我已经疾驰过很远的距离。我不清楚,自己所受到的法术影响是否已经消失,所以,有必要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进行确认。如果,这种类似催眠的影响没有随着时间和距离延长而削弱并消失,那么,就有必要进行下一步的清理工作——不清理掉身上的法术影响,不确认一个有效防御这种法术影响的方法,下一次面对黑桃巫师的结果,肯定不会有太大的区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