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06 虚实
    一旦和神秘扯上关系,再想退出就不可能了。这一点是所有主动或被迫走入这个圈子的人都必须明白的事实,这是在整个末日幻境的机制下所要遵循的规则。来自神秘的危险会源源不绝地逼近自己,乃至于将身边的人都卷入其中,想要活下去,除非自己拥有承受这种压力的力量,否则,组织的力量是必不可少的。不过,反过来想想,整个末日幻境都是朝着陷入神秘漩涡中的走向来发展的,每个人无论怎么选择,无非是一无所知地被神秘包围,亦或着提前获知神秘,明明白白地走向终点。

    无论那一种,最终的下场都是死亡。而且,大部分并不会是自然寿命的终结,而是在战火中死去,这便是剧本,严格来说,是这次末日幻境的剧本。我没有阻止这种走向的力量,或者说,我不能阻止它,因为,要完成计划,就必须经历这残酷的一幕。这一幕的终点,过去的高川从未抵达过,就已经提前死亡了,但是,就算死亡,也仅仅是没有目睹末日幻境崩溃的那一刻而已。

    崩溃,重建,循环往复,无论是高川,还是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都在自知和无知中,精力了许多次。这并非是生命的蔓延,仅仅是痛苦的轮回而已,而且,这样的轮回,其实质时间是极为短暂的,短暂到,连人类正常寿命时限都无法用尽——在末日幻境中的人们,所拥有的那些诞生和成长的记忆,到底是真是假,我自己无法断言,毕竟,记忆是如此清晰。其所涉及的物事,也都在末日幻境中存在。就我来说,只能将之当成是极度逼近真实的梦幻,亦或着,梦幻一般的真实。无论断言其只是一种伪造的假象,还是承认其真的是自己所经历过的过去。都觉得并非那么一回事。

    当然,对“现实”一无所知的人,是没有这样的烦恼的吧。

    我一直都很矛盾,就算下定决心,要将自己的一生定位于末日幻境之中,也无法消除这种矛盾,而冷静运转,拥有高速处理能力的脑硬体,也无法解决这个矛盾。

    有时也会羡慕不知情的人们。

    “嗯。真的十分羡慕啊。”我自言自语着。

    “什么?高川。你在说什么?羡慕?”锉刀转头问道。

    “不,没什么。我只是想,应该快要开始了吧。”我说着。锉刀皱起眉头,用一种深刻的目光凝视着我,半晌后缓缓点头,岔开话题,说到:“你察觉到了什么吗?高川。”

    “不,只是一种预感而已。”我说。

    这么说着。眼角突然出现闪光,在灰雾弥漫。显得诡秘颓寂的废墟中,那闪光就如同刀锋一样锐利亮眼,将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朝巨大的马赛克现象所在的方向吸引过去。“敌袭!”在不知道是谁发出的警告声中,那闪光眨眼之间就绽放开来,如同飞矢一样,霎时间无数的光点逼近众人。在视网膜屏幕中,那光点的接近速度大幅度放慢,不过,光点之中并没有其他更加物质化的东西。完全由凝聚的能量形成的光点,以让人措不及防的速度分裂着。眨眼之间,就波及了我们所有人。

    众人不得不在抵御没有出现规律的马赛克现象的同时,应付这些突如其来的闪光。充满贯穿力的闪光擦过众人的身边,直击众人的防御,如同泼天大雨一样,密密麻麻地打在地面和墙壁上,继而发生不同规模的爆炸。灰雾在爆炸中被搅拌起来,报废的设备被打得碎裂,火花四溅,噼里啪啦的作响,随即而来的,是漫天的烟尘。视野霎时间变得浑蒙一片,难以视物,我们呆在咲夜的灰丝防御圈中,直接承受着这股气势磅礴的袭击,不过,飞舞的灰丝轻而易举地将这些闪光全都拦截下来,没有人受到伤害,仅仅是无法得知,其他人的状况到底如何。

    “这种规模的攻击……”锉刀的声音有些严肃,“是那些巫师余孽的杰作吗?真是难以想象,他们还有这种程度的力量。”

    “这些灰雾会强化他们的法术能力。”我说出一个理由,不过,我也不太相信,如果巫师真的只剩下最初推断的那些数量,他们竟然还可以释放这么巨大的力量。这是一种联合施展的灰雾法术吗?如果仅仅按照其造成的声势来判断,如果施展者由百余名巫师构成,其攻击力甚至有可能超过灰雾巨人,那么,他们当初选择使用灰雾巨人,而不是这种高烈度的攻击法术的理由又是什么呢?仅仅是因为,为了接触高塔,就必须使用灰雾巨人的形态吗?但是,如果是这种攻击烈度,在侵功高塔核心区的开始,就足以扫荡更多的防守者。

    “咲夜!这种攻击的力量如何?”我问道。

    “嗯,马马虎虎吧。”咲夜说,“看起来声势浩大,但是,想要突破防御圈是不可能的。”

    “只是看起来声势浩大而已吗?”锉刀皱起眉头,“是在故弄玄虚?”

    “不过,就算实际威力不如外表,但是,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还真是有点碍手碍脚的感觉。”摔跤手用一副事不关己的口吻说,的确,说到感觉碍手碍脚,绝对不会是我们。咲夜的防御相当完美。

    闪光的攻击持续了半晌,便迅速衰落下去,在动静彻底消弥后,这种沉默的气氛又持续了半晌。随后,被浑蒙的尘埃遮蔽的视野外,不断有细碎的人声传来,风也随之刮起,就像是排气一般,很快就将浑浊的空气清理一新。当其他人的身影逐一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数个巨大的轮廓也于周围浮现,伴随着视野不断扩大,这些根本就不是人,而像是其他什么怪物的轮廓也在不断增加,没片刻,就让人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这些东西包围了。

    它们到底是什么,根本就看不清楚,像是拥有实体的东西被灰雾遮住细节,又像是在沉甸甸流动的灰雾中沉浮的幽魂。但毫无例外的是,它们的体积十分巨大,最大的一类。头部甚至顶到了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怪物轮廓,投下比灰雾的颜色更加深邃的阴影,让整个废墟的光线一下子陷入摇摇欲坠的境地。

    黑夜,仿佛在这个时候,被人刻意地制造出来了。

    这些庞大的密集的怪物轮廓,呈现一个森严的包围圈,即便马赛克现象在其身上出现,也无法抹消这种数量上的优势。它们从体积和数量上,给人带来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而且,我察觉到清洁工和契卡的脸色发白,有疑似冷汗的水渍隐隐浮现在额头上。她们在恐惧?我有些疑问,当然,并非是觉得她们不应该恐惧,只是,在经历了诸多神秘事件后,她们应该多少习惯了。再加上身为雇佣兵,也没少碰到过压力巨大的局面。从她们以往的表现来判断,就算此时陷入敌人的包围圈中,也不应该这么紧张——是的,那是紧张,惶恐,戒惧。这些情绪,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稀释了她们本该更多的严谨,让她们的战斗心态有些失衡了。

    锉刀皱起的眉头一直没有松下,她和我对视一眼。我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浓浓的疑惑。她的心跳正在加速,从视网膜屏幕中显示的生理数值变化曲线来看,也有些偏向负面情绪。正常的锉刀,不应该是这样的。而摔跤手、灰狐和快枪三人,虽然比两名新人的状态好一些,但也极为不正常。

    我可以明白,敌人的体积和数量,以及这声势浩大的规模,包围圈的突然完成,都会给人十足的压力,但是,大概是脑硬体的缘故,从感觉上,我丝毫感受不到这种压迫感。

    “有点不对劲。”我说。

    锉刀正想说些什么,密密麻麻的闪光,再一次从怪物之间的缝隙中亮起,伴随着又一阵狂风骤雨般的覆盖性压制攻击,怪物们以宛如撕破灰雾的声势,在响彻废墟的咆哮声中,对我们这些身处包围圈的人发起了集团冲锋。感觉上,就像是要用肢体撕碎我们,用牙齿嚼碎我们,将我们践踏成肉泥,但是,伴随而来的,是一种浓烈的,挥之不去的异常感——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和这样的声势十分矛盾。

    “力量……减弱了。”咲夜说道,灰丝急速飞舞着,好似无数被甩动的钢鞭,在抵御闪光射击的同时,将扑将上来的怪物们撕成碎片。敌人的数量,攻击的密度,给人极为强烈的感官印象,但是,咲夜却表示,此时的攻击,在总体力量上,比之前的闪光更弱了。

    怪物被灰丝撕碎后,立刻化作灰雾融入周遭的环境中,就如同它们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但是,更多的怪物仍旧在前赴后继地出现,扑上,咲夜隔了片刻,又说:“攻击力度,又减弱了。”

    “果然,仅仅是虚张声势而已吗?”锉刀的眉头有些舒展,但还是问道:“这些巫师到底想干什么?就算是消耗战也没这么大的,还是在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咲夜小姐,可以确定,这些攻击中有幻觉吗?”

    “一部分的个体实在弱得过分,结果,到底是实体法术,还是幻术,都分辨不出来了。”咲夜回答到,“反正都如泡沫一样,一戳就破。说是分散注意力,我不觉得可以达到这种效用,不过,视线的确被遮蔽了,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也无法判断,攻击的源头到底在什么地方。而且,在这种时候分散索敌的话,也很容易被敌人衬虚而入,形成局部力量优势。”

    “所以,我们就被钉死在这里了吗?真是笑话,就凭这种程度的攻击?”锉刀不屑一笑,大叫道:“席森神父!你还要看戏到什么时候?”

    的确,三级半魔纹使者的席森神父,是处理这种故弄玄虚的手法的最佳人选,他的气压控制超能,无论是威力还是范围上,应该都比这种虚有其表的攻击更强。即便巫师们可以源源不绝地构造这些闪光和怪物,在如同地图炮一样的超能面前,也必须退避三尺。不只我们这边,其他人也同样意识到了敌人攻击的虚实,纷纷开始蓄积大范围攻击的力量。

    “本来还想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手段,不过,既然锉刀女士都这么说了……”席森神父的声音,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传来。下一刻,风声变得尖锐澎湃起来,不断扑来的怪物和闪光。明显出现移动轨迹的偏移,以及轮廓结构的瓦解。闪光就如同不断被扑灭的火星,而怪物们,则一寸寸被撕去表皮,刮成碎片,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里,视野再一次变得开阔起来。

    但是,之前仿佛由怪物们凝聚而成的阴影,并没有伴随怪物们的消失而消散。反而如同沥青一样,粘稠地附着在空气中,又像是漂浮在海面上的油污,伴随灰雾的卷动起伏着。

    “果然,重点是这个吗?”锉刀的脸色阴沉下来,“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在锉刀仔细观察这些阴影的时候,我却注意到,锉刀小队其他成员的呼吸比之前更加急促了。尤其是对神秘没有什么抵抗力的清洁工和锉刀。脸色不正常地红润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惊骇到了极点的表情。这种不正常的表现,很明显就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正作用在她们身上,而且,还是咲夜的灰丝没能阻挡下来,也没有引起足够警觉的力量。

    “你们两个!”我来到清洁工和契卡身边,将一副难看的表情。神不守舍的两人拍醒。她们像是被吓了一跳,猛然将枪口掉转过来,被我抓住枪管后,才一脸恍然地放松气力。

    “抱歉……”契卡说。

    “看来,敌人的力量虽然弱小。但是对你们还是有很大影响力的。”我顿了顿,说:“能够适应吗?”

    “嗯,应该可以,现在好了一些。”清洁工心有余悸地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快不能自己了。”

    “像是毒气之类的东西在起作用。”稍微平静了一些的契卡说到。

    “毒气吗?受不了的话,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戴上防毒面具?”锉刀将目光转过来问道。

    “一开始,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不过,当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身体和思维都不听使唤了。”契卡说。

    “原来如此,那现在呢?”锉刀问。

    “不知道怎么回事,被高川先生唤醒之后,那种感觉被削弱了许多。”清洁工回答到。

    “小心一些,还不知道敌人在谋算什么,对手是巫师,他们的法术种类太多了,不小心就会着了道。”锉刀提醒到。

    “明白了,队长,我也不想这么容易就被干掉,不过,对我们的能力来说,就算是防御似乎也有些吃力。”契卡毫不避讳地承认了自己的弱小。不过,锉刀也没有别的办法,这就是神秘的危险性,如果真的可以预防和针对的话,以往死亡的新人数量,就不会那么多了。

    “总之,祈祷吧。”锉刀平静地说到:“我不觉得这是敌人的虚张声势,是为了隐藏这种攻击,所以,它的效用应该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强度也不会太大。只要缓过一口气,接下来应该也没多大问题。”

    和我们这边一样,其他地方的团体也有不少人尝到了类似的苦头,不过,他们到底不是清洁工和契卡这样的新手了,反应和判断,都更加敏锐。混乱的涟漪,还没来得及扩散就被遏止了。

    “喂!五十一区的人!这个异空间是你们构造和控制的吧?为什么连那群巫师都能使用这些灰雾?我们一点优势都没有呀,至少,你们也应该可以找到那些家伙的藏身处吧?”有人叫起来。的确,正如他所说,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虽然还没有全部成形,但是,身为起创造者和控制者的五十一区实力联盟,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敌人利用本该属于自己的资源,让自己人进退不得,还真是挺憋屈的。

    “没办法,现在的控制机能,都用于维持和修正上了。不得不说,敌人的确抓住了一个好机会,不过,这本来就在预料之中,不是吗?耐心一点,时间对那些巫师不利,拖得越久,对我们的优势就越大,他们再这么虚张声势的话,想退出就完全没可能了。”五十一区的人回应到。

    “说的没错。”再一次响起的声音,是一种仿佛回响在空旷厅堂中,在浑浊的同时,充满了阴谋感的女声,我听出来了,是那个头戴黑桃花纹面罩的女性精英巫师的声音。而且,和在意识态世界中一样,虽然说的不是正常的语言,但却能够让所有人都明白起意思,“开胃菜和正菜的间隔太久的话,味道就会变质。所以……”

    ——全都给我看过来吧!

    一双巨大的腥红色的眼睛,在充斥着灰雾的空间中徐徐睁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