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716章 太不对劲了!
    “首回合零比零,曼联看似失去了主场优势,但也没有给对手客场进球,这当然算不上是一个好的结局,但最起码也不算是一个坏结局,如果要我说,只能算是中等偏下。”

    众人听到高寒这么一说,也都纷纷点头。

    欧冠淘汰赛的挑战性就在于客场进球,这是一种非常天才的规则,甚至足以媲美足球场上的越位规则,它让欧冠两回合淘汰赛的每一场比赛,甚至每一分钟都至关重要,让比赛充满了悬念。

    就拿曼联和马德里竞技的这一场零比零来说,乍一看,曼联主场零比零就算输了,可实际上呢?恰恰相反,因为曼联没给对手客场进球。

    如果到了卡尔德隆球场,只要曼联一进球,那就不可能是一场平局,马德里竞技就必须要比曼联多进一个球才能确保胜利,试问,在这种情况下,床单军团的压力能轻吗?

    甚至到了第二回合比赛里,海因克斯是要攻还是守?

    应该说,不管怎么选,风险都还是不小,曼联依旧还有很大的机会。

    “这一场比赛我觉得弗格森赛前就已经有所准备了,吉格斯缺阵,斯科尔斯状态不佳,曼联的进攻大受影响,在这种情况,弗格森估计自己都没把握,所以干脆选择更为稳妥一些的战术打法,争取守住比分。”

    众人听得有些不敢相信,这是弗格森的想法?

    如果是的话,太冒险了,毕竟谁敢说自己一定能守得住呢?

    “当然,这是我的马后炮,他可能未必这么想,只是被形势所胁迫,不得不这么做。”高寒解释道。

    显然,后面这一条解释更为合情合理一些。

    “比赛打成这样,如果换做是我,第二回合的比赛我肯定是开场抢攻一轮,争取进一个球,只要有一个进球,那比赛的局势又回到了曼联手中。”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这确实是最理想的方式。

    “但是,海因克斯经验十分丰富,他肯定也会预料到这一点,如果他干脆根据这一点来进行防守反击,那曼联恐怕也未必扛得住。”赫内斯分析道。

    高寒点头一笑,“确实,如你所说,海因克斯完全有可能会这么干,而弗格森不见得会抢攻,但我敢保证,他一定会留有后手,随时准备反扑进球。”

    曼联在客场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进球,只要有进球,红魔就能把原来看似不利的形势,彻底扭转回来,这也是客场进球规则所决定的。

    可以说,在首回合零比零的情况下,第二回合谁先进球,谁就占有压倒性优势。

    高寒也很好奇,到时候弗格森和海因克斯这两位欧洲顶级名帅,又会怎么选呢?

    …………

    …………

    跟高寒和教练组较为中立的分析不同,在曼联零比零战平马德里竞技的第二天,几乎绝大部分媒体都对曼联首回合的表现大为不满,认为弗格森的球队打得十分丑陋。

    甚至有很多媒体都开始纷纷炒作马德里竞技将顺利晋级决赛。

    这不仅是一些欧洲其他国家媒体的分析,就连英国不少媒体都持同样的态度,他们很多都并不看好曼联,甚至认为,以曼联首回合的比赛,做客卡尔德隆球场很可能会是一场惨败。

    但曼联和马德里竞技都仿佛不受外界影响,并没有对媒体的舆论加以反应。

    随着欧冠联赛和欧洲各大联赛的逐渐收官,欧洲足坛成为了全世界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在打完了半决赛的首回合比赛之后,拜仁慕尼黑迎来了德甲第三十轮,坐镇安联球场,迎来了门兴格拉德巴赫。

    由于下周周中又要打第二回合比赛,所以高寒这一场尽遣替补阵容出战,让主力阵容得以轮休,但依旧还是凭借着主场之利,二比一击败了门兴格拉德巴赫。

    为德甲巨人取得进球的分别是莱万多夫斯基和托尼克罗斯。

    而相对于德甲联赛的冠军早已尘埃落定,英超和西甲的冠军争夺战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尤其是巴塞罗那做客伯纳乌,挑战皇家马德里的这一场世纪德比。

    瓜迪奥拉的球队开局打得并不理想,被皇家马德里的前锋伊瓜因在第十四分钟先进一球。

    但也是这一粒失球彻底惊醒了巴塞罗那,后者似乎把对阵拜仁慕尼黑时的所有怨气都通通发泄在了皇家马德里的身上。

    亨利三分钟后为巴塞罗那扳平了比分。

    可两分钟后,普约尔再下一城,将比分逆转。

    而上半场临近结束前,梅西再入一球。

    下半场易边再战后,两队依旧打得难分难解,双方大打对攻战,最后却是巴塞罗那客场六比二拿下了皇家马德里,血洗了伯纳乌。

    这一场也让三天前主场失利的巴塞罗那彻底挽回了尊严。

    用媒体的说法就是,瓜迪奥拉用一场血洗告诉所有的人,不是巴塞罗那太弱,而是诺坎普之战的拜仁慕尼黑太强。

    试问,如果巴塞罗那弱,那主场被血洗了二比六的皇家马德里,实力又如何?

    但也有媒体分析,瓜迪奥拉此战倾尽全力,恐怕是有弃欧冠,全力保联赛的意思。

    同时进行的另外一场比赛,马德里竞技客场挑战皇家贝蒂斯,海因克斯的球队早早就进球领先,之后半场早早换下两名球员,为周中的欧冠留力,但床单军团依旧二比零击败了皇家贝蒂斯,继续保持着对联赛冠军的冲击。

    而到了英超联赛,曼联也同样是以半主力半替补阵容出战,吉格斯和鲁尼等球员状态回勇,上半场就帮助红魔二比零领先,最终也是二比零击败了米德尔斯堡。

    打完了周末的联赛,又一次迎来了周中的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比赛。

    跟一周前不同,这一次率先开战的是马德里竞技主场迎战曼联的比赛,拜仁慕尼黑和巴塞罗那的比赛晚一天进行。

    高寒对这一场比赛也是极为重视,再一次安排了得力助手托马斯图赫尔亲自去到卡尔德隆球场观战,而他自己也坐在教练办公室里,跟管理层及助手们一同观战。

    …………

    …………

    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晚,西班牙马德里卡尔德隆球场。

    一周前刚刚在老特拉福德球场握手言和的两支球队,终于再一次展开了殊死决战。

    两队这一次也都是尽遣主力。

    正如高寒所预料的,弗格森的球队一开始就展开抢攻。

    开场仅仅两分钟,曼联就将皮球送入了马德里竞技的大禁区,但卡瓦略冷静将鲁尼的脚下球断掉,传给了前面的托雷斯,但托雷斯没停好,错失了一次单刀反击的机会。

    但不到一分钟,曼联就打出了本场比赛的第一脚射门,来自特维斯的远射,偏出了球门。

    弗格森的算盘果然如高寒之前所预料的那样,想要利用开场抢攻来争取一个进球,所以大举压上,频频制造射门威胁,但海因克斯的球队却稳稳守在门前,显然也是早有准备。

    开场之后,比赛时间进行得很快,两队一攻一守,打得难分难解。

    可就在比赛进行到第九分钟的时候,曼联一次进攻受挫,马德里竞技抓住机会反击。

    左路的安东尼奥洛佩斯带球狂突,直传到前场给了大卫席尔瓦。

    西班牙中场拉到了左侧拿球,摆脱了防守球员后,斜传给了空切到禁区内的比利亚的脚下,后者不停球直接一记怒射。

    可皮球打在了佩佩的身上,反弹回了大禁区前沿。

    就在这时候,哈维阿隆索突然从后面插上来,迎着皮球直接拔腿怒射。

    只听到砰的一声,皮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球门横梁下侧,弹进了球门。

    面对这样的一脚射门,范德萨根本无能为力。

    一比零!

    整座卡尔德隆球场彻底变成了一片欢庆的海洋,无数床单军团的球迷疯狂地呼喊着哈维阿隆索的名字,庆祝着他为球队攻入的这一记绝杀球。

    这一个进球几乎改变了整场比赛的走势,彻底将曼联打入了死亡的深渊。

    “完啦,曼联完了!”赫内斯不无唏嘘地说道。

    鲁梅尼格也摇头道:“虽说很叫人惋惜,但弗格森那老头开场战术冒险了。”

    有的时候,这就是一种选择的问题。

    看是要采用稳妥一些的防守战术,还是要更为积极进取的抢攻战术,这无关优劣,只看是什么样的人在进行抉择。

    高寒也是摇头苦笑,“海因克斯真是一条老狐狸,料准了弗格森会抢攻,所以他就防守反击,而且你看看刚才那条反击套路,绝对是赛前演练过的。”

    鲁梅尼格跟赫内斯也都连连点头。

    他们都跟海因克斯很熟悉,知道这老头的执教能力,只是没想到,在西甲执教几年后,水平越发厉害了。

    “不过,才一个进球而已,马德里竞技也是不能大意,免得乐极生悲。”高寒谨慎得说道。

    众人也都点头称是。

    一个进球并不保险,因为只要曼联也进一个球,那比赛胜负就完全颠倒了。

    在开场抢攻受挫,反而丢了一个球后,弗格森似乎变得有些保守,曼联也开始退守,似乎有避开马德里竞技锋芒的感觉,以稳守为主。

    对手一退,马德里竞技也主动积极地采取了传控打法,压上来寻找机会。

    但海因克斯赛前似乎早有准备,一球在手后,他们打得比较稳妥,并不冒进。

    正所谓赤脚的不怕穿鞋的,有进球在手的马德里竞技,怎么能跟赤脚的曼联死磕呢?

    之后,比赛进行得有些沉闷,上半场都没能创造出绝佳机会。

    下半场易边再战后,局势似乎也没有好转,两队依旧还是延续上半场的打法。

    可越是这样,高寒却将眉头皱得越紧。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高寒整个人都觉得很不安。

    “什么问题?”

    “是啊,什么不对劲?”

    众人都觉得很奇怪。

    虽说这一场比赛跟拜仁慕尼黑无关,但却可能决定谁将成为球队欧冠决赛的对手,由不得他们不去关心。

    “这绝对不像是弗格森的作风。”高寒摇了摇头,“以弗格森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你们看,现在场上的曼联打得太被动了。”

    “可这不是跟第一回合一样吗?”赫内斯反问。

    第一回合的曼联,不就是被对手压得无法动弹吗?

    可高寒还是摇头,他多年执教的经验告诉,不是这样的。

    “弗格森是那种就算是死,也要把对手的耳朵咬下来的人,你说,他会就这样甘心输掉比赛?”

    众人一听,再想想曼联之前的几场比赛,都觉得高寒说得有道理。

    可弗格森到底在盘算什么?

    这时间可不多了,比赛只剩下半个小时了,他还在等什么?

    就在这时候,场上局势风云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