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64 交锋2
    密密麻麻的黑袍如同沸水中的气泡,滚滚浮上半空,将我和富江包围其中,在我们脚下的高楼天台上,周身被绷带缠绕的峦重仰头和我们对视,虽然攻击停顿下来,但是险恶的气氛却预兆着更强烈的暴风雨即将到来。我抱着富江立于天际,环视着还在不断上升的黑袍,它们的人数虽多,但是要占据从天空到地面的每一处空间还力有不逮,和我想的一样,它们的数量已经不再增加,在地面上看似汹涌的人潮,分散到立体的空间中,就会被彻底稀释。即便它们还在不断朝我和富江靠近,依靠挤压空间来弥补人潮间的缝隙,然而,它们的速度,却因为浮空的距离越高,就愈加明显地减慢。

    果然,起初看起来,人数有些惊人,但是,仅仅凭峦重一个人而诞生的这些黑袍,仍旧不可能十全十美。和行动灵活的黑犬比起来,这些黑袍有自己独特的地方,配合庞大的数量和集团行动的模式,能够给予敌人更大的威胁,但是,摸清它们在行动能力上的弱点之后,依靠速掠完全可以应付。

    “那么,该认真一点了,阿江。”我对怀抱中的富江说到。

    “嗯——既然阿川这么说了。”富江直起身体,用猎食者的目光盯着峦重,“那就正式开始吧!阿川,抱歉,我也不知道干部养成所在什么地方,因为,就算是那个时候,我也不是通过正常渠道离开那个地方的呢。还记得吗?你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到底是如何进入那个地方的。”

    是啊,我和富江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栋精神病院,根本就不是坐落在正常的空间中。通过节点出入统治局的话。会在正常世界中造成极大的坐标落差。富江当时如果是直接通过节点,从干部养成所进入统治局的话,一旦她从统治局中离开,直接出现在干部养成所以外的地方也是有可能的。如果富江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干部养成所的话……

    我曾经希望能够从“江”的口中干脆利落地得到线索,也觉得。这个末日幻境,对它而言,就像是自家的后花园一样,虽然,因为末日症候群患者的集体潜意识,以及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会对它产生一定的限制,但是,至少提供线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

    这个愿望从来都没有被满足过。

    无法直接得到线索。

    “江”就像是充满了坏心眼。又如同对这个解谜游戏恋恋不舍,不想就此结束,也不想提供太过明显的便利。

    我曾经对这样的它抱怨过吗?

    应该没有吧。在我的情感中,即便进入“现实”之中,即便在“病毒”的恶性影响下死去,也没有怨恨和抱怨过“江”。所以,我才无比地确信,自己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江”。无论这种“爱”是如何产生的——我有想过,在这个情感的背后。有可能隐藏着更为残酷的事实。但是,我还是接受了。这样的我啊,其实就只是个陷入初恋中的笨蛋。

    因为是笨蛋,因为是初恋,所以,无论在他人看来多么诡异。无论自己的“爱人”,对自己是多么的暧昧和残酷,都可以欣然接受。

    也所以——

    “不需要抱歉,阿江。”我托住富江的臀部,“如果无法对我述说。那就不必述说。我啊,有许多想做的事情,有十分强烈的愿望,也有着必须肩负的责任,而这些东西,都是我的,绝对不会推到别人的身上,也不会觉得是因为他人不配合的缘故,令得这些东西变得更加沉重。我不会强求什么,所以,也绝对不会让人从我身上夺走什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江。我可是十分贪婪的,也是十分顽固的,身为高川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如果死了的话,就没有办法了,但是,活着的话,就绝对不想让给其他人,哪怕是另一个自己。”

    “嗯……”富江用食指点着嘴角,皱眉深思了片刻,说:“抱歉,阿川,我不明白那么深刻的东西,而且,也很少去想呢。我知道的是——”她用力一握拳头,发出噼啪的脆响,“依靠拳头的话,我能抓住任何想要的东西。所以,就算阿川掉入地狱里,也能用这只手把你拉回来。”

    虽然富江的回答是这样,我却觉得已经足够了。我们的想法,无法通过话语清清楚楚地传递给对方,但是,情感的话,却并不是一定需要语言,才能传达他人心中。

    “那么——”我高高把江举起来,一口气将她掷向峦重,“痛快地上吧!用你的拳头!”

    与此同时,包围着我们的黑袍伸出骷髅的手骨,让人不由得想象,在那身黑袍下的是一身人类的枯骨。一粒粒灰雾构成的小球悬浮在黑袍们的指尖前,如同精灵一般轻巧地旋绕着,包围我们的黑袍,至少有数千吧,所以,这些小球的总数,是黑袍总数的三倍以上,已经近万了。峦重和我们对峙这么长的时间,就是为了准备这手杀招吗?

    但是,没有用的,就算这些小球就如同子弹,它们的威力,就如同密集的炮火。然而,富江可是“最终兵器999”啊!平时看起来,仅仅是普通的强,没什么华丽的招式,“心理测量”也不是什么外露的超能,不会直接产生神秘诡异的现象,攻击的时候,也仅仅是依靠普通的格斗技。可是,最终兵器的真正厉害之处,是敌人越强,才能更清晰体现出来的。

    数量,不是问题,敌人拥有怎样的超能和法术,也没有问题。一般编号的最终兵器,都能够通过“同步提升”的现象,获得和敌人类似的能力和等级,那么,最终兵器999,这个由另一个末日幻境中的末日真理教释放出来的最终的最终兵器。自然有着和她的编号意义相符的特性。

    富江在半空翻滚了几圈,悬浮在黑袍指尖的灰雾小球一如预想般,从四面八方激射而来。密集而饱和的覆盖性远程打击轨道宛如在夜空中画出密集交错的网线,施展速掠超能的我,穿梭在他网眼之间,而没有速掠的富江。则直接展开身体迎向这些密集的小球。

    灰雾小球的运动轨迹并非是直线,它们灵活地在空中穿梭交错,时而如同不断收缩的巨网,时而如同洄游的沙丁鱼群,它们之间的缝隙,变化得极快,一旦错过,原本的疏漏之处,就会变成致命的陷阱。但是。它们所构成的“无法通行”只是对于速度恒定,且拥有某个上限的对手来说的,对于拥有速掠超能的我来说,只要它们并非彻底占满每一寸空间,其速度就没有任何意义,无论它们运动得多快,多复杂,在我的眼中。都是慢到了处处都是破绽。

    过去的众多战斗中,已经证明了。只有那种能够彻底封死我的行动空间的能力,例如,席森神父利用无处不在的空气,形成一个绝对没有死角的包围圈,才能谈得上棘手。而所有和我比拼速度的家伙,乃至于能够利用不间歇瞬间移动能力的家伙。最终都会死在我的手中。

    因为,速掠超能的真正特性,并不在于它能多快,而在于它总是形成“相对快”的效果。

    就像是现在,相对黑袍们、相对峦重、相对这些灰雾小球。我总是处于“更快”的一方。无论它们的速度如何变化,如何提升,我总是比它们之中最快的,还要快上许多。快到让它们无法准备,快到让它们无法反应,快到让它们毫无还手之力,只能预先做好被彻底击中的准备。

    无形高速通道贯穿一切缝隙,将我再一次送到峦重的身后,尽管他被黑袍密密麻麻地包围着,但是,却被我从这片人海中斩出一条一人通行的通路。因为,我的速度太快了,所以,即便这条路上的黑袍数量足够多,也没能将我的速度降低到他们需要的程度。最快的时候,无法反应,当快速的上限降低,也仍旧无法反应,这就是“不可企及”这个词汇的意义。

    直接触碰黑袍会有怎样的效果,也已经在这一路上顺便确认了。因为我的速度太快,所以,总是无法等待它们自行消散,而且,就算被我的刀刃斩开身体,它们也不会就此消散。这些黑袍施展灰雾小球法术时,从衣袍中伸出的手骨让人觉得它们是类似骷髅法师的怪物,但是,我在斩开它们的身体时,并没有实质性的触感,也就是说,除了显露在外的手骨外,它们包裹在黑袍下的身体,其实是“空”的。

    是空气,或者说,是幽灵一样,用常规物理打击无法达到足够杀伤的存在。

    境界线虽然是意识态的世界,但是,在内部环境中的物事,也仍旧可以用“物质”和“非物质”这两种形态区分。正如末日幻境基于末日症候群的人格意识构成,但是,末日幻境中也仍旧形成了“物质”和“非物质”的概念。许多在狭义而封闭的环境中才适用的相对概念,在广义跨界的环境中,就会产生变化或成为错谬。但是,这也体现了,这些相对概念所代表的存在,本就是一种拥有变化性和转换性的东西。

    而这些黑袍,同时存在着“物质”和“非物质”的部分,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在两种相对概念中进行转换。不过,对它们而言,将大部分身体保持在“非物质”的状态下,才是一种常态。我在它们的身体四分五裂前,就已经穿过它们的身体,那一身黑袍,就像仅仅是一种视觉现象,而并非实物。

    在某种意义上,刀刃的斩杀也许是没有效果的,真正让它们分开的力量,反而是我在高速移动中,对它们的冲撞——就像是刀刃切过雾气,不会产生太大的实质性变化,但是,更巨大的物体高速移动时,会造成气流更大规模的变化,反而会对雾气产生更剧烈的影响。

    实际情况,也许比这个比方更简单,也可能更复杂,因为,我无法分清。那种“没有触感”,到底是非物质,还是稀薄物质所致。但我不需要追根究底,亲身体会到它们是能够被分开的,就已经足够了。

    我开辟道路,位于这条小径的最前端。只有在我经过之后,后方才会露出一条狭窄的空旷,而在我的面前,黑袍可不会主动分开,也没有主动分开的机会。因为,我太快了。

    穿过它们的身体,会让我的身体产生一定的麻痹,就好似被强大的电流击中一样,伴随着这股电流的麻痹感。还会有许多杂音传入我的脑海中,像是无数人在呻吟,在咒骂,在鬼哭神嚎,又像是将人的一生所要说的话,一股脑全都塞入我的脑海中。

    毫无疑问,换作其他人的话,这种身体和意识的双重打击是十分危险的。也的确会得到显著的牵制效果。但是,对于重生的我这个高川来所说。如同洪水一般的垃圾资讯冲击是一件十分容易抵御的事情,因为,我的存在,仍旧是基于另一个高川的存在,或者说,我目前只是一个能够自由思考和进行意识行动的人格“肿瘤”而已。

    这种特殊的形态。将本来的“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而由一个人统一管理的机能,也变成了由两个人分管的机能。

    **端尚且不论,在意识端,攻击我。也就是攻击另一个我,攻击另一个我,就是攻击我。不过,在我存在的情况下,敌人要攻击另一个高川的意识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因为,我占据了“意识态”。所有针对意识的能力,都会直接和我进行接触,而并非他。

    也就是说,另一个我,将在我再次死亡前,彻底失去做梦的能力,彻底免疫所有的精神意识效果,无论那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增益的还是减益的。

    我和另一个我之间,是一种寄生关系,而并非共生关系,但是,无论寄生还是共生,也都是围绕“人格意识”而言,而“人格意识”得以存在的基础,也就是所谓“**”,确实是共用的,这也意味着,思考和处理资讯的硬件,其实是同样的。

    另一个我依靠脑硬体,拥有强大的资讯处理能力和防火墙,而依托于他的存在才能存在的我,也在统一的身体意义上,是脑硬体的持有者。

    这些垃圾资讯洪流在攻击我的时候,无法突破脑硬体防火墙的话,也就无法对我产生实质的伤害。因为有脑硬体的存在,一般而言,所有针对我的攻击,都先要先通过一轮脑硬体防火墙的检测,虽然在境界线中,这种防御并没有以更明显的防护形态显现出来,但是防护效果却是一直都存在的。

    无论电击麻痹也好,资讯洪流也好,在我的身上没有足够的效果,但是,对付其他人的话,都有可能直接让对方重伤和死亡。

    我没有选择直击峦重的头顶,除了避免让自己的攻击路线太过明显,也有着进一步检测这些黑袍的能力的想法。毕竟,在杀死峦重后,这些黑袍大概也不会消失,而像是和之前的黑犬一样,永远成为这个境界线的一份子吧。无法离开境界线的我,和它们打交道的机会还多得是。

    在我的角度来说,自己行动是极为复杂的,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也极为正常,但是,从外部的角度,就仅仅是一刹那的事情。

    一刹那,我穿过所有的障碍,越过峦重身侧,刀刃掠过他的咽喉,一击将脖子斩断了。而在我的身后,分开一条道路的黑袍们还在冲击中左右飞散。

    我绕过峦重的身后,刀刃纵横交错,从他的身体其它部位切过,就如同切开黄油一般。随后收刀跃起,再一个刹那,就穿过黑袍们最密集的部分,来到街道的另一端。在我脱离高速移动状态后的下一秒,密集的,不断内陷压缩的黑袍包围圈中,一股巨大的冲击猛然爆发,将这个包围圈硬生生撑开了。

    这当然不是我的攻击造成的,这种如同陨石坠落般的声势,是富江才能造成的效果。如同骨牌连锁倒塌,黑袍们被巨大的冲击吹散,露出坠入平台上的富江。她的手探入其中一个黑袍的兜帽中,似乎能够抓住它的头颅,并狠狠地砸在平台地面上。而被我再次分尸的峦重,那缠满绷带的身影,肢体分解落地之后,宛如幻影一般消失了。

    原来在我出击之前,就已经将真身转移了吗?那么,被富江击中的那个黑袍应该就是——

    富江露出“抓住你了”的凶狠笑容,被生生砸入地面的黑袍脱落了兜帽,露出峦重的的脸,这一次,这张脸上倒是没有戴上巫师的面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