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50章
    张信是在篆星楼的七层中,一个最为偏僻的储藏间里,寻到了离恨天所说的那门功法。

    “这样真的好吗?”紫玉天奇怪的问着:“明明有着**层的顶级功法不去修习,反倒是要从这七楼的故纸堆里面去寻。”

    她知这间房子里面的典籍,基本都是一些已经被淘汰或者落伍了的,再就是功法本身实在太偏僻,导致无人问津。

    “你可别小看了它,在一千七百年前,这本功法还是放在篆星楼的最顶层,确确实实是无上级的玄功无疑。而且是十二层,总共能完成四次性质变化。”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翻阅,他只看了一阵,脸上就现出了笑意。这门功法,还真是最适合他不过。

    紫玉天却疑惑的询问:“既然是最顶级的功法,为什么会放在这里?”

    那是因这一万年来,我们日月玄宗无人能修成此法。

    张信笑着解释:“我们日月玄宗有个规矩,除了有限的几种根本**之外,其余所有秘传级以上的功诀,凡是过了一定年限还没有人修成的,就会下降一个等级,给更多人阅览参研的机会。”

    “原来如此!”紫玉天了然的说着:“看主上的神色,应该是找到了心仪的功法了?如此说来,你这位师尊,对你还真是够了解的。”

    “师尊他本就是我们日月玄宗,最善于因材施教,调教弟子的明师。而且是公认的博学”

    张信阅读此书,已经渐渐入迷。

    他手中的这门功法名叫‘二元神庚变’,按照书里面的说明,是一种‘双形态’的功法。

    简而言之,就是可以切换御剑与灵术两种形态。

    第一形态自然是适合御剑术,就威力而言,已不逊色世间任何的顶级御剑术,唯一的缺陷,是他现在的灵兵,是刀非剑。此外这也只是纯粹的金系剑诀。不能发挥他在风雷二法上的优势。

    至于第二形态,就是偏重于术法上。圆满之后可以增加十二层庚灵斩的威力。并且可以自如的跟其他灵术结合,形成复合灵术。之后还可掌握一门绝顶的无上金系极招‘点石成金’。

    可以将任何非金属物质转化为金属,或者将一种金属转化为另一种。

    这很可能是这门功法无人问津的原因。可张信却从中看到了巨大的价值。

    唯独让他不满的是,那金风斩对他价值不大,有了大风诀十二层的风灵斩加成,他已经不需要类似的灵术。

    且在召唤风神的状态下,他的风灵斩配合高能粒子流切割,威力绝不会逊色于任何同类术法。

    此外这门功法的两种形态,并不能同时存在。临战之时,只能选择一种。不过相较于前面那些,后面这个缺陷,他倒还可以接受,这世间没有完美无缺的功法。相较于日后渡劫时减少的风险,这点缺陷微不足道。

    所以现在让他为难的,就只有剑形态与术形态的术法加成。前者如果能换成刀,并且融合风雷二系;后者则改成金灵力士就好了。

    也就是说,这门‘二元神庚变’,自己是没法直接修习的,只能在这基础上另出枢机,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二元神庚变’。

    张信苦笑,要自创一门适合自己的功诀可不容易,自己不但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参悟研习,还得堆积海量的资源,换取进入渡灵之渊,参悟功法的资格。

    可惜的是这门功法,张信只看到七分之一,没法继续下去。后面的内容,都被术法封印。张信只能遗憾的将之收起,准备走程序换取之后,在详细参悟研究。

    不过接下来他并未就此离去,而是继续在第九层浏览起来。直到两个时辰之后,张信才走出了篆星楼。

    而此时他的手中除了他之前挑选的三门顶级功法之外。还另有一枚紫色的玉简,以及一枚绿色的晶体。

    前者是他挑选的另一门顶级的雷斗术‘雷御乾坤’,由于那‘二元神庚变’的缘故,他节省了一次兑换九层功法的权限。所以张信,很干脆的把这门中级雷斗术中,最顶级的功法兑换了出来。

    至于后者,等到出了门口之后,张信就很干脆的把那绿色晶体,丢给了紫玉天:“这是给你的。”

    紫御天神色一愣:“这又是什么?”

    “你们翼妖一族的秘法传承。”

    张信轻描淡写的说着:“这是你们翼妖一族的前人所留,那也是一位魔奴,却修到了极高境界。你现在已经没有后续功法了吧?只凭你血脉记忆里的那点东西。只怕很难再进步了。”

    紫玉天静静的看了张信一眼,半晌之后才神色木木的说道:“那还真多谢了”

    张信唇角微抽,不过他知道紫玉天对他向来是没有好脸色的,故而也不在意。

    这个时候。林厉海也御空而来。这位去时自信满满,回来的时候,却是一脸的羞惭之色。

    “属下惭愧,主上吩咐之事,属下一样都没能办成。”

    张信闻言不仅微微一挑眉,等待着林厉海的解释。他知道自己这个属下,绝不是无能之辈。

    “属下先是寻月氏嫡支之人接触,探过他们的口风。发现这几位,都性情极度骄傲。所以属下,甚至都未敢开口,以免自取其辱。之后属下又寻到刑法堂,接触那几位有资格接替月崇山的神师,却也毫无成果。此人在刑法堂的人缘声望,都超乎属下的想象。”

    林厉海说完,又苦笑着道:“看来这位的能力。比属下想的还要强不少。”

    “原来如此。”

    张信听了,也不以为忤,只心想这个月崇山,看来的确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

    据他所知,似四阀这样的大族子弟,的确有着不同一般的骄傲。尤其是嫡脉,会很反感借助外力,有时候即便输在同族之人手里,也不会向外人求助。

    可月崇山能够将刑法堂的人,也摆平到妥妥帖帖,这就很是不凡了。想来这些人,要么是对月崇山,真的敬崇有加;要么是畏惧他的手段,担忧报复。而无论哪一样,月崇山都需要有不俗的实力。

    这样的人,绝不是普通的手法能拿下,必须从长计议不可。

    不过无论如何,这次他都必须将月崇山拿下不可。

    可能此举过于霸道,可他要想继续以张信的身份,在日月玄宗内行走,那就不能不以雷霆手段,警示那些后来者。

    且从他咆哮公堂开始,双方其实就已经没了回寰的余地,必须有一方倒下。

    他能够想象得到,月崇山现在的恼恨怨毒,也绝不会以为这位,能够大度到将今日之事付诸一笑。

    哪怕只为他们个人的声望威信与地位,他们两人也必须分出一个高下。

    而今日林厉海打听到的情形,更让他深感警惕。

    回到了灵居,张信就把那枚玄元铸体丹取了出来,随后毫不犹豫的就服用下去。

    这是一枚极品的神丹,名为‘玄元铸体’,可却不仅仅只是能助人强化体质。除此之外,还可助人提纯灵能强度,增加灵能量等等,以及各种样的好处,无不作用巨大。

    这神丹入口即化,味美甘甜,就仿佛仙琼玉浆一般。服用之后张信感觉自己全身的所有经络,都被彻底疏通了一次,整个人飘飘欲仙,总之说不出的舒泰,也说不出的畅爽。

    再当张信苏醒过来的时候,他的一身修为就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此时他的修为,已经突破到第六级。而灵能量也整整增加了八千点的数值。

    体质方面,自然也是大幅增长。这次光是额外的体制的增幅,增加了整整六点之巨!

    而在此之外,张信又将无极不灭身,修到了九层圆满,这又是六点。

    这二者结合,让他的肉身战力,整整提升了七十二点到八十四点之多!如果再加上,他那伪神宝,这个数值,还将大幅攀升,

    其余元气值与自愈力,也同样大幅度的增长。

    他的雷系中阶功法九霄雷神,也同样一举修到了第二层。

    当张信把全部的药力炼化,再睁开眼的时候,就只觉自己浑身上下,满是用不完的力量。可他心里面的那种不踏实之感,反倒是越来越浓厚了,有些心虚。

    这一枚玄元铸体丹效果,实在太好,好到可让他的实力得以暴增,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张信不用内视,就知道现在的自己,哪怕面对道种级的体术系神师,也可不虚了。正面硬撼个几百回合,都不成问题。

    可很难相信,自己只是诱杀薛智与司空绝的功绩而已,宗门怎么就这么大方,肯将玄元铸体丹的这样神物奖励下来?

    不过张信的疑惑,在他看见身前两张剑符之后,就烟消云散,迎刃而解。

    其中一枚是紫金色,张信一看就知道。此符必定是自门中上层灵修之手。

    结果当张信以意念接触之后,也不出意料。这是掌教归真子,亲自给他发来的剑符。

    张信只感应了片刻,就脸色铁青,头疼的用手揉着额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