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779 契卡契卡
    先不提政府部门在地下停车场的收尾工作,在义体高川和咲夜汇合的同时,耳语者使用了近十年的总部正经受着来自山羊公会的反扑。虽然在这些年中,耳语者并没有少做总部的掩护工作,不过,几乎每个人都明白,总部位置会被什么人察觉,并遭到攻击,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想要在一个城市中建造一个完全秘密的据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个世界线的耳语者虽然在行走神秘世界的经验更加丰富,却在技术能力上有所缺陷,根本没有力量去构造这么一个从社会循环中剥离出去的总部。而只要参与社会循环,基本上就不可能拥有真正的秘密。这些年来,总部从来没有遭到侵扰,已经是极为难得的情况。是否要对一个秘密组织的总部发起突袭,这其中有着各方面的牵扯以及细节上的问题,而正是这些复杂的东西,保证了耳语者的总部在这些年来没有恶客上门。

    不过,正如耳语者的成员们都明白,这种“无恶客”的情况,并不代表着,自己所在之处就是绝对的秘密。无论是山羊公会还是政府部门,都有可能把握了一些情况,只是自己这边,也并不清楚他们掌握的到底有多少,而放任这个总部活动的极限又在什么程度,为此,尽管基于耳语者自身的能量,没有人心生惶惶,但也会进行狡兔三窟的谋划。

    一开始的计划是十分简单的,就是准备好随时另起炉灶的各种资源,但随着总部的安全年复一年地持续下来,最初的计划也在耳语者的能力范围内数次更改,扩大,完善。乃至于,这栋位于居民区某个高层公寓楼的总部,在计划中承担其“陷阱”的职责。到了如今,凡是试图侵攻这个总部的敌人,都要被强迫享受一顿劳筋动骨的“大餐”。正因为布置在这里的“陷阱”实在太过激烈,所以。若是敌人的攻击太过突然,情报无法跟上,那么,耳语者本身的转移是没问题的,但是,这栋高楼中的其它居民,很可能要承受无妄之灾。

    对于这种预计中的祸及他人,耳语者已经做了自己能力范围内的准备,虽然不可能保证可以完全杜绝这种灾厄。却也不可能因此放弃这个能够给敌人一个响亮耳光的陷阱。无辜者的死亡,的确让人痛心,只是,耳语者的每个成员都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么心软。

    这一次,山羊公会被逼上绝路,很可能会对耳语者的总部进行突袭,这个情况早在被相关的情报印证前,八景就已经预言到了相关的场面。耳语者的总部。在这次山羊公会的反扑中被毁灭已经成为必然。先知的预言,是一定会实现的。这一点,耳语者已经用了很长时间去验证,此时早已没有半点怀疑。

    于是,在山羊公会的进攻发起之前,耳语者就已经进行转移,进入早已经筹备多年的新总部中。这个新总部或许在运行一段时间后。会被有心人察觉到,但是目前来说,仍旧是“秘密”的。在离开旧总部的时候,“陷阱”已经被激活,而有了政府部门的协助。对大楼居民的转移工作更加简单便捷,总体情况比起起初布置这些“陷阱”时的最坏估计已经好了许多。

    至于是否还会有无辜者在这场战斗中丧生,已经是耳语者无法把握的事情。

    除了义体高川和咲夜外出执行任务,耳语者的核心人员中,已经是灰石强化者的契卡也被派出主持“陷阱”,只有八景和格雷格娅坐镇总部,对双方的情况进行遥控和观测。具体的行动问题,依旧按照管理,交由行动人员自行决定,无论是八景还是格雷格娅,都并不擅长这些一线战斗事务的处理。

    义体高川和咲夜在理论上仍旧可以及时赶上“陷阱”的发动,为契卡的动作提供保险,不过,在两人在地下停车场狙击山羊公会和政府官员的交易时,山羊公会的“鬣狗”们已经踏入这片居民区的范围。他们化妆成各类公司的业务员,但也没有在掩饰自己的身份上做得多逼真,因为在他们的计划中,这是一场闪电般的突袭,在耳语者的主要战力没有回返前,就要解决所有的问题。当然,出于各种原因,计划本身是拥有许多漏洞的,如果不是没有其它退路,山羊公会也并不想采用这个计划。对耳语者总部的突袭,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列入提案并不断进行修正和完善,但却一直没能实施,这并不是毫无根由的。

    突袭一个占据上风的神秘组织的总部,尤其还是在自身处于劣势的情况下,成功率很少高于三成,所有在相同条件下可以完成的斩首任务,都是一个奇迹。虽然突袭总部计划已经不断完善,但它最好的发动时机,却并不是在当前情况下,而是峦重抵达后,带领山羊公会完成某个蓄谋已久的任务之后,那时耳语者的高端战力将会被有效的牵制起来,政府方面也会充满顾虑而无法及时行动。然而,峦重和他带来的高端战力却在一夜之间战死了,耳语者的最高战力,那可怕的两人,比他们在过去的交战中所体会到的事实还要可怕许多。耳语者的战斗力被低估了,这是山羊公会最大的失误,也是他们必须承受这个灾难性后果的缘由。

    然而,即便是自己正面对种种不利的条件,不孤注一掷地执行这项不合时宜的计划,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无论执行这项计划看起来多么愚蠢,但本身就是当前情况下最好的挣扎。无法逃离,没有选择,山羊公会想要争取到一线生机,就必须摧毁耳语者总部,哪怕是,仅仅是表面上的摧毁。就算摧毁之后,会遭到对方更猛烈的报复,但是,哪怕能够在被报复前获得一点点可能性,也是好的。毕竟。突袭并成功摧毁敌人的总部,本就是一种“价值”的展现。无论山羊公会的情势多么不利,也总会有人不站在耳语者的那一边。山羊公会也许会被一部分人不待见,但是,人类社会是十分复杂的,“不待见”本身。也是有“价值”的东西,所以,只要能够展现并活用自身的“价值”,就可以为自己带来生存下去的希望。

    更何况,山羊公会若真的与世皆敌,被深恶痛绝,没有半点援手,那么,其组织本身就不可能维持下去。一个能够在全球各处遍地开花的庞大组织。绝对不会让自己彻底孤立起来,哪怕是二战时期那个人人闻声色变的纳粹,在绝对战败的情况下,也是不乏支持者的。

    因此,一直被压在案底的突袭计划,被全票通过了。计划本身,因为实际需要面对的情况的复杂性,而满是破绽。但是,山羊公会仍旧为了完成这个计划而在短时间中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在形势不利。自身准备也不够充分,没有匹配计划的力量,这等令人绝望的情况下,他们认为自己能够依靠的,就是营造一个局部优势的战场,在耳语者做出反应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胜利。

    虽然关于耳语者最强战力的战斗力估值出现了严重的错误,但是,在这些年的交锋中,山羊公会所把握的情报也并非全部都是错误的,虽然情报的错误。导致了峦重和巫师们一夜尽丧的危机,也将自己逼入一个绝望的境地,但是,对自身所拥有的情报的大体正确性,山羊公会却没有任何怀疑,或者说,不能去怀疑。

    耳语者的一线作战成员是固定的,而且,他们实际的战斗力,百分之九十来自于一线战斗人员,只要同时开辟两个以上的战场,就能导致耳语者内部的空虚——在过去,这仅仅是怀疑,在耳语者的强力打压下,甚至没有去验证过,因为耳语者的强势,让他们有所顾忌,而这种顾忌,并不单纯是耳语者表现出来的强势本身,而是强势姿态所产生的各方面的影响。

    在山羊公会的估测中,如果当时立刻不顾一切袭击对方的总部,即便得到一定的战果,也无法扭转自身所要面对的局面,更糟糕的是,这个行动的成功几率,从来都没有达到过六成,其所付出的心血和所会收获的成果,是相当没有性价比的。

    然而,在这等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所有的顾忌都已经不再重要。即便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但是,当前的情况,除了这个计划之外,已经看不到任何收获的可能。

    于是,山羊公会的鬣狗们在一个他们所能等到的最合适的时机,聚集在耳语者的总部大楼下。人员总数两百,分散在周遭各地并不显眼,但是,集结在一个小范围内,却相当引人注目。虽然已经是夜晚时分,大多数居民不是呆在自家里,就是早已经去了街上,但在楼下却并非完全无人经过。路人惊讶于这伙人的数量,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每一个会上前询问详情,因为这些鬣狗们一眼望去,就能感觉到并非普通的平民,尤其在他们脱掉伪装,蜂拥进入大楼的时候。

    这些鬣狗没有排除目击者的时间,虽然人数达到两百,却在计划预估中并没有达到万无一失的数量,因此,也无法分兵去做其他的事情。警惕的人迅速离开这一带,并拨通了紧急报警的号码。不过,对鬣狗们来说,就算警察们真的立刻调配大军前来,也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如果他们失败了,就彻底失败了,如果胜利了,那就一定是在计划允许的最短时间内取得了胜利——这个时间,要比警察和军队赶到的时间更短。

    跨入楼梯的同时,鬣狗们取出枪械和所有的重火力,带上多功能战术面罩,紧凑密集的脚步声,朝步行楼梯和电梯两处分开,就像是涌入房间的水流,因为地形问题而分散出枝干。从大楼外部观察,各层房间中灯火通明,少有一片漆黑的地方,而标注为可能是耳语者总部的位置,却是已经熄灭了灯火。鬣狗们快步疾行,分散部分人手把守要道,小部分人进入电梯,而大部分人则沿着楼梯盘旋而上。除了他们之外,大楼之中看不到其他行人。虽然鬣狗们人数众多,但是其行动节奏和支持其行动的身体素质,却让他们移动起来,和一大群猫科动物一样轻盈,完全不会将动静泄露给此时还呆在房间里的人知道。

    不过。这些鬣狗们的行动,从一开始就被监视着。契卡坐在另外一栋高楼的天台上,通过手机确认地图上一个个红点的位移。虽然鬣狗们小心翼翼地清理了大楼中埋设的摄像头,但是,被摄像头的存在掩盖了的感应装置,却一直在收集他们的移动信息,因为不需要什么正面清晰的画面,所以,这些感应装置的布置点比摄像头要隐蔽许多。

    “陷阱”就布置在原总部所在的那一层。而鬣狗们的确正往那里移动,只是有必要在发动陷阱之前,有必要制造出一些动静,将分散在下层的鬣狗尽可能吸引上去,以扩大战果。毕竟,“陷阱”的最大威力是以“摧毁整栋楼”为极限,但是,考虑到对手是神秘侧的敌人。打击力量并不能用常规兵器作为标准。为了尽可能对掌握了神秘力量的人造成伤害,尽量避免特殊力量类型能够让他们逃脱的可能性。耳语者最终选择的“陷阱”,其威力产生作用的过程有些缓慢,却可以达到对神秘侧杀伤力的上限。

    而这个“陷阱”,正是契卡的老本行和拿手好戏。在过去的雇佣兵生涯中,她制造这种陷阱的次数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很多时候,作战计划本身通常都是很简单的。采用的手段,也十分单调,但是,一个作战计划的好坏并不在于它多么新颖,而在于它是否有效。新颖而意外的计划和手段。当然更容易生效,不过,简单直接的计划,却更容易营造一个敌人即便明知,也不得不踏入的境况。

    正如当前鬣狗们所面对的环境,他们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危险比计划表面上看到的更大,但是,他们必须踏入这个陷阱,而且,在真正接触陷阱之前,无论做了多少准备,都不能肯定一定万无一失。

    很快,大楼中传来激烈的枪声,却没有人们的惊呼叫喊,这栋大楼中的居民,早已经在预先的布置下,以一些团体活动的借口暂时转移到了外面。没有政府部门配合的话,他们之中必然有不少人要死在这场袭击中,不过,目前来说,这些居民是十分安全的。大楼的房间中亮起的灯光,一开始就是一种掩饰。正在和鬣狗们交战的,是耳语者放在“陷阱”外围的防御工事,一些自动化的兵器,当然,因为缺乏技术支持,所以,基本上是相当简陋的,其威力也不可能给体质经过强化的鬣狗们造成巨大伤害,其作用,除了延缓敌人的进度之外,更多是向敌人宣告“你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的意思。

    契卡注视着手机地图中的红点,原本一部分静止的开始移动,而一些移动的则开始放缓速度,不过,总体上,所有的红点都在逼近耳语者总部。在交战声迅速低落之后,敌人汇集的数量和位置已经达到了预设数值。虽然并不是所有的鬣狗都进入了“陷阱”爆发时,威力最直接强烈的范围,但是,至少他们已经不可能再有逃跑的机会。

    “真遗憾,你们仅仅是体质异常而已,并不是真正的神秘。”契卡平静地按下手机的#号键,“永别了,丧家犬们。”

    耳语者总部楼层天花板上的消防喷洒器开始运作,水花一接触空气,就迅速挥发成浓烈的白色烟气。鬣狗们却没有太过注意,他们的面罩拥有防毒功能,而且,他们的肌肤在接触了白色烟气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生出负面反应。分出一部分人手去处理喷口后,鬣狗们踹开耳语者总部的大门。但他们很快就确认了,没有人呆在这里,而且,除了之前疑似毒气的白烟和楼道上的自动兵器之外,并没有更多的杀伤性武器。

    而这个时候,白烟还在源源不断地喷出,迅速沿着各个通道和缝隙蔓延至整栋楼。

    鬣狗们已经确认,自己等人的行动已经宣告失败了,耳语者的成员不在这里,只能制造一个重度破坏的假象,几乎是最差的结果——他们陆续扔出定时炸弹,并离开了房间,然而,在他们刚出门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异常——负责处理喷口的同伴静静躺在地上,而这个时候,他们的身体也开始出现异常反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