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08 压倒性
    ps:明天就是元旦了,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有新的收获。

    利用超出所有人的速度,我和富江完成了换位。当然,这种换位其实没有必要,从插入战局的开始,由我抵挡十三名魔法少女,而由“江”去处理年轻的意识行走者是完全可行的。只是富江对魔法少女充满了攻击性,所以,在最初选择各自对手的时候,才产生了错位。我并不觉得这些魔法少女对富江有什么重要意义,令得她产生这种针对性,而仅仅是认为,这种选择不过是富江人性化和情绪化的一面——她不喜欢这些由人近中年的男女装扮而成的魔法少女,或许,这些人的表现,破坏了她心中“魔法少女”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正常印象,所以,她要去教训教训对方。

    我也希望,自己的这种判断就是真相,而并非存在什么内在的更深层的理由。我对这些魔法少女的第一印象也不怎么好,说实在话,他们的样子完全不符合我的美学观念,如今直面这十二人,我对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留情的想法。即便如此,我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算对他们下死手的,因为,我们彼此之间就是陌生人,对陌生人产生杀意,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仅仅出于第一印象不好,就杀死对方,也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我虽然是精神病患者,自身的遭遇、处境和存在形态相当离奇,但这并不代表,我的三观就完全和正常观念向左。

    这些魔法少女是弱者,是网络球的士兵,是未来与末日真理教作对的先锋,是丘比制造出来。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有所关联的神秘性存在。他们自身存在所代表的意义,并他们自己理解的还要更加深层。如果在过去,说不定我们还是站在同一条战壕里的伙伴。虽然他们此时所处的立场,和我要做的事情有所冲突,但是,我并没有从一开始就将他们视为敌人。换另一个角度说,他们的能力和经验,也不足以成为我的敌人。

    我很强,虽然不是意识行走者,但是,我很强,这一点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即便认知到,自己在“现实”层面上,是一个何等病弱的少年。但是,我对自己内心中的那份强大,从来都没有遗失过。回顾自己的人生,我完全找不到“自己是怯懦者”的半点证明。

    我不会单纯因为魔法少女的立场问题而非得杀死他们不可,不会单纯因为他们拥有力量就非的杀死他们不可,不会单纯因为他们的形象不符合我的美学就非得杀死他们不可,不会单纯因为他们在试图阻止“江”就非的杀死他们不可。

    杀死他们,是如此简单的事情。不必杀一只鸡更加麻烦,他们连绊脚石都称不上。

    但是。我仍旧出手了,在其中一个魔法少女被富江杀死之后,我决定要杀死这里剩下的十二个人。

    仅仅是因为,富江杀死了他们的其中一名同伴。

    我看得出来,这些魔法少女之间并没有多么深厚的交情,他们甚至在行动之前。很少有所配合,就如同一群新兵刚刚响应征召,还没有进行训练就被投入战场。他们彼此之间有许多小心思,不会因为同伴的死亡,就非得为这名同伴报仇。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他们甚至可能会将自己的同伴当成诱饵。

    即便如此,既然富江杀死了他们的其中一人,我就必须将剩下的人全都解决。这并不是害怕他们复仇,那么,到底是什么理由呢?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或许,是一种和“江”在生理和灵魂上的联系,是一种“病毒”对“感染者”的影响,我的理智不觉得杀死这些家伙有什么意义,从感性上也无法对自己的这种决意进行解释。我出手的时候,对自己在做什么,是十分清楚的,所以,更深切地体会到,自己行动的理由,并不在于自己是怎么想。

    那个深藏于体内深处,亦或着灵魂深处的,似乎比任何以人形表现出来的“江”,比以“病毒”形态表现出来的“江”更本质的某种存在,宛如心脏一般鼓动着,释放出一种凌驾于感性、理性、本能和人格意识的波动,对我造成了影响。这种影响在过去也存在,我回顾自己生前的一切行动,或多或少都能察觉到这种波动的影子,更有一些深刻的宛如梦境般的体验,让我感受到自己对这种波动的恐惧。

    那是,无论多么隐晦,多么模糊,但只要察觉到了,感受到了,都会生出一种无比强烈的,洞穿了一切主观和被动的意志,极为纯粹的恐惧感。就像是,它天生就是让我,让人类,让世界上一切生命感到恐惧的存在。

    我知道,我知道,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它会让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其他生命都产生这种恐惧。因为,我能感觉到,它就藏在我这里,藏在“高川”的深处,宛如一个产生病变的器官。它是独一无二的。

    当我面对这些魔法少女,做出杀死他们的决定,却又无法从自身上找到任何理由来说明这种冲动时,我是如此清晰地,感受了它的存在和对我的影响。

    仿佛,它将我改造成了一个天生的杀人鬼,让我不得不认知到,自己就是一个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说服自己,就能随意杀死某些人的怪物。而这种认知,在一瞬间充满了熟悉的味道,就像是,在遥远的过去,自己带着这份感觉而行动一样——

    仔细想一想,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从厕所怪谈回归正常世界之后?咲夜因为森野的缘故,被卷入末日真理教和山羊公会的阴谋时?那是一个无比怪诞的体验,也在这之前,从未意识到,当时自己的想法,到底是何等怪异。在没有接触到“现实”层面所带来的黑暗,在认知上。仅仅还是一个高中生的时候,没有遭遇过任何可以导致自己三观改变的重大变故的时候,竟然可以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天生的杀人鬼,而且,并不为这种想法和由这种想法所引出的行动产生半点困惑。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去将自己当作是一个冷酷的家伙。并真的做了许多冷酷的事情,把之后所有的行动,都以这种理所当然的想法和感觉作为核心进行解释。

    为了做到什么,成为什么,就必须杀死什么人——即便,事实是成立的,但是,仔细想想,自己的认知和人生经历。根本就不足以构成这种行为的基础。一个冷酷的战士,一个个性怪诞的杀人鬼的诞生,必然有着诞生他们的种种因素。一个人并非生下来,就会理所当然的成为这样的人,在和平的环境下,再奇思妙想的人,也不会突然改变了十六年的习惯后,没有丝毫的转折感。而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除非,从诞生开始。就从最基础的生理结构和意识形态中,拥有这种和“正常”悖逆的因子。例如,外表是人类,但内在基因结构,却有着“吃人以保证生存需要”的部分,也许大部分的基因都是和人类仿佛。只有那么一点点,无法观察到的部分,是不同的。然后,杀人也好,吃人也好。都会得到本能的满足。

    我,是这样的怪物吗?亦或着,是因为,因为体内和意识中存在着那怪物的它,而被它改造成了一个怪物?

    我的思维在与战斗无关的领域运转着,动作却完全没有任何停顿和偏差。我一边想着,一边理所当然地执行了下列行动。

    无形的高速通道在建筑残骸和破裂的街道路面上蜿蜒,将十二名魔法少女缠绕起来,就如同一条巨大的蟒蛇,将猎物扼杀在自己卷曲的身体里。所有来自魔法少女的攻击,其缝隙被这条行动轨迹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在我奔驰起来的时候,这些充满了华丽视觉效果的攻击,就像是凝固的烟花。

    刀刃,赶紧利索地割破他们的喉咙,鲜血一点一点地从伤口挤出来,但是,直到我回到年轻的意识行走者身边,这些鲜血才猛然喷溅到空气中。魔法少女们没有立即死亡,已经成形的和半成形的魔法,从他们所在的位置宣泄出来,宛如一道道流光溢彩的洪流,转眼就来到我们跟前。

    年轻的意识行走者刚刚才将目光挪到我的身上,这道目光的神采并不是那么清晰,他的思维,似乎还没有转过弯来。我太快了,太快的话,就会看到这种突然冻结又突然解冻的场面。不过,我早已经习惯了,对手连念头都还没来得及转完,就已经被宣告了命运的景象。

    当被我钉在地上的意识行走者回过神来的时候,立刻被那洪流一般席卷而来的魔法攻击吓得脸色苍白,但又并不完全是对这股力量的恐惧。他的心态,必然十分复杂,充满了震惊和疑惑,才让他的表情,充满了浑浊的味道。

    而这个时候,富江也已经不再是富江,在连锁判定也没能观测到,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变回了真江的形态。那充满神经质,诡异又优雅的气质,好似要将周围的一切都吸入黑暗的深渊中,连空气都无法逃过一劫。如此让人窒息的她,面对洪流般的魔法攻击,连头都没抬起来。

    她看着自己的脚尖,又像是凝视着年轻的意识行走者,朝魔法洪流涌来的方向抬起左手。明明是看得清晰的动作,却比魔法洪流的速度更快,就像是两者位于不同的时空中。而在两者接触之前,真江的手臂,猛然炸开了。

    腥红又浓稠的血色液体,因为手臂的爆炸而于断口膨胀,就像是高压水枪,地泉喷涌,火山爆发,江河决堤,构成比魔法洪流还要巨大的洪流,一口气就吞掉了位于前方的一切。只是眨眼的时间,魔法少女们连同他们所在位置周边二十米方圆的一切,都被血色的液体覆盖了。

    看似规模宏大,冲击感十足的魔法,连一个泡沫都没能制造出来。

    那里,什么都没剩下,除了一片红色的沼泽。

    是的,正如我之前所说。“江”拥有这个世界里,足以压倒一切神秘的力量。

    无论我是否出手,都不是必要的,不是具有决定性的,只是,也许我的行动意志。会在某些时候,引发“江”的行动。我存在于这里的理由,是因为它需要我存在于这里,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觉得,自己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它。或者说,我必须要影响它,而影响它的基础,就是我必须在它的身边。

    我的胜利。从一开始,就不取决于我的战斗力,而取决于,我的影响力——这个认知,在我的心中拥有革命性的意义,我认为,这是自己第一次真正看清,自己走向胜利的道路。

    所以——

    无论你是什么。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无论会有怎样的结局,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无论有着怎样的期盼和愿望。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只是,有那么一瞬间,你能听到我的声音,请实现我的愿望。

    然而,这并非是交换的代价,也不是谁对谁的报答。仅仅是因为,这就是高川。

    腥红又浓稠的液体,宛如影像倒放一般,缩回真江的手臂里,不过是眨眼的时间。她的左手已经恢复如初。而之前被血之沼泽弥漫的地方,似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所有的物体,还留在原来的位置上,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只能说,所有的生命气息都消失了。这片被黑色巨人摧毁的钟林区,虽然很多地方都是空旷的,让人感到沉寂阴暗,但是,被血色沼泽覆盖的地方,却让人感到仍旧有什么东西被“吃”掉了一般,留下一大片充满了更死寂的“伤疤”。

    年轻的意识行走者明显也产生了这种感觉,他的额头大汗淋漓,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仿佛连呼吸都要停止了。他很恐惧,这种恐惧,在真江的身旁仿佛化为实质,那是一种因为浑浊而出现的灰色,就算是第一次看到他的人,也能强烈感受到他此时的情绪波动。

    太剧烈了,年轻人的胸口起伏不定,心脏在远方传来的建筑倾毁声中,也似乎清晰可闻。他张开嘴巴,就如同浮出水面而窒息的鱼,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无论他在这之前,有着怎样的打算和谋划,亦或着真的只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失败者,此时此刻的处境和体验,都不会有任何差别。

    我不是第一次看到,他人面对真江的力量时,这副仿佛要被吞没了的恐惧表情。

    我想,当自己对“江”感到恐惧时,也一定不会更加好看。即便有所觉悟,但是,以前就已经存在的恐惧,到现在,仍旧没有半点变化。我决定和“江”在一起,并不是草率的决定,而是直面这样的恐惧,依然不改初衷的觉悟。

    我,不会因为恐惧就逃跑,因为恐惧就不顾一切地宣泄,因为恐惧就不去爱。我相信,接受并跨越这种恐惧的自己,是和“江”在一起所必要的条件。

    真江和年轻的意识行走者对视了大约三秒,然后,缓缓将手掌放在他的额头上,有那么一瞬间,年轻人仿佛要挣扎般蠕动了一下身体,却如同面对天敌般,扭曲的动作好似关节都僵化了。

    下一刻,年轻人的身体从下半身开始虚化。就像是分解成泡沫和灰烬一般,一层层地向上瓦解,飞散的星星点点转瞬间就消失在空气中。与此同时,他的额头有一道道的血丝在蔓延,如同构成了诡异的纹身,自上而下进行侵蚀。在虚化抵达他的胸口时,仿佛被这些血丝纹路所构成的某种神秘力量给阻止了。年轻人的上半身断口处霎时间喷出大量的鲜血,将真江的身姿染成一片血红。

    他不可能再活下去,但是,“江”通过他所释放的力量,必须回到正常世界。年轻的意识行走者,是横跨意识态世界和正常世界的一道桥梁,而这道桥梁,正在崩塌。那种虚化现象,我感到并不是“江”的力量在起作用,而是这个年轻人在正常世界的正体,再一次被网络球的处理部队找到了,并执行了最彻底的清除。

    这个年轻意识行走者出现的时候,就一副受伤逃亡的样子,他本来的目的,也不是进入瓦尔普吉斯之夜,而像是进入另外的意识态世界去做点什么事情——例如,通过意识力量,去抹消自己的逃亡路线,重新将自己隐藏起来。只是,魔眼的力量,让他的打算成为泡影,最终沦为网络球和我们的猎物。

    反过来说,如果不是“江”的力量,这位年轻的意识行走者早就应该被分解为虚无。此时,他的最终命运并没有改变,却更显得更加凄惨。

    大约是制造者还没有彻底死亡的缘故,烙印上魔眼印记的意识之门也没有崩塌,一道道血色纹路浮现其表面,正不断向其它空余部位蔓延,包括魔眼印记,似乎也成为了侵蚀的对象。

    通过侵蚀魔眼反向追踪网络球的那名意识行走者,也许并不是没有可能,只是,风险会更大。他可不像这个年轻人这般好欺负。在确定收割年轻意识行走者后,“江”或许正打算进一步尝试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