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30 鼓点
    发生了一些严重的事情,直到义体高川再次谈及轮椅人的时候,同样参加了走火的案件处理会议的s先生却没有关于当时在场的轮椅人的记忆。s先生的意识被轮椅人动了手脚,这已经是无可否认的事实,虽然仅仅是被抹去了轮椅人的相关记忆,但是,谁也不能确定是否还有更深层的手段被隐藏了起来。这已经不是对网络球的信任程度有过高的问题,没有人会喜欢自己的意识被他人当作玩具,虽然可以推断轮椅人这么做的用意,理性上也可以理解,但是,这并不代表感性上可以接受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虽然居住在这座宅邸里,便证明s先生等人被网络球当作盟友看待,但是,义体高川却十分清楚,黑巢和网络球并不是敌人,但也绝对不是朋友。黑巢当前仍旧处于先期的潜伏状态,义体高川也才刚刚知道,这个在过去和网络球分庭抗礼的庞大组织已经成立,但是,网络球是否真的对这个组织一无所知呢?s先生和h先生身为黑巢的一员,不得不去思考由立场带来的可能性,去承受由此产生的压力。

    而作为在立场上,比黑巢更靠近网络球的耳语者,也并非全然可以放心。先不提彼此间的合作只是各取所需,义体高川考虑到在玛索失踪这一事件中,网络球可能充当的角色,就不免抱有在未来可能会和对方发生冲突的预想。当拥有敌意和怀疑的时候,任何细节上的风吹草动,都会引来更深的忌惮。

    义体高川看向咲夜和格雷格娅。

    “我没有问题。”咲夜沉着地说。

    “我也没有问题。”格雷格娅用讶异的目光,看着面面相觑的s先生和h先生。

    义体高川点点头,脸色却并没有轻松下来。咲夜和格雷格娅没有忘记轮椅人,并不能完全代表真的就没有问题。轮椅人作为当年对抗**的资深意识行走者。其能力的施展,有可能让任何没有意识力量的人都很难察觉。如果每个人都记得轮椅人,那么风险会大大降低,而现在耳语者看似被特别对待,反而让人难以相信,这真的是一种善意的释放。

    设身处地想一想。轮椅人对与会者的意识动了手脚这一点,不可能隐瞒太久,也就是说,耳语者迟早会知道,网络球的态度是有差别性的,而这种差别,理所当然会让一个理智的人,更相信包含有一种示威的味道。

    “真是不同人,不同的待遇。”h先生抬了抬眼镜。似乎在思考的时候,这就是他的习惯动作,“看来你碰到一个真正的老家伙了,伙计。”他这么对s先生说到。所谓的“真正的老家伙”指的是怎样的人,在场的每个人都能领悟。那就是从针对**的绞杀战中幸存下来的,最后加入了网络球的意识行走者。

    轮椅人就是这样的“老家伙”,他的外表年轻谈不上老态,但是谁又能说出他的实际年龄呢?h先生并没有实际见过对方。甚至于听到“轮椅人”这个代号,也没有丝毫印象。不过,从s先生的遭遇,已经从义体高川处得到的情报,已经足以估量对方的能力。也许在过去,轮椅人并不是使用这个代号,而是另一个更加知名的圈内人物。

    比起只听了传闻就躲起来的h先生。直接参与了当年一战的对方,无论在胆识、自信和能力上,毫无疑问都是真正的技高一筹。甚至于,相对昨晚的死者,那个同样参与过**事件的老牌意识行走者来说。h先生也不敢自称自己比对方更加优秀。

    然而,至少不在自己之下的意识行走者死了,隔了那么多年,本以为当年的事故已经结束,但是,那股危险沿着时间线,默默追索到了现在。回味着当年欧美区弥漫的紧迫气息,h先生的表情可没有他的语气那么轻快。

    s先生发出“嘁”的一声:“麻烦你了,h。”

    “我尽量,不过,对方大概不会大做手脚。”h先生说:“一旦在意识上动手脚的事情被发现了会很麻烦,就算有十分充足的理由,网络球也不可能为所欲为。仅仅是消除记忆,已经是打了擦边球。在这里,可不是只有网络球才有意识行走者,其他神秘组织中的意识行走者,在综合能力上比我更强的不多,但也有两三个。那个轮椅人做的事情,一定会被察觉,只是时间早晚而已。不过,那个家伙还真是谨慎呀,直接消除认知吗?对中继器核心的封锁,也是利用了这种能力吧?也许我也该这么做。”说罢,才突然意识到般,对耳语者三人说:“你们也知道中继器吧?网路球正在搞的好东西,这可不是什么秘密。”

    “是的,我们知道,不过,知情者应该不会太多。”义体高川说:“我们可以就这个情报再做一次交换?”

    “不需要。除非你知道最关键的那部分。”s先生直接拒绝了,“那么,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也该撤了。”

    义体高川和两人对视了半晌,对方没有感到不耐烦,但是眼神中,结束对话的意愿却十分坚决。虽然对耳语者来说,身为亚洲的神秘组织,对欧美区的积年往事不那么清楚是理所当然的,而很多情况,却会涉及到过去的事情,所以情报交流自然是多多益善。尤其是和黑巢做这种交易,更是不需要顾虑太多。一旦网络球出现异常,那么,黑巢就会直接成为助力也说不定。不过,h先生和s先生似乎也考虑到这一点,即便只是交谈,如果太过深入的话,说不清会牵扯进更复杂的情势,对于现在黑巢来说,却不是什么好选择。这是由黑巢的行动纲领,处境以及人员结构所决定的。

    义体高川从两人的表现,大约可以估测出这个神秘组织当前的状况,和记忆中的黑巢比较起来。现在的黑巢显然还处于一种极为初始的状态。虽然有彼此结合紧密的部分人员,但更多的,却仍旧是关系松散的结构关系。

    不过,即便再松散的组织,也会有一个组织核心,而s先生和h先生有可能就是这个组织核心中的两位。除了他们之外,席森神父就是可以预计到的第三个核心人物。目前暴露在他眼前的黑巢成员,一共只有三个,但是,核心人员应该并不止这个数量,闲散的成员人数应该更多,只是,暂时没有有效组织起来,所以无法获得足够的集中行动力。

    “我明白了。”义体高川终于松口。对方两人的表情明显松了一松,“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也是可以合作的。如果是朋友的话,记得通知我们。”他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如果时机合适的话。”s先生没有肯定的答复,但也并不是敷衍的态度,“至少在短时间内,我们不会再碰面了。你给我的感觉很不好,高川先生。”他十分直白地表达了。这次交易的不愉快,不过。任谁被迫做了自己原本不打算做的事情,都不会高兴起来,即便这件事并不完全是自己吃亏。

    “至少没有使用暴力,不是吗?”义体高川笑了笑。

    “不,对我来说,这种胁迫就已经是暴力。”s先生说着。h先生已经走到他身后,他已经再次变成了没有细节的人形状态,抓住了s先生的肩膀,“也许你不认为是胁迫,无伤大雅。但是,对我来说,这就是事实上的胁迫。再见了,高川先生,再见面的时候,我一定也会无伤大雅地给你一点回报的。另外,我很讨厌你的面具,我不喜欢所有用面具掩饰自己的家伙。”

    并没有等待义体高川的回答,两人的身形渐渐融化在空气中,这个过程虽然在视网膜屏幕中十分清晰,但是正常时间也不过是眨眼一瞬,他们原来所站的地方,只剩下了那块大石头。

    “走了。”格雷格娅咕哝着,转头盯着义体高川的狐狸面具看了看,“挺诡异的,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很有个性,很酷,就像是电影里的变态杀手。”

    “没想到你的口味那么重,格雷格娅。”义体高川耸耸肩。

    “我可不喜欢变态杀手,我只是喜欢那种很酷的风格。”格雷格娅面不改色地回答到,又问:“现在回去吗?听他们的说法,应该不可能在这里找到更多的情报了吧?我之前问了一圈,基本上没什么收获,那些意识行走者把自己藏得可真紧。没有诱饵的话,想要他们自己站出来是很困难的。”

    “最后幸存者也有意识行走者。”咲夜说:“而且,那个意识行走者也没有藏起来,他们应该知道一点什么。”

    “不,已经足够了。”义体高川说:“那两人告诉我们的程度,应该也是其它意识行走者会告诉我们的程度。就当前了解的**的特性来看,这座宅邸的意识态防御无法有效进行防御,走火他们想要抓到凶手,不可能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事情。而这里能够抵挡那种意识力量的人没有多少,接下来再死人的话……不,是一定会再死人的。”

    “这么说来,我们的处境很不妙吧?”格雷格娅的脸色变了变,“我可不想不知不觉就被干掉了,咲夜,你有办法吗?”

    “如果维持灰烬使者的状态,应该有一定的抵抗力量。”咲夜的神情仍旧十分沉稳,“而且,**的力量效果虽然强大,但是使用方式有限制,这种限制让凶手无法提高效率,否则他大可把这里的人一口气都干掉,过去也不可能失败。”

    “我想,对方的死亡名单上,就算有我们,也应该排在后面。”义体高川想了想,说:“他让死者留下了我的名字,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用意,或许是尝试过对我使用能力,但也让人觉得,有一点栽赃嫁祸的意思。这本就说明,他对我们很在意,但又没有立刻干掉我们的可能性,所以才选择了折中的方法。我们的麻烦,并不来自于直接性的威胁,而来自于其他神秘组织的抵制。”

    “原来如此。”格雷格娅似乎明白过来。点点头说:“就像走火暗示的那样,如果死亡事件不断发生,而我们也一直被暗示为凶手的话,就算其它的神秘组织再好说话,再和网络球的交情不错,也不得不排斥我们。一旦他们的意志联合起来。份量就会比耳语者更重,走火他们也必须考量对大多数盟友的安抚,对耳语者做点事情。”说到这里,她的脸上浮现冷笑,“那个时候,我们就被彻底孤立了,网络球却能够左右逢源。也许,我们会被表面上灰溜溜地赶出去,然后在私下不得不和网络球达成什么协议吧?高川。这可真是让人不爽,我们大干一场吧?反正都要离开的话,我可不想被人当作夹着尾巴被人踢走的样子。”

    “有没有可能,会怀疑我们就是**的持有者,怀疑我们在故布疑阵?”咲夜说:“没有线索去捉住凶手,也就没有证据证明,我们不是凶手,不是吗?”

    “怎么办?高川。”格雷格娅和咲夜一致投来询问的目光。两人已经不再担心自己会凶手攻击,但是。所能设想到的,自己等人将要面对的环境,的确不怎么美好。原本来到这座宅邸,本就是为了达到更安全的目的,也是一种对盟友身份的表态,但是。刚刚住进来,意外就一个接一个地产生。尽管,并不意味着,对自己等人来说,这里已经变得十分危险。但是,不愉快却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马上离开的话,大概就可以避免大多数情况了,但是,这种选择也同样可以视为退避,同样让人感到不舒服。这可不是实力上的差距造成自己必须后退,明明有力量去无视他人,却顾虑重重而被他人的想法限制住。格雷格娅虽然想要结束这种不顺心的做法,但是到底该怎么做,决定人还是高川。

    “等待,但是,不需要忍耐。”义体高川沉声回答到:“如果有人想知道耳语者凭什么可以和网络球相提并论,那就用事实告诉他们。”

    “哇呜,我喜欢这样的说法。”格雷格娅明显兴奋起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雀跃的感觉,“这次我可不会脱后腿了。就算我们大闹一场,只要成为胜利者,就没有任何问题吧?”

    “是的,只要胜利,就没有问题。”义体高川说:“因为,我们是亚洲区的神秘组织,也是唯一坐上高位的亚洲区神秘组织,欧美区的不满,我们没理由代替他们去承受。”

    “那么,从现在开始,变身限制解除,可以吧?阿川。”咲夜不知何时,已经将那张诡异的罗夏墨迹面具拿在手中了。

    “你觉得必要的话。”义体高川点点头,“虽然我还是觉得能够不用就尽量不用,但是都到了这种时候——阿夜,你来决定。”

    “高川,你说今天死的人,会是哪一个?”格雷格娅饶有兴致地问到。对格雷格娅来说,这个宅邸里,除了义体高川和咲夜之外,没有一个朋友——网络球并不友好,曾经的命运之子计划,让她强烈地感受到了何谓颠沛流离和危悬一线,而网络球就是主导这个计划的推动者之一,就算付出了黑戒这样的奇物,也无法扭转她对这个神秘组织的观感。至于其它那些网络球所谓的盟友,对于她来说,也不过是一群陌生人而已。出于是之前所设想的可能性带给她强烈的恶感,以至于对“会有人死亡”这一点,也已经无法再诞生怜悯和同情了。

    “那两位先生,不是说了,这里还有参与了当年**事件的意识行走者吗?”咲夜说:“应该会是他们吧。”

    “复仇?”格雷格娅问,她当然也有自己的判断,复仇或许并不是全部,但一定是有这样的因素在内。

    “或许对凶手先生来说,在这座宅邸里,只能把直接的猎物,选择为过去的对手也说不定。”咲夜思考着,“网络球对这座宅邸布置的意识态防御,虽然没有他们自己想的那么固若金汤,但是,会对所有意识态力量产生影响,这一点应该是肯定的。**原本在使用方式上就有限制,再遭遇这种程度的防御,怎么想,能够使用的手段都不多。轮椅人说过,在宅邸中使用意识态力量会受到限制,那么,如果力量不是在宅邸中使用,而是更早以前就被种下了呢?”

    “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格雷格娅线点点头,“你是说,过去那场针对**的战斗,胜利者并没有完全胜利,自身已经被埋下隐患,是这样吗?咲夜。”

    “如果,死者还是当年的参与者,那么,这样的判断不是极有可能的吗?”咲夜从口袋掏出一副没有度数的装饰眼镜,戴上了上去,“这是刚才在摊贩上买的,感觉如何?”

    “很棒。”格雷格娅莞尔一笑,一语双关地说:“很知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