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847 敌像速写
    义体高川和咲夜并肩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两侧房间中隐隐传来的声音,以及更加清晰的脚步声,十分强烈地反衬出当下的寂静,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步行在展览馆的通道中,四周都是会活动会发声的画像。再次经过火炬之光雅克等人所在的房间时,义体高川已经不再准备与房间中的两人在内,视网膜屏幕中,这两人仍旧没有改变自己的位置,就好似雕像一般,静静坐在那儿——通过运动物质衬托出来的静止画面,刚成形时显得粗糙而模糊,不过,配合脑硬体中两人形象数据进行渲染和勾勒后,看起来就和真实画面没有太大区别了。明明自己的同伴,那个叫做库拉的女性也和走火一样陷入麻烦之中,但这两人却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该说是对自己的同伴有信心呢,还是对网络球的走火有信心?亦或着,这本来就是他们计划中的一环?

    这些问题,都只在义体高川的脑海中一闪而逝,他没有深入去思考。这一次的事件,让他有一种置身事外的感觉,并不是主动脱离麻烦,而是,麻烦并没有找到他的头上,甚至可以认为,造成当前局面的罪魁祸首,似乎不打算针对耳语者。格雷格娅是不可能抗拒这名意识行走者的能力的,但是,格雷格娅所受到的影响,并不是那种意识力量的直接作用,而仅仅是被波及后掉入了思维陷阱。连格雷格娅都放过了,避开义体高川和咲夜,仿佛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名意识行走者的目的是什么?搞了那么大的阵仗,仅仅是为了杀死某些人?但是,即便连走火等人也失踪了,在义体高川的直觉中。这名意识行走者制造这次大规模意识陷阱的目的,似乎更像是在躲避追捕——只有坐了坏事之后才需要逃跑和躲藏,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的话,只能认为,在电路事故发生之前,对方要做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完了,或者说,这个从头到尾看起来都如同恶作剧般的境况,便是敌人想要达到的目的。

    这个敌人,没有对付耳语者,火炬之光的雅克和亚洲人k也没有在期间发生任何事情,走火、司机和库拉那边的情况,并不十分清楚,但是。应该也没有问题。即便假设走火是目标之一,其安全性也是有足够保障的,要杀死这个男人,尤其还是在他的地盘上,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仅仅是一名意识行走者,一个专门布置了神秘的旅馆,能够成功干掉走火的几率,也不超过百分之十。

    走火、司机和库拉看似只有三个人。但实际上,走火的身份。以及火炬之光雅克等人表现出来的,对待这次事件的漠然,都足以暗示着,他们此时所能调动的力量,远远不限于他们自身。

    “真的,就像个恶作剧一样。”咲夜陪伴义体高川下到一楼。不由得说到:“但是,只是为了恶作剧,就使出这么大的阵仗,总觉得有点不自然。或者,只是因为他锁定的目标远远超出他的想象。所以这些布置只能宣告失效,而不得不转而用来为自己做掩护呢?”

    咲夜的想法,也是义体高川的想法。只是,如果真的这么思考的话,敌人最后可能针对的目标,反而是就是义体高川自己。因为,从至今为止观测到的现象来看,真正不受到影响的,只有义体高川一人。咲夜和格雷格娅的情况,倒像是在攻击义体高川失败后,便彻底解除了针对耳语者的行动。

    所以,直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人员伤亡的话,都是托了自己不受到意识性力量影响的福吗?义体高川不得不这么想到。如此看来,敌人并不是丧心病狂的类型,在行动之前,就已经妥善地考虑了失败后可能产生的影响,并真的打算,将这种影响减低到最小。从反面的角度来看,也可以认为敌人的行动,有着相当大的肘制,无论从思维上,还是从能力上,都无法彻底投入其中。

    “这样的敌人,应该属于第三方。”咲夜的想法,和义体高川的想法同步了,“他们和网络球、火炬之光以及我们耳语者,甚至于更多的神秘组织,都处于一种相对中立的立场。他们有可能去为了某些目的,和他人产生冲突,但却不会为了这个目的而不折手段去达成。他们看似朋友,但若即若离,而他们又有足够的力量,让他们保持这种暧昧的立场和态度,而不至于被其他组织针对和压迫。”咲夜挽着义体高川的手,走到旅馆外的路灯下,一边阐述着自己对这名意识行走者的身份背景的解读:“实际上,如果只是实力一般的组织,这个时候都必须要站位了,哪怕是锉刀那边的雇佣兵协会,也不得不优先选择支持对象,从火炬之光等人的态度来看,即便是火炬之光这样的顶级组织,也不感在这种时候针锋相对地乱来。选择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在网络球的地盘上动手,他们对这次行动的保密性十分有信心,即便这个意识行走者被抓到,大概也不可能轻易就被揪出他背后的人吧?甚至于,从这个人口中供出的情报,也有怀疑的必要,因为,有可能是他背后的人,故意通过他的嘴巴释放这些情报,从而为他们的下一步营造必要条件。”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因为,她看到了距离旅馆最远的路灯下,静静孤立着一个人影。即便灯光明亮,夜色却仿佛为这个人的身上披上了一层阴影,让他的外型看起来不那么真切,分辨不出性别,也看不清楚五官。

    “其实,我比较倾向于,这名意识行走者不是火炬之光的人,而是另有组织,但是,这个组织的行动,得到了火炬之光的支持。并不是谁在利用谁,只是在当前的情况下。他们拥有一致的利益基础而各取所需。之后会不会再次合作,就很难说了,他们之间,不是同盟或朋友的关系。”咲夜紧盯着那人,继续说到:“那个叫做k的亚洲人,以及他的同伴。都很符合这样的条件,但是,单纯从上次交锋时的体验来判断,这些人太过松散,整体实力平均,但并不突出,没有核心,没有一个强大组织该有的资质。正常情况下,火炬之光这样的顶级组织。应该是不会和这种组织合作的。而他们的情况,也和我们之前对这些亚洲人此行来的目的的推测并不相符,只是暴露出来的这些人,并不足以达成阻止并取代耳语者的目的。所以——”

    “所以?”义体高川和咲夜肩并肩牵手站着,一同凝视着那没有任何动静的灯下人影。来者可不是怪物,他的视网膜屏幕中,投影出对方的具体影像,笼罩在这人身上的阴影。不足以在义体高川面前继续那种模糊形象的功能。

    是个男人,笔挺而干净的深色西装。看起来严肃又正经,就像是电影中刻画的,专门负责不公开活动的专业人士。说起来,在义体高川的印象中,有一个熟人和他有些相似——荣格。

    当然,此时站在那边的人。并不是荣格。他的表现不带恶意,有一种一直都在等待两人出现的感觉。

    “所以,在那些亚洲人的背后还有人,而那些人,应该不是亚洲方面的人。他们对欧美区神秘圈的现状了若指掌,实力和火炬之光相差仿佛,但是,这样的中立势力却没有引起网路球的重视。只能说,这个组织潜伏得比火炬之光还要彻底。很可能,网络球中就有他们的卧底。”

    “是以一种藕断丝连,可以最高层度确保自身隐秘性的分布式组织结构吗?”义体高川笑了笑,咲夜所罗列出来的特征,已经足以让他将答案对号入座了,欧美区符合这种形象的神秘组织,就他所知就只有一个——

    黑巢。

    席森神父的黑巢。

    因为是黑巢,所以,才会出现可以和任何人反目,另一边却又不会得罪到底的情况。

    因为是黑巢,所以,行动目标,并不会固定得十分彻底。

    因为是黑巢,所以,在其自身存在上浮之前,可以隐藏得十分彻底。

    因为是黑巢,所以,在行动的时候,总会尽量撇开会暴露自身存在的因素,哪怕是因此导致行动失败,也完全在对方的预料当中——进一步来说,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也只是他们达成目标的一种途径。

    这是个很难缠的对手,就连高川记忆中,某个世界线里,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最巅峰的时候,都无法真正摧毁他们。

    是黑巢的话,今晚所观测到的,宛如恶作剧般的事件发展,就十分符合他们的行事风格了。

    今晚的情况,当然并不真的是恶作剧,只是,出于黑巢自身的行动风格,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不上不下的局面。看似谁都没有失败,也谁都没有成功,也没有人死去,然而,那名意识行走者,就是一个黑巢专门布置的一个陷阱,是引发更多陷阱的一个开关。

    走火如果真的捉到了那个家伙,那么,网络球要面对的,就是更加复杂的局面了。

    “高川先生,咲夜小姐,晚上好。”站在路灯下的家伙终于开口了,他不是个缺乏耐性的人,但是,他的处境可没有义体高川、咲夜两人那么悠闲。

    格雷格娅的失败,仅仅是一个意外,对于耳语者来说,今晚的事件其实已经落幕了,之后的情况无论往哪条方向发展,都可以确认,对耳语者没有威胁性,耳语者三人,随时都可以离开这家旅馆。无论亚洲人是带着怎样的目的而来,在见面的第一刻起,就已经彻底被义体高川和咲夜摧毁了。听说,前来伏击的那些人,就是这些亚洲人的话事者,如今,却只剩下有能力却不怎么管事的k,和其它没什么凝聚力的角色成员。

    但是,对于网络球来说,事情却没有那么简单,就算是火炬之光,都可以隔山观火,只有他们必须展现最强硬的态度和实力,为这起事件落下帷幕。即便,只是暂时性的帷幕。

    “网络球的人?”义体高川开口了,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他就有了这样的感觉。走火这一次和火炬之光的会面,在明知对方来者不善的情况下,自然不可能只带表面上的几个人手。恐怕。在自己一行人决定在这家旅馆过夜的之前,网络球藏在暗中的人手,就已经对这一带的情况进行了排查确认,甚至于,乔装成旅馆的客人进驻其中——虽然,在义体高川等人到来时,旅馆就只剩下正好适合他们人数的房间,但是,仅仅如此。是无法避免网络球的人利用神秘达成目的的。

    “是的,我觉得两位也是这个时候出来,所以提前在这里等着。”男人开门见山地说:“这家旅馆被一种十分强大,十分排外的意识力量笼罩着,我们的人,一旦进入路灯之后的范围,也有可能被控制住。在十分钟前,我们失去了走火的意识信标。但是,除了呆在自己房间里的火炬之光等人。以及耳语者的诸位,似乎都没有受到影响。”

    “你的意思是,造成这次事件的人,目标就是走火?但并不打算牵扯更多的人?”义体高川随便问道,对于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他和咲夜两人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但是。这些判断不需要现在就让网络球的人知道。

    “不管目的到底为何。”男人一副无视问题的态度,语气不疾不徐地说到:“我们的目标,都是增援走火,将敌人揪出来。至于对方的目的,自然会有机会知道的。”他的说话方式。和荣格十分相似,但是,中气却要更足一些。荣格那不疾不徐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催眠曲,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打盹,从而错失重要的东西,反而不得不提起精神去聆听。

    相比较起来,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反倒正常多了。

    “你们已经有方案了?”义体高川问道。

    “是的,敌人大致的目标,我们已经锁定了。”男人说:“走火的意识信标丢失之后,我们的人强制侵入了这片意识场,虽然吃了点小亏,但是,敌人的状态也很不好。他让我们注意到,这片意识场的存在,并不是为了攻击,或许曾经是为了攻击目标的目的,不过,现在的话,大致已经变成了对方防护屏障。我们已经占据主动权,虽然那名意识行走者可能已经捕获走火等人,并可能会将他们当作要挟,但是,我们并不打算妥协。”

    “不管走火的死活,直接将抓住对方当作行动核心贯彻下去吗?”义体高川盯着男人,一字一句地说到。

    “是的,这也是走火在出发前就已经做好的布置。”男人沉稳一笑,说:“走火可是认真的。”

    “我知道了,那么,需要我们做什么?”义体高川点点头,问到。

    “和本人一起前往敌人的藏身之处,捉住或干掉他。”男人这么说着,又补充到:“我也是一名意识行走者,但是,却没有直接的战斗能力,能够在这片意识场中保护自己不受到侵蚀,已经竭尽全力了。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能力进入这一带,但是,只有我自己的话,大概是无法解决最坏的可能性的。遵循盟约的启示,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高川先生,咲夜女士。”

    “我明白了,我们也会旅行盟约,我们这次过来,本来就是要发挥作用的,不是吗?”义体高川没有任何推辞。

    男人严肃的表情轻松了一些,但又提醒到:“两位也还请小心一些,虽然目前敌人不打算对诸位出手,但也不妨碍对方在走投无路下孤掷一注。越是接近敌人,两位遭到攻击的可能性会逐渐高达百分之九十——高川先生似乎是情况特殊,不需要太过担心,但是,咲夜女士的话……”

    咲夜面对男人的目光,没有用话语证明。她左手提着的布偶熊陡然拧做一团,材质也从茸茸的毛料,霎时间变成了光滑柔软的面具。面具上,无规则的罗夏墨迹图案不断变幻着。

    “要戴上它吗?”男人摇摇头,说:“我并不建议您这么做,咲夜女士,在傍晚的时候,您的状态可不怎么好。高川先生,你也觉得可以吗?”

    义体高川只是沉默了一秒,便十分肯定地回答到:“如果是咲夜自己的决定的话,我不会阻止。”

    咲夜的脸上,浮现怀念的,畅快的笑容,对高川点点头。完全没有任何犹豫地,将罗夏墨迹面具覆盖到脸上,大量的灰丝顿时从面具上绽放出来,缠绕包裹了她的每一片肌肤。

    男人的脸色有些古怪,很是沉默了半晌,似乎对已经变身灰烬使者的咲夜,有一些抗拒、排斥、警惕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