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七二章 巧取灵宝
    张信似有感应,此时回望了月无极一眼,毫不客气说着:“看什么看?没发现你边上那位,正在做手脚?”

    月无极一声轻哼,不愿答言。他当然能察觉得到,在他的旁边,乐灵鹤正以手指,隐蔽的勾动琴弦,发出常人听不见的无声之音。

    还有另一位名叫越长安的神师,则是以一只细小的铜铃摇动。

    他们前方的这场骚乱,一是因各自的防备与警惕心使然,二就是这些人的手笔,以幻法扰乱心神,使前方的那些灵师情绪失控,成为惊弓之鸟。

    不过在做同样动作的,应该不止是他们一家,其余多半还有人在施展类似的秘术。否则只凭这两人,无论如何都没法制造出眼前这样的大场面。

    乐灵鹤及越长安二人,应该是收到了黑衣人指令,才会出手施术。不过听起来,张信对黑衣人的做法很是不满,也很不认同的样子。

    他这些思绪,似如电光火石,念动之间,他们十二人,就已冲到了那火海的边缘,前方依然在乱战,各种杀伤灵术非但未曾停息,反而愈演愈烈。

    张信却不慌不忙的下令:“用坤元遁!”

    在场的皇泉魏周流等人,无疑是不会这种顶尖土遁秘术的。闻言之后,也再次心生疑惑,这种术法,基本只有圣灵一级才能掌握。

    黑衣人却双眼微眯,若有所思的看了张信的背影一眼,随后大袖一拂。

    下一刹那,他身后有一满面胡须的中年修士,浑身上下散出黄光。随后这黄光又仿佛气膜一般,将此间十二人全数笼罩。

    瞬息之后,他们的身影,就突兀的沉入到了地面,往前疾速穿行。两个呼吸不到,当这黄光再次穿出地面的时候,众人就见前方一片宽阔。而那些乱战的人群,已经被甩在了后方十里之外。

    “血芦荟!”

    月无极回望身后,眼中发光。只见远处那山崖之下,二十七株血芦荟,依然好端端的在那里,并未受到什么损伤。

    不过在那些血芦荟的旁边,却有着一条巨大的赤练蛇盘踞,身躯粗达三丈,整整一百四十丈长度。那蛇头正高高耸立着,冰冷的俯视着身前,那怕是面对前方成百上千的灵师,也毫无退让畏怯之意。

    之前引发乱战的那团爆裂火焰,应该就是来自于这头赤练蛇。不过因乐灵鹤他们的幻术,结果这头蛇反而置身事外。

    月无极不禁双眼微眯,眼中略显忌惮之意。这头赤练蛇的品级高达十五,虽未生成法域,可战力却也很是不俗。

    不过张信却没这么多顾忌,他站在小吞天的背上,继续用嘴指挥:“长乐歌第七章,战狂意!”

    此时已有数十道身影,往那血芦荟的方向冲飞过去。月无极以目眺望,只见来者莫不都是实力高绝的神师之流。

    乐灵鹤面色阴冷,长袖一拂,屈指连弹,使身边的宝琴发出了一阵‘叮咚咚叮’,让人心烦意乱的声响。

    那位名叫越长安的神师也在配合,手中的那枚铜铃,再次摇动。

    仅仅一个呼吸不到,那条赤练蛇的眼中,就蓦然现出几分血光。瞬时滔天的赤焰从其体内潮涌而出,将所有来袭之人尽数吞没,巨大的蛇躯则发狂似的猛力抽摆,力图将周围的所有灵师逼退。

    可依然有几道身影,全不惧那赤热的火焰,毫发无损的在里面穿行,并以灵巧的身法,不断的逼近着那些血芦荟。

    张信看在眼中,却毫不在意:“地刺术!王**你准备周天一气大擒拿!”

    王**的眼神一亮,随后哈哈大笑:“不愧是狂甲星君,摘星使大人的手段,真让人佩服。”

    就在王**说话之时,他的周身上下,蓦然一阵白气蒸腾。赫然在瞬间凝成了一条锁链,往高空延展而去。

    此时恰逢那黑衣人施展地刺之法,将那些血芦荟全数顶飞到了半空中。王**的气雾锁链,此时又化为一只遮天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二十七株血芦荟,全数扯向了他们的身前。

    接下来根本无需张信的吩咐,众人都全力以赴,撒丫子往这峡谷的前方疾奔。

    而等到这十几人与三头灵宠,都跑到了几十里外,那火海里面的众人,才反应了过来。

    不过此刻那头巨蛇,却已彻底的疯狂,不但那赤焰的温度,再次激增,那金铁般的身躯,也不断的在人群里面扭动抽打。使得火海之内,愈发的混乱。

    张信他们一直跑了五十多里,拐入到了这峡谷中的一个小岔道中,才稍稍放缓了步伐。

    而此时他们后面的追兵,绝大多数都已被甩到不见踪影。

    最后剩下的几个,在看见情势不对的时候,也很自觉的停下了脚步,不再尝试追击。

    这次日月玄宗出战的人,虽然只有十二位,可战斗力确很是不俗,可说是无一弱者。

    那些中小宗派,没有个三十人以上的规模,很难对他们构成威胁。

    且如果人少的话,说不定会被他们反推。事实是刚才张信,已经有了反扑的意图。可惜这些人见机得快,早早离去,并没有给他们机会。

    不过此处虽已没有了敌人,张信他们也都把心神放松了些许,可却并没有停下脚步,依旧以之前八成的速度,继续往前快速行进着。

    而除了那几位灵奴之外,其余几人的脸上,都无不现出几分喜意。

    这二十七枚血芦荟,就是整整五十四万点。十五级贡献,如若均摊在他们等人的身上,每人都可分到四万点左右。

    仅只这一次的收获,就可对宗门交代得过去了,哪怕之后,一无所得。

    且玄级血猎的规矩,与其他等级的血猎不同。虽然他们在灵域里面取得的东西,必须由宗门强制收购,但是他们却可以获得整整七成的收益,而平常的血猎,最多也只有三成。

    不过这时,那位黑衣人却用阴恻恻的声音询问:“这二十七株血芦荟,不知摘星使大人决定怎样分配?”

    “这还用问,按照宗门的成规,在场每人一万,其余按出力大小分配!”

    张信说完之后,就又斜视着那黑衣人:“你有什么想说的?”

    “没有!摘星使大人的手段高绝,为人也公正无私,确实让人佩服!”

    那黑衣人不禁很满意的说着,可接下来,他又见张信微微一笑,语声也低沉了下来:“是么,多谢阁下夸奖。不过考虑到你麾下几人,乃是灵奴身份。他们六人该得的贡献值,就由本座代领。日后他们如果摆脱了灵奴身份,可以到我这里来领取。”

    他的话才说到一半,黑衣人就气机一窒,目光陡然凌厉起来。

    而在他身后的那六人,本来麻木呆滞的脸上也闪动着异色。即便是对张信心怀着仇恨的乐灵鹤,也不例外。

    “摘星使大人,是在与我说笑?”

    那黑衣人似乎感觉到了身后六人的情绪变化,气息更加的阴冷:“他们的事情,还轮不到摘星使大人你来置喙,我劝摘星使大人不要管得太宽!”

    “可贡献值的分配,也是本座职责所在!”

    张信似笑非笑,眼神同样冰冷,毫不相让的与对方互瞪着:“还有,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敢跟本座这样说话?这就是你们暗堂的礼仪?”

    他一边说,一边向王**伸手。后者很是乖觉的,将已经放入了二十七枚血芦荟的玉盒,送入到了张信的手中。

    这意味着这些十四级的至宝灵珍,之后都只能由张信提交给宗门。

    黑衣人见状,顿时胸膛起伏,一双手死死紧握着,整整半晌之后,他才平复下了一身气息:“贡献值分配的事情,等到以后再说不迟。”

    那黑衣人回避开了与张信正面交锋之后,就又眼神闪烁的问:“摘星使大人今日的指挥,真让人叹为观止,让我想起了一人。四年前的第四天柱上官玄昊,曾经也如摘星使大人这般的智慧过人,惊才绝艳.”

    可他的话音未落,张信就已经一声哂笑:“上官玄昊?你拿本座,跟他打比?”

    随后张信就很是不屑的把手负于身后,同时下巴微扬:“本座日后的成就,必然百倍于他。上官玄昊在我面前,能算什么?你这混账,是准备用本座的仇人,一个宗门叛逆,羞辱本座?”

    此言一出皇泉等人面面相觑。倒也不觉得张信有多狂妄。昔日的上官玄昊,在张信这个年纪,可还是一个受尽旁人鄙薄的灵痴!而后者,却已是北地众人眼中的准‘超天柱’。

    黑衣人无言可对,他已经不愿意与张信说话了。发现这个家伙,不但让他一点便宜都占不到,说出来的话,反而快要把他给气炸,简直无法交流。

    “七号,给我探查周围附近!”

    随着黑衣人的一声轻哼,那乐灵鹤面无表情的又一次端坐下来,修长的手指轻抚琴弦,使一波音纹,向四面散发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