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03 死门
    我和乔尼都不清楚这座小教堂的产业权属于哪一个宗教团体,妓女们也不清楚,平日里来这儿做祷告和忏悔的人并不多。教堂外观看起来已经常年没有修缮,显得十分古旧,日常的经营维持大概是靠外来资金的援助吧,网络球和不列颠政府部门应该对这座教堂有备案,但是,我在苏格兰场的情报系统中,并没有找到有关这座教堂的,让人在意的东西。所以,这个地方应该不是末日真理教的据点,而仅仅是外围的产业,更甚者,是通过腐化相关人员,促成雀占鸠巢的结果。

    “你觉得我们要找的人会在这里吗?”乔尼问到,他盯着教堂的外墙若有所思,“网络球如果真的发现这里有问题,应该不会默许这里的人经营下去,但是,不列颠政府却有可能会视而不见。就我所知,末日真理教在所有发达国家都有自己耳目手足。如果不列颠政府和末日真理教达成了私下交易,网络球也不可能彻底翻脸。”

    “那些女人在教堂中没有停留多久,她们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被末日真理教的人盯上的,我不觉得这座教堂中的服务人员都是末日真理教的人。”我说:“有可能这座教堂根本就不是末日真理教的产业,仅仅是末日真理教的人扮作游客,在这里守株待兔。我不觉得那几个女人有特殊的地方,而末日真理教的人也不一定是特地为她们而来。”

    “你的意思是,一切都是偶然?那些妓女偶然到了这里,末日真理教的人也偶然就在这里,于是两者偶然地搭上了联系?”乔尼冷笑几声,“我可不觉得有这么多偶然的情况。妓女们要做祷告,不需要在这种教堂。她们需要更加光鲜亮丽的地方,在生意之外,她们和普通的女人没什么区别。末日真理教的人也不可能随便就走进这样的小教堂,他们信奉的可不是主。”

    “好吧。”我耸耸肩,没必要和他争执下去,“到里面瞧瞧就知道了。也许教堂真的没什么特别的,也许,里面存在一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你是说,异空间?”乔尼似乎是第一次听到“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样的描述,但他很快就理解了字面的意义,并转化为他更熟悉的名字。

    “这个名字不错吧?很有科学的味道。”我笑了笑。

    “太繁琐了,而且,异空间一点都不科学。”乔尼面无表情地回答到。

    说罢,他便看了看左右。确认四周没人后,化身燃灰从教堂的窗缝钻了进去。过了一会,正门便被打开了,开门的乔尼对我说:“你该不会想破坏大门吧?”

    “不,我正等你开门。”我说着,提起行李箱走进去,乔尼在身后重新将门关上。

    “你的超能还真是无孔不入。”我由衷地赞叹到。燃灰超能的战斗能力也好,行动能力也好。在我所见识过的超能中,几乎是最全面的一种了。

    乔尼的脸色也好了一些。显然我说中了他心中自傲的一点。比这种超能更全面的,无疑是末日真理教巫师的法术,只是,普通巫师的法术使用次数有限,轮到便捷和发动迅速,也远远不如超能。乔尼可以成为巫师猎手。燃灰超能功不可没,我觉得,就算锉刀、走火和荣格他们,在和巫师战斗的时候,也远远不如乔尼这般得心应手。他们的超能虽然也算强大,但却有点剑走偏锋的味道。

    “你的行李箱里装了些什么?”乔尼一边和我巡视着教堂,一边问到。

    “这是刚从网络球手中搞到的实验型武器。”我说着,越过一排排的长椅,走到讲台上翻弄了一阵,并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东西,至少到目前来说,这座教堂一切正常。虽然只是个小教堂,看起来也没有守夜人,但是,大堂中仍旧点燃了烛灯,昏沉沉的光线在沉沉的彩绘玻璃上荡漾着,高大的人影顶住天花板,颇有点怪诞不安的氛围。时而,从长椅下方和墙角边发出“唆”的一声,大概是老鼠的轮廓,于灯下的朦胧中窜走。乔尼没少盯向发出声响的地方,直到他确认那里的确不存在危险。

    乔尼的动作显得他十分警惕,这种警惕几乎已经深入骨髓。虽然教堂中除了我们之外,没有其他人影儿,但是,他仍旧会关注任何一个微小的动静,哪怕这种动静显得十分自然。

    小教堂还有里间,布置成私密的忏悔室,而忏悔室的后门则直接通向神父的房间,当我和乔尼进入的时候,里边没有人。房间收拾得很整洁,也显得十分清贫,全部的摆设就只有一张床、一个办公桌,一个小饭桌和一个衣柜,没有任何娱乐用具,最显眼的东西,是一本长宽都有几十厘米,显得沉重而有许多年头的放大版圣经,理应居住在这里的神父不见踪影,但是,小桌上水壶的水还是热腾腾的。

    乔尼从手指在桌上划了划,又摸了摸床垫,拿起水壶倒出一杯水,以此确认温度,诸如此类的小动作还有许多,经过一系列细节上的观察后,他确认到:“神父在大概凌晨十分离开的。这么晚了,他出去做什么?看房间的样子,他应该是个清修者,就算对城市的繁华不抗拒,也绝对不会没事在这个时间点跑出去。况且,凌晨时分,在宗教中是有特殊意义的。”

    他的问题不需要回答,我也没办法回答。不过,我也同意他的看法,在这个时间段,整个城市虽然还在沸腾,但是,那些地方都和糜烂的夜生活有关,如果一名神父可以长时间呆在这样的房间里,他的理念应该是排斥这种夜生活的。我小心翼翼地碰了一下那本显眼的巨大圣经,没有任何异常的征兆,圣经的封面触感有些独特,虽然看起来粗糙古旧,但却有一种丝绸的光滑。

    我注意到。这本圣经的纯黑色封面上,没有一个文字。

    “乔尼,似乎有些不对。”我说。

    乔尼连忙赶了过来,盯着办公桌上的圣经,也露出怀疑的神色。他摸了一下封面,陡然颤了一下。仿佛被针扎一般缩回手,说:“是人皮!”我和他对视一眼,没有做更多的判断,在宗教中,一些特殊的器具使用人皮是很常见的,虽然进入现代文明之后,这些物品会被秘密封藏起来,杜绝人言,但是。并不能保证,就一定不会有人使用。

    只是,拥有这种人皮封面圣经的这名神父,在宗教中绝对有相当的地位,考虑到对方是清修士,甚至是苦修士,这种可能性就更高了。如今还不能就此确认,这名神父已经被末日真理教的人侵蚀。但是,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那么,末日真理教的侵蚀性,要远比我们体会到的更加严重——正常来说,清修士和苦修士,是很难产生信仰转变的,尤其是这种扎根在文明中足有上千年的宗教人士。

    “翻开看看。”乔尼说。

    我翻开圣经。发现里面用的都是相当古老的文字,但字体结构却并不一致,大部分是蝌蚪一样,但有不少地方,掺进了楔形文字。甚至有用形象的,充满宗教味道的图案。字里行间的一些笔录,明显是参阅者自己写下的注译。我虽然无法阅读这些文字,但却清楚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圣经,或者说,不是正常的圣经。乔尼似乎可以看懂一些,他的表情越来越沉重,甚至有些震惊,他迅速翻过书的一半,就出现了一张巨大的折叠夹页,上面是经典的黄金六割图案,但是,被分割的身体,却不是人类的,而是一个羊头人身,拥有女性特征的怪物。

    “恶魔——”乔尼说的,正是我意识到的,“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圣经,而是恶魔召唤书!”

    “但是,为什么会正大光明地摆在这里?”我说:“这种东西,根本就不适合摆出来。网络球也好,政府部门也好,难道都没有注意到吗?”

    “也许平时是藏好的,但是,今晚……”乔尼犹豫了一下,“我有不好的预感,如果不是神父大意了,那就是我们已经掉入陷阱中了。”他合起恶魔召唤书,呼吸急促起来:“那个家伙是故意让我们接触这本书的!”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立刻传来“嘭”的一声,像是门被用力关上了,但是,我和乔尼都没有忘记,我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把门关上了,这个声音绝对不正常。我和他齐齐回头,只看到房间的门好似重影般,在原地一扇扇重影地关闭,砰砰砰的声音就好似要将我们隔绝到一条长长的通道中,而整个房间的空间形状,也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动拉长,从一种接近正方形的形态,变成了前后狭长的通道形态。床桌和柜子等等家具之间的距离不断伸长,我甚至觉得,连自己的身体也被这股力量拉长了。

    乔尼霎时间化身燃灰扑向正在远离我们的恶魔召唤书,但是,他只是维持着一种飞扑出去的姿势,相对位置却完全没有改变。我也在同时发动速掠,扭曲的空间中,一条无形的通道以瞬时的速度架向恶魔召唤书,下一刻,我已经出现在通道尽头,将这本恶魔召唤书抓了起来。这个扭曲空间的力量,显然还不足以扭曲我的速掠通道。

    再一眨眼,我回到乔尼身旁,构成他的燃灰,正处于一种不正常的松散状态,扭曲空间的力量,正将凝聚在一起燃灰微粒拉散,而构成乔尼面孔的燃灰,露出紧张吃力的神态。我顿时明白,这种扭曲的力量对他大有威胁,现在,他似乎难以凝聚**。

    我将夸克化身的斗篷一旋,掩盖了乔尼,之后,斗篷下的轮廓一阵起伏,终于恢复成人形。乔尼一把抓下斗篷,松了口气,对我说:“多谢。”

    “不用。”我说着,斗篷再次变回夸克,站在我的肩膀上,空间的扭曲还在持续,但是,整个房间的变形却停止下来。似乎会在很长时间都维持在这种扭曲的形态上,入目所见,没有一处笔直的线条,不规则的弧形弯曲,让我们就像是身处麻花之中。不过,并没有对我们造成真正的伤害。

    “这本书还有用吗?”我将恶魔召唤书递过去。

    乔尼接过了。说:“不一定,但是有备无患,就算这本书本来就是陷阱的一环也顾不得了。我的直觉一直很准,没有这本书的话,我们可能连这里都走不出去。幸好你的超能可以使用,我的超能被针对了。”

    “这是一个小型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触发点是这本书?”我盯着恶魔召唤书,但它仍旧没有显露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似乎就只是一本书而已。

    “谁知道呢?不过。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乔尼严肃地说:“扭曲成这种样子的异空间,通常很不稳定。”

    “只能从门口走?”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最终确认只有一条路。我抓住乔尼的胳膊,施展速掠抵达门前,此时此刻,那种“无数重影的门不断关闭”的现象已经停止了,但是,如今的门。或许用“无数扇关闭着的门”来形容更加合适。普通的移动,在这个扭曲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根本没有效果。所以,想使用ky1999来击破这扇门,结果就是,子弹根本就飞不出去,宛如在发射口凝固了一般。明明是配备有s机关,但是。s机关的效果,却直接被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效果抹消了。

    “针对攻击和特定移动?看来是相当高等级的异空间。”乔尼有些悚然,“他们一直在等待我们这样的人上门吗?”

    “怎么开门?”我问。

    “把书放上去试试?”乔尼提议,我没有拒绝,他便将恶魔召唤书按在重影的门上。这一次倒是很顺利就做到了,可恶魔召唤书的人皮封面,却变幻出一团旋转的黑色雾气,眨眼间就变成一张尖牙利嘴,一口咬住乔尼的手掌。乔尼及时将手臂转换为燃灰状态,在这张嘴巴中释放出猛烈的爆炸力。

    在这张书皮怪嘴中,爆炸变得悄无声息,就好似被它咽下肚一般,随后无数的火星从两排尖牙之间窜出来,重新凝聚成乔尼的左手。

    “妈的,这家伙成精了!”乔尼沉声说。

    而在发生这个变化之前,这本恶魔召唤书本身,让人感受不到任何异常,这才是最让人在意的地方。

    “不是书本身发生变化。”我凝声说:“而是什么东西依附在了这本书上。这本书只是一个载体而已。”

    “摧毁载体的话,我们也许会失去离开的钥匙。”乔尼皱了皱眉头,恶魔召唤书封面上的怪嘴裂开笑容,发出怪异的尖笑。下一刻,便有大量的鲜血从书页中流淌出来,蜿蜒着浸染了重影之门上的纹理,构成一面独特的魔法阵。乔尼呆了呆,骂了一声脏话,就被我抓住肩膀,以速掠闪到一旁,与此同时,一条巨大的光束从魔法阵中打了出来,贯穿了整个扭曲的空间。

    随后,这个空间从破口处开始龟裂,晶莹的碎片还没落到地上就消失了。整个扭曲的房间正在瓦解,我可不能保证,继续呆在这里,会不会伴随这个扭曲空间一起被分解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必死的陷阱。不过,在扭曲空间没有被破坏之前,我或许还做不了什么,但是,空间被打坏,也意味着“失去封闭性”,我觉得自己可以尝试一下。

    远在扭曲空间另一端的烛台即将崩解,阴影正伴随着剧烈摇晃的烛火摇摆。

    念头刚在脑海中升起,夸克便再度化作斗篷,将我和乔尼笼罩起来,通过无形的速掠通道投入阴影中。

    再下一个呼吸,我和乔尼出现在教堂的大厅中。我收起斗篷后,乔尼愕然看着四周,脸上还有些惊魂未定。

    “就这样出来了?”他自言自语地说。

    “我们的运气挺好。”我说:“他们之前不了解我们的超能,但是,他们现在应该了解了。”

    乔尼没有回话,径直走向里间,我紧随其后。再次进入忏悔室后,却发现那扇通往神父起居室的门已经彻底消失了,那里只有一堵严实的墙壁。

    “那家伙跑了。”乔尼看向我,说:“之前进入房间的时候,的确没有异常感,对吗?”

    “是的。”我确认到:“书和房间,都没有任何异常。”

    “所以,攻击的主体不是书和房间。”乔尼严肃地说:“而是恶魔!那名神父,已经把恶魔召唤出来了!它可能是在我们进入房间的时候,一口把整个房间都吞进了肚子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