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765章 你没那么重要
    对于高寒来说,没有比喝酒更叫他崩溃的事情了。

    尤其是对着弗格森兄弟那两大酒桶,他差点崩溃,喝到最后连自己是怎么回到酒店都忘了。

    第二天在酒店里醒来,整个头痛得不行。

    一想起昨天从中午喝到晚上,他只觉得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我的天啊,着了那老头的道了。”

    高寒接过林夏递过来的白开水,一口气喝光了之后,悔不当初地叹道。

    昨天中午,一到弗格森的家,高寒就察觉到那架势不大对劲,尤其是看到弗格森那个当球探的弟弟马丁杀气腾腾的样子,当时就觉得纳闷了。

    后来证明,还是高寒太轻敌了,太容易相信别人,被弗格森给算计了。

    “你就不要说别人了,是你自己死活要跟人家喝,也不想想自己那酒量。”林夏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了他一句,她可是全程旁观,而且还是她把高寒送回来的。

    但她却清楚地记得,弗格森的妻子凯茜跟她说过一句话。

    “他们俩的性格看似迥异,但骨子里很像。”

    从跟凯茜的交流中,林夏获悉弗格森平日里回家没少在妻子面前夸赞高寒,可两人是球场上的对手,现在高寒又是执教同城死敌曼城,弗格森哪里肯轻易饶了他。

    “放心吧,球场上解决不了的,酒桌上肯定能解决的。”

    现在林夏回想起来,凯茜这一句话当真是有大智慧啊。

    趁着高寒去洗澡换衣服,林夏到楼下的厨房里,盛了一碗提前准备好的可口小米粥,直接送到了餐厅,等高寒洗漱完下楼后,正好可以直接享用。

    昨天是高寒第一次到新房子那边去看,还在紧锣密鼓地装修,因为钱给得干脆,所以进程很快,预计十月初就能入住,只不过一想到以后要跟弗格森当邻居,高寒就头疼。

    那老头的酒量压根就像是个无底洞,自己哪里招架得住?

    “笑眯眯的,在想什么呢?”林夏就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吃得微微笑的样子,奇怪问道。

    “我在想,那老头今天起得了床吗?”

    林夏不免有些好笑,“要不,你打电话去问问?”

    “诶,免了,我现在巴不得躲着他。”高寒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昨晚那一场酒喝得他都有心理阴影了。

    吃了早餐,高寒抱着小高深在客厅里玩了一会儿。

    来到曼彻斯特后,他也是一直都很忙,所以,只要难得有空闲下来的时间,他都会陪着老婆孩子,只可惜这几天外面的天气都不理想,不然可以出去四处逛逛。

    英国的天气就是这样,常年阴雨,难见阳光。

    如果是在马德里,或者是意大利,估计他们现在应该去公园散步。

    但才刚坐下来不一会儿,房外的门铃就被按响了。

    林夏过去开门,就看到卡卡在妻子卡罗琳的陪同下,站在门外。

    “你好,请问老大在吗?”卡卡微笑着问道。

    “在里面。”

    林夏笑着让了让身,将卡卡夫妇给迎了进来,她知道卡卡肯定是有事来找高寒,所以关门后到客厅抱走了小高深,再招呼卡罗琳到小客厅去坐,留他们两个男人在客厅里说话。

    高寒看到卡卡也是很开心。

    自从上一次动了手术之后,卡卡在德国慕尼黑沃尔法特的诊所里疗养了一阵,恢复得还算是不错,前不久返回了曼彻斯特,开始按照沃尔法特给出的康复计划进行恢复,但依旧要定期到慕尼黑去复诊,确保没有复发。

    “怎么样?恢复得如何?”高寒关心问道。

    卡卡点了点头,“挺好的,可以自己走路,就是有的时候还不能用力。”

    “很正常,这种事情记不得,腹股沟跟其他部位不同,这个位置非常麻烦,所以一定要恢复好了才行,不然再复发就惨了。”

    按照沃尔法特的说法,手术之后一旦再复发,那就会相当棘手。

    而德国神医的判断也得到了曼城新任队医大卫费弗雷的认可,这位在英格兰足坛声名赫赫的队医,对沃尔法特的诊断和治疗方案也是非常认同,甚至是推崇。

    “但是……”卡卡深深叹了口气,心情显得有些抑郁,“老大,现在球队这样,而我却只能在看台上冷眼旁观,你说我……”

    高寒微微一笑,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卡卡的肩膀。

    这绝对是每一个有责任心的球员都会有的情绪,因为他领着俱乐部的高额年薪,在球队遇到麻烦的时候,却只能坐在看台上,连半分力气都出不了,谁都不会好受的。

    卡卡很清楚地记得,自己在决定加盟曼城的时候,高寒跟他谈过计划,在前腰这个位置上,几乎可以说是为了卡卡的转型而量身定做的,整个中前场的战术都是为了能够发挥出前场四名球员的轮转跑位和攻击火力。

    可是现在,卡卡这个点却折了,球队的整个中前场进攻都出现了问题,迫使高寒不得不尝试其他打法,但效果也不甚理想,导致他不得不在新赛季开打阶段大胆变阵。

    变阵确实有了一定的效果,但队友们都还没完全磨合到位,球队成绩自然也受到了影响。

    尤其是到了最近一段时间,甚至有媒体批评高寒变得保守,信奉起了一比零主义,这让卡卡的心中更为难受,因为他知道,事情原本不是这样的。

    “老大,我打算缩短康复疗程,尽快重返赛场。”卡卡突然说道,语气十分坚决。

    “什么?”高寒有些讶异,“这是谁的主意?沃尔法特知道吗?”

    “我自己的想法,我暂时还没跟费弗雷和沃尔法特说,但我的身体我了解,我相信我可以应付,缩短疗程后,我大概能在十月初重返赛场。”

    高寒听了之后,原本平和的笑容从他的脸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就这样盯着卡卡,盯得让巴西人心中都有些发毛了。

    “老大,我……”

    “你什么话都不用跟我说,在这件事情上,你没资格跟我谈,你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恢复,什么时候能够重返赛场,你自己做不了主,得看我和沃尔法特以及费弗雷的商谈结果。”

    卡卡有些无奈,他知道,高寒所说的都是实情。

    在欧洲足坛,主教练是最清楚球员身体状况和伤病的,甚至可能会比球员都还要清楚,而且他们有决定球员能否上场的权力。

    很多主教练因此丝毫不怜惜球员的身体,为了成绩,不顾伤病,仍然安排他们上场;也有一些主教练为了球员的长远发展,拒绝所有带伤的球员参加比赛。

    毫无疑问,高寒属于后者,他之所以如此严肃,就是想要告诉卡卡,这事没得谈。

    “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养伤,什么时候沃尔法特和费弗雷告诉我,你已经痊愈了,我什么时候安排你上场,除此之外,就算你参加了合训,状态再好,我都不会把你排进大名单。”高寒语气依旧十分坚决。

    “但老大,我感觉到球队需要我。”

    “你没那么重要,卡卡。”高寒提高了声量,“没有你,我们依旧会赢,只是可能会少进点球,可如果你再伤一次,你的身体就废了。”

    此时此刻,高寒看着卡卡,仿佛可以看到他双眼中翻转的泪珠,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有时候责任心太重,也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看到卡卡低垂下头后,高寒知道他被自己说服了,语气也放缓了。

    “相信我,卡卡,接下来两轮比赛,我们都会击败对手,甚至等到你重返球场之后,你会发现,我们已经从第三迅速提升到了第一,成为领头羊。”高寒笑着安慰道。

    卡卡苦笑,他当然对高寒有信心,只是他也清楚,阿森纳和曼联都不是善茬,两支球队本赛季的表现都很出色,尤其是阿森纳,是前四轮里进球最多的英超球队。

    更何况,温格的球队传控打法越来越娴熟,曼城虽说是主场作战,可也未必有胜算。

    …………

    …………

    二零零九年的九月份,各个大洲的国家队为了冲击明年的南非世界杯,抢得头破血流。

    在欧洲,各个小组为了出线名额也是热战正酣。

    曼城作为国脚大户,受到国家队影响甚大,几乎大半球员都前往国家队效力,导致高寒只能率着其余众人在训练基地里备战。

    按照赛程,九月五日和九月九日各打一场国家队的比赛,而高寒要求所有在欧洲参赛的国脚,必须要在九月九日打完比赛之后,第一时间返回球队。

    因为在第二天,也就是九月十日,高寒和教练组就要进行集训备战,准备十二日主场迎战阿森纳的焦点战。

    至于返回南美洲参加国家队比赛的国脚,最迟到九月十日就要归队。

    为了能够让返回南美洲参赛的几名国脚能够准时返回球队,曼城、国际米兰、拜仁慕尼黑、曼联和马德里竞技等欧洲球队,甚至联手包下了一架专机,让所有的南美洲国脚都在巴西圣保罗集合,从圣保罗直接飞到马德里,再从马德里转飞曼彻斯特。

    可就算是如此,曼城的几名南美洲国脚归队,那也都已经是十日下午的事情了。

    而在完成了十日的恢复性训练之后,傍晚时分,高寒召开了一场赛前准备会。

    在这一次的会议上,高寒重点布置了十二日对阵阿森纳的比赛安排。

    留给球队训练的时间只有十一日的两堂训练课,时间可以说是非常紧迫,而高寒只能安排其中一趟训练课进行针对性的演练,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磨合。

    当然,曼城所遇到的难题,阿森纳也同样遇到了。

    温格又像每次的国家队比赛日那样,在媒体上指责了一番国家队的赛程安排,因为阿森纳有两名球员甚至拖到了十一日才归队,这让温格感到非常无奈。

    大战在即,偏偏却为不相干的国家队劳心劳力,谁会乐意?

    可时间不等人,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