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30 风暴
    黑球解体,恶魔好似种子一般被喷出牢笼之外,迅速化作飞灰,我相信,这就是l的力量,被**书写下真名的恶魔,绝对没有幸理。不管l杀死的恶魔是否就是六百六十六变相的全部,但是,这些死亡的恶魔,在数量上绝对已经达到总体的大部分。

    说句实话,虽然在意识态世界中,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战,才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但就过程来说,仍旧让我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那场战斗的胜利归属于我们,这一点确证无误,然而,胜利本身,并不代表爱德华神父本人就此死亡。我并不确认,拥有六百六十六变相的爱德华神父,是不是还留有后手,只是确信,他已经没有任何改变这次战役的可能了。

    伴随着恶魔的死亡,魔纹使者争相调动魔纹的力量,吸收着这遍天洒落的灰烬,密集的攻击火力也已经填充了牢笼,视野所见的一切,都滋滋然扭曲起来。灼热、寒冷、空虚、疼痛、恐惧、黑暗、光明……无比复杂的变化,就好似要在一眨眼间,就把**撕裂。无法在第一时间逃出牢笼,就必须承受这样的压力,如今的情况已经算好的了,如果爱德华神父没有完蛋,我们还得承受六百六十六头恶魔的力量。

    魔纹凝聚灰石的速度很快,声势也极为浩大,但是,牢笼外的巫师也已经做出反应,他们齐声念颂着完全听不懂的咒语,一部分灰烬也化作一道道龙卷,投入到他们的手中。恶魔的瓦解,就好似一道敌我均沾的大餐。

    然而,如今那些恶魔的力量,大部分都转化为了魔纹使者的力量。即便那些巫师有自己的办法转换灰石。但是,在这一行为上,魔纹使者才是天生的专家。在上一个末日幻境中,巫师就已经体现出众多魔纹使者的特性,想必是玛尔琼斯家基于魔纹力量,改造出来的神秘力量体系。但是。如果将巫师视为魔纹使者的盗版,那么,在精英巫师这个等级之下的巫师,在相似的特性上,会出现某些不足之处。

    巫师体系比魔纹使者更加优秀的地方在于,巫师是可以量产的,而魔纹使者却仿佛背负着某种使命而被选中,这也是为什么在上一个末日幻境中,获得了魔纹的人。也被称呼为“天选者”的缘故。

    外在的强大压力,更让我体会到,如今凝聚在魔纹中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现在,我已经不再考虑回援保护其他人,因为,我知道,在身后一群人之中的魔纹使者。足以保护所有人,防御住这次攻击。

    可见的。不可见的,攻击现象在我的右手挥动时,就好似被切断,遭到了巨大的冲击,被隔离在身体一米外。我不知道,这股由魔纹而生的力量。到底可以持续到什么时候,但是,既然是从有限的灰石中转化来的,就必然有一个尽头。在那之前,我要尽可能干掉更多的敌人。

    阴影已经在广场上无处不在。敌人们的阵地中,也不缺乏光影的斑驳。夸克变幻的斗篷一瞬间笼罩在我的身上,然后,我跳入了阴影中。

    下一刻,我已经出现在末日真理教的大军之中。前后左右都是密密麻麻的死体兵和稍显正常的士兵,间或夹杂着末日真理教的魔纹使者和巫师学徒,在我的头顶上方悬浮着成片的正式巫师,不时可以看到夹杂在其中的精英巫师。细密的灰烬旋流从人潮之间渗入,迅速没入他们的手中。我的魔纹再一次如烙烧般闪过一丝疼痛,在我出现的同时,也有一股灰烬从这片灰烬旋流中投入我的魔纹中。我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隐藏自己。

    这些敌人的站位混乱,显得没有组织系统,仿佛就是一群人随意集中在这片广场上,看起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但是,没有体系的敌人,当然比阵线严密的敌人更容易对付。

    在他们锁定我并出手之前,我已经甩动手中的ky1999,将周边的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当然,这种程度的攻击,或许会砸断一些士兵和巫师学徒的骨头,但是真正的致死率却是极低的。尤其是死体兵,它们坚硬的外壳,根本就不是普通武器可以打破的,在上一个末日幻境中,我可没少吃它们的苦头,ky1999的s机关对它们的效用有多大,也已经于心里有数——除非可以发挥出意识态世界中那空想的力量,否则ky1999最多只能击退它们。

    也不清楚爱德华神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聚集在这个广场上的死体兵占据了末日真理教兵力的三分之一。这是十分可怕的数量,即便其他人站位混乱,但是,死体兵作为一种神秘性的战斗兵器,它们是不需要额外的知性组织,就能发挥出集体的力量。其他人犹如散兵游勇,但是,既然这里存在比例多大三分之一的死体兵,称之为军队也不为过。

    不久前,刚刚和这支军队打了个照面时,我听到有人称呼这些死体兵为“安全警卫”,显然,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神秘组织对这些死体兵的了解,比起上一个末日幻境中更为普及和深入。这些死体兵的源头是一个叫做“统治局”的地方,这一点,无论上一个末日幻境还是这一个末日幻境,都是相似的。然而,却也并非全然相同。

    在魔纹使者乔尼的记忆中,存在相关的资料,但是,他对这部分情况的认知,也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他曾经进入过“统治局”进行冒险,他的遭遇让他深信,那是一个九死一生的险地。

    我从他的认知中,对两个末日幻境中的相似概念,进行了统合,即便如此,对于那个广阔又危险的某种文明遗址般的世界,仍旧充满了疑惑。

    在上一个世界中。“统治局”的概念,仅仅是一个另类文明的公司,它们的痕迹不时出没于被当时世界的神秘组织称为“末日幻境”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而从当时“末日幻境”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环境来看,却并非统治局的地盘——那里虽然已经没有人烟,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恶魔和怪物。但是,其风格仍旧和正常人类文明的都市风格息息相关。而统治局的痕迹,也往往出现在地表之下。

    而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统治局则直接取代了那个看似和正常人类文明相似的文明,整个遗址之庞大,不逊色于上一个世界的“末日幻境”,却实实在在是统治局的风格。

    我曾经猜想,这个世界的统治局的存在,是否继承着上一个世界的统治局的发展可能性——例如。统治局彻底占领了“末日幻境”这个庞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将自己的风格洒遍整个大地,从而造就了如今的统治局遗址风格。

    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两个世界极为相似的,仿佛蕴含着某种继承性的环境状态,让我不得不将两者牵强地联系在一起。如果不这么做,我觉得自己迟早会产生认知的错乱。

    至于。如果这种猜想具备一定的真实性,那么。这种丝丝入扣的变化,到底体现了“现实”层面中,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哪些变化,就是我无从着手的庞大课题了。

    我只是相信,也必须相信,两者之间的关系绝非单纯的模板拷贝和调整。这让我可以获得一些慰藉。让我可以想象,上一个世界并非已经烟消云散,构成如今这个我的,来自于上一个世界的烙印,并非无根浮木。

    我深深知道。当一个人得知自己已经没有故乡,是世界的最后一个遗民时,到底是何种的寂寞和悲伤。

    我带着使命而来,但是,我在这个世界,是孤独的。

    这个世界和我记忆中那个世界的相似性和某种继承性,让我可以从想象中排解这份孤独,从这个角度来说,死体兵的出现,也勾起了我心中的温暖。

    是的,放大到整个末日真理教来说,这些士兵、死体兵、魔纹使者和巫师,虽然都是我的敌人,但是,我一点都不憎恨他们。我提防他们,杀死他们,认为他们的存在是一种“恶”的体现,这样想法,并不携带有半点的负面情感。

    我并非憎恨他们,才杀死他们。我带着解放整个世界的想法,为了让一切抵达真正的终结,而绝非他们自以为的“末日”,才站在他们的对面。为了可以拯救自己,拯救我所爱的人,尽可能拯救更多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我不惜站在这个仿佛梦境般,却又真实存在的世界的的对立面。

    我想成为英雄,虽然,也许在一切都了结之前,没有人可以理解这样的英雄,也许在一切都了结之后,也没有多少人会感激这样的英雄。我也无法对我想要拯救的人们说,一切都会如我所想,我就是正确,也无法保证,最终的了结,会是他们真正所希望的那种了结。

    也许,因为我的行为,会产生更大的绝望。

    也许,我的做法,本就不存在成功的可能性。

    但是,我的确是带着这样的念头,下定了决心,抛开一切,投注在成功的可能性上。

    我没有退路。高川,从来都没有退路。

    我重重将ky3000砸在地上,魔法系统的启动,让整个行李箱快速分解。对我来说,敌人并非这些死体兵,因为,这并非我现有的攻击力可以解决的对象。比起我来,手持长刀状兵器的锉刀,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那把刀状兵器很像是临界兵器,虽然和我曾经拥有过的刀状临界兵器不太一样,但是,统治局的风格却十分明显。

    临界兵器破坏死体兵这种等级的坚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锉刀的超能是静止,配合青年高川那异常坚固的身体和固有的神秘,解决这支庞大的死体兵军队,应该也只是时间问题。

    我的敌人,是普通的士兵,低级的魔纹使者和巫师学徒。ky1999所能造成的破坏,也就是这样的等级罢了。或者说,对付这个等级的敌人。ky1999才是最有效的杀戮兵器。

    分解的行李箱,就如同解体的魔方,又如同在流水中漂浮的方块,攀上我的身体,迅速开始重组。这是ky1999特有的殖装模式,在升级到ky3000之后。或许因为某些原因被废除了,但是,对当前的情况而言,却是值得一试。

    我将身周的末日真理教士兵打散,足以让更多的士兵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他们对我发起进攻,毫不迟疑,而ky1999的形态转换,也在这样的压力下及时赶上了。在可视和不可视的神秘现象出现在我的身周时,其实早有一部分仿佛直接跳过距离。直接作用的力量,在我的身上留下了痕迹。ky1999的及时覆盖,抵御了不少破坏力,积蓄在魔纹中的力量,则直接修补着我的身躯。

    就如同在牢笼中那般,这股来自魔纹的力量,就好似满溢出来般,让任何“神秘”作用于我身上的效果。都出现直接的削弱。如果没有这样的效果,我可不敢这么大刺刺地停留在原地。我的身体。可没有青年高川那么坚固。

    从我的角度,观测不到青年高川和锉刀的行踪,但是,战斗的声音十分剧烈,而且还在变得更加剧烈。牢笼的方向,开始出现一种异常的气流动向。仿佛四面八方的风,都朝一个中心吹拂,我几乎没有思考,就确信这是席森神父也已经加入战斗中了。

    那么,我也正式开始吧。

    ky1999宛如外骨骼装甲般附着在我的身上。这样的东西,早在正常科技中有过类似的发明,甚至于已经研究出实验型的兵器。只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仍旧是处于科学幻象中的事物,而对于我来说,可以穿戴这一身,也足以让我战意高昂。

    在灼烧着肌肤的魔纹力量下,速掠通道已经贯穿了可视范围内的敌人身旁,穿插在可视的神秘现象和密密麻麻的火力线之间。整个广场就像是一锅炉沸腾的铁水,入目所见,都是杀戮的力量。我迈步前行,黑洞洞的射击口,一个紧接着一个,在动力铠甲上翻开,俗称“金属风暴”的重型机枪,覆盖在手臂上。在我走入速掠通道,整个世界都缓慢下来的一刻,所有的射击口立时闪烁起死亡的光芒。

    在连锁判定中,我看到了,以自己为中心,无数红热的火力线,向四面八方喷发的场景。如同蜘蛛网般交织蔓延的火力线,由性质不同,类型不同,弹道不同,造型不同的物理弹药构成,但是,这个时候,即便是连锁判定,也无法洞穿它们飞行的轨迹。它们刚飞出发射口,就洞穿了四周敌人的身体,击溃了前后夹击的神秘,在s机关和高动能的作用下,大部分低等级的神秘,几乎是一触即溃,即便是更高等级的神秘,也会在迅速积累的压力下,渐渐出现颓势。

    我不确定,这些弹药,是否也附着了魔纹的力量,因为,在过去,我从来都没有用ky3000取得过这样的成果。如今的ky1999,其既成事实的杀伤力,明显要比ky3000更大。就连死体兵也被打得火星四溅,步步后退,躯壳上满是弹坑和神秘留下的疤痕。我的移动速度很快,就连射击出去的弹药,也跟不上我的速度,甚至于,一出膛就附带了扭曲弹道的初动能。它们没有准头地旋转着,连我也不能判断,它们会飞向何方,锁定某个敌人更是妄想。

    但是,这样的攻击没有死角,此时的射击更不需要准头。四面八方,天空乃至地面下,都是敌人的踪影。我方只有五十多人,而敌方则是一支数千人的军队,我利用阴影跳跃,之间落入这群敌人的阵地中,就更加不需要指望,可以在附近找到同伴了。不需要考虑误伤的环境,超出预想的破坏力,让ky1999的战果出乎预料。

    除了我自身的影响,其他神秘的作用,也在影响着交织在这片区域的火力网。虽然最明显的,就是似乎要撕破空气般的狂风,席森神父的超能一旦发挥作用,总是存在感十足,不过,其他人的神秘,也不缺乏这种显眼的现象。

    整个战场一片混乱,混淆在一起,彼此干涉,刺激、消弥、增幅的神秘力量,比起最初五十人一起出手无差别打击黑球的情况更加可怕。强烈的,可视的冲击波,出现之后就没有停息的迹象。一个环状冲击扩散还没抵达尽头,就出现了第二个,第三个,接连不断地冲刷着整个广场区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