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38 疾风出走
    达芙藏在床下,突如其来的闯入者让她连呼吸都只在忍不住的时候才悄悄吸上一口,压抑和恐惧让她连自己的心跳都觉得是一种麻烦,那在自己听来极大的鼓动声,让她每一次都觉得自己已经被发现了。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达芙其实并不是这么胆小的人,她在红灯区打拼的时候,并没有少遭遇过危险,被陌生人接近,威胁,乃至于在明白过来之前,就突然陷入生命的危险中,这样的故事放在小说中或许只是一种刺激情节的虚构,但是,她的现实生活就如同小说一样刺激——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这么刺激,但是,在刚刚进入红灯区,直至通过阴暗中的争斗站稳脚跟之前,一年中至少也会有一次置身险境的情况。

    即便是伦敦区拥有法律保障的红灯区,也如同平民窟一样危险,这种危险很少会涉及到客人身上,但是,对于从业者来说,最底层的人除了要面对政府的法规之外,还必须遵守行业中约定俗成的规矩,而这些约定俗成的规矩,才是最让人头疼的,偏偏要改善自己的处境时,总免不了要通过违反这些约定俗成的规矩,去打击其他人的利益。

    达芙在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前,没少面对某些人强力的打击,而为了保证自己的生活,也没少针锋相对地去打击某些人。被人闯入家中,闯入其他人的家中,间接或直接地威胁他人,间接或直接地被威胁。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如果有人在平时,突然闯入这个家来,达芙会毫不犹豫地取出藏在抽屉中,枕头下,暗房中的枪械。将对方击毙。然而,这一次不一样,达芙在恐惧仍旧存在理智,她也同样为自己陷入这种恐惧而没能做出正常情况下最正确的应对,而感到不解。自从醒来,到藏入这张床下。她没有任何一件在平时遭遇威胁时必然会做的行动,而那些行动已经被事实证明是最妥当的方法。这一段时间,她的意志好似被一层灰烬蒙蔽了,而这层灰,毫无疑问,正是从她突然从梦中惊醒时就已经覆盖上去的。

    达芙直到这个时候,仍旧没能想起,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梦。即便明白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但那也是犯了错误之后才意识过来。而没能在当时就醒悟。恐惧,不会因为理解就会消减,这和她不断学习心理学,用以构架出来的心灵防线是矛盾的。她开了小差,在这个无论怎么看,都十分危险的境地里,不由得想到,或许。这种矛盾正是促成她做了平时不应该会做的事情的缘由,也正是一直弥漫在心头的。那种怪异感的由来。

    如今自己所遭遇到的危险,不是正常情况下的危险。她担心的事情,已经成为事实,捡回来的少年,其身上那种超乎常识的神秘,正以一个让人措不及防的脚步。一下子就跳到了自己的面前。达芙开始觉得,闯入自己家中的这个人——只能从床底下看到对方的双腿——可能并不是常识中的那些人,甚至于,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人。她回想这个家伙闯入自己家中时造成的动静,毫无疑问。那并非是脚步声,对方甚至根本就没有开门,在所有的安全装置都没有被触动的情况下,这个家伙就这么毫无阻碍地来到了自己面前。

    那么,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找上自己?是和那个少年有关吗?自己身上没有任何武器,该如何与对方抗争?对方那诡秘的本事,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找到自己,会否只是一种猫戏老鼠的心情?太多的问题缠绕在达芙的心头,她感到头疼。

    达芙想,事到如今,也只能等待了。这种被动,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过了,也是她最为深恶痛绝的。她又想,或许当初就不应该带那个少年回来,不,根本就不应该去那个广场,如此一来,就不会遇到他。遇到,才是一切错误的开始。可是,在这个表面的念头之下,却隐藏着一种连她自己都不想正视的兴奋,正如人们在面对未知时,感到的不仅仅只是恐惧,对于富有激情、好奇心和冒险心理的人来说,未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险恶的毒品。让人明知道十有**会被毒死,也甘愿冒险去尝试一下,想要去品尝那极小可能性的成功所带来的快感,这能让人感到,自己又一次征服了自己,看清了整个世界。

    是的,达芙在希冀平静的生活的同时,却无法否定,自己深入红灯区,以此作为让自己发达的根据地,乃至于以常人难以认同的角度,去看待自己所做的一切,本身就是一种冒险的行为,更可以解释为,她的血管中,流淌着不安分的因子。

    从这个角度来说,遇到少年,将他带回来,进而看到一个更为广阔而神秘的世界,更像是一种命运回应自己内心深处渴望的必然。

    当达芙想到这里时,不由得更深刻地感觉到,这个世界,没有偶然,只有必然。看似偶然的,似乎可以改变的一切,从一开始,就已经埋下了如此发展的线索。

    一切的想法,只是在短短的几秒内,就在她的脑海中膨胀,连带着,有一种更激情的因子,在她的血液中燃烧。她仍旧是恐惧的,深深恐惧着突如其来的未知,以及自己身上莫名的蒙蔽,只是,在这份恐惧中,比正常人更有冲击力的本性,让她重新找回了气力。

    达芙仍旧没有动作,她就像是一条冬眠的蛇,紧紧封闭着自己的一切,似乎有那么一段时间,她再也没有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她的思维好似凝固起来,但是,却又同时有一种奇妙的感知,好似蛇信一样,触碰着外边的变化。虽然没有思考,但是,自己仿佛本能就明白,怎样才是面对当前处境的最好方式。这并非是通过理性地解析所有资讯。来做出的判断,而是一种更深邃的,更奇妙的,基于连自己都无法确认的,藏匿在这个身体中的力量。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知道。那个闯进自己家中的神秘来客离开了。在理智中,对方本该会俯下身体,探查床底的一些,翻箱倒柜,找遍所有可以藏人的地方,可是,这个家伙没这么做,他就这么离开了,就像是有什么力量。同样蒙蔽着这个家伙的心灵,就如同这股力量,不久前也蒙蔽了她自己一样。

    达芙不知道自己本能的想法是否正确,但是,她回想起少年对她的告诫,不由得更加深信,事实就是如此。遵从本能和直觉,会为自己带来一线生机。同样遵从着本能和直觉。她从床底钻了出来,警惕地观察房间——来人没有动这个房间中的任何东西。之前他就站在这个地方,而他来到这里的路径上,留下了一条淡淡的痕迹,就像是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燃灰吹过这里,仔细感受一下,还能探知到微微的余温。

    回想着少年让自己看到的一切。一个身影突然跳到达芙的脑海中——乔尼,那个和她有不小交情的恩客,在和少年的争斗中,展现出化身燃灰的神秘。从闯入这个家中的家伙,所留下的动静和痕迹来看。和对乔尼的印象无限地靠近。

    是他吗?但是,如果是他的话,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如此无礼地闯入自己家中呢?达芙警惕地回想自己所了解的乔尼,愈发觉得,如果没有极为特别的缘由,对方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而如今对方这么做了,那么,其初衷究竟是对自己有利,还是有害呢?虽然乔尼是达芙自诩的恩客,也有些年份的交情,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绝对相信对方毫无危害。实际上,从红灯区走出来的达芙,很早就相信了,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一个人,是值得托以完全信任的,这无关乎对方的立场、性别、种族、国别和身份。

    她从来都不介意他人称呼自己为婊子,因为,在她的眼中,其他人,或认识或不认识的,没有一个不是婊子。因此,她喜欢接受所有正能量的资讯,因为,她需要这种温暖,来滋润自己陷入冰冻冷酷的内心,让自己不至于从心理上失衡,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相信这种正能量资讯的源头,会毫无改变地散发正能量直到死亡。她深研心理学,从他人一时的光芒中,汲取自己生存所需要的温暖,这不是向往,而是本能。

    一种在极为阴暗的角落中,汲取生存发展权利的本能。

    达芙知道,人类不是蘑菇,自己也不是蘑菇,阴暗潮湿并不是最佳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状态。无法改变自己的世界观,就有必要从他人的世界中,尽可能汲取自己所没有的东西——不仅仅是金钱,也有着更为本质的东西。

    对乔尼的怀疑并没有阻碍达芙的行动,甚至可以说,无论她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已经在此时此刻重新找回了平常的自己,而让自己获得抗争的信心。达芙没有理会床边的巨锤,她从少年的口中得知,那是极为可怕的武器,却也很明显,并非最适合自己的武器。她有自己的武器,比不上那些人展现的神秘和怪异,任何神话传说和怪谈中的异常,都有可能会让那些武器失效,但是,那些武器仍旧是和她相伴了多年,寄托着她心中力量的物品。

    达芙趴在地上聆听了一会,确认那疑似乔尼的人真的离开了这里,这才悄悄打开一条门缝,又掩上,快速返身掀开角落的地板,按下不起眼的开关,从弹出的暗门中,取出一般防身枪械市场上不会流通的杀伤性武器——就和电影中的那些间谍所携带的武器一样,它们有着极好的伪装,同时也能发挥出多种用途,在特定针对的环境下,拥有惊人的破坏力。

    武器一共十三种,构成一个套装,达芙换下睡衣,将自己武装起来,就连防弹服也是特制的,还有从颈脖到脚底的全覆盖式黑色内衣,这些东西都是她利用自己的客人,从特别的渠道搞来的高科技产品,虽然只是试验型,但是,却也是市面上根本没有正常流通的货色。她为此勾引的男人。毁灭的女人,连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

    达芙一边穿戴,一边回想自己曾经特地去接受过的训练,她当然不是什么间谍,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许多人。为了某些目的,去接受间谍的训练,而提供这些训练的场所,对普通人来说是个充满诱惑的秘密,但是,对知情者来说,却是一张显眼的世界性网络产业。正如极限生存狂热者和军事狂热者口中所说的那样,想要接受特种兵的训练,将自己武装起来。只需要找一家知名的全球性安保公司就行了。除了特种兵之外,间谍的训练,也类似这般。

    那些训练内容,达芙没少运用在红灯区的阴暗争斗中,她知道那是多么的卓有成效。而自己的这一套,是否可以在面对那种神秘诡异的环境中行得通,此时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如果少年没有离开,也许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求取对方的帮助,不。如果他没有离开,或许这个晚上也不会产生这样的危险。而少年既然离开了,达芙也没有想过,老老实实呆在房间中,等待对方回来处理一切——那样的被动,已经被之前的闯入者证明了。绝非最好的办法。

    自己必须主动起来。达芙确认着自己的想法,再次看了一眼窗外,月色已经跨越东西的中界,黎明前那最黑暗的一段时间,即将笼罩这个城市。夜行的生物。在已经充满了神秘怪异的世界里,绝对不仅仅是寻欢作乐的客人和精力旺盛的妓女。过去,这个城市的夜晚也没缺少过危险,现在,它只是更危险了一些而已。

    达芙离开房间,快步巡视所有的房间,再一次确认闯入者留下的痕迹,这在她看来十分重要,并不仅仅是确认对方已经离开这么简单。虽然时间在她的直觉中十分紧迫,但是,收集所有可以到手的线索,仍旧是必要的。

    之后,达芙套上正常的衣物,将外出冒险必要的物资,塞入早已经备好的行李包中。她不确认,自己什么时候回来才是安全的,她希望只需要呆到早上,但必要准备,还是必须整理清楚。她留下纸条,又在墙壁上用喷剂写下醒目的留言,而这也不仅仅是为了告诉少年,自己遭遇到的事情,更不可能留下,让对方遭到自己的线索——既然不能让敌人找到,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连自己人都无法找到。况且,少年本身的神秘,也不是非常值得信任……达芙突然察觉到,自己似乎下意识去相信少年,认为他必然站在自己这边,这和自己的生存理念完全不符。罢了,她想,或许,这就和自己之前的无措,以及闯入者的被蒙蔽一样,本就是一种充满神秘性的影响。

    在这个时候,还是把精力放在如何让自己更加安全为好。达芙背上行李包,从房门猫眼向外窥探,虽然没有看到任何踪影,只有到了白天才会熄灭的感应灯,将空无一人的走廊照得一片惨白,也同样让她感受到一种浓烈的异常——好似弓杯蛇影一样,她不由得产生一种自嘲的情绪,但是,她却不打算忽略这种感觉。

    达芙毫不犹豫地返身进入少年的房间,拉开少年曾经跃出的窗口,将准备好的绳索固定好,另一侧直接扔了下去。她用力扯了扯,确定了稳固程度后,抓住绳索一跃而出。滚轮和卡梢交替作用,在达芙的控制中尽可能地坚固自己的下落速度和安全,二十秒后,她成功落地,又通过特殊的收取动作,将固定好的绳索扯下来,重新卷起来收回包中。在这个过程中,她一直警惕地注视四周,聆听四面八方的动静。如果不是没有必要,她学过的内容和实践的经验,都在提醒她,任何工具都是值得珍惜的。

    达芙觉得开端还不错,当自己收拾好的时候,仍旧没有任何让她感到异常的情况。她拉了拉兜帽,快步沿着阴影朝大街走去,她有车子,但是,地下停车场却是意外突发最频繁的地方。她所居住的地方就在红灯区边缘,虽然生活档次较高,但是,红灯区特有的夜晚活跃特性,依然是不可避免地波及到了这个地方。而在过去,以及现在,都让达芙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如此正确,人气越密集的地方,往往是更容易削弱自己存在性的地方。她要做的,就是汇入更活跃的人群中。而她锁定的目的地,徒步前行只需要十分钟,进入最理想的位置,则需要再加上十分钟。

    往时,这点时间不值一提,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让人感到漫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