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774章 坏了规矩
    英超联赛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那就是一场比赛结束,主教练们参加完新闻发布会后,会约个地方一起喝喝酒,聚一聚,以彰显出球场胜负与场下私交无关的绅士风度。

    弗格森作为当下英超联赛最传统的主教练,他也一直都是这一传统的践行者,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就有专门的一个房间,是弗格森用来款待对手喝酒用的。

    但也有例外,例如某些他非常看不顺眼的人,又或者是他输了球。

    尤其是后者,弗格森曾经不止一次公开表示,他很喜欢这一传统,但如果是输了球,他就很难有心情跟对方共饮。

    不过,例外就是,如果对方带来了他渴望已久的珍藏佳酿。

    弗格森喜欢红酒,这一点全世界都知道,而当初高寒执教切尔西的时候,对阵曼联的比赛就带来了珍藏的好酒,还被很多媒体记者报道过,以至于高寒离开切尔西后,弗格森不止一次表示自己很反感切尔西,因为阿布拉莫维奇让他喝不到高寒带来的好酒。

    而这一次,高寒重返老特拉福德球场,自然也是精心准备了一瓶好酒。

    两人在弗格森的办公室里,慢慢地品着红酒,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弗格森心里头有些怨气,而高寒赢了球,多少让着他一些,帮助他调整一下情绪。

    似乎是要把球场上失去的,在酒杯里找回来,弗格森喝得比较快。

    几杯下肚,苏格兰老头就已经是满脸血红了。

    “切尔西又特么赢了。”弗格森吐着酒气,愤愤地骂了一句。

    刚刚从伦敦传来的消息,切尔西一比零小胜托特纳姆热刺,迎来了六连胜,而且蓝军的防守抓得不错,净胜球方面继续压着曼城一头,继续领跑英超积分榜。

    “斯科拉里本赛季在切尔西的战术打法很务实,以防守和平衡为主,再加上蓝军的实力,只要不出意外,恐怕没有多少球队能够克得住他们。”

    弗格森的双眼中略微有些浑浊,喝了酒就发红,但提到切尔西的时候,双眼难掩愤怒。

    这一轮联赛,利物浦客场险胜西汉姆联,该赢的基本上都赢了。

    本轮战罢,切尔西继续领跑,曼城积分相同,但位居第二,阿森纳、曼联、利物浦、阿斯顿维拉和托特纳姆热刺都是十二分,分别位列第三到第七位。

    可以说,这就代表着当今英超联赛的局势。

    如果没有意外,英超联赛应该就是这几支球队的天下,唯一比较大的悬念就是,传统四强中谁将被挤出前四,阿斯顿维拉和托特纳姆热刺谁有机会排名更加靠前。

    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你担心什么,从目前的情况看,真要有一支球队被挤出前四,阿森纳和利物浦的概率会更大一些,尤其是利物浦,他们的进攻糟透了。”高寒分析道。

    利物浦的问题可以说是由来已久,但却始终没能得到有效的解决。

    当年霍利尔时期,利物浦坚持以欧文和克劳奇打双前锋,可到了贝尼特斯时期,利物浦就开始推行大陆化风格,改打单前锋,但问题在于,红军永远都只有一个靠谱的前锋可用。

    过去几个赛季,贝尼特斯都铁了心要管理层拿下马德里竞技的队长托雷斯,但床单军团坚持表态,托雷斯是球队旗帜,非卖品,而且现如今的马德里竞技也早已不是当年的降级球队,而是赫赫有名的欧洲顶级强队,托雷斯根本没想过要离开。

    引援不利,导致利物浦的锋线问题始终没能得到有效的解决。

    如果是在战术针对性更强的一些比赛,例如欧冠淘汰赛,或者是英超的强强对话中,利物浦的这一问题或许还能够被掩盖,可在漫长的联赛里面,缺乏稳定的进攻火力,这是相当可怕的一件事情。

    红军上个赛季欺硬怕软,就是进攻火力不够。

    强队愿意跟你死磕,会露出破绽给你利用,可弱队不同,他们会死守,这就考验进攻了。

    而到了本赛季,利物浦的这一问题也同样没有得到改善。

    所以高寒才说,最有可能被挤出前四的,就是利物浦。

    “但我宁愿是切尔西。”弗格森淡淡地说道。

    高寒有些意外,却很快琢磨出了弗格森话里的意思,苦笑着摇了摇头,“大家都说,我是带着复仇的心情来到英超,矢志要干掉切尔西,可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恨他呢?”

    但弗格森却一点都没觉得好笑,依旧还是一本正经地看着高寒,“阿布拉莫维奇坏了规矩!”

    坏了规矩!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高寒哑口无言。

    正如很多人所说,弗格森是最传统的英国本土主帅,他是苏格兰人,却在英超执教了几十年,他对英超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再加上曼联在英超联赛的地位,使得他在英超主教练圈子里的地位很崇高。

    有的时候地位和影响力也代表着责任。

    当初阿布拉莫维奇在大巴车上,当着全队球员的面,炒了里杰卡尔德,高寒看不过去,立即在媒体上炮轰阿布拉莫维奇,因为他是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主教练,欧洲赫赫有名的主帅,如果他不站出来说话,还有谁会为主教练说话?

    那以后岂不是所有主教练受了委屈,都要忍着?

    高寒是如此,作为英超主帅的代表,弗格森又何尝不是如此?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一名主教练如果无法掌控更衣室,那就是在自杀,你想一想,过去这些年,在欧洲足坛,每年有多少主教练,平白无故地为球队的错误决策,为更衣室的内部矛盾背了黑锅?被炒了鱿鱼多年后,还被球迷和媒体嘲讽羞辱?”

    高寒听得默然,在这一点上,他的高度不如弗格森,大大不如。

    成绩不好,找主教练背黑锅是成本最低的选择。

    职业俱乐部就是一家公司,公司经营出了问题,解决办法当然是选择成本最低的。

    至于是不是主教练的问题,谁关心?

    换帅如换刀是什么意思?

    真的是换了一名主教练,球队的局面就能彻底改变?

    高寒从不否认确实有些主教练实力不够,可能够在欧洲四大联赛站稳脚跟的,每一个都证明过自己,实力上肯定都没有问题,那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毛病?

    就好像切尔西,成绩不理想,全是里杰卡尔德的问题?

    俱乐部管理层和球员更衣室,难道就没有问题?

    如果都有问题,那么哪一方面的问题更为严重?为什么又只炒了主教练?

    好,就算都是里杰卡尔德一个人的问题,那作为欧洲名帅,切尔西是否应该给予适当的尊重,保全双方彼此的颜面,而不是当着全队上下所有人的面,在大巴车上当众炒他鱿鱼呢?

    弗格森说,阿布拉莫维奇坏了规矩,就是坏了这一层规矩。

    说句不客气的,主教练背黑锅都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但就算要背,也得背得体面。

    阿布拉莫维奇的做法无非就是要把所有的黑锅推给里杰卡尔德,不仅如此,他还要把里杰卡尔德的头给踩在脚底下,使劲地践踏。

    “说实话,今年的切尔西确实很强,斯科拉里打法又很务实,我跟温格都没有足够的把握,所以,你得加把劲了。”弗格森无奈地苦笑道。

    高寒也是苦笑,他能够体会到弗格森心中的无奈。

    如今的欧洲足坛是资本当道,切尔西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阿布拉莫维奇对待职业足球压根就没有半点敬畏之心,他只信奉资本。

    可面对这样的切尔西,弗格森和温格自己都没多少把握,只能求助于高寒,而高寒手中的武器,又何尝不是靠着中东的资本打造出来的曼城?

    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曼城最起码还有点敬畏,将高寒摆在了至高无上的位置。

    “放心吧,比赛还没打,一切都还是未知数。”高寒安慰道。

    他感受得到,这一场失利对弗格森打击不小,主要还是曼联自身的问题。

    弗格森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反而是对着高寒长吁短叹。

    “说实话,你知道,你最让我感到羡慕的是什么吗?”

    “什么?”

    弗格森啧啧了两声,“你怎么就总能够有办法,去挖出这么多高水平的球员呢?”

    真到了他们俩这个地位,在各自的俱乐部里都是说一不二,更衣室也有绝对的权威,甚至彼此间的执教实力也是相差不远,但高寒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的球员。

    他总能够挖掘出一些不大为人所熟悉的球员,并将他们培养成才。

    就算是本赛季的曼城投入了四个亿,但也涌现了像哈维马丁内斯、斯图里奇和桑切斯这种令人眼前一亮的球员,尤其是哈维马丁内斯,后防统帅级的球星,太罕见了。

    面对弗格森的问题,高寒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总不能说自己有火眼金睛,能够一眼就看穿所有球员的实力和潜力吧?

    “运气吧。”高寒笑道。

    “那你运气也太好了。”弗格森哪里肯信?

    别的不说,就说门将吧。

    当初他重金引进范德萨和德国门将阿德勒,可结果阿德勒来到英超后,身体素质不够硬,根本无法适应,没多久又被送回了德国,曼联在门将位置上是白忙了一场。

    可几乎是同一时间,高寒在拜仁慕尼黑却挖来了诺伊尔,后者当时名气和表现都不如阿德勒,可结果,诺伊尔硬生生在拜仁慕尼黑打出了世界级的水准。

    这一来二去,弗格森确实是郁闷啊。

    而之前高寒给曼联介绍的两名球员,马蒂奇和佩佩,到底有多好用,弗格森心里有数。

    一念及此,弗格森突然心中一动,笑眯眯地,不怀好意地看着高寒。

    “要不……你把德赫亚卖给我?”

    “不行!“高寒吓了一跳,我的天,这老头疯了吧?

    但曼联现在急缺门将,红了眼,真有可能挖角德赫亚,毕竟那一点点毁约金对财大气粗的曼联来说,小菜一碟。

    但中国城队本赛季表现不错,德赫亚功不可没,表现得很出色,怎么可能卖?

    “德赫亚是我们的后防支柱,非卖品,你别打他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