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04章
    张信清楚的知道,他现在掌握的风系灵术,雷系,金系与体术等等,尽管可在短时间内,让他的一身战力,提升到极高层次。

    但他日后若想再进一步,法域,天域,甚至神域,那么这天元**与天元霸体,才是自己的捷径。

    细数他的诸般法门,有几门可以抗衡问非天的‘无相神刀’?

    也只有天元霸体,或能有一战之力。

    他也只有将这引力一系的法术提升上去,才有可能在日后以神师之身,抗拒天穹大陆,最顶尖的那几十位存在。

    而天元**的进度落后,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因他最近并没在这方面用心;二则是此法乃初创功诀,并没有任何人修行过。张信不得不慎而又慎,每走一步,必须往前看十步,以免留下遗憾,甚至隐患。

    接下来,自己是得在这方面,用些心思了

    救回了老友,自己就可在日月本山,安心修行一阵了,顺便再做些布局。

    思及至此,张信就又施展法诀,将那青霄雷神招出,以手中的九霄雷玺遥空一引,就将之吞入到了玺中。

    做完这些之后,张信又将那独霸刀招出,抬手在上面一拍一震,就使得无数的金属碎片散飞开来,显露出了‘月沉刀’的真身。

    叶若见状,不禁发问道:“主人你,是不打算再用独霸刀掩饰了么?”

    “不错!此刀现世的时机已至,自然再无需掩掩藏藏。”

    张信看着身前的月沉刀,眼中略显满意之意。

    在六级灵师的境界,魂炼层次就达到了五层,当世绝无仅有。这意味着他,可以比其他顶尖御剑师,节省数百年的时间,达到绝顶。

    可惜月沉刀本身,还是七级,提升不多,不过这并不是问题。他的月沉刀既已现世,那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搜集各种材料强化,改良法阵等等,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十一二级,都不是问题。

    而随后张信,就把皇泉等人,都唤入到自己的灵居内。

    “收拾东西,明日启程,我们去拿那两件至宝。”

    所有人听了之后,就不禁呆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启程?在这个时候?”

    月无极反应过来之后,就一脸的意外,明明在这里再等三五个月就可以的。

    他们的收获已经很多,已经没必要再冒险。

    关键是张信的语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似乎认为那两件至宝,已是囊中之物似的。

    摇了摇头,月无极的脸上,全是讽刺笑意:“你疯了!这是自寻死路。”

    王**与魏周流破天荒的没有驳斥他,皇泉也皱了皱眉头:“昨日虽将那十七家猎团击退,可此时阵外的灵修,有增无减。这个时候出去,只怕免不了一场血战。以我之见,还是以稳为上。”

    说完之后,她又不解的问道:“摘星使之策,本是绝妙,为何又突然要更改方略?”

    “什么方略?”

    张信先是一脸错愕的表情,可随后就仿佛明白了过来,顿时不屑一哂:“你们以为,本座要在这里坚守到血猎结束?这可非是我狂刀的风格,在这里布阵,只是为修行一门功法而已。如今此功已成,那两件至宝,舍我其谁?”

    他原本是真打算在这里再等一阵,等到时机合适,再出手争夺。可如今司神命的伤势,已时不我待。

    而诸人闻言,都是一阵默然。感觉张信的言语,实在太夸张,也太不靠谱。

    不过张信显然已是打定了主意,准备一意孤行,直接就将那督战令,摆在了众人面前。

    “此为本座灵,所有人都不得违逆,否则门规惩戒!”

    皇泉等人不禁面现无奈之色,月无极再次冷笑:“争夺那两件至宝?你知道那边有什么?不下五千五百位的神师级战力,至少四百余名天柱级,还有大罗玄宗符天神,无上玄宗龙道衍,紫薇玄宗林紫若,南冥玄宗昭玄机,造化玄宗道天通,万象宗量天守,太乙门司空摘星,千符门千守善”

    “那又如何?”

    张信不屑一哂,很是霸气的一拂袖:“我狂刀一力横扫之!这天下虽大,却定无我狂刀十合之敌!”

    月无极气机一窒,随后就不怒反笑。

    狂妄之人他不是没见过,可狂到像张信这个地步的,却真是他平生仅见,让他甘拜下风。

    ※※※※

    在大五雷阵之外,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张信他们的动作。随后外围的数百位修士,都错愕万分的看向了药园方向。

    只见张信他们,正在将那些堆积的灵药一一打包,放入到乾坤袋里面。

    这让人惊讶万分,毕竟如论环境,自然是现在的灵域,更适合保存药效,外面远比乾坤袋里面,更合适的多。

    毕竟现在距离灵域结束还有五六个月,哪怕只等那两件至宝的争夺尘埃落定,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看到结果的事情。

    “那些家伙是在干什么?看起来好像是要收拾行李走人的样子?”

    “不会吧?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

    “别想这样的好事了,那些家伙,怎么也没可能跑出来送死。”

    “可这几位,到底意欲何为?”

    “张信此人,看似狂妄鲁莽,其实奸诈如狐。当日在药园周围强者无数,结果却偏被日月玄宗这一家独吞,这大五雷阵实在是妙着。”

    “换成是谁,这个时候也不会出来的吧?只要继续呆在里面,那么多奇珍灵药,就可轻轻松松到手了。

    “所以,还是得想办法攻破这大五雷阵!”

    “可这谈何容易?按说这种功能单一的法阵,是很容易破解的。可在灵域之内,很多手段都没法使用。比如那爆灵术,一个不好就会反噬自身。”

    “而且这座大五雷阵,还融入了药园里面的变异残阵,这就更加棘手了。”

    “可更棘手的是人,那位狂甲星君的超杀伤灵术‘绝灭雷海’,光是昨天夜里,就一次灭杀了一百余位。法阵周围五十里地域,化为死亡禁地。剩下的虽有二十几人,最后成功靠近大五雷阵,却不成气候。那皇泉,月无极,魏周流等人也都非弱者,可以稳入天柱。据说到最后,那位狂妄到直接跑进灵居,根本没有打算再出手的意思。”

    “也就是说,无法可想吗?”

    此人说到此处时,他的话音却骤然顿住。

    也不只是这位,此时整个药园周围,也是一阵死寂。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药园的出口附近。

    只见那日月玄宗一行人,都已经到了大五雷阵的边缘,而张信已经一马当先,御空飞到了法阵之外。

    这使在场所有的灵修,都一阵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