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51 邪恶
    乔尼站在大街上,清晨早起的人们渐渐填充空荡荡的街道,不少人朝他投了几眼,因为他的身边明明就有长椅,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长椅旁,就如同一尊雕像。不过诧异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就事不关己地移开了视线。就在昨晚,乔尼刚刚和网络球的特别行动部队发生了一次惨烈的正面碰撞,在网络球的战斗记录中,乔尼已经死亡。乔尼自己也认可这样的说法,虽然他仍旧拥有自我意识,但是,他真正的状态已经和过去的乔尼截然不同了,他宁愿自己已经完全意义上地死亡,然而,让他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末日真理教神父,自始至终都没有放过他。

    他很痛苦,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人也好、物事也好,口鼻眼儿乃至于拂过肌肤的风,都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堕入炼狱之中。最可怕的是,他无法自杀,仿佛个人意识已经和这个**割裂开来。

    在他的眼中,水泥路面到处都是肿瘤般的血肉,树枝上流淌着脓水,过往的行人就好似泡得肿胀的腐尸,喧闹的人声古怪又刺耳,简直无法形容,但若是自己凝神去听,似乎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可是,这些声音实在让人没有聆听的**,不止是人声,机器发出的声音,轮胎碾过马路的声音,都变成了一种让人恶心又焦躁的声响,风吹过肌肤的时候,就好似被砍得稀烂的肉泥混合了最肮脏的污渍,一下又一下地涂抹在肌肤上,就连空气中漂浮的,也不再是工业化城市的浑浊,而更加变本加厉,无比的血腥、粗糙又带着硫磺的气息——视觉、听觉、嗅觉、感觉。所有用以认知物事的通道,就好似塞满了淤泥,又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扭曲,彻底违反了人类的审美观感,而偏偏自己的自我认知基础,仍旧是“人类”。

    对一个人类来说。最可怕最抗拒的世界,就是想象中的炼狱了吧,那是惩罚恶人的世界,但是,乔尼所感受到的世界,却比他想象中的炼狱更加可怕。他想逃离,但是,又能跑到什么地方呢?他十分清楚,其实错的不是世界。而是他自己。世界对其他人来说,仍旧是正常的,只是自己被扭曲了。除非整个世界如那个怪物神父所说的那般产生改变,那么,无论到什么地方,他能看到的只有自己的炼狱。

    如果可以死掉就好了。这样的念头已经不止一次浮现在乔尼的脑海中,然而,他做不到。外界通过身体传达的信号可以传递到他的意识中,但是。他的意识却再也无法摆弄**,他真正的身体已经“死”了,存在于这里,保存他意识的,只是一个劣化的造物,外表看似和人类相同。但是内地里只是腐烂的肉块而已。

    如果可以睡去,亦或者把自己关在黑暗之中,不去接触这恶心的世界,那也不错。但是这种想法也只是妄想,就如同现在。他并不是自愿站在这条街道上的,也不是自愿去打量这个已经在他的感官中变得扭曲的世界。的确,身旁就有椅子,但他宁愿不去坐下,因为在他的眼中,那些木条遍布肿瘤般的血肉,还充满生机地鼓动着,似乎时刻都在贪婪地呼吸着空气。这些血肉是假的吗?乔尼并不确定,因为,在昨晚,他亲身经历着这些血肉侵蚀无生命物质的一幕。

    它们是可以成长的,就如同传染性病毒一样,一旦扩散开来,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们,它们自身对环境的强大适应能力,让冰冻和高温会在几十次接触后,就渐渐无效化。而正是这些传染性的血肉,让他在明明被网络球的人杀死后再一次复生。

    乔尼心中的悔恨已经无法形容,他无数次责问自己为什么要闯入那个教堂,当时立刻离开的话,就算事件扩大,也有其它的可能性去解决那些错误。然而,将时间推倒重来,他又觉得自己会变成这样,几乎是必然的。当时无法抗拒的行动,即便再重现一次,也仍旧无法抗拒。乔尼的心中有许多疑惑,但是,没有人为他开解——例如,被那个怪物般的神父控制之后,他为什么要去找达芙。有时候,他甚至会怀疑,他对达芙的情感,以及促使他对达芙做那些事情的动机,真是的属于自己的吗?

    那名叫**德华的神父应该可以解开这些疑问,不过,对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行动中。如果网络球打败了爱德华神父,或许也可以明白这一切的根由,然而,网络球失败了,虽然出动了特殊行动部队,但仍旧无法杀死爱德华神父,唯一让乔尼感到庆幸的是,达芙被他们带走了。对达芙来说,也许会被严密地囚禁起来,但总比落在这个变态神父的手中更好。网络球有许多让乔尼感到不满的地方,让他无法说服自己去加入这个庞大的组织,去争取更好的生活方式和战斗支援,但是有一点,他是十分信任的,那就是网络球显露出来的那种堂堂正正的特点,即便那只是一种做作,一种伪装,一种掩饰,也比不屑于掩饰自身邪恶,总是将普世价值中的非正义当作个性的组织更值得信赖和依靠。

    乔尼又想起了那名自称高川的少年,自从他引开爱德华神父的恶魔之后,双方就再也没有碰面过。少年最初的打算,乔尼知道得一清二楚,他是主动投入爱德华神父的陷阱中,打算依靠强大的力量一举捣毁末日真理教的图谋。如果说当时他觉得没戏,那么,这个时候就更加感到绝望,他认知到了爱德华神父的强大,这种认知让他确信,那名叫做高川的少年只会是羊入虎口。大概此时已经死掉了吧?

    少年嘱托自己立刻带达芙离开,而自己却徘徊在教堂周边,还主动跳入了敌人的陷阱,以至于变成如今的模样,更成为了主动去残害达芙的凶手。乔尼第一次体会到如此深刻的来自命运的恶意,仅仅是一个选择。几个小时的差别,自己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样的转变,几乎比他第一次知道“神秘”是真正存在的时候,更加地茫然无措。痛苦、悔恨以及感知到的世界带给他的丑恶感官,都让他好似掉落了炼狱的熔炉中,看不见的折磨一次又一次啃噬着心灵。

    乔尼只是站在那里。也只能站在那里,直到坐在那条长满了肿瘤血肉的长椅上,没有一个行人注意到的神父站起身来。

    神父对他说:“没办法了,虽然还差一点,但我相信命运终究会让圣女回到我们的身边。”乔尼十分清楚,神父口中的圣女就是达芙,直到这个时候,他仍旧希望自己可以找到阻止神父去残害这个女孩的方法。

    “你很痛苦,这一点让我感到奇怪。”神父微笑着。用缓和的语气说着让乔尼感到不解的话:“你只是个伪物,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绪呢?啊,也许是你的伪装,把你自己也欺骗了吧?对,这或许是件好事,这是一种极端的力量,欺骗了自己,才能更好地欺骗别人。我告诉你。你和圣女并非一点关系都没有,恰好相反。你本来就是她的监护者。”

    乔尼仍旧不明白,关键在于,为什么是由神父用主动者的方式,对他强调,他只是一名监视者呢?

    “圣女必然会领导一个新世界,在那之前。你的职责就是保护好她的成长。”爱德华神父浮现怀念的神色:“不少人知道沙耶的存在,以为我是沙耶的创造者,其实,沙耶并非我的造物,也并非人的造物。而是命运的造物,只是假托了我的手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她不明白自己所肩负的使命,也不明白,这个世界的末日。其实,就算是末日真理教里,也没有几个人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末日,但是,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末日并非终结,只是一种概念上的转变,人类自以为自己经常接触的,一直都能看到的,正不断发现的一切,就是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同时也是这个世界的真理。一旦这些毁灭、扭转、不合他们的心意,不符合他们固有的认知,就是末日的开始,这是愚蠢,但又接近事实的想法——不过,换个角度来说,这也太可笑,太过狭隘了。为什么,世界一定要是符合他们认知的模样呢?”说到这里,在乔尼的眼中,爱德华神父的神态变得寂寞和感叹,就好似看穿世事,拥有超凡知性智慧的老人。如果没有经历过如今这痛苦的一起,没有看到这个老人的另一面的话,或许会感到敬佩和尊敬吧,可是,如今只会让他感到一股透彻身心的寒冷。

    这个爱德华神父是疯子,是变态,是精神病,更可怕的是,他很强大,他可以干出任何在普世价值和正常审美中极端邪恶的事情,可对他来说,那反而才是真正的价值,真正的美。他对自己、对世界、对人性的认知,和人类这个群体的共识是相悖的。问题在于,他可以为这种相悖找出符合自己观点的逻辑性,而这些逻辑,却是从人类不断发展的哲学中得出的。如果要形容的话,这个神父就是在正常的细胞组织中,因为某些不起眼的因素,突然出发了内部的一些结构而产生变异的恶性细胞,而这种恶性变化却是难以避免地,就如同抽烟容易导致肺癌一样。

    当乔尼有了这种认知后,他就再也没试图去理解这个邪恶的神父,因为他十分清楚,一旦自己想要设身处地去了解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自己也会变成和他一样。如今他的身体和心灵,已经被他的邪恶手段摧残得千苍百孔,但是,就算去理解这名神父,身心都变得和他一样,便可以得到拯救的话,乔尼也是不愿意的。

    正如过去的某个神父告诉他的话:“即便身在炼狱,也不是堕落为恶魔的理由,如果意志可以被外在的压力扭曲,那只是说明,这个意志是脆弱的,而过去的坚持,也不过是一个笑话。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变动的,但是,假设真的有什么无法改变的东西,我想。也只有意志吧。”

    乔尼十分赞同这句话,他觉得自己很固执,已经坚硬到没什么可以改变自己的意志,而自己所做的一切,也将会履行他所坚持的一切,哪怕前方就是死亡。就是想象中的炼狱。如今,他真的被扔进了炼狱中,但是,他仍旧认为,如果这种身心上无解的折磨,可以让自己过去的坚持,以及一直贯彻的意志扭曲的话,那么,自己的诞生到死亡。都是可笑的——并不是说在生物和能量的大循环中没有意义,而是,基于一个智慧生命的自我认知来说,是一个可悲的下场。

    如果真的什么都可以改变,什么都可以扭曲,那么,有智慧和没有智慧,又有什么区别呢?只有在不断变化的物事中。维持一个不可变的东西,那么。这个东西才是有价值的。

    乔尼沉默着,在这个什么都变得恶心作呕的世界里,唯有款款而谈的爱德华神父还维持着正常,可是,那偏偏就是对方不正常的证明。

    “知道东方古老厨艺中,一种叫做‘药膳’的做法吗?”爱德华神父开始向前走。一股力量驱动着乔尼的身体,让他也不得不跟上去,“药膳,就是用药做的食物。在东方人的食物中,药材并不仅仅是佐料。科学制药通过分解法和微观观测,试探并制作针对某种变化的合成物,但是,东方人更擅长通过天然的药材,从人体大循环中,去解决局部的毛病。而药膳,则是这种维护人体大循环的一种方法,但是,正如同科学制药的方法,可以制造毒品,本应该是维护健康的药膳,也可以变成毒药。”

    有行人低着头匆匆走过,不小心撞了一下爱德华神父的肩膀,不由得连连道歉,爱德华神父面带微笑,在他胸前花了一个十字架,然后掏出一瓶矿泉水递到对方的手中。这名行人有些愕然,但还是拿走了水。乔尼觉得,那瓶矿泉水和红灯区那些为了利益才加入末日真理教的伪信妓女存储和散发的“圣水”是同样的东西——用科学和神秘,目前为止都无法证明,那是有害的东西,仿佛那只是普通的水。

    乔尼一直都坚信,这种无法解析,被混入普通水中的圣水,会在某种恶劣的情况下展现出它的恶意。但是,正因为无法从普通水中分辨出圣水,所以,也根本无从确认,它会带来怎样的危害。直到现在,他变成了这副模样,经历了那可憎的战斗后,才隐约感到,自己的变化,其实和这些圣水不无关系。

    “大家都十分喜欢乐园,但是,那不过是残次品罢了。它可以让人类发生转变,却难以产生根本性的转变,无法进行彻底的革新。无法革新的人,只会在末日中死去,而革新,是唯一在末日之后浴火重生的方法。现在的末日真理教让人不怎么喜欢,因为那个家族的眼光太狭隘,做法也太半吊子了。于是,我觉得应该为我所信奉的真理做点什么。”告别了那名莽撞的行人,爱德华神父继续向前走,乔尼发现,除了撞到他的那名行人之外,路过的行人没有一个将目光落在自己两人身上,即便是从正面走来,那视线也仿佛穿透了自己两人,投入更前方的道路上。

    “我想到了用药膳的方式改良乐园,但是,让人感到可笑的是,明明是为了拯救,却不得不采用药膳中制作毒药的方法。要通过药膳杀死一个人,最高明的做法是,通过不同的药材来烹饪好几道菜,如果被害者仅仅是吃了其中的一种或几种,是不会有事情的,但是,如果每一种菜色都品尝过,那么,这些药材的特性就会在人体大循环中发生化学反应,将被害者杀死。这种在人体内才会组合发生的方式,正是我需要的。简单地说,我将乐园分离,提炼,变成两种物质,一种物质加入一些调剂,另一种物质加入另一些调剂,让两种物质变得稳定,但是,一旦这两种物质在人体大循环中汇合,就会迅速产生化学反应,让人体产生一种比乐园更加缓和的革新。你也知道,服用乐园会有一定的致死率,但是,用我所提炼分离出来的物质,进行这种缓和的革新,则不会有生命危险。”

    说到这里,乔尼大约已经明白了,神父从“乐园”分离出来的两种物质之一,必然就是那种看似普通水的“圣水”。人们喝下“圣水”,的确不会产生任何不良效果,就如同喝普通水一样。但是,服用过“圣水”的人如果沾染了另一种分离出来的物质,就会产生可怕的变化——至少,也会是和服用“乐园”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