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63 桃乐丝降临
    光芒回路切割了纺锤体机器,碎片开始翻转、移动、再次拼接,十几个呼吸后,以维生舱为核心的巨大钟盘伫立在众人面前。实验室中的冷气已经无法控制室内温度,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温度已经上升到了四十三度,原本在脚踝处缠绕的沉重冷气,早已经化作水蒸气弥漫在视野可见的范围内,一排排箱装设备的轮廓变得模糊起来,仿佛一切都在蒸腾,在扭曲,在变成某种无法单纯用“固态”,乃至于“物质”来描述的某种东西。

    造成这副景象的力量当然并非高温,高温只不过是纺锤体机器变形成钟盘的过程中,滋生出来的怪异对正常世界数据的干扰现象。具体的过程极为复杂,在缺乏连锁判定的力量下,借助投影观测到一切,只能浮于表面,即便如此,视网膜屏幕中流淌的数据也到底都是乱码。这样的情状通常意味着,即将降临的“神秘”至少也是和自己相等,而大多数时候只会更加高级。

    虽然无法切身感受现场,但是,真身悬浮在维生舱中的义体高川仍旧觉得,这定然是超级桃乐丝进入这个世界的前兆,就如同“神”为自己制造了一副躯壳,然后让自己的意志降临其中。

    毫无疑问,网络球会针对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而准备“桃乐丝计划”,也许不在最初的“剧本”中,但是,这个计划的存在和发展,和“剧本”没有任何冲突。这就是超级桃乐丝为“计划”设置的保险。鉴于“病毒”的动作,以及对这个世界的深入干涉,超级桃乐丝和超级系色的重新降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义体高川已经十分明白。单靠自己的力量,面对“病毒”越来越活跃的局面,已经有些捉襟见肘。“病毒”虽然暂时没有现出真身,但是,它本来就在这个世界中,占据着最核心的意义。因它而产生的负面力量,结合数量和质量的综合实力,要比自己更加强大。义体高川在过去已经遭遇过不少濒临死亡的风险,若非“江”对“高川”的作用一直都存在,早就被干掉了。

    即便只要高川的意志核心不灭,多少个“高川”都能诞生出来,但是,新“高川”的成长需要时间,而新“高川”最终能抵达的高度。也不一定就可以抵抗高强度的风险。“病毒”和“高川”拥有特殊的共生关系,因此,“高川”最终可以成长到怎样的地步,更多取决于“病毒”在“高川”身上投以怎样的注意力。

    “病毒”和“江”是同样的东西,但又并非完全相同的活动机理,而如何在两者的夹缝间求得生存空间,并成长起来,很多时候。都是需要外力的帮助以及一些运气的。随着义体高川对“病毒”、“江”、末日幻境和现实的理解越加深入,就愈发觉得。“高川”的活跃,就像是笼中之鸟,而构成这个“笼子”的,是“鸟儿”无法理解的材质和做工。

    要离开这个笼子,获得自由,并救助其它的同伴。想要用自身的力量摧毁笼子是完全不可能的。只能营造机会,布置陷阱,让笼子的制造者自行打开笼子,才能趁机飞出去。

    “病院”不是制造笼子的人,他们只是捡到了笼子。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也不是笼子之外的存在。她们只是笼子的一部分,是被拾到笼子的人,强加在笼子上的插件,试图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笼子,却又无法完全控制笼子。“病毒”或者“江”,制造了笼子,可是,它们制造笼子的方法,就是将自己变成笼子,却又因为种种因素,暂时无法彻底控制笼子。

    义体高川一直都觉得,这就是将目前自己所了解到的情报整合起来后,对“真相”最形象的理解。不过,从这种理解的角度出发,仍旧有许多难以确定的问题。例如,鸟对于笼子来说是必要的,但是,这种必要性到底有多大的程度呢?而鸟的活动,对于笼子本身,又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或者说,捡到笼子的人和笼子本身,希望鸟儿有怎样的活动?——拒绝不可能没有半点期望,否则,就不存在“剧本”一说,因为,“剧本”的意义,就在于“控制活动”。

    不管怎样,有了这种形象的理解,对于笼子内外所发生的一切,都可以有一个轮廓性的理解。义体高川想到,少年高川的行为,就如同让“笼子”自行打开,但是,在他的想法中,虽然“笼子”自己打开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如果“笼子”打开了,鸟儿飞走了,那么,“笼子”还有什么意义呢?更多时候,笼子和鸟儿结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存在。所以,“笼子”是否会让鸟儿飞走,是否相信鸟儿飞走后还会飞回笼子中,就是这种可能性的核心——这个“笼子”可不是死物,它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本能和需求,如果说,鸟儿觉得“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那么,必须要质问一句——鸟儿和笼子,相信鸟儿和笼子之间的爱吗?两者之间,存在“爱”吗?

    而以原初高川的计划为基础,由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补充执行的超级高川计划,更像是笼子上的插件在自己的权限中,削弱笼子的力量,遮掩捡到笼子之人的视线,然后让变异得格外强壮的鸟儿,在一个最合适的瞬间,强行闯开笼门,然后,超出捡到笼子之人想象的强壮鸟儿,同样有力量去做更多的事情。

    而对于捡到笼子的人来说,把鸟儿关押在笼子里,通过鸟儿的活动研究笼子本身,才是最大的利益所在。他们的眼睛里,只有笼子,没有鸟儿,甚至于,他们会捕捉鸟儿填入笼子中。众多鸟儿中,也许有一些是特殊的。珍贵的,但那又怎么样呢?无法防制,无法理解的笼子才是独一无二的。

    少年高川和“江”的爱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到了怎样的地步,义体高川无法理解,就如同。他可以想象,并认可鸟儿和笼子之间存在某种深刻的“爱”,却无法坚定不移地相信这种“爱”。所以,他必须,也只有继续执行超级高川计划,让自己变得强壮,随时准备着闯出笼门的机会降临。

    笼子越来越稳固,越来越活跃,捡到笼子的人或许很高兴。但是,对于想要闯出笼门的鸟儿来说,却是十分残酷的。超级桃乐丝降临到这个世界中,并不是什么好事,仅仅是意味着,笼子上的插件难以从自身的存在层面上,去对笼子进行足够的干涉了。笼子的插件即将无效,而捡到笼子的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亦或者,对这个结果无能为力。所以。插件不得不就降格自己的存在,进入笼子内部,通过另一种方式狙击笼子的活跃。

    这一切并非是有选择下的最好选择,而是没有选择下的必须选择。义体高川凝视着在巨大钟盘上的维生舱,不由得在心中生出一种苦涩的情绪。但很快,他变抛离了这种情绪。鸟儿冲破笼子的束缚,去解救自己的同伴,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因为,这只鸟儿一开始,就不是养在笼子中的观赏动物。它会用尽自己气力和爪牙。去抗争,去战斗,哪怕这在旁观的目光中,在笼子的想法中,不过是徒劳又蠢笨的行为,哪怕是遍体鳞伤,直到死去,但是,这本就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儿,它将会在火焰重生,而只要活着,便不会放弃。

    鸟儿难道不清楚自己的处境有多绝望吗?当然不,那么多次的死亡,足以让它明白自己的困境。只是,鸟儿明白,如果自己放弃了,那么,自己就不再是特殊的那一只,只是一个被驯化的,除了观赏,没有任何价值的小动物而已。不再特殊的鸟儿,就真的没有半点希望了。

    钟盘上浮现了指针,它开始反向转动,越来越快,如同蒸笼般的实验室就好似被推入了一条倒流的江河中,沉浮起落,就连真身远在另一处的义体高川,也产生了一种晕眩感,神秘的负荷正穿过投影和真身之间的联系,作用在义体高川的灵魂之中。这是无法抗拒的力量,猫女和龙傲天也显得摇摇欲坠,唯独可以站稳脚跟的,只有主持了这一切的近江。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所有的感知都已经紊乱,就像是方向没有了意义——无论是空间上的,还是时间上的。义体高川突然在某一刻,打心底浮现一种强烈的直觉,他抬起目光,才意识到钟盘已经定格,维生舱也滑落到了近江跟前的地面上。

    那种灼热的,紊乱的,晕眩的感觉,在观测到这个景象并产生意识反应时,一瞬间就彻底消失了,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实验室中仍旧是冷气流淌,温度极低,光线昏暗,一直蔓延到远处黑暗角落的设备,每一台都被暴力摧毁了一般,外壳扭曲,不时迸射出火花和电弧,这些景象,足以让人确认,之间所经历的一切,的确不是什么幻像。

    强大的,不可理喻的神秘促成了极短的感受和破坏性的现象,而这个实验,成功了吗?

    “成功了吗?”猫女按着自己的额头问到,她还没缓过劲来,不过,桃乐丝计划的成败才是此时此刻最重要的。她也不清楚自己心中的想法,龙傲天和**,让她无法正确判断成败的得失。

    龙傲天经历了之前的一切,似乎也有些吃惊,但是,对于计划成功与否,却有着极为明显的自信。他看向维生舱中的女孩时,身体微微颤抖,义体高川无法判断,那到底是激动,亦或者是另外的什么情绪。

    近江没有说话,她后退了几步,背影十分谨慎,就好似面对一只陌生的怪物。义体高川、猫女和龙傲天三人不由得齐齐上前了一步,将近江纳入团体之中。在四双眼睛的注视下,抱着膝盖漂浮在淡黄色营养液中的女孩动了动,从脸皮到身体,都动了动,轻轻的,细微的,如果不是如此专注。就无法捕捉到。紧接着,她的眼睛陡然睁开,一种如有实质的目光,穿透了维生舱的外壳,直达每一个对视者的心底。

    没有任何不清醒,宛如那不是苏醒。单纯就是眨眼的时候,将闭上的眼睛睁开。

    猫女不由得退了一步,仿佛被那道目光中的力量狠狠击中了。义体高川和近江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反而发现了,同样一动不动的龙傲天,身体正抖动得厉害。他的眼神中,有一种强烈的渴望。

    维生舱的安全灯亮起,近江按下开关,淡黄色的营养液快速从排放口流淌在地面上。又在冷气中迅速挥发——是的,义体高川没有看错,那的确是挥发。维生舱的十几个排放口一起工作,排放量很大,但液体刚接触外界,在一个呼吸内就成为了冷雾的一部分。

    离开液体之后,女孩的头发迅速转变为银白色,并没有病人的那种苍白。在发丝上流淌的光泽,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夏日的银河。那是一种梦幻的,非人的质感和色泽。女孩的左眼是翡翠色的,右眼被发丝遮掩起来,只露出半个面孔。而义体高川则从维生舱光滑外壳的倒影上,看到了自己翠色的右眼,位置正和女孩的右眼重叠在一起。迷离而奇异。

    “桃乐丝!”龙傲天第一个大叫起来,他十分激动,想要上前,可迅即就被猫女抓住肩膀。对于这个浑身是谜团的男人,她可不敢放松一丝警惕。

    “总算是进来了。”桃乐丝喃喃自语。声音无法穿透密封的维生舱,但对义体高川来说,解读唇语只是一件小事。

    直到营养液全都排干后,舱门才正式打开。

    “桃乐丝!”龙傲天再次大叫起来,他仿佛忘却了自己是拥有神秘力量的人,而仅仅用**的力量去尝试挣脱猫女的禁锢。义体高川和猫女都很疑惑,为什么一直都表现出一副“尽在掌握中”的表情的这个男人,会如此的激动。不过,他的反应,并不像是为计划的成功感到兴奋,而仅仅是因为,终于见到了自己一直都十分在意的熟人。

    桃乐丝和龙傲天是熟人?对于猫女来说,简直就是无稽之谈,桃乐丝是刚刚才正式诞生的,之前密封在维生舱中的,不过是一具没有意识的躯壳而已。可转念之后,她不由得警惕起来,因为,促成桃乐丝苏醒的关键,应该就是**。而龙傲天的表现,无不证明了,**有可能干涉到了桃乐丝的意识。

    那么,桃乐丝的复苏,并非是一个空白灵魂的觉醒,而是龙傲天将某个熟人的意识,注入到了没有意识的桃乐丝躯壳中吗?猫女的瞳孔不由得收缩,加力用关节技压倒了龙傲天,而龙傲天本人,就如同一个普通强壮的普通人般,用力地,狼狈地挣扎着,仿佛他一点都不在乎猫女对自己做了什么,而自己又可以做点什么,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桃乐丝的身上。

    可是,桃乐丝的目光却直接忽略了龙傲天的存在,从近江和猫女的脸上扫过,平静又冰冷,直到落在义体高川上时,才一瞬间融化了。就像是从高高在上的某种怪异,重新变成可以理解的人类女孩。

    “好久不见,阿川。”她走出维生舱,长长的银发遮掩**,发梢垂在地上。下一刻,这些发丝猛然缠绕住身体的性征部位,几个呼吸间就交织成了一身银白色的哥特公主裙,而长发则断了一大截般,只剩下露出面庞的刘海,以及垂到腰间的后发。当猫女看清她的五官时,肢体不由得僵硬了一下,因为,先前被发丝遮住的右眼,已经一览无遗了——那里没有眼球,仿佛被挖了出去,只剩下一个幽深的窟窿。

    “还我眼球,阿川。”桃乐丝就像是普通女孩讨要失物般,对义体高川说到。

    被猫女压制在地上的龙傲天,就好似疯了一般,拖着猫女爬向桃乐丝,大喊着她的名字。在义体高川有所动作之前,龙傲天已经抓住了桃乐丝的小腿,这一次,他终于说了不同的话:“让我回去!你承诺过的,你可以救我的!”

    桃乐丝终于对龙傲天的存在做出反应,但是,却不再是人类的气息。她看向龙傲天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异物,然后,平淡的,不带任何情绪地说:“很遗憾,我欺骗了你,你已经回不去了。”

    龙傲天愣了一下,激动地大叫起来:“你说谎!不可能的,不可能回不去的!你说谎!”

    “现在,已经没有一个病人还能维持身躯。很遗憾,你比阿川更早崩溃。”桃乐丝平静地回答道:“但是,作为你的坚持和承诺的报酬,我可以让你得到解脱。”说罢,她上前一脚踩碎了龙傲天的脑袋,就如同踩爆了一个水球般简单,“你的任务完成了,但是,我们的任务才刚刚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