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74 旧日来者
    “江”的显化让我和妓女都陷入异常的状态,妓女那充满攻击性的**显然是极为不正常的,即便她的工作就是两性方面的交易,不过,我不觉得自己可以引发这种近乎扭曲的渴望。我初步分析过她的性格和心理,如此剧烈的,宛如挤压已久的热量,猛然从心灵深处迸发出来的**,绝对不是她的常态。

    在我的冒险中,有一些近乎巧合亦或者说是命运般的遭遇,仅仅就“两性的相逢和交往”来说,也让我可以察觉到某种深藏于自然而然中的不自然。例如,我经常可以遇到对自己有好感的女性,当然,仅仅如此,或许可以解释为自己的性格和外貌对异性充满诱惑力,但是,如果这种遭遇中,有着另外一种无法轻易察觉的限制时,给我的感觉,就不那么正常了。

    首先,我不觉得自己是容易受到异性青睐的类型。其次,这些看起来美好的青睐,大部分都发生在“江”不以一个具体个体的身份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亦或者说,是在我无法直接观测到它的时候。厕所怪谈事件之前的生活,进入神秘圈后的冒险,将两者进行分析比较之后,我开始察觉到“江”在分析结果中所占据的特殊位置。

    我猜测,“江”很可能是在“挑选”——至于挑选什么,挑选的目的,以及挑选的最终结果,都不是我可以真正理解的。从表面上,我可以认为“江”的挑选。造成了我总能和一些独特的女性结识,并总能让对方对我另眼相看。我所遭遇的她们,和她们发生的故事。并非完全是因为我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圈子中,即便是拥有“神秘”,但是,对大多数圈内人士来说,平淡的生活和平凡的人,总是占据了人生时光中的大多数。

    若将圈内人的特殊经历和怪异程度总结出一个水平线,我的际遇之特殊化。明显高于这个水平线上。

    在这些不同寻常的经历,看似普通却又充满意外的相逢中,女性被“江”侵蚀的情况不止发生过一次。妓女如今的遭遇。不是独特的,却又进一步验证了我对这种表象的猜测——她被“江”挑选中了。

    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一个具体而个性的“江”将会以眼前这具成熟的女性**降临。我不知道那会是哪个“江”,真江?富江?左江?亦或者是其它我所不认识的“江”?我也不清楚。“江”究竟是基于什么条件。选中了这名妓女。单纯以人生质量和人体素质来说,这名妓女无疑出于一种“有害”的状态,就普世价值观来说,她既不纯洁,也不完美,思维的成熟型暂且不提,身材外观虽然可以称得上丰满性感,但仍旧具备细节上的问题。至少。单纯以人类的通俗审美观来说,我来到这个城市时。所经逢的许多女性路人,有不少人的诱惑力在她之上。

    是的,我无法理解,但结果是,只有这个妓女被选中了,那猩红粘稠的血色液体——像是血液却有难以称之为血液——已经吞没了她的身体,迅速渗透到内部,从微观的层面上促成一种本质性的变化,那绝非是“基因”那么简单。妓女那扭曲的表情中,混杂着痛苦和愉悦,仿佛极度的痛苦变异成愉悦,又像是极度的愉悦让其感到痛苦,她的力量大得可怕,在变异的一开始,就已经彻底将我的双手禁锢了,要知道,我单手就能提起那具份量极重的行李箱。

    我的脑子痛苦又晕眩,只是因为习惯了这种状态,所以还能维持着相对清明的观察和思考能力。我知道,妓女将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被“江”侵蚀的人,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被它吃掉了,或许,通过这样的方式,它取代了对方的“存在”,因此才能于这个世界显化。可是,妓女和我没有任何冲突,我们不是敌人,反而是相互帮忙的朋友,尽管只是一种暂时的,利益性的,但她的确对我没有造成任何危害,还是我的室友。

    这样一个人,就要消失了。被我深爱的“江”侵蚀了,吃掉了,成为它显化于这个世界的材料。我无法描述自己此时的心情,也不愿意去分析自己此时的想法。无辜者只因接触我而遭遇不幸,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而这样的经历,对于任何想要成为“英雄”的人来说,都是一种灾难和痛苦。

    我如今所承受的**上的痛苦,多少弥补了我心灵上的痛苦。我有一种负罪感,我知道,自己必须承受这种负罪感,这便是我接受了“江”的代价。心灵上的痛苦,是无法彻底用**的痛苦对消的,也不是单纯的觉悟就可以消弭的,我比任何人都能深刻体会到这一点。而正是因为可以体会到这一点,多少证明了,我的灵魂中并不缺乏人的成份。

    我只能用一种哲学化的思绪来抗拒这种堕落的痛苦,直到妓女的表情重新平和下来。她就像是一个僵硬的木偶,表皮上那无数蚯蚓般蠕动的凸起正迅速平复下去。她的五官、身材比例和肌肤质量,和原来相比,都发生了相当明显的变化。这一幕我已经看过许多次,当她的手仿佛一下子断了线般,失去了对我的禁锢时,我有些无力地贴着墙壁滑坐在地上。

    我按住左眼的窟窿,那里一直都在剧烈作痛。眼球就在脚边,瞳孔一直对着我,它仍旧是活的,有着自己的意志。我抓住它,用力塞入自己的眼眶中。那种根系生长的感觉,又一次引发了更剧烈的痛苦。我蜷曲着身体发抖,一种五光十色,却没有具体形状,让人晕眩的图案在脑海中变幻,我可以清晰感受到。眼球神经正以一种野蛮的方式和大脑再次接驳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因为痛苦浑身脱力,只剩下喘息的余地。之后有一个柔软又灼热的怀抱将我拥住。轻柔的声音,仿佛幻觉般在我的耳边低语:“没事了,阿川,没事了……”成熟又温柔的话语,充满了让人平静的力量。

    我抬起头,看到了一张充满活力又典雅的五官,充满了一种称之为贤惠的气质。这个面孔。这个怀抱,这种气味和周身散发出来的感觉,是如此的深刻和熟悉。

    “左江?”我问。但是,心中是肯定的。

    “我回来了,阿川。”左江露出温暖的微笑。

    我的力量恢复了一点,猛然坐直了。打量着左江。妓女的特征在她的身上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非要说,还残留点什么的话,大概就是那同样成熟惹火的身材比例了吧。不过,无论从感觉还是外观轮廓上,都无法将眼前的女性,看成是之前的那名妓女。仅仅从年龄来说,妓女的外表已经过了三十,但是。左江却像是大学生,又像是社会人。仿佛正处于两者之间的过渡,充满了暧昧的年龄。

    虽然早就知道会产生相当彻底的变化,但是,每次看到总是不禁让我生出一种奇异又恐怖的情绪。那并非是左江对我有什么威胁,而是一种生命本能对彻底扭曲和毁灭的抗拒。我的恐惧是很深刻的,并不会因为我多么爱她而削弱。恐惧和爱混杂在一起,极为别扭,却又会让人上瘾。

    浓稠的血色液体早已经彻底消失,左江的**和我第一次与她见面时的区别,或许仅仅在三围尺寸上——基于妓女而扭曲的身材,远比第一次见到她时更加丰满。只是,如果将妓女那件暴露的,充满了性诱惑的裙装套在她的身上,绝对会给人另一种感受。

    我打量着左江的时候,左江已经将我从地上拉起来,房间里没有留下半点异变的痕迹,若非左江就站在眼前,脑袋的痛楚也还没消除,之前的经历就好似幻觉一般。左江的到来,让环绕着我的一切,都充满了一种熟悉的味道,明明是初来咋到的环境,却仿佛我和她已经在这里渡过了很长的一段平静的时光。我知道这是错觉,却又无法抗拒这种错觉。我们就如同过去做了许多次那般,进入浴室中,相互帮忙着清理了身体,然后躺在一张床上,相互拥抱着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觉得好似过了许久,睁开眼睛的时候,空气中还散发着那种夹在现实和梦幻中的,熟悉而日常的味道。不一会,大量的资讯涌入我的脑海,我很快就想起了,自己身处什么地方,而睡着之前,又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情。即便如此,仍旧不足以让我感到紧张和迫切,更没有半点陌生和隔阂的感觉。

    左江不在的那些日子,似乎被从感觉上彻底模糊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习惯的延续,仿佛她其实一直都在身边,只是因为太过靠近,才没有特别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她的确无时无刻都在我的身边,或者说,身体中。

    我掀开被子,左江还没有醒来,像是普通人一样,正常又轻柔的呼吸着,充满了恬静的美。我看了一眼时间,晚上十一时,期间应该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也不清楚左邻右舍的情况如何,尽管是外型简陋的宿舍,房间之间只隔了一堵墙,但是,隔音性似乎很好,即便贴着墙壁,也难以聆听到对面的半点声音。墙壁是金属的,给人感觉很薄,却又没有金属的冰冷,反而微微发温。

    我下了床,再一次观察了整个房间,初次进入的陌生感,在熟悉而怀念的即视感中,彻底被消弭了,仿佛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很久,仿佛我和近江一直都住在这儿,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这样的世界上。我知道,我知道,这是一种错觉,其实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左江也是几个小时前才降临,而这个世界,也并非我所熟悉的那个世界。

    但是,不管怎样,这种错觉并不是一件坏事。因为,我始终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中。

    电视没有关闭,只是原本节目的声响已经变成了一片无信号的沙沙声。我调整了几个台号,却发现只有一个还在播放画面——那是夜空的景象,不知道从哪里拍摄到的夜空。安静,缓慢,很长时间都没有变化,只有云层以及右上角数字时间的变化,似乎才能证明,这是一个实时的动态影像。

    节目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为什么要播放这样单调的节目?有许多疑问浮上心头,之后。脑海迅速浮现出相应的猜测,例如,这正是“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即将开始的倒计时。这处避难所深藏在地下。所以只能通过影像传输来观测即将发生的变化,政府方面也并不打算将人们蒙在鼓里。这个时候,一定有不少人仍旧疑虑重重,充满了焦虑和不信任感。只是在强压下决定暂时观望吧。不过。在亲眼看到既成事实之后,接下来的引导就会变得更加顺利——让人们只通过影像记录,以及后置的新闻广播来了解自己所面对的情况,无疑也是一种最大程度消弭冲突的手段。

    政府方面当然早就做好了强力管制的准备,所有的暴动,无论起因如何,是否别有心思,都会在第一时间扼杀于襁褓中。不过,我同样不觉得。政府喜欢用这种强制性的手段让自己管理下的人们安静下来。虽然从平民的角度看来,这场变化突然又意外,但是,对于深谙现代管理学和心理学的政府精英来说,在早有准备的情况下,做出一份妥善的计划,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我凝视着电视机中的夜空,云层掠过的时候,月亮的颜色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不过,拍摄器材似乎并不具备远望能力,即便我清楚,月球正在发生异常的事情,也无法直接从影像上看到。这次月球核打击计划,是针对藏匿在月球上的纳粹们,根据网络球提供的情报,这些纳粹已经完善了自己的中继器,即便六千枚核弹全部击中,也不一定可以摧毁他们的大部队,不过,既然核弹就是当前常规科技的最强力量,那么,掌握这种力量的联合国不尝试一下,绝对不会甘心。

    神秘圈内对这个计划报以悲观的看法,但是,联合国却异常激情。或许,其中未免没有末日真理教的干涉,以及命运走向的影响,不过,政府本身的意愿,基本上也仍旧更倾向于自己所掌握的,自己最熟悉的力量,直到被可怕的事实证明,使用这种力量是个错误的决定。我的想法和神秘圈内的共识相同,做下核打击月球这个决定的联合国肯定是脑子短路了,即便纳粹没有中继器,将基地完全至于正常空间中,使用六千枚核弹去扫荡月球,也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

    正常渠道的观测,无法探查纳粹的准备,不过,从纳粹前锋部队于拉斯维加斯的降临方式来看,只要它们仍旧占据着拉斯维加斯城,跨越外太空的速度和安全性,绝对超乎联合国的预想。

    尽管暂时无法前往拉斯维加斯战场,不过,拥有一台中继器的五十一区,一定正在尝试对拉斯维加斯发起猛攻吧。在中继器的位置来看,纳粹大部队会首先降临拉斯维加斯,再向更多的目标进行攻略的几率十分之大。不过,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关系十分特殊,而且,美利坚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可以视为末日真理的核心地盘。如此一来,末日真理教对纳粹的态度,定然会对纳粹的进攻计划造成巨大的影响。

    虽然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关系已经不再是秘密,但是,两者的分离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双方的体系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两者究竟会如何处理双方的关系,是很难确定的。对nog来说,最好的情况无异于它们彼此攻歼,将战场锁定在美利坚国土上,直到分出胜负后,才开展对外的侵略。联合国的大部分成员国大概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吧,而美利坚却是必须要阻止这种情况,五十一区的情况,也暗示着他们早有准备。在拉斯维加斯变成纳粹滩头堡的情况下,他们之前默许的,和末日真理教的合作,或许会给国家的境遇带来一些转变。

    我思考着局势的变幻,等待“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执行的那一刻,并且做好了随时逃离这个避难所的决定。如果纳粹真的要一鼓作气,以拉斯维加斯为登陆点,一鼓作气扫荡整个内华达州,将其彻底变成自己的地盘,那么,即便是地下避难所,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反而,处于战场第一线的五十一区,因为拥有中继器的缘故,反而安全得多。如果有可能,抵达美利坚后直接进入五十一区自然是最好,但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为了躲避月球核打击计划的第一波影响,选择进入地下避难所,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