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82 适者生存
    电视中播放着纳粹飞艇和浮空城在暴风雨中跨越夜空的画面,房间隔音性很好,仅用耳朵无法聆听到其它房间的动静,但我想,那里的人们定然心神无主,以为这不过是一场电影大片吧。他们的遭遇所泄露出的情报并不少,但是面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突然来临,没几个普通人拥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这个世界是躁动不安的,但是,在半个世纪里,人们刚刚修复了上一次世界大战所带来的各种创伤,那深刻的教训还残留在灵魂中,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期盼第三次世界大战来临,并愿意为此付出足够多的努力。他们可以在宏观社会层面上控制自己,将所有纷争维持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即便如此,联合国层面上的情报封锁和历史纂改,让他们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属于这个自制圈内的力量。

    纳粹,不期盼任何和平,他们挑起战争的目的并非为了资源或尊严,也许说他们单纯就是为了战争而战争有些言过其实,有可能别有其它目的隐藏在他们疯狂的举动中,但至今为止,没有人,没有组织,可以完全判断他们的行动理由。从神秘的角度来说,他们有可能是促成末日降临的一个因子,借由人形显现,但如此一来,就相当于承认了,他们仅仅是为了战争而战争,为了摧毁世界这种唯一且疯狂的理由,而这偏偏是最坏的结果。没有人想要面对这种无法妥协的家伙,而为了阻止这些家伙,必然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并且,如果纳粹真的是末日降临的一个因子,那么。从先知的预言绝对性来看,无论是击败他们还是被他们击败,所引发的进一步世界进程,也只会让末日更加深入而已。

    从网络球收集到的情报来看,纳粹虽然强大,但仍旧没有真正意义上毁灭世界的力量,即便单纯只是人类社会,也有在漫长的战争期中逐步解决他们的可能。先知的预言,世界的末日,其实并不仅仅是人类的末日。也许在人类看来,世界末日和人类末日是相等的,也在内心深处承认,即便在这个星球上扔下至今为止制造出来的所有核弹,也不可能制造出真正的世界末日。因而,对纳粹的惧怕。仅仅是出于他们对人类自身的威胁。

    然而。如果转换一个角度,从“现实”层面去观测,就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在这个世界里,人类的灭亡和世界末日是完全可以划上等号的。因为,这个世界之所以存在,正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人类存在着。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精神和认知,是构建这个多姿多彩又格外真实的末日幻境的基石。纳粹的行为,无异于撬动并砸碎这些基石,所带来的后果无疑是灾难性的。

    当然。从我的亲身体验来看,就算这个世界的人类彻底灭亡,从而导致世界的崩溃,也应该不是根本性的。如果,我所经历的“现实”,是这个世界的根源,那么,病院的研究者完全可以通过种种手段,诸如增加新的末日症候群患者之类,重新构建末日幻境世界——实际上,从如今末日幻境的存在来判断,他们应该真的这么做过。亦或者,在病院所许可的,正常的末日进程中,构建末日幻境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并不会单纯因为旧有末日幻境的崩溃而死亡,他们的实体存在形态和末日幻境的关系,是一种高下关系。

    但是,无论如何,纳粹的出现,的确应该反应着多方面的需求——病院的需求,“病毒”的需求,病人自身的症状。纳粹和末日真理教所代表的意义有些相似,但并不相同,否则,就没有必要同时出现两者,而这些细微的区别,很有可能是引发进一步末日现象的关键。

    我坚持认为,无论纳粹的成因有多么复杂,“病毒”仍旧是其中的核心要素。对于“病毒”想要达到的目的来说,仅仅有末日真理教和更名为“统治局”的末日幻境异空间,仍旧不足够,否则在我诞生的末日幻境中,从内部迸发而并非从外部摧毁的“末日”就应该降临了。然而,回想当时的情况,那种“末日迫在眉睫”的紧迫感和无奈感一直存在,但是,直至我死亡为止,都并没有真正推进到当前的程度。从这个角度上,完全可以看出,如今这个末日幻境的确比我诞生的那个末日幻境更加“成熟”。

    由纳粹引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确更加接近“末日”,如果将整个末日幻境看作是一个炸药桶,所谓的末日就是要引爆这个炸药桶,那么,纳粹无疑就是点火装置,而在这个世界中,必然隐藏有一条难以观测的,仿佛命运一般的“引线”,而末日的进程,便是被纳粹点燃的这根引线的燃烧进程。

    如此一来,网络球的动作,有可能是梅恩先知试图寻找这根“引线”,并在它燃烧殆尽前切断它的尝试。这是很困难,很绝望,但又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如果纳粹这个点火装置的存在不可更改,从而导致纳粹的行动不可更改,进而导致引线的燃烧不可更改,更没有办法浇灭这种燃烧,那么,切断引线的确是最有可能的方法——然而,如果网络球的存在一开始就被设定为引线的一部分,那又如何切断引线呢?即便是将自己毁灭,也不可能做到。

    进一步假设,如果“高川”的存在,“现实”的存在,也是引线的一部分,那么,仅仅“高川”又能做什么呢?

    而这个残酷的假设为真,那么,如果有一个同时贯穿包括“高川”、“现实”、“末日幻境”“超级系色”等等所有自主和非自主干涉到“末日进程”中的所有因素,编织了引线并设置炸药桶和点火装置的东西,毫无疑问,那应该就是“病毒”没错。

    从这个假设出发,那么,所有仅仅从“高川”、“现实”、“末日幻境”等等节点出发的任何自救都是无意义的。我的行为本身,也应该是无意义的,因为我们自身的动作,自救也好,不自救也好,有行动也好,没行动也好,本身就构成了“引线”,并且必然会在末日进程中被点燃。

    然而,正是从这种绝望中。我更进一步确定了,可能为一线希望的因素——那必然是“江”。

    因为,“江”是“病毒”。如果,“病毒”将涉及末日的任何因素编织为引线,那么这条引线必然不包括它自身在内。因为,“病毒”不会寻求自我毁灭。而是通过毁灭其它。以保证自身的成长,这意味着,它也就成为唯一超脱末日的因素。

    同时,无论在我的观测还是理解中,“病毒”并不是“江”,“高川”和“江”的关系是异常的。复杂的,即便只是因为我对“病毒”的观测,才诞生了“江”,也许“江”是十分不稳定的。一旦脱离我的观测,就不复存在的东西,乃至于我的存在,因我的存在而导致“江”的存在,起因都是“病毒”的需求。但是,“江”和“病毒”的关系,仍旧确保了通过“江”去干涉末日进程的可能性,也是唯一的可能性。

    “病毒”无法沟通,但是,“江”可以。即便,“江”的存在是脆弱的,是任性的,只遵循自身的需求进行活动,它们之间的不同和相似,以及我和“江”之间的关系,以及我对“江”的情报,仍旧让我拥有希望。

    这是只有我才能看到的希望,是只有我才能接触到的世界之理,在我之前,在我之后,应该都没有任何一个“高川”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所做的事情,是只有我才能理解的,超乎所有人的想象——这一点,我早就已经有所觉悟了。对于正常社会来说,人和人之间的存在平等性是构成共识的基础,而共识便意味着没有真正的“特殊”,仅仅存在“小范围共识”。“只有自己才理解,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东西,是不存在的,而在一个正常而巩固的人类社会中,这一点是极为重要的常识,更是生活的基础,被认定为一种观念上的“现实”。

    可是,我的经历,我的思考,让我不得不发现,这个常识和基础,因为“病毒”的存在不再成立,这意味着,让人类社会正常而巩固的“现实”,不再是正确的。在任何幻想作品中,凡是存在“只有某个人才能理解,只有某个人才能做到”的东西的世界,都无法完全描述其未来,因为,它是那么的脆弱,一旦这“某个人”不存在,世界就会面临崩溃,因为,只有“某个人”才能做,才能理解,才能做到的东西,因为“某个人”的不存在而不存在了。

    而我所要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现实”也好,“末日幻境”也好,已经变成了极为脆弱的东西,无论其他人怎么讽刺,怎么无视,用哪些道理去辩驳,都无法更改我所认知到的这个事实。而在这个事实中,“我”的存在,是极为重要的。

    或许,这就是我之所以诞生,之所以复苏的原因,也是我唯一可以去拯救什么,去改变什么的关键。

    在其他人眼中,这种唯我不可,唯我正确的想法,被冠名为“中二”。但是,当“中二”的想法成为正确且唯一的事实,那么,所有非“中二”的想法,反而就变成了“不切实际”。这种调转连我于最初也感到难以置信,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疯子,已经抵达了不可挽救的精神病末期。但是,在我自己承认自己是疯子,是精神病患者,并完全从疯子和精神病的角度去观测世界的时候,却发现,其实,一切都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不会给自己带来违和感,所有在他人看来癫疯的,毫无意义的,有害的举动,对自己而言,对自己所观测到的世界而言,都是有意义的,是正确的。

    “错的世界,而并非是我。”这个常被人用来嘲讽的言辞,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且唯一正确。因为,出错的,的确是世界呀。正确的世界,是不应该存在“病毒”这种莫名其妙又无法理解的东西的。出现了“病毒”的世界。是错误的,这有什么不对吗?

    既然世界出错了,那么,正常情况下的世界基础就已经不可靠,立足于这个世界基础的人类行动原则和共识认知也就不再可行。在无法排除“病毒”的情况下,去修正世界最多也只能达到治标不治本的程度,更可能是饮鸩止渴的行为。那么,不去修正世界,而是修正自己的世界观,去适应这个“错误”的世界。最终将之当成“正确”的世界,这样的做法反而更加可行吧。

    在完成适者生存的过程后,甚至是在这个适者生存的过程中,去改造已经“错误”的世界,拯救一些无法适应“错误”的世界的人们。应该也是可行的。人类适应原来的世界,改造原来的世界。拯救那些“不适应世界而濒危的物种”。不就是同样的过程吗?

    我所做的事情,我可以做的事情,其实并没有超出一个人可以做的事情。然而,我却觉得,自己和当初的自己,已经截然不同了。参照过去的自己。我如今的认知,几乎让我觉得自己完全变了一个人。可是,从变化的原因和目的来说,我却又没有什么变化和进步。

    这是很奇怪的感觉。也是让我可以在面对着复杂、危险又充满了各种恶劣可能性的时候。仍旧保持平静的基础。

    是的,当外界和自己的变化,在认知中都变成“理所当然”的时候,就不会再有吃惊这样的情绪了。

    在“理所当然”的变化中,寻求可以实现自己目标的可能性,这便是我必须要做到的事情,也是我之所以存在的理由。

    我正在做着,并看到了希望。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左江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碌开了。虽然从电视上无法接触更多的情报,我的判断,都来自于思维的延展性,说是基于有限情报和事物规律的推断,无疑更近似于猜测,即便如此,我仍旧不觉得,我对外界情势的判断,以及宏观层面上的认知,距离事实有太大的出入。在过去,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做到这种程度。不过,我又十分清楚,自己的认知、想法和行为所体现出来的能力,其实并没有超过高中优等生的范围,我和一般高中生的区别,仅仅在于,我的体验更加丰富,但在思维能力和行动机理上,和高中生生并没有任何差别。

    没有人前来打扰,nog的行动,比我所设想的要慢,大概联合国那边的反应对nog来说,有超过我所认为的重要性。nog必须得到联合国的平等承认,这是网络球的方针,从当前的情况来判断,如果不是月球核打击计划的失败,大概是很难实现这一点的吧。所以,虽然他们的行动慢了一些,但是,对于接下来的行动来说,也并不是一个坏消息。

    我一点都不着急,按照习惯,我将自己所想到的,正在做的,已经经历过的事情,当做奇想天开的冒险小说写在笔记本中。在过去,我已经写过很多,但是,那些记载全都已经不在我的身边。我并非为了保存什么,只是,将这些写在纸上,总是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还在写吗?阿川。”左江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上来,胸部抵在我的后脑勺上,格外有一种厚实柔软的感觉,“还真不是不厌烦呢。”

    “嗯……”我也不好描述这么做的理由,有时觉得很单纯,有时却又觉得十分复杂,但是,往简单来说,这种写故事的行为,早已经是一种习惯。

    “要吃烤饼吗?我做了一些。”左江说。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问道。

    左江摇摇头。

    我没有继续问下去,和她来到桌旁,说的都是些日常琐事。对于其他人来说,藏身在这个避难所中,看到了纳粹的降临,大概是很难恢复到日常的状态吧。但是,对我和左江来说,如今的情况,不过就是过去生活圈被扩大了而已。纳粹也好,末日也好,那些难以置信的存在,以及接下来不得不做的事情,都是和街边的自动售货箱一样正常的东西。

    我想,从被改变和适应改变的过程来说,自己说不定是比那些人更幸运。

    电视画面中,纳粹们的身影渐渐消失,频道再次变成一片雪花,不久后,播放了一个美利坚高官对当前事态的报告和动员演讲。我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对美利坚来说,此时此刻,的确已经进入全员备战的状况了。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开始以一个更加明确的观念,走进每一个人的心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