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46章
    ‘风元破’的威力,绝不用怀疑。无论是叶若提供的视频影像,还是巩天来的横扫四方,都可印证这门‘风元破’的无上神威!

    不过这门无上**,与其他的风系功诀,真不是同样的路数。

    “以风压来使氘原子核聚合?所以才能增加风压术的威力么?”

    随着张信意念一引,他所在的这间舱室内,顿时间狂风呼啸,同时一股迫人的压力,覆盖住了周围数十丈方圆空间。

    ‘风元破’能使氘原子聚变,并不单纯是依靠风力来办到,在此之外,另还博采了一些其他的手段。

    比如王**修习的气斗术,后者所仰仗的气压之力,也在风系灵术的范围内。

    除此之外,亦可依托灵师本身的灵能,去强行吸摄,甚至拉扯相邻的氘原子核。

    可即便如此,也没可能完成‘风元破’,使氘原子成功聚变。

    幸在张信有着天元灵体,有着一些寻常灵师所没有的手段,进一步增强压力。

    所以归根结底,这门他别列入风系的‘风元破’,其实是一门复合性的功法,只有身具天元灵体之人,才可能修成,

    据说一些身具火元之体的灵师,也可借助火系的高温,修成‘风元破’。

    可一来修行起来更为困难,二来发动‘风元破’的准备时间更长,法力损耗也大,很难用于实战。

    张信已经决定,在不久之后让上官彦雪,专门为他打造一件法宝,以配合‘风元破’这么功法。

    他们灵师在与人斗战之时,除非是有像谢灵儿那样‘元神分化’的天赋,否则都只能使用一件法宝。

    可不同的法宝,有不同的功用,在不同的场合使用,有着不同的效果。面对一些对手,有时候一些低级的法宝反而更好用。

    身上多储备几件法宝,日后总有用得着的时候。且似‘风元破’这种无上级的功法,只需一件十二级以上的法宝配合,就可增加此术至少三倍以上的威力,且大幅缩减发动的时间,节省法力。

    又两天之后,就在张信沉浸于功法研习,几乎物我两忘的时候。他的船团,终于抵达天芒山上院境内。

    可能是因那两颗天域级别的人头,确实起到了效果,他们这一路,都没人再敢于骚扰。

    当船团靠近天芒山附近的时候,更是连那些盯梢的视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都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张信是天芒山的首席弟子,拥有调动此间群山法域的最高权限。这些觊觎者在天芒山的范围外,都奈何不得张信,如今到了此间,就更没可能拿这位摘星使怎样。

    不过当日张信却下达了戒严令,提醒所有的部属,进一步提高警惕。

    这使元杰与章农等人意外之余,又觉释然。

    自从接近天芒山之后,他们的心神,确实有些松懈了。在这个时候,反倒可能是暗中的敌人,最喜欢的下手时机。

    也可见张信,其实并未被数日前的那场大胜冲昏头脑,依旧保持着足够的谨慎。

    这位外似张狂,可其实行事自有成算,法度深严,远非那些没什么本事,却偏狂妄自大的蠢货能够企及。

    张信也是不可一世,可自五日前那场大战之后,还有谁敢将这位小视?

    没有人会认为这位的张狂,是全无凭籍,是自大之举。

    当船团降落时,张信就见薛云帆,正在领着一群人在下方等候。

    而这位天芒山的知事见了他之后,却是神色古怪:“看到摘星使大人到来,我现在是既喜又悔。”

    张信哑然失笑,却故作不知的问道:“薛知事何出此言?”

    “有摘星使大人亲自坐镇于此,这天芒山就有了镇海神针,这固然是一喜。可如早知摘星使大人,手握此等实力,不惧天域,我也绝不会邀请摘星使接任这天芒山首席。”

    薛云帆说到这里,脸上多多少少有些苦笑的意味:“正面战场,才是摘星使大人的用武之地。”

    “那可未必!”

    张信摇着头,神色自信:“我倒觉得,此处更适合本座展布才华。”

    且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他至少要等三年之后,才有担任一家上院首席弟子的机会。

    薛云帆无言以对,只好转过了话题:“天芒山上院诸司,你准备任何职司?其余都好说,唯独刑法司与考功司的司主新任不到一年,我无能为力。”

    按照日月玄宗的法规,张信这个上院首席弟子,还将兼任天芒山的一司司主。

    究竟是何职司,都由上院首席自己选择。不过一般都是如斗战司,巡山司,戒律司等等手握强力的职位,以辅助首席弟子掌握局面。

    “临战之时,就选斗战司主好了。”

    张信对这职司之事,似不怎么在意,继续问薛云帆:“月末的天柱会议,准备何时召开?”

    “就在半日之后,这次你我都有旁听之权。”

    薛云帆说到这里,却又语声一转:“不过在这之前,山上还有一人想要见你。”

    “有人想见我?”

    张信微一挑眉,随后就已猜到了究竟,顿时一笑:“可是雪崖上师?”

    ※※※※

    他的猜测没错,就在半刻之后,他在天芒山的议政厅,见到了雪崖。

    这位看见张信的时候,也是眼含异色:“你的胆大妄为,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没有足够实力,却又偏喜冒险行事,胡乱作为,那才是胆大妄为。”

    张信不以为然的反驳:“本座胜算在握,且不惧艰难,这是担当。”

    雪崖闻言不置可否,似乎是认可了张信的解释,又似懒得与他争辩。

    他自顾自的为自己斟着茶,淡淡说道:“我是五日之前赶来此地,一是担心战起之后,天芒山这边会守不住;二则是不放心你的安危。到来之后,才发现自己是白担心了。”

    说到这里,雪崖斜视了张信一眼:“五日前的那一战,确实又让我惊奇了一次。可如今倒是更让我好奇了,你来天芒山,到底有什么目的,意欲何为?”

    张信继续装傻:“雪崖上师何出此言?”

    “离恨天不会不知你已有自保之力,可他既同意了你来天芒山,想必是有着一定的缘由?”

    不过雪崖却没有追根究底的意思,他随后摇头:“你不愿说的话也无妨,我只希望你一应行动之前,都需仔细三思。敌势汹涌,临战之时,容不得我等半点疏忽大意。除此之外,还有第三,老夫来这里的第三个目的,是为完成对你的承诺。”

    随着雪崖的大袖一拂,有两件东西被他送到了张信的身前。

    张信见了之后,顿时眼现惊奇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