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56 各自的决断
    和学生见面后的谈话有些出乎意料,我原本以为场面会更加阴森一些,事实却是,就算谈话的对方并没有一开始就开门见山,但是随着谈话的进行,内容却变得相当明朗起来。虽然也不能说没有“阴谋感”,但是,从学生会长的说法来看,学生会高层所做出的决定,为学生着想的立场和意图是十分明确的。我也不认为,就算学生会长在这番会谈中,并没有提及全部的情况,就意味着他释放出来的善意是虚伪的。学生会长也好,副会长也好,虽然在言行举止上,都是极有个性的人,也有着比一般学生更深沉的思维方式,以及更社会化的行动步骤,但这都是不是可以将他们定性为“坏人”的证据。甚至于,站在学生的立场上,感受对方的真诚,我觉得,这两人至少在出发点上,是“好人”吧。

    在怪异和神秘开始运转的现在,我切实感受到自身感觉开始变得敏锐,也不觉得,自己在看人的直觉上,会出现致命的错误。

    过去的成长中所积累的东西,并没有从我的身体和灵魂中消失。我和以往一样,不,比以往更有一种“要相信自己”的感觉。在面对学生会的会长和副会长时,正因为他们在“过去”是模糊不清的印象,反而更能衬托出这种感觉。

    我暗中用力捏了捏拳头。

    “会长,你觉得旧厕所拆除后,整件事就已经彻底结束了吗?”我反问到。

    “不,但那是以后的事情,也只是以后的一种可能性。在它变成现实之前,的确是一种结束。”学生会长用极为肯定的语气回答到。

    “我会继续监视旧厕所的情况,并且采取足够的防护措施。禁止一年级生在旧厕所被拆除前靠近。”我说:“我觉得,这是有必要的。”

    “如果真的有危险,可是连你也会被牵连进去。”会长的语气不强烈,但是拒绝的意思却十分明显,“高川同学,也许你觉得自己有责任。也有能力面对那种危险,但是,一旦那种危险出现的时候,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运气了吧。”

    “我明白,这是风险问题。”我同样斩钉截铁地说:“不过,我是一年级的最高干部,而且,也有一年级的学生在我面前谈起。要去旧厕所验证传闻……如果只是普通的风言风语,我就放弃了。只是,这一次,我有强烈的感觉,所以才来到这里进行验证。现在的情况很简单,旧厕所明天就会被拆除吧?想要做点什么的学生,一定会在明天之前付之行动。我很清楚,在面对最后的机会时。就算一些学生在之前有所迟疑,今晚采取行动的可能性也会很高。如果他们遭遇了什么……这是身为一年级最高干部的我的责任。我也相信,有我在的话,会比我不在的情况更好。”

    “强烈的责任感、能力和信心,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学生会长的语气稍微加重了,“高川同学,为什么一向理智的你……”

    “这和理智没有关系!”我真诚地看着对面。诚然,我要获得这次机会的初衷,也许掺杂了别的东西,但是,阻止普通学生靠近危险。和阻止学生会继续参与神秘事情,并不是相违背的。尤其在确认了学生会高层的想法后,我就愈发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确,而且有必要的。学生会在厕所怪谈中的努力已经十分勉强了,或许再深入下去,就必须有更多学生承担死亡的风险,虽然叫做干部,但是,他们也只是尚未成年的学生呀!

    在这里,除了我之外,这里没有更理解怪异和神秘的人。就身份而言,我即是耳语者成员,也是学生会干部,而这两个身份的立场,在这里得到了统一。

    如果在这个学校中,必须要有一个人——他必须比其他人更具备“冒险”的种种因素,包括能力、运气、勇气、立场、意志等等,又必须比其他人更拥有明确的理由和立场,以及比其他人更深刻的,对这次冒险的认知——那么,除了我之外,还有谁呢?

    要守护全世界,要守护一个城市,要守护身边的人,其实都是一样的,那是——要守护的,是自己的存身之所。

    咲夜、八景以及这所学校的其他学生,整个学校的师生,乃至于由此扩大出去的,大家的家人和所生活的这个城市,我都想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他们做点什么。正常的日常,有足够多的人去维持,我的位置并不是必须的,但是,在非日常的情况下,我比任何人,都更合适站在众人之前。

    “我做出这个决定,并非理性在起作用,而是一股强烈的情感,让我必须这么做。”我认真的,大声地对学生会长和副会长说道:“但是,别把我当成不明白现实的孩子。有些事情,只靠理性是无法做到最好的,只用理性去思考和行动的结果也并非一定是正确的。因为,这是需要运气的事情吧?不是用电脑的数学模型就能预判的事情吧?人类是渺小的,人类的思考,也是渺小的,所以,就算此时驱使我行动的,是不那么理智的思考,也完全没有问题。”

    学生会长和副会长互视一眼,半晌没有言语,之后,学生会长说:“我明白了,既然这是一年级的最高干部的决定,也没有在事实上与学生会的决定相冲突,那就作为高川同学你的一次任务吧。我不觉得在拆除旧厕所之前,整件事还会发生变化,不过,必要的保险也是得准备的。”他顿了顿,继续说:“明天,拆除工作就会进行,比作为流言放出的时间更快,所以,高川同学,既然有这份心的话,今晚就留在学校里,防止有学生三更半夜跑去那边。这样可以吧?”

    “是。”我十分肯定的回答到。

    足够了,这样的回答就足够了,无论我也好,这两人也好,这都是最棒的对话。就算在“守护”之外,还存着其它的心思。也无所谓,因为,只要这份“守护什么”的想法存在于其中,就已经十分难得了。在末日幻境中的经历,已经让我明白,“守护”的想法是何等的奢侈和宝贵,要实现它,又是多么的困难。我想成为英雄,也觉得自己真的有过努力。但是,回想起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中的经历,一切都是那么地匆忙,一个又一个的波折接踵而来,光是解决最眼前的问题就足以让人焦头烂额,然后,就这么“死”了。没有留下任何余地,虽然努力去做了。却什么都没有做到。

    玛索那次也是,回到病院现实后也好。明明承诺了,想起来了,拼尽全力地挣扎了,最终却是那样的结果。

    好不甘心。

    但是,没有办法。已经成为“过去”的一切,就是无可改变的命运。

    所以。这一次,无论眼前所展现的一切,到底是幻觉还是现实,都无所谓。至少要有那么一次,踏踏实实地。从自己身边的东西开始。就算这只是“一场梦”,可是,连“梦”中都无法做好的话,遇到真正的“现实”,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高川同学打算一个人守在那里?”副会长开口问到:“一个人的话,是做不到的吧?虽然我不希望有更多人去冒险,但是,必要的人手……”

    “不!不需要!”我活动了一下手腕,凝视着她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我一个人足够了,否则,如果今晚真的发生什么,只会徒增伤亡。再说,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后,一定会有什么人前来增援吧,但是,在那之前,我一个人就行。”

    “高川同学,你是为了阻止一年级的学生们跑到那边冒险,才提出去驻守的。”副会长问到:“但实际上,在意传闻而跃跃欲试的学生,并不止一年级的同学吧,你觉得,这所学校的学生中,到底会有几人在今晚出发?”她用力地盯着我,“单靠你一人是不行的。虽然我们一直都认为,今晚不会出事,所以,并没有派人驻守现场的计划。但是,你的坚持,也让我们开始有些犹豫了。万一真的发生了点什么,该怎么办?这样的想法,会让我坐立不安。所以,既然接下来的行动,要以这个糟糕的预想为前提,那就一定要做得更好才行。”

    “是这样。高川同学,你是以今晚可能会出事为前提来做出这个决定,而我们,则是以今晚不可能会出事为前提,做出之前的决定。本来,我们的意见已经得到了统一,但是,你的出现,打破了这个统一。”学生会长平淡地说到:“我们被你说服了,所以,不得不以‘会出事’的前提进行布置,才许可你的驻守申请,但是,既然我们作为学生会的高层,代表学生会的意志,那么,我们的想法改变,就是整个学生会的改变。无论如何,学生会的行动,仍旧是以整个团体的方式运转的,当想法的改变,导致行动的改变时,也不会让其中的某个人去承担全部的风险。这一点,也请高川同学再次明确起来——你不是一个人,你也不仅仅代表你自己。也许代表他人,被他人代表,对一些人来说,都是十分恶心的事情,但是,没有这样的想法,没有这样的认知,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学生会干部。”

    “我倒是觉得,如果以‘会出事’为前提,才更不应该让多人参与进来。如果正如会长和副会长所说,那样的危险考验的是运气,而并非个人的实力,那么,人多的话,运气也不能确保会上升。”我说到:“运气这种东西,是十分个人化的。我觉得自己的运气不错,可是,却也觉得,如果不是我一个人的话,运气会产生变化。”

    “你……”副会长瞪我的眼神更锐利了,她显然有些生气,“高川同学,所有自认为的事情,大都不会是一如所愿,这一点我也希望你能记清楚。”

    “抱歉,副会长。”我没有任何敷衍地对她说:“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确,比你们觉得的,更加准确。我是认真的,对自己的感觉十分重视。尤其在这种依靠运气才能成事的时候。你们两位,有哪一个有比我更强烈的自信,说出相信自己的感觉这样的话?亦或者,在学生会所有成员的数据中,有哪一位和我一样,可以毫不迟疑地相信自己的直觉?只以直觉而行动是困难的。因为,相信自己的直觉是困难的,因为,除了我之外,这里也不会有什么人,会把自己的安危放在一个看似飘渺的直觉上吧?”

    学生会长将目光垂下来,第一次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一副深思的表情,而副会长也不由得避开了我直视的目光。

    “运气这样的东西。在极为相信自己的感觉时,或许并不会到来,但是,如果不相信感觉,就算运气来了,也不一定可以抓住。虽然从资料来看,那种不可思议的东西,是不可估测。遇到危险,运气比实力更加可靠。但并不能证明,实力在生存中不占据任何地位。”我这么说着,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过去,并再一次确信了,自己的想法,“运气或许占绝大比重。但是,实力也同样重要,而更重要的,是对自己的信心。无论是理智,还是感觉。只有相信那一瞬间的判断,并拥有足够的实力加诸行动上,才能在连自己都无法理解,无法揣测的危险中存活下来。”

    “……高川同学。”学生会长将半张脸藏在手掌后,审视着我,“你的说法,就好似你有过类似的经验一样……”

    “要这么说也可以。”我无动于衷地回答到:“是,不可思议的危险,我在很早以前就经历过了,并且站在了你们的面前。这一次的事件,我才是最佳的处理者。将一切交给我吧,会长,副会长,你们将精力放在日常管理上,就已经足够了。相信我,然后,看看结果,这是最保险的方法。”

    “高川同学,你和其他学生没什么不同,也同样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保险’什么的说法,请不要再说第二次。”副会长的态度缓和了一些,却强烈地批评到:“我们才是本校学生的顶点,这所学校的实际控制者,区区一个一年级最高干部,别给我那么嚣张!因为……你也是被保护的一员,这才是你的定位。”

    “算了算了,副会长。”学生会长说:“高川同学也是个性强烈的人呢……稍微和c君的说法有些不同。”

    “这一点c君也提到了,所以才让他有这次见面的机会。”副会长立刻回答到,并且瞪了会长一眼,会长藏在手掌阴影中的面皮有点尴尬,不过,因为光线的缘故,看得不太清楚。

    “嗯……真让人困扰,让一名应该是被保护立场的学生独自承担这么危险的任务,根本就谈不上成长嘛。”学生会长一直都很淡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丝情绪,“让我再想想。”

    “所以说,这根本就不是为了学习,也不是为了自身的成长。”我断然说:“这只不过是我去做自己拿手的事情,然后理所当然地解决掉,仅此而已。而目的,则是为了学校全体师生的安全。”

    “说得真轻松。”副会长满脸不爽地“啧”了一声。

    “是的,就是这么轻松。”我自在地笑了笑,“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东西,而我在学生会之中,就是对不可思议的危险最拿手的人才,是这个领域的专家。虽然一直没有表现,但那只是因为,我能表现的地方,就只有这个领域而已。请不要担心,两位,将一切交给我吧。”

    副会长沉默下来,眼神不断变化,想必还是在脑海中不断衡量着风险吧。不过,学生会长倒是更快地做出了决定:“我明白了,无论我们如何劝说,你也会独断专行下去吧?高川同学?”

    “是的!哪怕会做出一点出格的事情,也会独断专行下去!”我毫不犹豫地大声回答到,在这次面谈之前,所有的疑虑都已经尽去。面对这两个人,我并不需要任何小心思,将自己的做法,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态度,直截了当的表达出来,就是最好的回应。

    “噗!”学生会长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明显的表情,他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抱歉抱歉,不是在嘲笑你,只是……原来高川同学竟然是这样的人呀,看档案中的数据和评语,完全想象不出来。说实话,之前的话。可是在这个学生会中,很少会有人说的。大家都不喜欢这么直白,而且,也觉得太热血的话,就会有些不好意思。真的,我是第一次听到,有人会在学生会长面前说‘就算出格,也要独断专行’这样的话。”

    我有些窘迫,本来我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了当也是最喜欢的,从侧面迂回的方式,不过是过去为了适应生存环境而采取的自我保护,但是,当面被人这么说了,还被笑了,立刻就生出平时都没有的窘迫感。

    副会长似乎也被会长感染了,立刻竖起档案夹遮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但我想,她的嘴巴一定是在发笑吧。

    “明白了。”房间中充斥的争执气氛。一下子就被学生会长变得有些轻松的语气打破了,“身为学生会长,相信手下的干部,尤其是毛遂自荐的干部,是义务,也是责任。在干部出错后承担责任,也同样是义务和责任。我就相信你吧,高川同学,相信你是解决这种事件的专家,相信你曾经有过同样的经历。相信你能做得比这里的所有人更好,然后……”他的表情严肃起来,“平安回来。”

    “是!”我大声回答到。

    因为学生会长已经做了决定,所以副会长没有再纠缠下去,她看了一眼时钟,对我们说:“是时候回去了,今晚还要上晚自习,不加紧的话,会赶不上吃晚饭。”

    “哦?这么快吗?”学生会长笑了笑,说:“大概是这次谈话让人愉快吧。高川同学,很高兴认识你,那么,我们在离职之前,也会更加地关注你,希望你能在学生会中大展身手,为本校做出更多的贡献。但是,首先你要和你之前说的那样,轻松地解决面前的危机,然后理所当然地回来。”

    “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毫不客气地回答到,因为,失败在此时的我的字典中并不存在。这可不是日常的竞争,而是涉及更多人性命的危机。唯独在这种时候,不允许失败!

    我和会长、副会长一起离开这栋多媒体大楼时,会长突然问我:“你之前说的,不是为了达到目的的胡诌吧?”

    “什么?”我诧异地问到。

    “就是你曾经遇到过那种事情。”会长认真地看着我。

    “如果是胡诌的……”

    “放心吧,不会因此更改之前的决定。”会长和副会长看了一眼,又再次将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

    “不是。”为了让两人安心下来,我用比之前更确定的语气说:“在我身上发生过的事情,是你们一辈子都不会想遇到的。”虽然,就源头来说,其实你们早就身处其中了。我这么想着,不过,就算在他们以及更多的人身上,“对自己置身的处境无法真正认知”的状态,就这么持续下去,应该是一件好事吧。因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其实他们比我更加无力呀。

    我因为“江”的特殊性,因为真江、咲夜、八景、玛索、系色和桃乐丝她们的存在,而变得比大多数末日症候群患者都要特别,所以才能前进。没有这些羁绊的话,想必我也会和大多数人一样,连“开始”都无法做到吧,那样的我,就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优等生而已了。

    只有现在,我才能在“普通的优等生”这个身份铭牌上,镀上一层他人所没有的光环。但追根究底,仍旧是因为,我眼中的世界,并非只有我一个人,而这些其他人,才是我身上光环的源头。没有他们的话,我就算想要发光发热,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只有一个人的话,“守护”和“拯救”根本没有意义。

    虽然,有时也会觉得,其他人对自己而言,真是一种负担,但是,总的来说,我喜欢这样的负担,也愿意承担起这样的负担。

    因为——

    这就是我,这就是高川。

    这么想着,我和会长、副会长在校门外告别,拐向相反方向的街巷中,怀着一种安定又沉静的心情,沉默地一个人走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