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65章
    半日之后,天芒山的道军舰队,就已停驻在了灵岳山。因后者山内空无一人,所以只需直接进驻就可。

    之前那一场大战,在沐神机决定撤退之后,就已经注定了结局。接下来无非是一方横扫之局,不过张信一方的收获并不大,厉书阳统领殿后之军,结合司马望的残部,且战且退,为东四院主力的撤离,争取了大量的时间,

    对面的一万九千人道军,战损了三千有余,沉没战舰二十二,被俘获九艘。可仍旧有一万五千七百人安然撤走,得以保存大部实力。战力总和,也依旧凌驾于天芒山之上。

    这颇让暮知秋李青等人在意,刚刚经历的这一场胜局,并没令他们生出小瞧对手之心,反而更为忌惮。

    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果断的选择撤离,采取壁虎断尾的方法中止决战,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的。

    毕竟东四院一方,那个时候还是有着一定的胜机的。对方却选择了放弃

    所以接下来的形势,仍不乐观。

    可下面的灵修,却不管这么多,并不似军中高层那样的谨小慎微,忧心忡忡。他们只知,这次他们没废多少力气,没多少死伤,就击败了人多势众的天东四院道军,并且攻下了灵岳山。

    “简直就是做梦,我们真到了灵岳山?”

    “与做梦也差不了多少,就这么一路直接飞过来,好似没经历过任何战斗似的,”

    “我早就说过,没必要担心的,摘星使大人自从出道以来,还从来没有失败过。”

    “可之前真是很担心!谁能想到大人他,还藏着那样的手段?”

    “不错,那时候感觉摘星使太自负,也太自大荒唐了。”

    “不是自负荒唐,而是自信吧?你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所见又岂能与大人那般的天之骄子相同?”

    “不得不说,真不愧是摘星使大人,世间唯一的苍天级!”

    “原本还以为摘星使大人,只是修为战力强些,没想到大人指挥战阵之能,也很不俗。”

    自然也有人,持不同的意见。

    “这算是什么战阵之能?无非是依赖那超远程的灵术,否则今日,不堪设想。”

    “听说是那个叫周小雪的女孩,现在是摘星使的灵侍。”

    “可这也是大人他的本事!我知周小雪此女,是由摘星使大人一手培养。也没见其他人,培养出一个准超天柱出来?”

    虽有争论,可整支大军的士气,却有着肉眼可见的提高。

    然后在进驻灵岳山之后,不到一刻,上面又传下来了军令,准备摧毁灵岳山。全军上下,则前进三十里驻扎休整,在灵岳山崩毁之后,继续往前进发。

    据说是上层军议的结果,可天芒山道军从上到下,都知道现在的所有军务,都是由张信乾纲独断。

    也就是说,他们这位督帅,攻占了灵岳山之后仍不满足,还不打算就此罢休。

    不过此时,军中各部已没有了从小月山出发时的不安。一是对张信,多少有了些信心;二则是麻木,他们对于自己的命运,已经**纵于张信之手,有了足够的认知,都在自暴自弃的想,任这位大人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

    可谢渊玑与李青等人,对张信的军略,却是早已预知的。

    既然已经拿下了灵岳山,那岂能不再进一步?如今他们距离凤翔山,也就差两座灵山而已。

    不过他们对张信,将灵岳山也摧毁的决断,是极力反对的。灵岳山的法域是很强力的,将之摧毁,多多少少有些可惜。且一旦他们在进军之时不顺,这也是一个可以依仗的退路。哪怕需要他们分兵驻守,那也是很划算的。

    二人依然不以为,他们能够打穿到凤翔山的通道。张信的战略,应该还是为牵制天东四院的兵力,为被困凤翔山的同门,争取时间。

    若是为了这个目的,那么灵岳山的存在,就很有必要了。

    可张信的脑回路,明显与他们不同,认为自己必将百战百胜,绝无对手,根本没必要留什么后路。

    元杰章农等人,也极力帮他们劝诫,可结果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终究还是得按照张信的军令去办。

    两日之后,灵岳山崩塌,张信下令全军,往东北方向的三源山继续进军。

    而此时根据情报,天东四院已在这两天内,调动了超过一万人的灵师,百余艘战舰,紧急南下。

    这也使得他们对面的东四院道军,膨胀到了二万八千人的数字。已是蠢蠢欲动,准备集结。

    同时间张信,也接到了巩天来传来的消息。

    文字简短浅白,只有短短二十几字‘小子干得很不错,老夫受益良多。北线可以休矣,待我破敌’。

    意思是天芒山道军对天东四院的牵制,已经足够。这位天元战圣,已经有在三个月之内,讨平东四院叛乱的把握。天芒山道军,已无需继续冒险。

    不过张信接到这消息之后,却是直接将这张信符烧成了灰烬,他可没打算,就此结束。

    三个月讨平天东四院,就可使宗门转危为安十天柱大多仍不知时局险恶的程度,有这样的想法毫不奇怪。

    可在他看来,这想法实在太天真。

    而此时的张信,在高坐于帅座之上,眼望着对面。

    只见前方十丈之外,正有一枚紫色的剑符悬浮。那剑符往下投出一束光影,赫然是一个穿着日月玄宗的白袍,方面大耳,年貌四旬左右的人像。

    “要我们邀月山上院出兵四千,协防大旗山?凭什么?”

    “我想厉师叔祖应该知晓,凤翔山通道打通的意义。我现在回头,可就前功尽弃了。”

    张信神色凝然,对面是邀月山上院的监院,法域圣灵厉阳海,他现在又有求于人,所以难得的没摆出那鼻孔朝天的姿态。

    “打通凤翔山通道,救下那三万两千位门人弟子吗?”厉阳海的神色凝重,陷入深思。

    “不止如此!”张信声音加重道:“有了三万两千人,弟子可以兵出北地仙盟侧翼,威慑巨蒙山脉所有宗派。使这场北地大战,止于我日月玄宗境外。对于邀月山上院的好处,不言而喻。”

    邀月山上院不止是与天芒山上院相邻,也直面着北地仙盟的兵锋。

    厉阳海摇头:“问题是,你现在能不能打通这条通道。据我所知,天东四院的军力,超过了你一倍!”

    张信很想说,超过一倍又如何?一群土鸡瓦狗而已,自己轻松就可以解决。

    不过他知道自己,如果在厉阳海面前说这句话,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他不禁头疼的揉了揉额头:“那么换个角度来说,大旗山一旦失陷,被东四院攻入天芒山境内,到底有何好处?”

    “你是在威胁老夫吗?”厉阳海面色沉冷,即便是远隔一千七百里的影像,也能让人感受到那森冷的压力,使人近乎窒息。

    “并无此意!”

    张信处之泰然的摇头:“只是摆事实,讲道理而已。我军现在的处境,如果大旗山有恙,我们想退也退不了。想必师叔祖,也不想看到我们这边一场溃败。而且”

    他有些为难,可到底还是说了出来:“还请厉师叔祖,看在同一峰系的面上,给弟子一次机会。”

    张信眼前这位,正是出身神海峰一系的法域圣灵。也正是他之所以求助于邀月山的监院,而非是邀月山知事之因。

    张信很不赞同门户之见,可有些时候却不得不利用这种人脉关系。不得不说,这也很好用。

    “你这竖子!”

    厉阳海一声失笑,那冷漠如冰的面容,骤然化开:“这个忙我可以帮,四千人可能不够,我可以给你六千协防。不过北地仙盟与白帝子都不可小觑,我们这边的知事,也不好应付。我现在最多能给你一个月,如果没希望打通通道,务必在这一个月内,退回大旗山!”

    张信的唇角,也在这刻浮起了一丝笑意:“弟子领命,必不会违约。”

    而就当那剑符中的灵能耗尽,厉阳海的影像消失之时。张信就神色一动,往侧旁看了过去。

    只见那边几个人影,正匆匆走入到这督战台内。为首之人,正是他的护卫总管张德怀,后面则是谢渊玑与李青,凌海等人。

    他曾吩咐过张德怀,在他与厉阳海联系时,暂时不见任何人。这几位能够说动张德怀,想必是有什么能让张德怀破例的大事发生。

    果然几人近前之后,凌海就朝着张信一礼道:“弟子有确凿消息,东四院的和月上师,正率九千道军,绕至我军身后,攻向大旗山方向。”

    张信不由凝神,看了凌海一眼。这个消息,暗堂与内外情司,都未向他通报。显然这凌海,是另有消息渠道。

    考虑到这位,出生成长都在东四院,消息应该还是可信的。

    不过张信,却毫无动容之意,直接霸气的一拂袖:“无需在意此事,大军继续进发!兵出三个时辰后,给本座告知全军,我方后路已断,只有击溃前方敌军,才能回援天芒山。不妨试试看,最后是本座先打通凤翔山通道,还是他们先拿下大旗!”

    紫玉天不禁错愕,看了张信一眼。明明这家伙,才让厉阳海同意协防大旗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