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七八章 天柱之上
    “这个张信,确实有点古怪!”

    在厉书阳与沐神机二人的身前,一位面貌四旬,方面大耳的中年人负手而立:“到了这个距离,他还不准备停下,看起来似乎是准备就这么撞过来?”

    这位是缪丹,同为天东四院的法域之一,原本是负责凤翔山那些‘叛徒’的清剿。可在张信大败沐神机,兵锋直指仙源山的时候,这位却不得不收兵后撤,转攻为守。被宗门授命,主持仙源山的防御事宜。

    沐神机也已发现对面,一直都是使用乾元都天雷烈分光阵,并且毫无变阵之意。

    他的面色,不禁变得古怪不已,眼神惊悸而又迟疑。

    “沐兄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缪丹也察觉到了身后沐神机的气机有异,不禁好奇地回过头:“不妨说说看?以你我之间的交情,此时何须顾忌?”

    尽管沐神机才刚经历了一场大败,丧师两万之众,但他对这位至交好友的意见,还是十分尊重的。

    他知道沐神机的用兵才能,其实在自己之上。

    “刚才确有所得,不过我如说出来,只怕缪兄与诸位会感觉荒唐。”

    沐神机苦笑:“以我之见,我军最好是将大部撤离至后山为宜。”

    “撤离至后山?”

    当沐神机此言道出,在场的诸人,不禁都一声哗然。

    “还未接战,就先撤离?”

    “沐神机,你是被张信吓破胆了吗?”

    “那又该撤出多少?我们这座阵法,本就是仓促布成,破绽众多。人员撤出超过六成,还怎么守仙源山?”

    “什么天东第二帅才,就这点见识,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徒有虚名!两日前的那场大败,果然非是无因。”

    沐神机的神色尴尬,却在众人的注视中,将身躯笔直挺立着。

    缪丹则若有所思的问着:“我想知道在沐兄眼中,这个张信,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那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

    沐神机淡淡答着:“看起来轻狂,浮夸,目空一切,张狂妄行。可其实他想做的事情,很少办不到的,想要击败的敌人,就一定能击败!”

    缪丹闻言,又面无表情的问:“与我在资料中看到的一样,那么沐兄是以为,此人今日这般作为,以乾元都天雷烈分光阵大刺刺的冲撞此山,是有着绝对的胜算,可以击败我军?”

    “就是如此!”沐神机微一颔首:“不过我也无法确定,此子是不是虚张声势。不过为万全起见,还是尽量撤出一些人手为佳,”

    厉书阳也出言赞同:“弟子也觉得,此时需得预做一些防备为好。”

    只是他的语声才落,就又召来了一阵奚落声。

    “看来这又是一个被吓破了胆的家伙”

    “未战先怯,那以我之见,干脆投降算了!大家何必冒这风险,反叛宗门?”

    “简直荒唐!我这一辈子真没有见过,这么荒唐的事情。都还没开打,就说要撤离。”

    “这次为守住仙源山,光是改造法阵,就耗费了巨量资财,相当于天东四院岁入的三成。更紧急从南面,调动了阳炎镜与冰魄镜近三百,如今就要弃之不理了么。”

    “张信麾下那三大天女的能力,确实诡异。可如今这仙源山,无论是那超远程施术之能,还是玄武冰国,我天东四院都有了防范,绝不会重蹈覆辙!”

    “对方无法是仗着出其不意,比如那玄武冰国,如非阳符阵内积蓄了过量的寒力。那个什么玄武天女,能够封住三五艘战舰就顶了天!如今这仙源山的防护阵,是集众人之智而成,不但防水防冰,便是张信掌握的风雷金三系超杀伤灵术,都有一定的压制之能。”

    众人议论纷纷,群情汹涌。沐神机与厉书阳二人,不禁哑然无言。

    缪丹也同样神色犹疑,放眼望着山下,那由数万灵修,三百战舰组成的森严大阵。

    心想自己真有必要,放弃此阵,避入后山?

    那个张信,难道还真有能耐,一举将这仙源山拿下,并且击败这山中两倍之敌?

    他知沐神机的建言,必定是诚心诚意,绝没有坑害他们的道理,可这时候,他实在无法做出撤离决断。

    无论怎么想,都觉此事荒唐,毫无必要。如果被对方的虚张声势吓退,不但可能导致一场大败,更将使天东四院与他,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就在这刻,远处一道金色的小型符剑,蓦然穿入到了防护大阵内。那极致的速度,带起了一串尖啸之声。

    缪丹不禁心神一振,心想对面,总算有了消息过来,可以得知那位摘星使,到底是在闹什么玄虚。

    他当即抬手一招,使那剑符在原本的基础上再次加速,仅仅须臾,就已落到了他的手中。

    缪丹立时存神感应,随后他的面上,却显出了疑惑之色。

    “雷神之?”

    这张剑符内记录的信息,就只这短短四字而已,

    而此时后方的人群中,又响起了一阵阵议论声。

    “雷神之?那是什么?”

    “有听说过,有些熟悉”

    “是不是雷神简无敌的雷神之?”

    “雷神之?可是昔年简无敌连破我天东七大天域灵山的奇术?”

    “哈!怎么可能?那可是无上级别的超杀伤灵术,且据说是威力没有上限,施展前积蓄的雷电越多,威力也就越大”

    当这人的声音道出,缪丹的身后就逐渐恢复了沉寂,瞬间落针可闻。

    沐神机仰起了头,看着上空,那已到了三十五里外,正开始往下俯冲的那只庞大舰队。

    厉书阳的声音,此时沙哑无比,且一阵阵的颤抖:“六霄合一!”

    这个竖子,居然能在神师境之前,将九霄雷神**,修至第八重天!

    此时对面那些舰船外围的迷雾,已经完全消散。众人眼中,只见一片庞大的雷电海洋,正缠绕着这百余艘战舰。

    再如仔细观察,可见这些雷电,是正循着某些奇特的轨迹,在循环流转。而只要是熟悉日月玄宗诸多制式法阵之人,就可认出这些奇特的轨迹,正是‘乾元都天雷烈分光阵’的阵符。

    有人借助这座‘乾元都天雷烈分光阵’,将雷云中的海量电力吸聚储存于其中,而它们的用处

    就在下一霎那,一尊足有三千丈高的雷电巨人,蓦然拔地而起。同时挥动着雷电聚成的大锤,往仙源山巅的方向,轰然砸落。

    同时间,那数十里外的独霸号,更传出了张信的冷笑:“以为封住了摘星术,本座就拿你们无可奈何?今日就让你等看看,本座因何被称作天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