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98 彼此的战斗
    如果“剧本”决定了末日幻境发展的方向,或者说,预示着末日幻境发展的结果,那么,可以干涉“剧本”的人,哪怕是涂改了一点,都会让整个末日幻境发生巨大的变化。“剧本”看起来是由病院现实中的安德医生等人编写的,但实际上,我不觉得他们有这样的能力,桃乐丝之前也说过,那是依靠系色才能完成的东西。那么,最初的剧本内容,大概取决于三个因素:安德医生等人、系色中枢和“病毒”,而其中,“病毒”决定最基础的底层,安德医生等人决定最表面的现象,系色的作用,大概就是成为两者的枢纽和缓冲带吧。

    而桃乐丝依靠自己的力量,硬生生在“剧本”中埋下了自己的东西。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她现在的真实情况,最少也是和系色一样吧——例如,不为“病院”所知的一个末日幻境中枢?

    我不由得想到自己在复苏后,所经历过的那些矛盾的怪异,如果是桃乐丝在激活“伏笔”,进而让“剧本”产生了变化,那么,就足以解释那些矛盾和怪异了。世界的进程,在细节上,本该是a的模样,可是,桃乐丝的行为,让它跳到了b。世界看似还是相同的,但实际上,却是如同跳到了另一个在细节上有着细微不同的世界线。

    如果,原本世界的收束,是末日性的毁灭,那么,桃乐丝的行为,大概是不会改变这个收束,而仅仅是把“江”加入这个收束中,伴随着一同灭亡。除此之外,在“江”等同于“病毒”的前提下,我想不出任何可以通过“剧本”杀死“江”的可能性。

    这简直继续像是。要让剧本的作者,在这个剧本完结时,也一同自杀——尽管,这个作者,其实也将自己写入了剧本之中,充当着一个神秘的角色。

    然而。这是从“人”的角度,去考虑“人”的行为,才得出的可能性。从这一点来说,大概桃乐丝也是把“江”当作“人”来看的吧,至少,是以她具备人性人格为基础。

    而我,虽然爱着江,但实际上,在很早以前。就已经不将它当作人类来看待了。

    以上这些想法,都仅仅是我的推测,桃乐丝并不打算将一切都说得分明,当然,也有可能,经过太多的时间和变化,最初最简单的计划,已经复杂到不具备可以说明白的成份了。一切都在只有她们才知道的数据化混沌中。依循一个复杂的机理而完成,以人类的形态。无法观测和思考这个复杂的机理。最初“高川”是计划的发起者之一,但是,如今也许只有系色和桃乐丝,才能理解这个在“高川”无数次死亡和诞生之后,愈加变得复杂的计划。她们获得了从末日幻境的宏观层面上,去尝试追寻“病毒”正体的能力。借助两者的其中之一“系色中枢”的力量,“病院”也才能在“无法观测到病毒”的基础上,逐步取得研究上的进展。

    那么,桃乐丝呢?我不觉得,她是独自一人。参照系色的情况,她大概也是“无法自由活动”的,需要手足和爪牙,去应对“病院”极其幕后带来的各种麻烦。而在我的情报中,如果真的有什么人正在依靠和利用她的力量,那么,在那个病院现实所在的封闭岛屿上,也就只有潜伏着的间谍们了吧。

    “病院”依靠系色中枢,“间谍”依靠世界骇客桃乐丝,在力量和情报上,双方处于一种脆弱的平衡中,想要彻底拔除某一方,另一方都必须承担一定的代价。而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博奕的基础,哪怕是安德医生,其实也很明白,“病院”中深藏的危机吧。

    过去觉得有些模糊不清的东西,如今终于渐渐清晰起来。

    能够再次和桃乐丝见面,真是太好了。可是,也太久了,久到我已经死了一次,再次复苏的时候,我们已经站在了行为的对立面上。

    过去的我,如今的另一个我,都只是单纯的执行者而已。可是,现在,站在这里的我,要执行的,却已经不是众人齐心协力,就连“高川”也已经重复轮回了多次,才最终完成轮廓的计划。

    是的,如果桃乐丝十分愤怒,决定要杀死我的话,我也可以理解。我没有在理论上否定她们所做的一切,但在行为上,的确可以称得上是“背叛”吧。

    我拒绝了过去的高川,系色和桃乐丝费劲心思的计划,选择了只基于自己这短短一生的情报和情感,所得出的计划。无论从时间深度、情报量和严密性上,相比起她们的计划,都像是开玩笑一样。而且,这开玩笑一般的计划,切实和她们的计划产生了矛盾。于是,矛盾带来冲突。

    我真的明白,在她们的计划中,我是已经死亡的失败者,是不应该复活的。我的复活,大概是计划外的偏差,在她们的眼中,这恐怕就是由“江”,由“病毒”产生的反击。

    我的所思所想,无论对自己来说,有着何种重要的意义,在她们的角度来看,也不过是“傀儡”的行径。

    如今我们相见,只是一个必然,差别只在于时间的早晚而已。在桃乐丝考虑针对我采取行动的时候,她也必然要考虑“江”的存在,所以,为了准备这次相见,桃乐丝必然做了许多工作,调动了许多力量,以期在一定时间内,屏蔽或转移“江”的注意力,尝试去抑制她的力量。站在我面前的她,还有不在我面前的系色,一定有想过,通过这一次针对我的行动,来完成一次对“江”,对“病毒”作战的预演吧。

    所以,这场战斗,我必须考虑最糟糕的情况——独自一人,以普通人的身体,去对抗至少是三级魔纹使者等级的桃乐丝。这片战场上没有任何援助,除了我们两人之外。只剩下一片被灰雾笼罩的寂静,真江也好,拉斯维加斯特殊作战部队的其他神秘专家也好,都不存在于这里。我抵达这里时,所经过的,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大概就是一种“临时数据对冲”的即时现象吧,那些人和事所代表的“数据”,已经在对冲中变得一片混乱,从而变成了怪异的模样,再也无法用常识去认知——简单来说,他们存在着,却可以当作是不存在。

    桃乐丝究竟是什么时候激活了这次临时数据对冲呢?

    “江川……”我不由得想到,恐怕。是从江川的消失开始,如果结合她的“伏笔”宣言去联想,甚至可以得出“江川”和“左江”这些人造人的存在,都是属于伏笔的一部分。而这些人造人的“历史”,的确可以和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搭上关系。结合过去所得到的,末日幻境中的桃乐丝的情报,如果说,“桃乐丝”是编号999。代号“江”的最终兵器的仿制品,那么。江川她们,大概就是“桃乐丝”的仿制品吧。

    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末日真理教制造了以“江”为代表的最终兵器系列。网络球参考末日真理教的计划,完成了“桃乐丝”。而在如今的末日幻境中,各方面的名声都显得稍弱一些的雇佣兵协会,若是以“桃乐丝”为范本。启动了“完美战士”计划,完成了江川这批人造人。

    将这个情节,对照之前所推导出的结论,就会显得十分合衬。

    如果,江川她们就是桃乐丝的伏笔之一。那么,之后所有涉及到她们的情节发展,以及在这些情节中隐约浮现的矛盾和怪异,也就变得依稀可以理解了。

    我将刀状临界兵器横在身前,这一场战斗不可避免,虽然可以理解桃乐丝的想法和心情,但我也不想束手待毙。如果我的复苏是存在某种意义,那么,我希望这个意义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前进下去”,而不是被桃乐丝当成反角,在这里被干掉。既然已经站在这里,我就有着生存下去的**,也有对未来的期待,这些东西并不会因为被人说“不正确”,就真的变成不正确。

    是的,即便知道,自己的复苏是多么诡异,其必然有种种如今的自己所无法观测到的黑幕,但是,这些种种让人可憎,哪怕真的是“不幸”的理由,都不应该是就此止步的理由。无论他人从什么角度去观测我,我所可以观测到的自己,仅仅只有一个狭隘的角度而已——从自己的角度来说,正确和错误,一直都是分明的,那些徘徊在正确和错误之间的忐忑,仅仅是对结果的不释然所产生的错觉,自己想不想去做某件事,去做一件事情是否违心,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站在一个选择点上,没有人会知道自己的选择,究竟会带来怎样的结果,仅仅能预见,出现某种结果的可能性有多大而已。为了让好结果的可能性更大,而硬下心来做违背当时心意的选择,是十分司空见惯的事情,而为了赌一个几率最小,但也最好的结果,而去遵从自己的想法,背水一战,也是十分常见的情况。

    我如今可以背水一战,前提就在于我复苏了。对于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个前提,又会在接下去产生怎样的结果,我心中也有疑惑和担忧,但是,仅仅对于“复苏”这一情况而言,我的确是打心底感到高兴的。

    没有人会想死,即便死前有所觉悟,将一切托付出去,可是,能不死,能够重新踏上前进的道路,能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又有谁会为自己的复苏而愤怒,而不去珍惜呢?不,应该会有吧,那种被形容为大彻大悟的人,可是,我很清楚,自己不是那样的人。我想活下去,想要成为英雄,想要去背负什么,去拯救什么,去做一些,只有自己才能做到的事情——哪怕,这样的事情不存在,也愿意去寻找。

    “桃乐丝,你大概一直都在注视我吧。从我诞生的时候开始……”我平静地微笑着,因为,站在面前的,并不是仇敌,哪怕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我,我对她也没有丝毫怨愤。我所做的抗争,并不是针对她的,而是,针对所有要打倒我,阻断我前路的东西,“所以。你应该知道,站在你面前的这个高川,到底是怎样的人。”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对她说,也对自己说:“我很强!我对自己的选择,毫无后悔,也没有怀疑。所以,想要阻止我的话——”

    我没将话说完,因为。这已经是没有必要的事情了。叙旧已经结束,我们了解彼此,语言从一开始,就是无力的,说话,仅仅是因为,不想就这样开始。可是,要开始的。终究都会开始。桃乐丝的熊布偶眨眼间就膨胀到三层楼的高度,肥胖而憨态的身躯。变得臃肿而狰狞,虚假的五官,肮脏的毛发和粗大的针脚,在放大了十几倍后,显得怪异又惊悚。

    下一眨眼,它的拳头就已经挥下来。发出呼呼的风声。喧嚣的风儿,拍打着我的衣襟,铺天盖地的阴影,就好似那一片的天空都塌陷下来。而在充满毁灭性的力量露出端倪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奔驰。即便只是普通人的身体,但是,战斗意识却没有任何缩减,不需要思考,本能裹挟着我朝建筑最密集的地方窜去。前脚刚离开,巨大的冲击就紧跟着后脚扑来,将我一下子撞入房间之中。我扑倒在地,向角落拼命打滚,许多构造体碎片擦身而过,如同散弹般扎入墙壁和地面上。

    我的身体多处被擦破,即便是战斗风衣下嵌入内甲的地方,也没能完全抵挡这种程度的冲击。情势有多糟糕,我早就明白,可是,躲过这一击后,即便遍体鳞伤,那沸腾的血液和斗志,却愈加灼热起来。面对强敌,逆战战胜,这不是战斗的正道,可是,在不得不这么做的时候,我心中的犹豫,却全都消失了。

    因为,没办法呀,不这么做,不去做到这种事情,就无法前进。任何犹豫,任何迷惘,任何觉得“不可能,没希望”的想法,都于事无补。

    我奔驰,跳跃,翻滚,狼狈地钻进钻出,如同被追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老鼠。熊布偶的重拳,就好似打桩机一样,一下就能摧毁一栋构造体房间。因为体型庞大而看起来的迟缓,只是错觉罢了,速度也好,力量也好,都远超普通人,两者相加的威力,甚至让我就算找到看似破绽和缝隙的时机,也没办法深入反击。能够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攻击,都已经是竭尽全力,我的肺部和喉咙就好似梗着一口热炭,每一次呼吸,似乎都会让烧毁内脏。

    我可以看到,桃乐丝就站在熊布偶的头顶上,她没有做更多的事情,只是居高临下关注着宛如过街老鼠的我。但是,不管她在想什么,打算做什么,是否还有更多的力量,都和现在的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专注着,在千钧一发之际拯救自己。

    我时而射出弩箭,以改变熊布偶的姿势。这些弩箭相对于它的体型来说,连牙签都算不上,然而,将目标对准桃乐丝的时候,它仍旧会抬起一只手挡住这些弩箭。即便只是这一个多余的动作,所导致的攻击动作的微小改变,也能制造出我可以利用的空隙。好几次,我就是用这样的方法,避开了来不及躲开的攻击。

    在习惯了这种烈度的追逃后,我甚至可以分心去想,对于桃乐丝本人来说,之前的攻击是否真的有效。如果桃乐丝还没有使出全力,那么,她还在等待什么?毫无疑问,如果她对这场战斗还有迟疑,还有留手,最大的可能性一定是出在“江”身上。

    这个战场,是她选择的,这个战斗的时机,也是她选择的,她的目标,看似针对我,但是,实际上却是针对“江”。因为,在她的眼中,我就是“江”的一部分。我现在的情况不好,就只有普通人的力量,但是,对于深知我和“江”的关系的人来说,不可能不考虑“江”的力量——即便她之前说过,是提前激活了种种伏笔,才制造了这次机会,可是,即便这个机会是针对“违规高川”,也绝对不可能自信到,认为自己可以完全屏蔽“江”。

    不,假设自己处于桃乐丝的位置上,所有的布置,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削弱江”,而并非“隔离江”,才是最有可能的。以“违规高川”为诱饵,让被削弱的“江”出现,然后击败它——不,即便无法真正击败它,这一次碰撞,也已经达到了目的。以“江”,以“病毒”为对手的话,寄望于一次临时的阴谋,才是真正可笑的想法,但是,借助这种前期的碰撞,去进一步认知“江”,认知“病毒”的存在性,以为之后的计划提供素材和情报,却是值得的。

    所以,最有可能的答案是,桃乐丝的目标,是通过我去了解“江”,她在等待“江”的出现,恐怕,也已经做好了不敌后撤退的准备。单单从我此时的处境来说,她之前一系列的阴谋,虽然此时仍旧无法完全解析,“江川”和“江”的消失,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也无从了解,但是,效果却很分明。正如桃乐丝所说,她没有大规模改变剧本,仅仅是激活伏笔而已,做为“正剧”的拉斯维加斯攻略没有改变,只是,多了我现在所参与的,这么一小段插曲。

    无论小插曲的结果如何,大概对于正剧,都不会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吧。但是,桃乐丝应该也没打算,依靠这么一次小插曲,做到多么了不得的事情。她布置了这么多,仅仅是为了,确保可以对“江”进行试探。

    “江”是什么东西,虽然我和她的理解有一些区别,但是,对其本质力量的可怕程度,大概都有着“难以测度”的感觉。所以,才需要花上更大的心力,小心翼翼地,去触碰,去衡量。因为,对她来说,这个“难以测度”的怪物,就是必须要打倒的敌人。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此时面对这只布偶熊,和她所要面对“江”的情况,本质是一样的,都是要以弱小之身,想方设法达到看似无法战胜的敌人。甚至于,她所面对的难度要比我大上许许多多倍。

    这么想着,我的脚步,似乎稍微变得轻盈起来。因为运动量一直维持在极高的水准,所以,肺部呼不上气的感觉,还是很强烈,肌肉疲劳所导致的酸软,也一直存在。我不知道自己的速度,比最初下降了多少,然而,虽然感觉闪躲变得极为勉强,每一次,都是硬挤出来,自己仍旧还没有被熊布偶切实击中,也是不争的事实。

    这个事实,让我心中的斗志没有削弱,一想到桃乐丝的处境,就觉得自己所吃到的苦头,根本就不算什么。现在的桃乐丝看似轻松,如同猫戏老鼠一样,玩弄着我,但是她一定明白,自己所面对的,到底是多么可怕的敌人。面对“江”,她做到了这种程度,简直就像是,要从最不可能中制造出可能,她的挣扎,就是给我的最好答案。

    咲夜、八景和玛索,已经完全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着什么,无论是否被拯救,都是被动的。但是,系色和桃乐丝还在挣扎,还在期望,还想着结束一切。这样的信念,这样的行动,就算是站在和我不同的道路上,也让我倍受鼓舞。

    这么想着,即便情形危在旦夕,但是,我的心情,却也变得愉悦而开朗起来。

    熊布偶的拳头擦过我的腰间,巨大的力量让我的肋骨一下子就断了两根,剩下的力量推着我砸在墙壁上,内脏好似要从嘴巴里跳出来。然后,第二击的阴影,就开始在上方浮现。我还是没能躲开这一击,没能在追逐中,找出并抓住熊布偶的破绽,一次有效的反击都没有做到。即便如此,我的心情,却并没有战斗开始之前所以为的,那么遗憾和不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