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18 星尘
    猛烈的轰击所造成的冲击搅拌着眼前的一切,离线机群在可能到来的反击之前完成重组,再一次进入高速移动状态,半透明的超距加速通道沿着一条曲折的路线延伸到事先用探针锁定的坐标位置上。就在离线机群加速移动的时候,有数十发闪光从教堂的方位出现,差一步就抓住了离线机群,但如今也只能击中离线机群留下的空位。这种攻击近乎和离线机群的高速移动同步,前后不过就是三秒左右的差距,足以证明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有应对高速性质神秘的能力,而之前那猛烈的攻势,也没能让他们失去还手之力。离线机群如果停顿下来,或者被他们预读路线,就会变得十分危险,不过,原住民的准备也极为充分,在躲过这一次反击后,就意味着拥有第二次进攻机会。

    灰粒子加速撞击试验机,也就是那巨大的“圆筒”拥有客观的威力,但似乎在蓄能和冷却上需要花费时间,至少,在两次高速移动之间,并不足以完成第二次攻击。教堂的轮廓隐约呈现,它被击中的部位出现巨大的空洞,整个教堂结构崩塌了三分之一,只要再来一下,大概就只剩下一片废墟吧。不过,之前的攻击就如同在河流中挑起泥沙,让环境一片浑浊,没有足够的观测能力,仅凭肉眼是无法确认情势的,对我来说,连锁判定区区五十米的观测范围,也在这样的大战中显得极为狭隘。在这种情况下,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发起的,几乎就要命中的反击,就更加让人慎重了。

    离线机群为了保险起见,不惜在抵达第二个高速移动坐标后。立刻向第三个高速移动坐标移动。在高速移动通道中,外界的一切,都变得极为缓慢,而教堂处的闪光一如前次般亮起时,就显得极为碍眼,因为。那是唯一可以追上离线机群移动速度的运动——虽然无法提前在离线机群移动的路线上进行截击,却已经狠狠咬住了我们的尾巴。这一次距离击中只差了两秒,比上一次更加提前,在无形中为离线机群增加了压力,如果高速移动真的只剩下两次,那么,在最后一次的时候,被命中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七十。

    机舱内所有的原住民战士都已经进入额外的投放舱中,我也解开了自己和真江的安全装置。随时准备跳机。机长“加”仍旧有条不紊地调整着各类表盘,从他们的决死之心来看,这些离线机包括“圆筒”在内,一定会以“自爆”为最后一次打击。即便没有被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击中,放弃这些载具大概也是计划之中。原住民们的考虑十分彻底,就算有威力强大的灰粒子加速撞击试验机,也不觉得可以仅仅凭借这样的攻击摧毁这里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短兵相接从一开始。就列入了主要攻击手段中。

    如今的五次高速移动,无非就是争取足够的时间。去发射第二次和第三次主炮,尽可能削弱敌人的场地优势。这个大教堂的古怪,只是肉眼看到就能感受到,唯有削弱乃至于击破这种主场性的神秘,才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不至于一下子就会溃败。大概是沙耶病毒让原住民们深深感受到了末日真理教的厉害,所以。即便是在这个看似占据上风的时候,他们仍旧按照“自己身处劣势”的原则,去贯彻自己的计划。

    第三次高速移动结束时,灰粒子加速撞击试验机已经再次开启,那一眼看去就感到无比狂暴的蓝色光团再一次在炮口凝结。它的存在,甚至让周遭的视像都变得扭曲起来。大教堂的闪光紧随其后,但却在击破高速移动通道的时候,立刻被这种扭曲的环境状态干涉,差之毫厘地和目标擦身而过。然而,即便是这么近的距离,我仍旧没有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它实在太快了,而且,似乎并不存在一个可以观测的实体。

    就如同两个重量级拳击手的交叉拳,在教堂闪光擦过身侧的时候,蓝色光团也抛了出去。正如同离线机群的防御无法抵挡教堂闪光,甚至就如同根本无法对之产生反应一样,大教堂在这段时间内重新构建的防御,也如同薄纸一样,被蓝色光团的侵入撕扯得一干二净,丝毫没有形成任何抵抗效果。

    无数半透明的碎片漫天洒落,就如同战场上随时都被一种不接触就看不到的玻璃笼罩着,而现在双方的互殴将之彻底打碎了。对我来说,如此猛烈的交锋也是今次罕见的。让人不由得联想起统治局那已经鲜为人知的过去,在战场上,使用至少临界兵器等级的超级武器去致对方于死地,大概就是这样的场景吧,统治局如今的遗址,就是在这种程度,却数量更为频繁的战争中形成的,甚至于,当时定然出现了超过临界兵器的东西。如今已经成为传说的超限兵器,多少还是有一点曾经存在的证据。

    如今的战场,仅仅是末日真理教的小团体,配合数量稀少的素体生命,和已经山穷水尽,只能出动三百人的原住民的战斗,彼此之间最强的杀手锏,大概也就是个位数的临界兵器,而在统治局过去的历史中,一定有着更大规模的合战,出动的战斗力以及在战场上出现的临界兵器,都必然会是如今让人无法想象的数量。那种无比宏大,也显得无比残酷的战争,如今也只有在这场战斗中,才能窥视一二。

    巨大的冲击再次掀翻了彼此,整个区域,包括大地和空间都在颤抖,即便是占据上风的一方,都无法避免被自己制造的冲击波及。离线机群再一次于冲击中解体,这一次机体受到的损伤更加明显了,在“加”的离线机中,大量的构造线路都已经崩断,支架也发生了明显的扭曲,让人觉得好似随时都会断裂。即便没有被敌人的反击击中。再继续几次这种强度的攻击,自身的负荷也将会让离线机坠毁。

    解除了安全装置,我只能紧紧抱住真江,利用速掠状态,在离线机的翻滚中保持平衡,碎裂的部件从机头滑向机尾。又从机尾反弹回来,速度和力量就犹如子弹,和舱壁碰撞的时候,不断溅起零星的火花。机长“加”被固定在驾驶位上,不免受到殃及,但是她的身体已经被改造过,构造体材质坚硬得即便是这些散射的碎片,也无法干扰她的动作。

    这一次机身平衡调整比上一次更加困难,在我们这里恢复正常飞行姿态的时候。已经有四台倒霉的机体冒出黑烟,严重一点,则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然而,在它坠落之前,其它离线机和“圆筒”弹出的机械臂和管线,再一次将它抓稳了。离线机群再次集结们,然而。大教堂闪光如约而来,眨眼之间。就将两台躲闪不及的离线机贯穿。被贯穿的离线机解体时,连接它的机械臂和管线都不得不断开,因为这种解体现象拥有感染性,会沿着连通的地方一路蔓延,一部分机械臂和管线已经不得不放弃。

    因为敌人的反击激烈,而且越来越准。离线机群不等集结状态完成,就再次强行进入高速移动状态。没有抵达最佳状态就进入高速移动,对离线机的伤害相当大,用肉眼都可以看到好几台不稳定的离线机的外壳发生了弯曲,幸好。这种强度的负荷还不至于彻底破坏一台离线机,在摇摇晃晃中,余下的离线机再度完成了阵型集结。

    这一次,高速通道一路贯穿第四坐标和第五坐标,在超过第五坐标之后,向上弯曲了一段距离,就如同一个喷口。离线机群沿着这条通路盘旋,闪躲,惊险地避开大教堂的闪光后,在最后的坐标处,以一个极大的惯性弹射而出,于半空借助至今为止最为猛烈的喷射,完成了飘移般的机动,划着一个巨大的弧线,将炮口再度对准了大教堂。

    凝聚在炮口的蓝色光团比之前两次还要大了一圈,抛出的时候,让人觉得好似整个空间都在沿着它的轨迹压缩,灰雾也好,烟尘也好,飘散于空中的碎片也好,前方的大教堂路阔也好,就好似被搅拌成浑浊的一片。与此同时,大教堂的闪光被抵消了十数个,被干涉了弹道而未能命中的也有十数个,但仍旧有十数个不约而同击中了好几台离线机。到底被击中了几台,我没有来得及去数,因为至今为止最大的冲击波已经抵达了离线机群。

    一瞬间,我们失去了其他离线机和“圆筒”的踪迹,驾驶位中所有的设备都亮起警告的红灯,随后,整个机舱中陷入一片黑暗,就连设备的警告灯也陆续熄灭。离线机在这一刻,彻底失去了自我调节能力,宛如被巨浪打入水中的小舟,无助地打着转,让人怀疑会不会在下一个呼吸就会解体——五个呼吸内,机舱已经旋转了十几圈,才稍微出现减弱的迹象。机长“加”的身体已经暴露出来,她本来是和驾驶位融为一体的,然而,驾驶位已经一片狼藉,火花四溅,就像是呕吐一样,将破损的零件弹了出来。这个时候,机长“加”还在锲而不舍地使用高速语言,手动进行操作调整,她成功在这几个呼吸的时间中,手动完成了各个管线的接驳,甚至用身体的一部分,取代了已经彻底无法使用的设备。大量的管线以最粗糙的方式插在她敞开的胸膛中,颈脖和背脊上,仿佛在这一刻,她已经彻底取代了离线机原有的核心,整个离线机,以最直接的方式,成为了她的身体。

    离线机在她的努力下稳定下来,这个时候,她的高速语言越来越激昂,向来平稳的电子音,也似乎带上了一种狂暴的色彩。她就像是在咒骂,像是在愤怒,像是在宣泄,她的动作粗暴,扯开所有阻拦自己动作的东西,将一只机械臂插入看似早就留出的孔洞中,下一刻,整个机舱再次光芒大放,剧烈的晃动也霎时间停止了。离线机维持在惯性飞行的姿态,继而打了个弯,朝斜下方冲向大教堂的位置。

    冲击波掀起的气浪被撕扯着,很快,就看到一台离线机从迷雾中钻出。紧接着是第二台、第三台……所有幸存的离线机都在冲锋,这一次,已经不需要集结了,因为,所有的离线机都已经强弩之末,就连“圆筒”都已经残破不堪。失去了动力,正在重力的拉扯下,一路朝大教堂的方向坠落。

    通讯频道再次恢复正常:“全机投放开始!”

    “加”用力拉下一处挡板,按下其中的红色按钮,它大概是在之前的冲击中,机舱内唯一还保持正常状态的设备吧。离线机的外部装甲开始剥离,不仅仅我们这台离线机,所有的离线机,都在剥离自身的装甲。舱门在这个时候。再也无法衔接在机身上,一下子就断裂飞出,劲风顿时灌入机舱内,将所有的碎物吹得到处翻滚。卸载的装甲和零碎的物件,在额外的力量下加速,挡在了离线机群的前方,它们抵达得十分及时,大教堂已经开始反击。之前那可怕的闪光已经不复存在,也许发射源已经破坏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实质化的炮火,以及各种肉眼可见的法术现象。

    被弹射出去的装甲和零部件,同样携带着神秘的力量,就如同盾牌一样,让这样的反击无法避开它们。无法穿过它们之间的漏洞,不得不被它们吸引过去。矛和盾的相撞,绽放出宛如群星闪烁般的光芒,这一刻,我们仿佛被星海包围着。

    “所罗门啊。我们又回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在通讯频道中回荡,之后,就是所有人的怒吼:“为了复仇!”

    这是最后的宣战,我抱着真江来到已经没有舱门的出口边,机长“加”的声音在背后传来:“祝你好运,外乡人。”

    “也祝福你,加。”我说完,从舱门跃出。

    强劲的风,拍打着我的身躯,风衣被拉扯着,就如同残破的翅膀。

    与此同时,所有的离线机释放了底部甲板,一排排的投舱弹出,就好似从大嘴中喷出的果粒,先后不一地点燃了助推器,选择不同的角度和路线,加速向大教堂坠去。

    我将身体压低,以头下脚上的姿势赶上他们,在前方的“盾牌”消耗殆尽后,离线机就成为了吸引敌人反击的最后一道防线,从大教堂处激射而来的炮火,在神秘的作用下,穿越我和战士们所在的空间,于离线机和“圆筒”身上爆炸。不断有离线机瓦解,“圆筒”也不堪负荷,断裂成了三半。我不知道“加”是否可以在这样的攻击中幸存下来,又会有多少机长可以幸存下来,从突袭开始到现在,最终完成投放的原住民战士,只有不到两百人。即便如此,我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就好似被一团熊熊的火焰包围着。我的心中,就像是被注入了额外的力量,对一切都毫不畏惧。我也相信,幸存下来的原住民战士也一定是同样的感觉。这到底是情绪的感染,还是在最后的最后,原住民们仍旧为所有人加持了一种类似于兴奋剂的“神秘”?

    答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敌人就在脚下。

    没有人可以阻拦这次下降,即便是手段诡异繁多的巫师们也没能做到,所有投放出来的原住民战士,以一股势如破竹的气势撞入大教堂中。这个时候的大教堂已经崩塌了三分之二,没有看到任何尸体,我也不觉得,会有尸体的存在。之前那无比剧烈的攻击,足以湮灭所有来不及躲避的东西,包括素体生命在内。

    生者必然还能战斗,死者则连一点灰烬都不会剩下,这就是临界兵器全力发挥时的战斗情景,我已经深刻体会到了。

    就在原住民战士所在的投舱扎入教堂各处的同时,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和素体生命纷纷露出身影,虽然数量上呈现劣势,却以一种理所当然的,围剿般的气势朝各处的舱体进发。原住民战士踹开舱门,三三两两配合着,毫不示弱地迎面冲上。

    我在落地之前就已经展开速掠,连锁判定覆盖了周遭五十米的范围。借助坠落的力量,我以极高的初速度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奔驰,在一对末日真理教巫师和一名素体生命的队伍抵达他们的目标前,刀状临界兵器已经挥出。

    震荡在他们反应过来前已经覆盖了他们所在的空间,巫师的防护罩在升起的同时,就被喷涌而去的冲击吞没,破碎,只剩下素体生命被击飞,撞断了身后两人环抱的立柱。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传送的巫师,没有幸存的理由,素体生命受到重创,在落地之前,就被我用速掠追上,它那张如同面具的脸已经龟裂了大半,却仍旧维持着反击的姿势,只是,它的动作相对于我的速度来说,就如同慢动作一般。我没有启动刀状临街兵器,掠过它身旁时,直接斩击在它的腰侧。

    坚硬的手感传来,然后是破碎的声音,挡住刀身的阻力霎时间消失了,只有断成两截的身体,在我的眼角腾空飞旋。我压低身体,躲开激溅的碎片,一路沿着蛇形的线路冲向另一队巫师,在他们惊骇的目光中,再次挥动刀状临界兵器。

    一名巫师及时启动了传送,出现在三十米外的一侧,如果是正儿八经的传送门法术,自然不止这点距离,但他如今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因此,在他现身的一刻,就已经被连锁判定捕捉。无数的运动轨迹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又迅速衰减成五条弹道,我拔出左轮,一口气射光五发子弹。那名巫师还想着反击,子弹却先一步抵达了他的身边,激发了他的防护罩。

    我猜对了,是球形的防护罩,而且,达不到十足十的力量。所以,子弹的弹跳再一次如预计般进行。在这层薄薄的防护罩破碎后,子弹彼此相撞,其中一发从巫师的后脑勺钻入,如水袋般打爆。

    无形的高速通道盘旋着,一路沿着还算完好的建筑部分,朝教堂深处钻去,更多的巫师和素体生命正从里面涌出来,我想,那里一定有他们的计划核心的所在地。

    在我击杀了两队巫师和一名素体生命的时候,原住民战士们也已经和其他的巫师队伍以及素体生命发生碰撞,爆炸声此起彼伏,然后就是大块大块的碎片,如同陨石般砸落在这片残桓断壁中,那是离线机和“圆筒”最后的残骸,携带的威势,让双方的战斗不由为之一缓,纷纷躲避开来,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这些残骸在撞击的同时,又完成了一次爆炸,这一楼层的地面立刻瓦解。

    在塌方的时候,我踩着不停震动的道路,跃上不断倾毁的墙壁,攀住上方的栏杆,跃入更前方的楼梯口中,紧追在我身后的是一阵充满穿透力的攻击,只要迟一步,就会被打成马蜂窝。刚从下方钻出的,却因为地面崩溃而跌落的巫师和素体生命,仍旧在失去平衡的时候,捕捉到了我的踪迹。

    我沿着楼梯一路盘旋向上,速掠状态下,所有自上而下,以及自下而上,包夹而来的攻击,都变得如同高速摄像的画面,哪怕是空气的波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我毫不犹豫插入这些攻击的缝隙中,用左轮进行一轮反击,然后又挥动刀状临界兵器,从一群还在忙着躲闪子弹的巫师之间穿过。

    他们的眼球转动着,也只有眼球在转动,所有的动作,于我而言,都已经来不及了。我和他们对视,刀状临界兵器开始鸣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