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135 究极许愿
    基地深处有些吵嚷,现在这里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了那个惊人的消息,nog常任理事之一,亚洲耳语者的副社长高川以开战以来前所未有的强势,一口气歼灭了不列颠半岛上的所有纳粹。尽管人人都知道,纳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不过,比起之前不断传来坏消息,此时的情况虽然惊人,但多少让人松了一口气,在惊怖和无法置信之余,又让人觉得己方的确并非毫无还手之力。只是,既然存在这么惊人的战斗力,为什么不在更早之前展现出来呢?这是中央公国特有的矜持,还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即便联合国成员之间仍旧存在不可明说的分歧?

    若是一般的神秘组织,当然不会在意这些国家政治,不过,网络球和一般的神秘组织不同,他们无论在心理上还是实质上,都扮演着“核心势力”的角色,其抱负之深远,注定要涉及国家政治方面。面对一场“可能会导致世界末日”的世界大战,大部分人都觉得,理应联合各界人士,消除各个国家和势力之间的分歧,尽可能将所有力量凝聚在一起——这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之前是近乎不可能的事情,然而,比前两次世界大战都更具备毁灭性倾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让他们看到了机会。

    即便不清楚网络球的高层打算如何行动,不过,诸多成员也有自己的思考,例如该如何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平衡各方的损失,形成一股将全球力量凝聚成一体的大势——如果各方力量在大战中消耗过大,虽然有利于融合,却同样会削弱融合之后的力量,而如果消耗不足。融合就会变得困难。

    这样的心思对其他势力来说自然是充满阴谋性的,甚至于,义体高川此时的成就,反而会让其他人不自觉产生,网络球和nog正在执行这个阴谋的想法。只是,无论其他人怎么想。义体高川仍旧一举成为了整个不列颠战场,乃至于全球反纳粹战线的英雄。如何解释义体高川不在更早之前出来,以拯救那些本不应该牺牲的人?面对这样的质疑,各方都能轻易找出一个“说得过去的答案”。所以,这种质疑是没有意义的。

    网络球发出申明:这是耳语者和网络球进行合作的成果。高川先生自愿成为一项极为危险的改造计划的实验体,由于时间紧张,所以在不久前才获得阶段性成果。网络球将这项计划称为“义体计划”,在将技术完善后,将会与联合国一起。为所有残障人员提供“义体”,以满足战争需求。这些“义体”自然并非寻常科技的造物,而是携带有神秘性的假肢和内脏器官,其效果足以让一个普通士兵,也拥有不下于纳粹士兵的力量和生存能力。而义体高川正是这项义体改造计划的理论性成果——想要理解这项计划可以将士兵强化到何种极限,只需要看看他的战绩就可以了。

    网络球是否真有这项计划,猫女是不清楚的,不过。既然是走火的提议,那就照做好了。义体高川的调制是由近江负责。这一点网络球的不少成员都清楚,近江在研究上的实力,也早就让人不以为怪,在对义体高川进行研究和测试之后,她的手中当然会有一份相关数据,以网络球和近江的关系。想要获得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而且,假设“义体计划”可以顺利进行,的确对网络球整合全球力量的计划颇有帮助。

    猫女抱着文件夹走出电梯,在经过甬道的时候,还能听到其他人正在谈论义体高川的事情——义体高川的事迹正在发酵。不列颠女王陛下已经考虑赋予他爵位勋章,换做是不列颠本地人,乃至于欧美地区各国的民众,自然是十分荣幸的事情,只是,义体高川来自于亚洲,那边的人一向拥有极为强烈的归属感,是否愿意接受这份名誉还尚在两说,这也是女王陛下还在考虑的原因,如果可以保证洲际通讯,不列颠大概会发起一次联合理事会议,以确定“战争英雄”的事情。世界需要一个英雄,而义体高川拥有足够的条件和身份,去成为这样一个英雄。

    只是,虽然也惊讶于义体高川竟然是挽回局面的那个人,但是,对于战局的陡转,却并非出乎猫女的预料。因为,她的手中有一个神秘性不亚于临界兵器的非攻击性造物“超级系”,在过去,她就曾经使用“超级系”干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大事,从她的视角来看,义体高川的情况,也不过是“超级系”的影响罢了。

    甬道中的房间没有一间是有特色的,在一处在位置上也没任何出奇之处的房间前,猫女抬手敲门。

    “进来。”走火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与此同时,房门向一侧滑开。

    猫女习以为常地走进去,就看到整个房间悬浮在空中,地面是伤痕累累的战场,天空则乌云滚滚,不断落下黑雨,但身上并没有沾湿的迹象——这只是通过“神秘”构成的战场实景影像而已,用于实时观测不列颠各个战区的情况。依靠中继器的力量,这种监测能力可以突破大部分资讯封锁扰乱,覆盖整个不列颠。不过,要将手伸向其他大洲,还是力有不逮,最重要的原因并不在于中继器此时还没有最终完善,而是因为其他大洲也有着至少和中继器接近的制衡力量,即便是表面上并不存在中继器的亚洲亦是如此。

    即便只能掌控不列颠,也足以展现出比nog和不列颠政府部门更强的控制力了。当然,这种力量暂时还不能泄露,以免生出不必要的波折。

    “高川先生真令人吃惊。”走火说。

    “应该说,是近江女士再一次让我们吃惊了。”猫女面不改色地说:“我有想过许愿会是以怎样的方式达成,但从未想过,会是以这样的方式——不过,如果是近江女士的话,完全可以理解。”

    “我很好奇。你对超级系许了什么愿望?过去你一直不肯说,因为害怕会产生变数,但是,既然你觉得结果已经达成,说说看也无所谓吧?”走火真是有些好奇。虽然他是网络球的最高负责人,但却没有掌握网络球中最强的力量。正如中继器的实际控制者已经交到常怀恩手中,而“超级系”这个绝对不在临界兵器之下,甚至有可能不逊色于中继器的“神器”,却一直是由猫女掌管。他自己对此没什么想法,只是,一旦情况涉及这些神秘度极高的东西,仍旧会生出所有神秘专家都会有的好奇心。

    网络球的发展如此之快,并不仅仅是依靠走火的策略,猫女利用“超级系”的力量为走火的策略保障了最佳的施展环境。外界对网络球的发展在这么多年来从未走错一步,而在关键的时刻,总是出乎意料地采取激进却风险巨大的方法,但运气却似乎总在他们这一边而感到惊异。网络球的快速发展就是如此的奇迹,他人根本无法复制,却不清楚,这种“运气”对网络球来说,并不算是运气。“超级系”的力量虽然深不见底。而且很难控制,几乎可以说。是无法控制,但是,只要是猫女的许愿,当事情走向趋势不低于百分之三十时,就会往猫女许愿的方向发展。对于网络球来说,无论决策要冒多大的风险。只要成功几率不低于百分之三十,就可以看成是百分之九十九,乃至于百分之百的成功几率。

    对于一个神秘组织来说,“超级系”的这种概率性神秘,已经超过了临界兵器的意义。

    然而。至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如果掌管“超级系”的不是猫女,许愿者不是猫女,这种神秘力量是否还可以呈现。当猫女加入网络球的时候,就已经是“超级系”的携带者了,即便她自己也从未宣称过自己是“超级系”的主人,她到底是如何得到“超级系”,也是除了她自己之外,没有其他人了解的谜团。甚至于,网络球中所有可以“得知过去”的神秘,都无法在她的身上起作用。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猫女可谓是网络球中谜团最多的人,尽管她自身的能力,并没有达到和她自身谜团所匹配的等级。

    猫女是“谜”一样的女人,尽管她看起来,似乎就只是一个有才能的女性而已,她对“超级系”的控制和使用方法也不被人所知。不过,只要“超级系”能起作用,这些问题就不是问题。这些年来,猫女无论是能力还是人格,都深得网络球的信赖。

    即便是现在,走火也没有期望可以得到猫女的答案——在过去,关于“超级系”的问题,一向是禁止事项。然而,这一次,猫女却平静得有些异常,走火意识到这种异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就在这个时候,猫女回答了他的好奇:“还记得吗?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虽然看起来很渺小,但在超级系的判断逻辑中,却十分重要。而所有在这个判断系统中,其重要性在某个等级之上的事情,都是不可能利用超级系的力量改变的。”

    “是的,至今为止,我们仍旧没能发现其中的规律。”走火说:“但是,我们知道,这个世界的万事万物的确是以一种无比紧密的方式关联着的。单独来看,事物就如同散布在黑暗深沉的大海中的一个个孤岛,没有人可以察觉它们之间到底是以怎样紧密的方式联系在一起,我们了解事物,仅仅是了解它们作为独立存在时的样子。然而,一旦看穿了这些联系,而将所有的未知都连接起来,就会发现,真相会超出我们所能想象的恐怖——这是你曾经和我说的话。”

    “这并不是我所能想到的。而是我得到了‘超级系’时,就这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猫女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我一直都觉得,这其实是超级系在和我说话。实际上,我从来都没将超级系当作一个死物,一个机器来看待。虽然没有实际证据,但我觉得它也是一个充满了智慧的生命。”

    “这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有。”猫女点点头,“我想说明。我所许下的愿望之所以被实现,并不是因为我这么想,而是因为超级系这么想。如果超级系有自己的想法和决定,那么,没有人可以束缚它。”

    “也就是说……超级系出了问题?”走火揉了揉太阳穴,因为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好消息。

    “前些日子。在高川先生过来之前,负责中继器建设的近江女士向我提出了一个要求。”猫女说:“她要将超级系融入中继器中,作为三柱之一。”

    走火的表情有些变化,但不是很明显,他有些慎重:“你没有通知我。”

    “正因为超级系有自己的判断,所以,我觉得,如果它答应了,无论在什么时候通知你都是一样的。”猫女叹了一口气。

    “它答应了?”走火的表情又变了一下。但是,在猫女眼中,却不像是生气,反而更像是一种饶有兴味的表情。

    “是的,它答应了。”猫女平静地点点头,说:“不过,正因为如此,它给予了我一次究极许愿的机会——我觉得这是对我的奖励。它可以为我达成任何愿望,哪怕是我所能想象的最荒谬不羁的。”

    “奖励……它和你对话了?”走火又问。

    “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对话。我只是有这种感觉,你知道的,感觉!”猫女在“感觉”二字上加了重音。

    走火点点头,猫女的所作所为在正常的组织中或许有私心之嫌,但是,对于神秘组织来说。只是一种常态而已,“神秘”总会让使用者不得不遵循一些看起来“不符合规定”的做法。而在这个过程中,神秘使用者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感觉,一旦走错一步。失去“神秘”还是小事,大多数时候,会引起更大的异变,夺走使用者和被殃及者的性命——灾害甚至会扩大到整个组织。这得看神秘性有多强,而毫无疑问,“超级系”的神秘性根本无法推断,任谁都不想这种“神秘”暴走。

    “也就是说,高川先生这次的事情,其实就是你最后一次的许愿?”走火将话题转回正题,问到:“消灭登陆的纳粹,让我们的计划得以顺利进行?”

    “不,不是那么简单。”猫女的表情慎重起来:“这其实只是整个愿望的一部分。我之前说过了,这一次许下的,是究极愿望——”

    “你!”走火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惊愕,然后是骇然,从来都没有人见过他如此心绪激荡,“你的愿望是结束末日?对超级系许下了这样的愿望?你真觉得,它可以实现?如果只是许愿就可以实现的话——”

    “听我说,走火!”猫女打断了他的话,走火总算是平静了一些,深吸了一口气,表示让她继续说。

    “整个愿望,我以话术的方式分成好几个阶段。因为整个许愿过程,只能依靠我自己的判断,所以,我只能说,尽可能用‘步骤’的方式,去引导愿望的成功几率。”

    “你说,引导?”走火有些迟疑,他似乎想到了所谓的“话术”到底是怎样的方式,“说说看。”

    “是的,我的许愿是:击溃了登岛纳粹的英雄在各方各界的帮助下反击纳粹和末日真理教,最终拯救了世界和人类。”猫女说:“这是我所能想象的,最难以实现的事情。每一个关键词都是充分考虑过的。”

    “原来如此,英雄只是一个冠称,并不具备限定性的意义?”走火征询到。

    “是的,反过来说,话中所列出的事件,也是达到这个‘英雄’称号的指标。”猫女说,“我原来以为,这个英雄会是网络球的每一个人,乃至于整个nog。”

    “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是高川先生一个人击溃了登岛纳粹,现在高川先生,无论在何种意义上,都必须是英雄了。”走火说,他的心情平静下来。网络球的目标是结束末日,但是,并不限定于由谁结束,整个神秘组织的目标并没有那么狭隘,反而说,如果真的出现一个英雄,将所有问题都解决,哪怕他和网络球是敌人,也没关系。更何况,高川并不是网络球的敌人。

    “是的,竟然是高川先生一个人做到了这种事情。”猫女说到这里,也不知道该做怎样的表情,她起初是有些芥蒂的,“我曾经想过,也许,高川先生只是开了个头,接下来,纳粹的攻势会更加猛烈,而真正意义上击溃登岛纳粹的,将是聚集在伦敦的所有人……可是,感觉告诉我,这个想法只是自欺欺人。”

    “所以说,高川先生就是你许愿的英雄。在他之后,或许有其他人可以做到更多的事情,但也只是给予他帮助的‘各方人士’?”走后笑了笑,说:“如果真是这样,就能结束末日的话也挺好的。”

    “是的,我后来也想通了。”猫女也心平气和地笑了笑,“问题在于,超级系的力量,真的可以干涉整个世界到这种程度吗?要知道,即便是它,也要融入中继器了。”

    “不,正是因为它会融入中继器,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力量吧。”走火的表情反而严肃起来:“为什么不将它融入中继器这个情况,看作是完成你的究极许愿的一个步骤呢?如果这一步断掉,或许高川先生就仅仅是一个可以打退第一波纳粹侵袭的英雄,而无法在未来起到关键作用。或许,在超级系的判断体系中,高川先生和近江女士两人,会影响整个世界的发展——尽管,最初我们都无法直接做出这个判断。”

    “是的,我明白,只是……”猫女摇摇头,苦笑起来:“尽管我和超级系接触的时间最长,也最能明白超级系的特性和力量,可是牵扯到世界末日,我仍旧对自己的判断没有多大的自信。”

    “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同伴。”走火宽慰到:“超级系也是我们的同伴,我们一起共事的时间多久了?网络球之所以发展得如此顺利,没有它的力量是完全无法做到的,这一点你我都明白。”

    “我就是想要人安慰我一下。”猫女说:“以前,我完全不能说这些事情。”

    “这不正证明了,情况正朝好的方向发展吗?”走火说:“我们一直在猜测,超级系的神秘,是比先知更加强力的因果律特性的神秘,所以,为了尽量减少因果关系的干涉,才需要守口如瓶。现在,即便是你,也可以自由谈论这个究极愿望了,才更证明,超级系已经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受到干扰,甚至于,你此时的坦白,其实也是整个因果规律中的一个环节。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太多东西。我们之所以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抵抗末日。猫女,你许下的愿望,就是网络球最真切,也最盼望的事情。你不需要忐忑不安,因为,你做了最正确,也最有价值的判断。”

    猫女的表情终于柔和下来,这种自内而外的轻松,让人觉得,她的整个灵魂似乎都扫却了灰尘,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彩。知道猫女和超级系的关系的人,看到这样的她,都能充分理解到,过去的她一直承受着怎样的压力。“超级系”是极为强力的神秘造物,没有人知道它的正体,也没有人知道它的极限,但也正因为如此,根本无从确定,它会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怎样的影响——尽管近期内看起来都是好事,但对于自己所无法预测的未来,还会是好事吗?

    越是对“神秘”有着深刻理解的人,就越会被这种担忧束缚住。猫女也是一样,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超级系”已经成为了一个沉重的负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