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十五章 群山法域
    当张信踏上擂台时,就见皇甫诚正用刀子般的目光投望过来,语气毫不客气的问:“两天前的时候,你们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因谢灵儿不在,张信也懒得给这位好脸色。他先摇了摇那还包着绷带的手,然后信口胡诌:“当然是与我狂刀山盟海誓,歃血定情去了,灵儿没告诉你?”

    皇甫诚见状,眼眸更为阴沉,想到谢灵儿的手腕,也有同样的伤。可他到底还是有几分聪明,并未就相信张信的话。只是瞳孔里,透出了更多怒火。

    他不解谢灵儿,为何一定要避开他与张信独处,又为何会对当日之事,避而不谈?

    “我知道你在用灵儿给你的丹药!”

    一声轻哼后,皇甫诚就反过来讥嘲:“用女人的东西,居然也能心安理得,亏了你也是男人。”

    “哈哈!你这是想说我狂刀吃软饭吧?可我觉得吃软饭也没什么不好的,别人想吃都还吃不到。”

    张信嘿然一笑,手按着‘秋澜’道:“倒是你,是男人的话,待会不要认输。我狂刀的刀,已饥渴难耐。”

    皇甫诚面色微沉,就欲说话。可此时他又见张信拔刀出鞘,带起了一片寒光。这使他下意识的想及三日前,墨宫被这位一刀断头的情景,于是又哑然无声,再悄悄后退了数步,到了演武台的边缘,尽力拉远了距离。

    六十个呼吸之后,随着那裁判的旗帜一挥,皇甫诚就立时动手。可他却非是用剑,而是双手结了一个印,瞬时一股迫人的灵能,开始弥漫全场。

    张信亦被笼罩在内,可他身躯只轻颤了颤,就恢复如常。依旧是飞步向前,向皇甫诚方向疾冲过去。

    这情景使皇甫诚面色微变,已知这三日张信的灵能增长,超出了他的意料。自己这临时修成的灵压术,只怕是起不到什么作用。

    可随后他就又双手舞动,将数十上百的飞镖,连续射出,密布身前数丈空间。

    只是这些飞镖,却完全无用。张信长刀连斩,信手挥舞。带起一片刀光似电,游刃有余的将所有近身到他三尺前的飞镖,尽数斩飞切碎,发出了一片‘叮叮当当’的响声。

    仅仅须臾,张信就已凌至皇甫诚的身前,随后那长刀‘秋澜’,又化作了一片白色宏光,直刺皇甫诚的咽喉。

    可他才刚刚出刀,皇甫诚就已往后一跃,跳下了这擂台。脸色阴沉的看着台上,心想这家伙,果然是意发并进不假。

    张信长刀落空。不禁微一愣神,随后就一声笑,忖道这家伙倒真是逃得干脆。

    摇了摇头,张信收刀入鞘:“你这可真够胆小,不是男人。”

    他刚才又没打算真把这家伙给一刀捅了,毕竟日后是同门,还要顾着谢灵儿的面子。

    像墨宫当日的情形,是他实在没法收手后的意外。

    “我又不蠢!”

    皇甫诚哼了一声,冷声反驳:“我灵窍未开,以凡人的武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胜得过意发并进,为何一定要与你拼命不可?”

    “这是找借口!汝之人品,让狂刀不齿。”

    张信面上摇头,心里却在暗赞,这皇甫诚识时务,以后说不定可在灵师道上走许久,而随后他又好奇的问:“什么时候可灵能外放的,可是两日前?”

    皇甫诚默然不言,不想提此事。他学会灵能外放的时间,正是两日前见到张信与谢灵儿一同归来之时,那情景让他深受刺激。

    可此时听张信之言,明显已是猜到了。

    张信则继续嘲笑:“所以就临时学了门半吊子的灵压术来对付我?你这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还不如学一门灵璧盾来的实在。配合你的暗器,还是很不错的。”

    皇甫诚眼神暗晦,他其实也后悔了。不过输人不输阵,皇甫诚面上半点情绪不显,口中也是冷冷道:“灵师修行之路漫漫,一时之胜负何足道哉?张信你别得意!”

    道完这句,皇甫诚转身就走。此时他眼里也确实满含自信,父亲他虽只是一位外门长老,可却很有希望突破天障,成为神师法座,本身也是天柱皇甫家的嫡脉,前程远大。而他自己一旦成为正式的灵师,所能得到的资源,也会远超张信的想象。

    意发并进又如何?他有家族传承的秘术,成为灵师之后,也不难办到。

    张信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位的背影,随后摇了摇头,又转去谢灵儿的擂台看了眼。

    发现那边完全无需他忧心,谢灵儿的灵师天赋,与墨宫相当,也是大约三个月前的时候,掌握的灵能外放。只是她修习灵术的资质,比之墨宫稍差,到现今为止也只掌握了二门灵术。一为灵压术,一为灵光斩。

    可她却另有着神念分化的天赋,就只依靠这两门灵术,在擂台上近乎无敌。两倍的灵压,一分为二的灵光斩,让谢灵儿的爆发力无与伦比。且本身剑术,也经他指点,到了战境第一阶‘意在发先’的极限。

    之后张信就又回归到宿舍,继续练刀如故,直到午饭之后,迎来第二场比试。

    而自皇甫诚之后,他接下来也再没遇到值得一提的对手。其中连一个灵能外放的都没有,都是以武道应敌。

    可只需没到第二阶战境,那么这些人的武道再强,也不可能是他的一合之敌。

    连续胜了两个对手,又轮空了一次,之后到第五天就进入三十二强。

    让张信颇为高兴的是,就在这天的凌晨时分,若儿终于将东西运了过来。那却是一个圆锥形状,前面有着钻头般的事物,直接就从他这房间的地底里面钻了出来。

    可这东西来了之后,叶若却若有所思的沉吟:“这个星球真的的很奇怪耶!就说这座天柱山,不止是外面的磁场,强大的不正常。下面的地层,也是一样的古怪,这台‘钻进式智能土潜机’,已经是联邦最新一代的技术了。可居然连续修正了五次路线,且还差点迷路。”

    张信不太理解叶若说的‘磁场’,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感觉这位,说的应该是这天柱山的‘法域’。

    法域源自于灵师,是战境达到第九境‘法天象地’,并且修为已至‘圣灵’层次的灵师才能拥有的能力。

    这些人寿命长达三千年之久,当坐化之后,法域会残留于死去之地,并且招引地脉变化。形成一座座高山。

    天柱山与广林山,都是这样生成。而每一座山,视法域强弱的不同,可以庇护周围百里到千里方圆土地,不受妖邪侵扰。

    而日月玄宗,就拥有一座可镇压三千里地域的巨型山脉‘日月山’,以及其余大小高山数百座,从而成为这天穹大陆的七大宗派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