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周高富帅
    除了那一阶踏水靴,之后张信还换了些东西。三张一级‘灵隐符’,内蕴灵隐术,可以隐藏自身的灵能气机;还有一枚‘血元丹’,服用之后,可以大幅激发气血潜能。这东西能使张信的战力,临时激增七成。不过他换来这东西,却是准备用来逃命的,总不可能与那些风鹿硬拼。

    然后当张信心满意足的从那公示亭离开不久,就远远望见三个魁梧如铁塔般的壮汉,拦在了道路的前方。

    张信见状微愣,他看这三人形貌,似乎就是周小雪所说的的周高,周富,周帅。这可真巧,自己正想寻这三位,结果对方就找上门。

    只是观此三人都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看来却是来意不善。

    张信心念微转,就又大步行了过去,而后抱拳一礼:“敢问三位,可是高富帅兄?”

    “你认得我们?”

    那周高目中微现异色,可随即他就又一声冷笑。双拳紧捏,发出一阵阵咔嚓嚓的响声:“如此也好,既然你认得我们三兄弟,那就该知道我们的规矩!乖乖站着,让我们揍一顿,今天我三兄弟可以开恩,不打断你的腿。”

    张信闻言,不禁失笑:“敢问我狂刀张信,何处得罪了高富帅?”

    “你管那么多干嘛?”周富斜着眼睛,神情凶恶的呵斥:“就是看你不顺眼!”

    周帅则双手抱于胸前,一声冷笑:“还敢自号什么狂刀?你也配?都多大岁了?没长大么?”

    张信闻言一叹,手握住了刀柄:“看来三位,今日是定要寻张某的晦气了?就不能和气些说话?”

    也在同一时刻,距离张信与高富帅三兄弟对峙之地的百余丈外,墨宫正立在树枝上,往那边远远眺望。旁边则是墨婷,正神情疑惑的问:“你到底在干什么?”

    “自然是在帮你!”

    墨宫的神色,略有些得意:“等到他们四人动手,张信撑不住的时候,婷姐你就冲过去救人。这是美人救英雄之计,那张信以后就不好不理你了。”

    墨婷先是愕然,随后就用怪异的眼神望着墨宫:“堂弟你是白痴啊?人家怎么看不出来?且那三兄弟,怎么可能是张信的对手?你这是准备让他们去挨揍吧?”

    “怎么会?那三兄弟都可灵能外放,身具秘术,且演练有一套阵法,彼此心意相通。一旦联手合力,即便是现在的婷姐你,你也未必就能敌得过。”

    墨宫负手身后,自负一笑:“且那张信即便知道那三位,是我墨家授意的又如何?此事自有我墨宫背锅。到时就说是我私下所为,婷姐你得信后匆忙赶来阻止就可。此策天衣无缝!”

    墨婷闻言,不禁抚着额头,一副无语的神色:“我说张信他已到了第三战境发在意先,宫弟你定是不信可对?”

    “我又不蠢!”

    墨宫微一摇头,唇含冷哂:“他才多大的岁数,连灵能外放都办不到,怎么可能发在意先?”

    墨婷神情无奈,她再懒得与墨宫解释。眼见张信的周身,已是微风环绕,就不敢再耽搁。蓦然飞身而出,竟是踏着灵步术,仅仅片刻就已接近到四人对峙之地。

    而当发现墨婷接近时,那高富帅三人,顿时一阵错愕不解。张信则是眼神了然之后,又复疑惑。

    他猜到这三人拦路,可能是墨家的手笔。可又奇怪这墨家的手段,怎会如此的低劣?

    “停手吧!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墨宫承诺过给你们什么,我墨家都会如约给付。”

    那墨婷先吩咐了那周高三人一句,随后又眸光清冷的看向张信:“今日算是误会,他们三人也还未动手,就当方才一切,都未发生过如何?”

    那周高周富周帅自无不可,只要墨宫承诺的好处能到手,怎么样都无所谓。

    可张信的注意力,却已不在墨婷的身上。他眯着眼睛,看向了前方。

    此时墨婷已察觉不对,她侧过了身,往另一侧看了过去。只见那边赫然有六人,正从远处急步行来。这使墨婷的眼神微凝,她认出对面那些人,并非是天柱山别院之人。

    直到三十丈外的时候,这些人才放缓了脚步,却又四面散开,呈合围之势。

    而为首那位,十七八岁的年纪,皮肤微黑,面上全是玩世不恭的笑容。这位站定之后,就目望着张信:“你是张信?这次天柱山的武试第一?”

    “不错!”

    张信心想今天还真是事多,他此时已万事俱备,只欲尽快将血风砂拿下,便有些不耐烦的随口答着:“本人狂刀张信是也,不知你等,又是哪里的人物?”

    “是你就好,这几天都想截住你,却都没能办到。”

    那黑肤少年微笑:“在下雪风山的入试弟子魏丹,至于旁边几位,是我们雪风猎团的人。这次前来,是为特意借张兄的二级风行镯一用。那东西,在你手里吧?”

    此时他的目光,已落到了张信右手的那枚银白手镯上。

    张信闻言蹙眉,他已猜到此人的来意了:“抱歉,此物概不外借!”

    “这没得商量,张兄不借也得借!”

    此时说话的,却是另一位年纪稍大些的少年,神色自负:“在下李探,这次雪风山排位第二。此间十四人,或是灵测前十,或是武试前八。份量如何,张兄自己掂量。真要逼我们动手,那大家面上就不太好看。”

    “也就是说,今日无论如何,这风行镯都必须到手不可。”

    那魏丹眸光炯然:“我们雪风山,别的没什么,就是人心齐。张兄如肯主动让出来,就算我等雪风猎团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我们猎团里,也可给你一个名额。”

    张信不禁微叹,再次以手按刀:“尔等是打算强抢吗?可抢夺同门之物,在我日月玄宗乃是大罪。”

    “你我可都还算不得同门。”

    魏丹失笑,神色毫无动摇:“且也说了只是暂借,事后自会还给张兄。至于罪过,魏某自有办法。”

    此时又有一红衣少女,一声冷哼:“你与他嗦做什么?直接动手就是!”

    魏丹却微一摇头:“洛瑶你稍安勿躁,所谓先礼后兵!张兄,不知阁下考虑的如何了?”

    张信冷冷一哂,正要答话。旁边的墨婷,却蓦然出言:“你等,莫非是欺我天柱山无人?”

    此句道出,顿使诸人注目。魏丹目中,顿时瞳孔微收:“墨婷?我听说你这次,是败在了此子的手中?你们墨家,也算不上是天柱山的人吧?这次莫非是欲替他出头?”

    “别人怕了你们墨氏,可我雪风山却不惧!”

    随着这低沉的声音,一位执剑男子忽然从诸人中前行数步:“之前在汇灵班的时候,就一直想与你较量一二,可一直都无机会,今日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