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从容猎杀
    “角森蚺怎么了?那也只是一级灵兽。它们术法的威力,与其他的灵兽并没什么区别。只要找对了办法,就不难对付的。它们也是这附近,我们最容易猎杀的灵兽了。”

    而此时张信又朝周小雪道:“小雪你的灵能感应,最远已到十二里了?如果感应到这周围十二里内,没有其他灵兽了,就通知我们一声,那时再动手不迟。这次我们能否成功斩蛇,就全靠你了。”

    周小雪面上浮起了红晕,却重重的点了点头。随即就闭上了眼,很是认真的感应着周围。

    听到这次是要猎杀‘角森蚺’,她的心绪,就更加忐忑慌张。可她却更相信,张信带她们过来,绝非是无谋之举。这位真要害她们,几天前就可以,何必等到今日?

    张信见状欣慰一笑,随后他就飞身而起,跃上了一处树干,在这上面仰躺下来,一边闭目存神,一边等候,神色悠然。谢灵儿无奈,也同样学着张信,寻了一处树枝端坐。

    可这一等,却直等到日落西沉。

    张信心知那角森蚺畏热,夜晚才是它们活动的时间,周围的灵兽,也会在这段时间里,退避出这三头角森蚺活动的地盘,所以并不着急。可谢灵儿,却渐渐的心浮气躁。

    而就当谢灵儿,渐渐有些耐不住的时候,忽听周小雪突然出言:“张大哥,可以动手了。”

    张信也在此刻睁眼,目中精芒闪现。

    大约一刻之后,谢灵儿哇哇大叫的在密林之内疾奔。而在其身后大约三十丈处,赫然烟尘翻滚。共有三条青黑色的巨蟒,在后方飞速的滑行。那蟒不但足有十丈余长,身躯也似如木桶一般,可由二人环抱。更有操风驭水之能,此时不但有狂风辅助,在其身下更有一层薄薄的水液润滑,使得三头巨蟒的滑行之速,几乎等同奔马。

    而此时谢灵儿不但要躲避前面的那些树木,还要避开周围那些在角森蚺灵能操控下,纷纷伸展过来的树枝藤蔓。

    好在她此时虽小脸煞白一片,可却并未慌张失措。总能以御风七绝,提前避开。

    也不知是否潜力被激发的缘故,谢灵儿此刻竟将这门灵步术,运用得顺畅之极。

    可即便如此,双方的距离,也还是在不断的拉近。

    张信则在密林的上方穿梭,在那诸多树枝上忽起忽跃,速度竟然比三头角森蚺,还要快上一线。

    而他的目光,则有些好笑的,看着下面正奔跑中的娇小人影。心想这果然还是个小丫头,平时虽勇气十足,像头小牛犊似的,天不怕地不怕。可真正面临角森蚺这种食人巨蟒的时候,还是被吓住了。

    “到了!”

    眼见谢灵儿已踏入到了那片人工制造出来的沙地,张信的精气神,也在这刻进入到了巅峰极致的状态

    而仅仅片刻,谢灵儿的身后,就传出了那三头角森蚺的惨烈嘶鸣。这却是张信埋在沙中的骨刀,因那河沙被巨蟒压陷而显露于外,只顷刻间就在这三头角森蚺的腹下,划出了几道深深的血痕。

    就在那三头巨蟒惨嘶之声响起的时候,张信的身影,也正从高空中坠落。时机恰好,正是这些巨蟒因腹下伤势狂怒不安,无瑕他顾之时。

    张信的刀既准又狠,直接从上方洞穿了最后那头角森蚺的心脏。只是这一刀,并未能将之一击诛杀。灵兽与灵师同样,哪怕是心脏破碎这样的重伤,也仍可存活一段时间。

    而张信亦未贪功,一刀建功之后就连撤十数步,恰好避开这头巨蟒的噬咬。随即又身如幻影,连续避开了这头角森蚺的数次攻击。直到这巨蟒因大量出血,渐渐气虚力弱,张信才又冷静至极的欺近身前,直接又一刀,从那角森蚺的七寸处斩入,把那蛇头一刀两段。

    此时另两头巨蟒,也都已感觉不对,都放弃了对谢灵儿追击,各自神态惊惶,暴躁不安。可当它们发现腹下遭遇重创之时,就已身陷这沙地中央,往外急窜的结果,则是令腹部出现更多伤痕。最后只能尽力将身躯盘卷在一起,抬起那巨大的蛇头,目含恨火的望着张信三人。

    谢灵儿与周小雪二人,都是微微一惊,下意识的退后一步,直到听张信嘲笑了一句‘蠢货’,她们才想起这些角森蚺,虽也有驭风之能,却并不掌握风灵斩这类灵术。这顿使她们心神一松,然后二女那娇俏的脸上,都齐齐羞红一片。

    而冷静之后,谢灵的目中,就又现出了几分喜意。几乎第一时间就开始结印,使身周现出了两道灵能光刃。既然这两头角森蚺,困在沙地里面不敢出来,那么它们就已死定。

    便连周小雪,在稍稍犹豫之后,也同样开始施展起了‘灵光斩’。她每次与人斗战,是会慌张失措不错。尤其是眼前这两头巨蟒,不但模样凶神恶煞,无比狰狞,更裹挟着一股刺鼻的腥气,刚才差点把她吓坏。

    可此时她面前的这两头庞然大物,分明已成了活靶子,周小雪面对这样的对手,还是能勉强沉住气,从容施展灵术的。

    有周小雪与谢灵儿的灵光斩支援,张信欺身近战,仅仅不到半刻,两头角森蚺就陆续摊倒了下来,声息全无。而这片林地里,也又再次恢复平静。

    谢灵儿看着沙地里的蛇尸,神情兴奋无比。这是她第一次收获灵兽,而且收获之丰,远超她想象的。

    “原来信哥哥你就是这么猎杀灵兽的,感觉也不难嘛!”

    话才道出,谢灵儿就见张信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她心思敏感,一瞬间就想到自己刚才逃跑时的狼狈,那个时候的她,是真的害怕到了极点,只差些许就哭了出来。

    思及此处,谢灵儿的脸上,顿时又浮起了红霞,可她语气却很是强硬:“你看什么看?我那只是装模作样而已,又不是真的怕了三条小蛇!不演的逼真一点,它们怎么会上当?灵兽都不蠢的。”

    张信一阵愣神,然后哑然失笑:“说的有道理,算你过关了。”

    旁边的周小雪,则是一阵无语。心想这次猎杀,又哪里简单了?首先他们得熟悉这些角森蚺的习性与软垫,才能布下这针对性的陷阱;其次得有张信这样刀术身法与战境,都得到一定程度的强者,才能完成斩杀,否则哪怕将这二头角角蚺困在这里,也多半是无可奈何。

    可随即周小雪就没心思想这些,只见张信那边已经开始动手,将其中一条巨蟒身躯斩开。只须臾间就从那蟒躯内取出了蚺胆,将之一口吞下。

    当蚺胆入口,张信的脸就一阵扭曲,那些胆汁,简直就是苦到让他灵魂震颤。

    可这样的苦头,张信自不会独自享受的,他一边若无其事般的嚼着,一边笑咪咪的看着二女:“这蚺胆生吞,可以强身健体,效果只逊色于天元炼血丹一筹。可时间拖得越晚,效果就越差。你们两个,是自己动手,还是由我来强喂?”

    旁边二女互视了一眼后,都齐齐摇头。一来受不得这血腥气,二来也能想象到这东西的可怕。

    可这事根本就由不得她们选择,张信将那两颗蚺胆取出之后,直接就捉住这二女强喂了下去。

    事后周小雪还好,她以前在家中尝药,什么滋味都经历过。谢灵儿却是俏脸发白的瘫坐于地,一副生无可恋般的神情。

    这蚺胆不愧是第二级的天材地宝,效果果然强力之极,仅仅片刻功夫,张信就感觉浑身阵阵发热。

    原本如要将这蚺胆的药力完全炼化,最好是习练一番淬玉诀,可现在却没这时间。

    今天的风不算大,可这里的血腥味,最多半刻时间就会扩散到十五里外。那些凶兽会有一阵迟疑,可却不会迟疑太久。

    所以接下来,张信又毫不留情的催逼:“你们两个,别在那里装死!灵儿你与我一起割肉,还有蛇鳞与角,就交给小雪你了。时间不多,我们最多只能在这里待个一两刻,不然就再走不了。”

    谢灵儿闻言‘咕唔’了一声,她虽感觉自己灵魂都已被那苦味淹没,可却也知这荒林之内,确实不可多留。只是当她勉强站起身,往那三具蛇尸看过去时,却又一声哀鸣。

    心想好多!这三头蟒尸也未面太大了,至少有五六千斤的样子,他们该怎么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