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一章 异变突起
    “我”慢慢的抬起头,瞳孔变大,并且漆黑无比,几乎占居了整个眼睛,感觉从右手臂传来的阵阵能量,等待了100年,“我”终于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身体了,感觉能量被释放出来的快感,右手握着的木刀也终于完成了他的任务,“砰”的一声炸成粉末.

    就在“我”沉醉于能量在身体内激荡的快感的时候,那两个偷袭我的妖兽也感觉有些不对头,于是又一次向“我”冲来,和刚才一样,前面是一把刀,后面是一个拳头,“我”没有理会后面的妖兽,一拳打在刀上,黑色的旋涡状的能量围绕着“我”整个拳头,持刀的妖兽神色大变,急忙收刀,可惜还是晚了.

    “我”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他的刀尖上,一阵钢铁摩擦的声音响起,同时,随着那股黑色的旋涡能量从刀尖到刀把,那把刀也顺着能量的旋涡而向一个方向扭曲,然后几乎是瞬间就被扭曲成碎片,然后被能量卷起,形成一个龙卷风似的包含着碎刀片的黑色旋涡,打在了妖兽身上.

    一阵血雨,那个妖兽全身最少上千个被碎刀片穿透的伤口,身体内的器官都被狂暴的旋涡能量变成了细碎的肉泥,全身血液也被激荡着从各个伤口激射出来,这些都是在瞬间就完成的,快到让身后的妖兽还没有反映过来,依然保持着向“我”冲来的姿势,“我”转过身来的时候,他的拳头已经打在了“我”的头上,好像打穿了一样,他的拳头完全的没入了“我”的头里.

    “我”的五官也为之扭曲,变的非常的恐怖,然而,恐怖归恐怖,“我”还是不失礼貌的向对方露出“我”认为最美丽的笑容,而那个妖兽,仿佛遇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努力的想抽回手,但是,“我”岂能让他如愿,“我”的右手按在他的手臂上,嘴里念着那个曾经我最喜欢的咒语.

    “库落达,噢达,垢无弥怕涡!”

    接着,那个妖兽全身开始快速的衰老,而随着他的衰来,“我”身体上的伤口开始复合,最后完全愈合,而那个妖兽,则全身衰来而死。

    有100年没念了,速度有些慢了,“我”感慨道,突然头部一阵眩晕,刚才由于两个妖兽的打扰,并没有彻底的控制这个身体,而且看来,原来的意识有苏醒的迹象,要尽快把他抹掉,完全的控制身体,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

    想到这里,我左右一看,然后原地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我已经来到了早上息身的那个断崖,这四周很多万丈深渊,我来不及细想,就近找了一个跳了下去,当我再次上来的时候,魔族,我会把你抢回来的,我发誓~~!!!

    “我”坐在这个深渊的底部,头越来越痛,需要赶快把原来的意识彻底清除掉,慢慢的,放松身体,再一次把右手的能量释放出来,让它在身体内激荡.

    “我”的皮肤从右手开始变黑,并且慢慢的向全身扩散,当扩散到全身的时候,身体的改造与控制就真正完成了,到时候,“我”的身体就会变成拥有魔族s求基因了.

    想到这里,禁不住有些兴奋,等了100年,总算没有白等,我察不龙一定要回去拿回我魔族族长的位置.“我”要杀光四大世家的人,这些叛徒,还有“我”最亲爱的弟弟,现任的魔族族长,“我”一定要杀光你们,不,“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把你们封印在容器里,仍进地狱火焰里,让你们不得善终,让你们痛苦一生一世,“草你们的,哈哈哈哈……”“我”开心的狂笑。

    突然,“我”向前吐了一口血,不能相信的看着左手的戒指冒出强大的红色光芒,与戒指本身的黑色相比,他散发出的红色光芒显得是那么的突匹,那么的让人不舒服,同时,红色光芒包住的左手开始由黑变红,并且开始吞噬黑色,很快就占满整个左手臂了,“我”看着红色。狠狠的道:

    “上次就是你想吞噬我看好的身体,这次又来坏我的好事,难道你要和我抢这个身体么,草他吗的,我管你是谁,妨碍老子,老子就把你一块吸收了。”

    说完,运用全身能量开始抵抗,只见身体一会变红,一会变黑,慢慢的变的频率越来越快,变黑时,表情狰狞,声音粗鲁,变红色,面色阴险,一语不发,最后变红色的时间越来越长,而黑色则越来越少。

    “草你吗的,我和你同归于尽。”

    说完,把全身上下所有的黑色能量全部集中在左手,放弃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全力向左手的戒指轰去,而这个时候,由于察木龙放弃了对身体的控制.

    真正的我苏醒了,苏醒后第一个意识,就是痛,感觉全身五脏六腑全部被绞碎一样的痛,感觉到体内的两股可以说变态的能量在相互的斗争,紧接着,感觉到其中一股能量突然全部集中到左手,然后向左手携带的戒指冲去。而红色能量也飞速的回去防护.

    但是左手的经脉全部被黑色能量封死,红色能量发疯了似的全速前进也移动不了半步,只听“轰”一声,戒指在左手爆炸了,变成了粉末飘向空中,那些粉末随风飘舞,慢慢的勾勒出一个绝美女子的样貌,然后逝散了……

    这个时候,红色能量仿佛失去灵魂一样,被黑色能量反败为胜,杀的节节败退,而我的意识,也因为黑色能量不断的扩大变的逐渐的模糊起来,最后再一次完全消失.

    临消失前,我把自己的全部能量变成好像炸弹一样,狠狠的流向红色能量的所在地,然后炸开,红色能量仿佛突然被炸醒了似的,开始再一次的反击,而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我是在赌博,压黑是必死无疑,我的意识会被完全抹杀,而红则态度不明,于是,我赌了这一次,也不得不这么做,我压的是红……

    我在什么地方?四周一片黑暗,这里是那里?对了,我刚才失去意识了,黑色和红色他们两股能量最后到底谁胜利了,想到这里,禁不住有些懊悔,如果当时不是怕死同意让黑色能量占居身体,也就不会这样了,只要挺过了,说不定就不会死了,突然想起这股黑色的能量非常的熟悉,是了,这不就是我右手的能量么,原来是他,怪不得我总感觉右手仿佛独立了一样.

    下意识的想抬起右手看看,愕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身体,那么我现在到底是生是死?是灵魂么?或者,我是在我的身体内,我这样想的。

    “不错,你的确在你的身体内,而且是在你的心海里。”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我身边想起,我四下看了看,一个人也没有。

    “心海?什么是心海?”

    “心海是你最强大的地方,也是你最脆弱的地方。”

    “为什么?”我问

    “在心海里,你可以梦想成真,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意识产生的,你就是心海里的规则。说她脆弱,是因为,心海外的人可以不用进入心海就能轻松把你抹杀掉。因为心海以外,就是控制者的规则,所以说,你在我的规则里。”

    “你在那里?”我问道。

    “我在那里?……准确的说,我在你的身体里,你可以认为我现在控制着你的身体。”

    “那么,你是那股红色能量了,能这么无聊的和我说话,那个狂暴的黑色能量恐怕不会做的吧。”

    “小家伙,你说对了,不过,还要多谢你的那个炸弹把我炸醒,说来也要谢谢你,实在不忍心把你最后意识抹掉……”

    “那个黑色能量怎么样了?他还存在么?”

    “怎么你不关心自己,反而对其他事情很关心?你是说察木龙么,他已经彻底消失了,你应该感谢他,他把你的身体改造成拥有魔族超级s球基因了,这可是魔族战士在经过百年的战斗经验后,身体才能由记忆而产生的基因进化,才能拥有的体制。”

    “是么,那我到真要谢谢他了,那么请问,他到底是谁?你又是谁?”

    “真有趣的孩子,察木龙,本来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知道被我吸收后,我才知道,不过他真的很强,虽然我只剩1/3的力量,但是他能和我战斗到现在也算难得,如果不是他把戒指炸碎,我还真不想杀他。”说到最后,变的越来越严肃,甚至带一丝恨意。

    “至于我……,我是一个不祥的人,你如果知道了我的名字,会给你带来厄运,你就叫我沧海吧,曾经沧海难为水……”

    听到这里,我笑了,说道:“那么,可以让我控制身体了么?”

    “你认为我会让你控制身体么?”他讶道.

    “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又想,如果你真的想占居我的身体,你是没有必要和我这么废话的,更没有必要完整的回答我的问题,还有,你完全可以在我不知道你存在,或者意识没有苏醒的时候把我抹杀掉,我虽然没有学过关于占居别人身体的术法.

    但是我想,无论如何,抹杀没有苏醒,不会反抗的,总比抹杀苏醒后的要容易的多吧。还有你说让我感谢察木龙,感谢他给我改造的身体,这个时候,你说的是‘你的身体’而不是‘我的身体’,这里我也可以当你是口误,但是当你不肯告诉你的名字,并且说知道名字会给我带来厄运后,我就完全肯定,你不会占居我的身体,请问沧海,我说的对么?”

    一阵沉默,过了很久,直到我开始心里发毛,怀疑自己判断的时候,他说话了。

    “唉,或许你是对的,刚才你没有苏醒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占居你的身体,占居之后,我又能怎样,我的梦想,我的一切都消失了,就算我复活了,我又能如何?但是我还是在犹豫,我不甘心放弃这个机会,只要我动动手,我就可以完全得到这个身体,就在我思考的时候,你苏醒了.

    你很聪明,从我的一言半语中察觉到很多信息,也很善于利用这些信息。我想通了,我们做个交易,你把心海让给我继续沉睡,继续思考,我把身体还给你,我发誓不会再次打扰你的,而你也不要来打扰我,在你危难的时候,我会帮你3次的,3次过后,就看你的造化了,如何?”

    这样的事情,我还能不答应么?对我是百益无一害,于是,一口答应下来,我们双方都发誓互不侵犯,打扰,伤害对方的誓言后,我提出让他来我这里接收心海,并且提出看看他的样子,他考虑了下,答应了。

    一阵红光闪过,在心海里出现了一个长发男子,他的长相很容易被人忽视,因为看到他的人,都会被他的眼睛所吸引,那是一双红色的眼睛,不同于那种嗜血的红色,他的眼睛,给人的感觉是死寂,是战束,是危险,是那种直透灵魂深处的恐惧,同时散发出一股妖邪般的灵气,同他的整体气质一样,妖邪般的灵气.

    我看到他的样子,感觉非常的熟悉,突然想起他就是那个天神一般的男子,他的九字真言在我脑中回荡,我低下头,因为怕他看到我贪婪的眼神,他随意的战在那里,对我说:

    “我会遵守诺言的,你放心吧,你只要离开心海,就可以重新控制身体了,而且我留下一部分察木龙的力量,相信对你会有所帮助的。”

    “哦,谢谢你了,不过其实我最想要的并不是察木龙的力量,而是你!!!”说完,我抬起头,双眼露出贪婪的光芒。

    “你在我的心海里,这里我是规则,我仔细算过,你没有骗我的必要,所以我要赌一次,赌赢了,我能获得我要的东西,赌输了,大不了被你杀死,我想我的赢面很大的,我的规则就是,四周绝对结界,任何人都不能出去,只有我可以,同时我的规则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就是我!!!!我还是我!!!!”

    说完,心海内,我以及那个男子一起消失了,消失前依稀听见他说了句话。

    “小家伙,你通过了我第一个考验,就是狠毒!感受我的力量吧,这是第二个考验……”

    我所在的深渊突然白光大闪,把整个深渊照的如同被白昼爆晒,是几千年这万丈深渊的第一缕光芒.

    仔细看,在深渊中白光的中心点,有一个比四周光芒还要强上几分的人型物体,他,就是我,也就是光源,接着,在我的额头处,钻出一个红色的小狐狸,然后蹲在我的身上警惕的看着四周,不时的露出小小的牙齿,做出凶狠的表情,在这被白色包围的地方,他显的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美丽.

    至此,妖狐初步苏醒,由于我本身就是妖狐一脉,所以是最适合继承妖狐的人,也是最适合吸收三王子力量的人,相当年三王子为了修炼神界第一术,九字真言,这个除了神帝一世外无人能练直绝顶的术法,历代宗室最多也只是练到6字,而三王子以大智慧放弃帝龙护身,改用妖狐,以帝龙喂养妖狐,最后竟凭借九尾的实力,硬是把九字真言修炼成功.

    但是由于此法并不是正确的修炼方法,所以,一生只能用9次威力最大的九字连珠,正因为他是妖狐护身,所以,恰好便宜了我,把我体内的妖狐唤醒,并且与三王子的妖狐合体,变成一个全新的只听命于我的小妖狐,如果换作其他人,一旦九尾妖狐出现,马上就会被吞噬,这就是三王子的第二个考验。

    就在妖狐出现的那一瞬间,一道散发着强烈耀眼光芒的白色光柱从我的身体内射出,冲天而去,贯穿魔,神,人三界,似乎预示着,妖狐的再次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