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六章 冲出深渊
    一阵似有若无的呼吸声从远处传入我的耳朵,随着这阵呼吸声传来的,是一种君临天下,惟我独尊的气势,让我丝毫不敢移动.

    同时,从心里产生一种敬畏的莫名其妙的情绪,我仔细听了很久,这种呼吸声,绵长而有力,绝对不是妖兽,也绝对不是在清醒的情况下发出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个在熟睡中的野兽发出的呼吸声,是什么野兽能够拥有这样的气势?我按奈不下好奇心,小心的朝传出呼吸声的地方,蹒跚而去.

    随着我的前进,那种惟我独尊的气势越来越强,心中的敬畏的感觉也越来越大,从我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过的敬畏,准确的说,我不敢肯定这种感觉是敬畏,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前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我怀着疑惑慢慢的走进了,愕然发现,前面竟然还有一个深渊,一个在深渊中的深渊,凭着我现在的眼力,可以看清楚我所在深渊的一切东西,可以说如同白昼,但是前面的这个深渊中的深渊,我却丝毫看不透,不能说看不透,而是一层浓浓的黑雾把这个深渊包围了.

    我站在深渊的旁边向下看,没错,就是这里,呼吸声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我考虑了许久,慢慢的向后退去,直至远离了这里,我没有下去勘察,因为实在没有把握,下面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这种能够让我从心里产生敬畏情绪的存在,我怀疑他是魔兽,隐藏的这么隐秘,很容易让我想到这是否是传说中的上古魔兽.

    传说中那开天辟地的巨大魔兽,魔界的最尊贵的存在,魔界的王者,也可以说是魔界的圣兽,对于这样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的存在,我不想去冒险,虽然我的好奇心很大,但是这样一个没有把握的事情,我还是多找些替死鬼先去勘察后,我在去吧,想到这里,嘿嘿一笑,一个计划在我的脑中成型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除了魔兽所在的地方,我几乎把整个深渊都翻遍了,找到了无数把武器,而我最渴望的魔族武功,似乎只有那墙壁上的沧海魄,我把找到的所有武器都堆积在壁崖的旁边,把深渊内所有的植物都搜刮的一干二净,同武器放在一起,然后开始了我的攀崖计划.

    首先把那些生命力很强的植物运用操控植物的能力,把它们全部的生命力凝结在根部,使他们在崖壁上一个个向上生长,然后把那些再怎么凝结也不可能在崖壁生长的植物,把他们相互嫁接,连接成一个巨大的网,把四个角嫁接在那些在崖壁生长的植物上.

    就这样,一个以防万一的救生网组成了,虽然是这样,但是距离出口还是有很渺茫,接着那些武器就用的上了,每一次,我都带着数把武器,顺着壁崖上植物,攀爬而上,而那些植物也在我的控制下,帮助我攀爬,当爬到植物所在的最高点的时候,那些武器,就一把把的插在崖壁上,形成一个用武器作成的梯子,当身上携带的武器插完了,就回去再拿树把上来.

    经过这几个月的时间,所有的资源都用尽了,终于可以在最高点看到出口了,虽然还是有一些距离,但是也只有拼一拼了……

    我在深渊里把所有能用的都用光了,今天,就是我决定出去的日子,从昨天在最高点看到的亮光来看,现在应该是夜晚,是出去的好时机,我四处看了看,在这里的几个月,是我最安心的几个月.

    没有战斗,没有尔愚我诈,没有危险,是这些年我在魔界从没有体会过的,虽然很想继续留在这里,但是,我怕再呆时间长了,我会变成一个最没用的妖兽了,不凶残,不尔愚我诈,感觉不到危险,那就不能在魔界生存,安乐窝是好,但是时世不允许,我也只有尽快离开了,我怕时间久了,我会舍不得离开这里。

    在离开前,还有件事情要做,我望着写着沧海魄的那块壁崖,思考了一下,修改了几个字,然后又添加了一段话:

    东临望石,以思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里;

    星汉灿烂,若出其中。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深渊有奇兽,有缘人一旦驾御,天下无敌。在下能力有限,可惜,可惜……

    别看只修改了四个字,但是如果修炼,必死无疑,就算不死,去招惹魔兽,也是一样死。修改完,不做丝毫停留,攀爬而上,转眼就消失无踪。

    我爬在崖壁上,手里抓着最后一把插在上面的武器,看着上面的出口,在心里默默把计划重复了一便,直至认为没有遗漏,然后狠一咬牙,脚轻轻一跳,跳在本来手抓紧的那把最后的武器上,猛的一使劲,向上跳起.

    “啪啪”

    武器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力道,碎裂了,身在半空中的我,在跳起的同时,嘴里默念:“临”,经过我这几个月不停的练习,临字决以非当日那样不受控制,只见一股巨大的旋涡从我身后的九尾传来,旋涡越来越大,越来越深,越来越强,把壁崖上的植物,武器,全部连根拔起.

    旋涡越来越大,四周万物在动,身后的九尾在动,惟有旋涡中间的我,没有丝毫的移动,甚至连身上的衣服也不层起伏一下,这就是本尊动,临事动,万物动,随动随惑,有我有他,有天有地,终之为动,唯心不动!!!身后的九尾,就是代替我成为本尊,而我,则是本尊的心。

    在这个时候,我又一次喊出了:“临”,不同的是,这次喊出后,嘴角益处一缕血痕,当这第二声“临”喊出后,刚才一切在动的万物,仿佛撞到空气中一样,突然违反惯性的停了下来,而刚才的那股旋涡,也突然的由外到内,以极快的速度向我靠拢,当那股旋涡靠进我身体的时候,我也随之旋转,飞快的旋转.

    然后冲天而起,我努力的控制着身体,让身体在冲出深渊口的时候,停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就是本尊不动,临事不动,万物不动,不动不惑,无我无他,无天无地,始之不动,惟有心动!

    我的计划就是先运用正确的临字决,在四周产生巨大的旋涡,然后突然运用反临字决,使一切不动,惟有心动,这样,那股巨大的旋涡就向我靠拢,在一静一动的两极作用下,终于成功的从深渊出来了。当我出来的时候,那些本来在空中漂浮的植物,武器全部变成了粉末,随风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