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十九章 女人之香
    珍尼双手托起她迷人的下巴,笑眯眯的看着窗外过往的路人,似乎在寻找她心底魂牵梦绕的身影。自从回到通天城之后,珍尼就一直充满耐心的等待,她相信黑夜一定能够在半年之内来到这里找她。因为这是她同黑夜的约定。

    “珍尼,又在想你的小郎君呢?”

    听到哥哥的声音,珍尼不情愿的转过身子,冲说话的青年可爱地伸了伸小舌头。然后拽着他的衣袖,不依的嗔道:

    “哥哥,你又取笑我,你还不是天天都想着红月姐姐。哼,小心我去告诉红月姐姐说你欺负我,到时候让她不理你了。”说完,调皮的望着一脸无奈的哥哥。

    “你这个小丫头,瞎说。我对你红月姐姐可是只有佩服,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你可别乱说。要是传到她的耳朵里,让哥哥怎么去见她?”说完,慈爱的刮了下珍尼的小鼻子。

    珍尼皱了皱鼻子,不满的反驳:

    “不许你再说我是小丫头,尤其是等黑夜来了,你更不许说。否则我就去告诉红月姐姐,说你暗恋她。”

    青年看着自己这个一脸得意,仿佛抓到自己把柄的妹妹,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我还没和你算你上次偷偷跑到魔王城的那笔帐,你还来威胁我?”

    “哥哥啊,我是为了咱们自己家的店铺才去魔王城的,哼,别忘了,我可也是店铺的主人,我是为了公事才去的魔王城嘛。”说完,眨着美丽的大眼睛,很是无辜的看着青年。

    “公事?”青年似笑非笑的望着不断点头保证的珍尼,接着说。

    “真是公事啊,与店铺的生意比较,找到个小郎君才是公事吧。渍渍,我妹妹真有本事,真没白疼你。这么快就学会为店铺着想,或许这个黑夜是你找回来的苦力也说不定哦,哈哈。”

    “哼,黑夜可厉害了,等他来了你就知道了,他只要一个手指,就可以把你打败,哼!”珍尼聪明的没有去继续“公事”的话题,而是把哥哥的注意力引到了黑夜身上。

    “哦,有这么厉害?一个手指就能把你心目中无敌的哥哥打败,唉,我这个做哥哥的真是失败。”说到这里,青年看着以为转移话题成功而喘了口大气的妹妹,笑了一笑。

    “珍尼,最近不要往外面跑了,知道么。这段时间就在城里等你的小情郎,不要让哥哥再担心了,好么?”青年爱怜的摸着珍尼的头,慈爱的说。

    听到哥哥的话,再想起回来后哥哥忧虑的眼神,珍尼乖巧的点了点头。

    “最近妖族五色城出了件大事,妖狼被杀,妖族势必有所行动,魔界将乱,少出去为妙。通天城能否明哲保身,还是未知数……”说完,叹了口气。

    “呵!”

    我把头从妖谕江里伸了出来,喘了口气,甩了甩头上的水珠,又一次扎了进去,再出来的时候,已经顺着潮流到了几十米外。

    在江里洗澡的感觉实在是舒服,终于把身上的腥臊味清洗干净。我蹲在江边,运用沧海魄把身上的衣服弄干。因为潮流急遄,进入里面就会随着潮流下划,再加上自己不想无为的浪费体力去抵御水流,所以就干脆穿着衣服跳了进去……

    我顺着霍霍流动的妖谕江往上走,美丽的妖谕江仿佛一条纽带,弯曲但连绵着,指引通天城的方向。传闻妖谕江的水会流向怒海,与怒海成为一体。只要在妖谕江里仍一样东西,那么这个东西就可以顺着妖谕江进入怒海,到达灵界,人间。

    我并不着急赶路,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研究九字真言中的兵字决。按照三王子的说法,兵,代表着能量,宇宙万物的能量。熟练的运用兵字决,就可以把这些能量聚集到一起,形成强大的破坏力,这就是兵。

    挟万物之能量为己用,用法千万,惟有兵者。

    就这样,本来一个月的路途,在我不断的练习下延长到两个月。这一天,我终于到来了通天城。

    刚刚进城,打老远就闻到一股酒香,那是一种切肤的辛辣,是一种能使人寻求快慰和焚烧灵魂的感觉。我闻着这股感觉,忘记了去寻找珍尼,忘记了一切,唯一没有忘记的,就是找到酒香的源泉,大口的喝上几壶。

    顺着酒香,我身不由己地寻找起来,不一会,终于找到一处偏僻的地方,看到了那酒香的源头,一间酒肆。

    那酒肆的几间灰土砖房就印在阳光下,经了风雨的剥蚀,经了无冬历夏通天城人的憧憬与渴望,生动着……

    感觉那酒从口腔进入食道,洒落在食道深出的褶皱上渐起的微温,一种从骨头到汗毛都舒展开的爽劲,这才是酒,好酒。和魔族的酒有的比,如果把魔族的酒比喻成清泉溪流,需要仔细品尝,慢慢琢磨,回味无穷的话;那么我现在手里拿的酒,就是山洪爆发,怒海狂飙,猛烈的很,喝这种酒,就要大口大口的喝,喝的是那种烧刀子般的感觉,这种酒不需要用你的味觉去品,它需要的是,用你身体的感觉来回忆这种酒的滋味。

    它有一个很细腻,很温柔,很迷人的名字——女人香。

    酒如美人,香气四溢,同它名字一样的含义。

    就在我沉浸于女人香的回味中时,一个酒壶放在了我的桌子上,酒壶的主人醉醺醺的坐在我的旁边,打了个酒嗝,带出浓厚的酒气,含糊的说:

    “嗝……好你个黑夜,才来。我,都等你三个多月了。嗝……我,三个多月了。好酒!”还没说完,再次拿起酒壶罐了起来。

    我苦笑的看着刀,这就是灵界高手么?纯粹就是个酒鬼,恩,不过好像是我先把他的酒瘾带起来的。

    “你,你太慢了,我从进城的第一天,就,嗝……被这酒香吸引,来到这里就没走开过,一直等你,等你……”说到这里,刀原本已经很红的脸似乎又深了一些,不好意思地接着说。

    “等你,嗝……来付帐。”说完,爬在了桌子上沉睡。

    我听到付帐这两个字,脸色有些绿了。

    三个月的酒钱……

    我心痛的付了钱,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刚进城就去喝酒。拉起半睡的刀,匆匆的离开了。出了酒肆,随意找了间客栈,把刀仍了进去。想来想去都为自己的酒钱不值,这些钱可是自己以前用生命换来的,还有就是杀肥猪的时候顺手拿来的。于是从刀身上撕下一块衣料,抬起刀的手,划破个口子,迅速的在上面写好金额,最后按了个手印,收在了怀里。

    这笔钱是要还的,我狠狠的对着沉睡的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