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玄武神威(上)
    被玄武紧紧盯着的张天立,感受到四周的地气,想起经书中关于玄武的记载:

    “玄武,即龟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鳞甲,故曰武。守护北斗,四灵之一,享天地之寿命,尽万物之灵气,身怀地能,无所为敌。梵魔使者,幻……,玄武……”后面的字因为经书太过古老,已经不能辨认,但是从这一言半语可以看出,玄武的来历以及能力。

    这些记载瞬间在张天立的脑中闪过,经过辨认,这的的确确就是龟蛇玄武!!

    玄武呲着牙盯着张天立,毕竟是我生命能量幻化出来,虽然慢慢的不受控制,但是残存的余念,杀死张天立的念头还是存在的。一声吼叫,在玄武四周的的地表仿佛莲华一般层层爆开,接着那些被爆炸蹦起的尘土迅速的各自旋转,仿佛一条条阴森的巨蟒,张开滴出蛇涎的巨大蟒口,对着张天立所在的位置冲去。

    张天立没有时间去擦额头的冷汗,巨蟒的速度不允许他有丝毫的犹豫。飞快的向后退去,同时施展……

    “无量,空……”

    同刚才一样的咒法,但是不一样的效果,被空气积压住的一条条巨蟒,开始剧烈的旋转,完全无视那空气的强大积压,硬是冲了进去。

    张天立大惊失色,在这个距离,什么咒法都来不及施展。难道真的要丧命于此,成为玄武临世的第一个祭品?

    但是他能够成为疾火一派的长老,绝非浪得虚名,在这紧要关头,他突然转过身去,背部对着咬来的巨蟒,左手结道印(中指无名指自由弯曲,食指小指笔直,是为道印。)嘴里低声默念一些奇怪的语言,仿佛是哩声,也仿佛是道语……

    在他淡蓝色长袍上奇怪的暗色咒符图案,规则的在阵势中间,那个鲜明的道字。闪烁出黄色的光芒,带动四周的阵势,仿佛活了一般,散发出红色的微光,这光芒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到整个衣服,当接触到领口的火焰图案时,火焰发出刺眼的红光,竟然顺着领口钻进张天立的身体里,最后在额头出现。这一切就在刹那间完成,在完成的同时,轰然声起,一条条巨蟒把张天立淹没了,尘沙飞扬,一片模糊……

    接着,在那片模糊中闪烁出数道红光,穿透尘沙,直射出来,玄武又是一声怒吼,地面开始颤抖,仿佛地震一般,在张天立刚才站定的位置居然开始塌方,巨大的轰鸣声,以及扬起的尘土,变成一朵尘色的蘑菇云,升到了空中,渐渐的消散了……

    我震惊的看着玄武造成的强大破坏力,我甚至相信,如果让玄武聚集足够的地气,他可以把通天城毁灭……

    突然,从塌方的位置里冒出一股猛烈的热气,接着仿佛在地底爆炸一般,堆积在那里的碎石全被被这股气流冲开,同时被气流燃烧,变成一块块冒着火焰的火石!!强猛的力道使着这些火石仿佛天外流星一般,对着四周撞去。

    我马上闪到珍尼所在的位置,抱起她跳到了玄武的身后,那些火石还没等接近玄武的身体,就被玄武身边冒起的地气阻挡住,化为乌有……

    同时那些被扬起的尘沙也被这股热气冲开,蒸发,终于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盆地型深坑,从里面冒出一缕缕白烟,说不出的沧桑……

    一只手从边缘的位置伸了出来,烧焦的皮肤散发出的熟肉味道,飘散在四周。死命的按在边缘处,慢慢的挣扎着想要爬上来,看到这里,我放下珍尼,走了过去。

    可惜我没有看到玄武那绿油油的眼珠已经把焦距聚集到了我的身上,散发出诡异的绿芒……

    一脚踩在了那烧焦的手上,不理会张天立哀嚎的惨叫,颤抖的身躯以及怨毒的目光,低下身子,阴森的说:

    “老东西,想死想活,想活就别动。”说完,咬破大拇指,在张天立烧焦的额头画上了卑印!

    “你,你给我头上画的什么!!!!”张天立沙哑的声音喊道,然后全力摇晃着脑袋挣扎,我脚下用力一踩,趁着他全身一震,抓住他的的头,虽然那烧焦的肉抓在手里有些恶心,但还是把他固定住了,接着去画刚才没有画完的封印……

    就在卑印马上画完的时候,张天立狠毒的看着我,然后猛力的一扯,居然把踩在我脚下的整条手臂扯了下来,身体也被这大力的挣扯甩了出去,鲜血喷了我一身,厉声的惨叫:

    “黑夜,我死要不会让你在我头上封印,你别想控制我,哈哈哈哈!”

    我很吸了一口气,站起来看了看身上的血迹和脚下的断臂,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边走边沉声说:

    “本来不想杀你,但是你的手没了,你的咒法也发挥不了作用了吧,这样的话,你就去死吧。”

    说完,一脚踩在他的头上,残忍的笑着。我慢慢的用力,慢慢的看着他痛苦的死去,这就是招惹我的代价,惹怒我的代价……

    “黑夜……啊,你!!……不要,他是我师傅……”珍尼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苏醒了,看到我残忍的笑容,仿佛被吓到了一般,愣了一下。突然注意到我脚下的张天立,用虚弱的声音焦急的说道。

    黑夜该怎样去选择?是杀了张天立以绝后患,但是这样在珍尼的心里会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与珍尼之间会产生前所未有的裂痕……

    还是听从珍尼的话,不杀张天立,但是这样的话,完全违背了黑夜的原则,违背了魔界的规则,违背了生存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