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七十九章节 心动
    第七十九章节心动

    在刑天离开之时,西方极乐世界之中,准提急切地问道:“师兄,你看冥河那混蛋传来的消息是否属实,我们要不要出手拼一下?”

    听到准提之言,接引沉声说道:“师弟,你太急功近利了,凡事不能看表面,要从长远的方向来计较,冥河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吗,他的话虽然不假,可是你认为我们能够信他吗?冥河明知道我们与刑天有仇,却把这个消息传给我们,你说他安得是什么心?你认为他仅仅只通知了我们吗?妖族,你不要忘记了妖族的存在,我相信冥河那个混蛋一定把这个消息也通知了妖族,若是我们冒然出手,你认为会是什么后果?我们完全将陷入到巫妖两族的争斗之中!”

    接引此言一出,准提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阴狠之色,怒声喝道:“冥河这个混蛋好阴狠的用心啊,这是在拿我们当枪使!”

    接引点了点头说道:“冥河就是这个用心,而且我相信他一定是在刑天的身上又吃了大亏,所以方才会通知我们,要不然你认为他会平白把好处送给我们吗?若是刑天在西方出了事情,我们不出手还好,一出手后,你认为巫族第一个要对付的是谁,是我们!”

    事情正如接引说得那样,在从刑天身上吃了大亏之后,冥河心有不甘,特别是在看到自己那猪一样的队友黑魔的举动之后,冥河的心中更是不平静,虽然他知道黑魔是凶多吉少,可是他同样相信刑天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报仇的机会。

    冥河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他想要报仇,找刑天报仇,可是偏偏现在他根本无力做到这一点,若是等他前去西方,只怕刑天早已经离开了,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借刀杀人,于是冥河方才会把刑天的行踪告诉了接引与准提二人。

    冥河要比任何人都了解准提与接引,知道对方一心想要大兴西方,所以冥河方才会将刑天所遇到的一切事情告诉对方,为得让准提与接引无法忍受住这样的**。

    可惜的是冥河小看了接引,他的心思被接引直接给看穿了,刑天身上的宝物虽然很好,很诱人,可是同样也有着巨大的风险,刑天可是一个疯子,而巫族同样是一群疯子,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好处,接引不愿意冒险,不愿意被人当刀使。

    冥河的借刀杀人之计不仅没有成功,相反则让准提把冥河给记恨到骨子里了,对于准提这样的人来说,他最讨厌的便是别人算计自己。

    接引能够看穿冥河的心计,而不周山上的天庭也同样在为冥河之事而有所争执,对于太一而言,在接到冥河的通知之后,自然是想要出手干掉刑天,以报当初刑天对自己痛下杀手之仇,毕竟在他看来这样的机会是很难得。

    只听,太一沉声说道:“这还有什么好考虑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是我们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那再想要干掉刑天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我认为我们应该立即行动起来,杀刑天一个措手不及!”

    听到太一之言,伏羲则是摇了摇头说道:“东皇太心急了,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若是一切事情真如冥河说得那么美好,为什么冥河自己不动手,反而来退知我们,这便有些说不通………”

    一听到伏羲持反对意见时,太一更是急了,没有等伏羲把话说完,则是急声说道:“有什么说不通的,冥河不过只是孤家寡人,如何能够与巫族为敌,若是他敢明目伥胆地去追杀刑天,那必是死路一条!”

    在看到太一如此急燥的样子时,伏羲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对他的这种行为十分不满,这根本不像是帝王应有的姿态。

    不仅仅是伏羲有所不满,同样女娲娘娘与鲲鹏都有所不满,虽然太一贵为妖族之皇,可是妖族却不是他的一言堂,既然大家要商量,那就要各述其意!

    帝俊一直都在观注着伏羲等人的脸色,在看到伏羲与女娲娘娘还有鲲鹏都露出一丝不满的神色时,帝俊开口说道:“贤弟且不要急,还是先让伏羲道友把话讲完再说也不迟!”

    帝俊这一表态,太一更是急了,在他看来这个时候根本就不应该做什么商量,应该直接出击,他急声说道:“大哥……”

    还没有等太一把话说完,帝俊打断他的话说道:“好了,先让伏羲道友把话说完,你有什么意见等一回再谈!”

    帝俊这一表态让太一不得不长叹一声不再言语,不过他的脸色却是充满了不甘的神色,并不认同帝俊的话!

    伏羲见状摇了摇头说道:“东皇说冥河是孤家寡人,不敢与巫族为敌,那我倒想问一下前先冥河为何敢出手刺杀刑天,更重要的是我们身处东方,就算想要去劫杀刑天,我们有那个时间吗?等我们到了西方,只怕刑天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刑天可不是傻子在那里等着我们去劫杀,还有刑天身处西方,那是准提与接引两位道友的地盘,我们冒然而去只怕首先会激怒他们,平白给自己竖一敌人则有些不智!”

    伏羲的这番话则是有点重,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他说得这么重是想要提醒太一自己的身份,贵为一族之皇,不是一般人,行事需要有分寸才是!

    可惜,伏羲的好意,太一并不领情,相反还认为伏羲这是故意在打击自己,他沉声说道:“伏羲道友,我们与准提与接引二人可不是什么道友,双方乃是生死大敌才对,得罪他们又如何,你不要忘记了正是他们的无耻方才夺走了本属于妖师的机缘!”

    太一也不是真得傻到家,在面对伏羲的阻击,他将鲲鹏给抬了出来,拿鲲鹏与接引、准提之间的仇恨来说事。

    太一此举表面上看是在向鲲鹏示好,可是鲲鹏心里却十分清楚太一是什么样的为人,对于太一之言则是不以为然。

    鲲鹏淡然说道:“东皇的好意,我心领了,虽然我与准提、接引之间有深仇大恨,但那毕竟是私人的恩怨,不能够牵扯到种族的大事之中来,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原故而给妖族招惹来大敌!”

    鲲鹏的这番话一落,太一的脸色则是为之变色,心中暗自骂道:“鲲鹏,你这混蛋不识太举,我有意为你报仇,可你却不识好歹!”

    看到场中的气氛有些急促,帝俊开口说道:“妖师有如此的胸怀让吾等佩服,不过你乃是妖族之师,你的敌人也就是整个妖族的敌人,没有什么私人恩怨可言,不过伏羲道友说得也很有道理,我们身处东方想要劫杀刑天的确是有心无力,看来这件事情也只能放弃!”

    伏羲长叹一声说道:“冥河的为人十分阴险,我相信他不仅仅是通知了我们妖族,只怕准提与接引两位道友也都得到了他们的通知,若是我们冒险前往西方,只怕会与他们遭遇,那时我们妖族是进还是退?”

    伏羲的言下之意很明确,进,那必将与准提、接引来一场大战,对于妖族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退,妖族的名声则将一落千丈,同样也对自家的士气有着严重的影响,如令巫妖两族正在对持之时,那样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可以说,只要稍微有心之人,仔细地考虑一下冥河的那番话的用意,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而太一却没有看到这一切,只能说他的处事方式太过于简单了,妖族有这样一位妖皇对自身来说太遗憾了。

    劫杀刑天,这样的可笑决定也能够说得出口,伏羲真得对太一的智慧有所担忧,相反鲲鹏的心中则是乐开了花,从太一的身上他看到了机会。

    若说巫族十二祖巫那是如同一体,而妖族不过仅仅只是五人的高层却是一盘散沙,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想法,都有自己的私心,所以他们很难做到同心协力,这也是妖族的最大弱点之一,有这样的弱点,对于妖族来说那将是一场灾难,平常时候还好说,一但在关键的时刻出现意外,那妖族必将面临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