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妖兽 >正文 第51--53章 无情黑夜
    恐惧的看着我,似乎突然发现自己性别的掩饰已经消失,全身**裸的展现在我的面前,脸色微红。

    但是手筋被挑断的她根本来不及想太多,强烈的,似乎从未经历过的疼痛已经开始摧毁她的意志,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开心的笑了。

    她挣扎着似乎想要起来,但是手腕的疼痛已经让她说不话来,甚至连起身的力气都随着疼痛而消失。

    这时,我的手再一次轻轻的,温柔的,从她的胸口抚摩到另一只手,最后停留在手腕的部位,看着她微微一笑,在她流着泪水的凄惨叫声中,我狠狠的划了一道……

    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仿佛皮筋一样的东西,快速的回缩。然后,就是腾佐伊朗的沙哑的无力的惨叫。

    “你真的叫腾佐伊朗么?这么男性化的名字似乎并不是你的真名吧,告诉我你的真名。”我欣赏着我的杰作。

    颤抖着,紧紧的咬住牙齿,双眼露出仿佛不是魔界人应该有的目光,准确的说,那是死人一样呆滞的目光。

    “不说嘛,没关系,我正要看看魔忍的忍耐力,就拿你做实验了,说不定对于以后了解魔忍,有很大的帮助,知道了你们忍耐的极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把手放在了她全身最神秘的部位,感受到那里微微的颤抖,以及她逐渐由呆滞变的开始恐惧的眼神。

    慢慢的把手拿开,轻轻的放在她颤抖的脚腕上,刚要划破,她沙哑的声音响起:

    “腾佐织香!”她闭上了眼睛,似乎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的时候,露出的妩媚眼神,让我的心快速的跳了几下。

    “你不要折磨人家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不杀我就好了,好么?求求你了……”说道这里,眼泪也适时的流了下来。

    “我从小就生活在黑暗之中,我的妈妈就是被很多人折磨而死,当时我躲在一边,看着他们那些畜生,在那个被我称为父亲的人,在他的认可下,折磨我的妈妈。

    最后……妈妈她死了,那群畜生在离开的时候,把妈妈杀死了。他们离开后,我跑到妈妈的身边,看着她一直睁大的眼睛,那凄凉的眼睛,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把腾佐家全部杀光,我要为妈妈报仇。我现在还没有完成我对妈妈的承诺,我恳求你,不要杀我,给我一次去报仇的机会,好么?”

    眼泪止不住的流着,泪汪汪的看着我,很是让人怜悯。

    但是,这一切对我并没有任何的意义,我看着她的叙说,以及双眼的泪花,轻轻的用另一只手擦去了她的泪水。同时,另一只手,也毫不留情的在她的脚腕上,划了下去。

    “……”我很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腾佐织香,这一次她居然没有叫出声,而是死死的咬着牙齿,眼睛没有愤怒,有的只是绝望,以及悲哀……从嘴角流出的血液告诉着我,她是多么的用力。

    “接着说你的故事,或许我会心软不杀你。”我擦去她嘴角的血液。

    “妈妈死了后,我自己一个人在房子里和妈妈一起呆了很久,我看着妈妈的尸体逐渐的老化,逐渐的发臭,甚至有很多恶心的虫子在妈妈的身体上爬来爬去,我知道它们要吃掉妈妈,于是我就狠狠去打,但是没用,虫子越来越多,最后……妈妈不见了……

    接着我就遇到了塞克,他告诉我,说可以给我报仇的力量,条件是我让他住在我的身体里,我一点也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就算是我死了又能如何,只要我能给妈妈报仇,何况他只是要我的身体而已。他进入我的身体后,就用术法把我的性别隐藏起来,但是却把我的面貌留了下来,因为这是我能进入腾佐家的必须。

    事实也果然如此,腾佐丸,应该说我的父亲,他看到我之后,把我带进了腾佐家,并且开始教我忍法。我一直在找机会杀掉腾佐家的人,终于在我得知腾佐家目前正面临着没有特殊高手的局面,随时可能被其他家族吞并之后,我故意在三个哥哥和两个叔叔面前露出我是女人的外貌。

    果然不出所料,当天晚上,他们就一起来到了我的房间了,那天是我身体内塞克的第一次苏醒,我看着自己的身体把他们撕成了碎片,我很开心,我留下其中一个活口,就是为了让父亲知道我的潜力,让他在衡量之后不但不怪罪我,反而更加器重,让我好笑的是,他居然每隔几天就派一些腾佐家的人来让我杀,我真的很开心,但是我一直最想杀的就是他,我的父亲,腾佐丸,在我没杀了他之前,我不能死,求你,不要杀我!”

    我听到这里,看着腾佐织香的表情,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那被我破坏的雕刻,那让我到现在一直迷茫的雕刻,或者说,那代表着我命运的雕刻。因为,我在上面,看到了……

    其实就某一方面来说,我和腾佐织香很类似,我们都是为了生存不择手段。刚才她的话我并不会全部相信,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些当中,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她是为了报仇而生存。我是为了什么而生存呢?

    这时,腾佐织香似乎看到我抬起头,没有注意她,于是原本悲哀的眼神慢慢的消散,最后似乎怕我发现,眯起了眼睛,在她洁白丰满的胸口,慢慢的聚集了些许黑气……

    似乎有些紧张,她眯着的眼睛一直盯着我,同时胸口的黑气慢慢的转移到了侧面,疯狂的聚集着。她的眼神开始闪烁,正在等待着最后的一刻……

    突然,我的手,按在了她聚集黑气的地方,沧海魄能量在瞬间,把她还没有成功的毒术打散。接着,把手放在她另一个脚腕上,狠狠的划了一下,看着她闭上眼睛忍着痛苦,我低声阴沉的说:

    “不要以为我看不到,也不要以为我会被你的故事打动,更不要以为用你的姿色可以迷惑我,因为在我的心里,你,是我的敌人!”

    把她颤抖的双腿分开,狠狠的进入了她的身体里。没有惨叫,有的只是眼角的泪水和无尽的悲哀……

    我一边冲刺着,一边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

    “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四肢的筋挑断么?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的去享受。知道为什么脱光你的衣服,然后故意给你机会去施展毒术么?因为我知道,一旦在你聚集毒性能量的时候,如果把它打散的话,你就会一段时间之内不能再次施展,至于脱光你的衣服,是为了能够准确的知道你聚集毒术的位置!

    只有在你四肢不能动弹,毒术不能施展的时候,我才可以放心的去享受你这美丽的毒物!”

    “如果你努力奉承,让我高兴的话,我可以不杀你。毕竟,这么美丽的尤物,我还是不舍得杀的。”看着她绝望的表情,我笑了笑。

    听到这里,腾佐织香眼中闪现出一丝神采,点了点头,不在紧闭着嘴,而是开始娇媚的呻吟起来,虽然四肢不能移动,但是腰部还是可以晃动的,尽管每动一下,四肢都会传来撕心的疼痛,但是为了生存,这一切又算的了什么?……

    最后我从腾佐织香身体里出来的时候,身体内沸腾的血液逐渐的平复。看着这美丽的毒物,看着她娇媚的容颜,诱人的曲线,没有一丝怜悯的,一拳打在了她丰满的胸口,震碎了她的心脏。腾佐织香猛的睁大了双眼,怨毒的看着我,一直没有闭上……

    “因为我们是敌人嘛,而且,虽然菲尔说只要阴阳交融,就可以彻底的让塞克失去记忆,但是,我还是比较相信已经死了的人。所以为了以后少些危险和麻烦,就不要怪我欺骗你了,不过,刚才真的很舒服。”我低声的嘀咕。

    站了起来,看了看最底下的炎池,没有犹豫,在腾佐织香的身体上轻轻的踢了一下,滚落进炎池中,沉了下去……

    不要怪我心狠,不要怪我欺骗你,也不要怪我卑鄙,因为这里是魔界。如果我不卑鄙,恐怕刚才已经死在你毒术之下了。如果我不心狠,可能我早就在魔界生存不下去了。如果我不欺骗你,恐怕被欺骗的就是我了。

    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只要我没有付出感情,那么无论是谁,一旦成为我生存的障碍,成为我的敌人,我就要不择手段的杀死他,无论是谁,男还是女。在我的眼力,没有对与错,没有道德,没有一切,有的,只是生存。

    女人也好,男人也罢,对我来说,都是一样,只要是我的敌人,我就杀!如果是女人,我不介意去享受一下,什么叫道德,在魔界,生存下去,就是最好的道德!

    这时,一边的炎魑炎魅眼馋的盯着被我踢进炎池内的腾佐织香,似乎对刚才吕木松的折磨意犹未尽。

    我看了看已经化成了黑灰的吕木松,考虑着要不要把炎魑炎魅带出去。最后放弃了这诱人的想法,先不说它们能不能跟我从这里出去,单单是我对它们并不是很了解,而且看的出来,它们目前是由于看到我身上的青色火焰,所以才把自己当成了火妖,并没有对我进攻。

    可是,一旦出去后,我身上没有了青色火焰,恐怕就很危险了。

    突然想起刚开始进入石穴的时候,看到炎池内的那道门,不知道现在自己能否抵抗住那炎浆的温度。于是跳了下来,靠近炎池,把手伸出慢慢的向炎池伸去。可惜,在逐渐接近的时候,始终抵抗不了那奇异的高温,缩了回来。

    看了眼上面一直注视我的炎魑炎魅,没等我开口,仿佛知道了我的心意,迅速的跳进了炎池内,消失不见。过了一会炎池内一阵滚动,慢慢的,出现了一个旋涡,随着旋涡越来越大,最后突然从中间分开,露出一条可以进入的通道,而通道的尽头,就是那道门……

    我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感受到炎池底部的温度,我快速的移动着,因为一旦在一个地方停留时间过长,马上就会闻到皮肤烧焦的味道。

    第六章无情残杀

    来到了那道门的面前,忍着疼痛的灼热,渐渐的把它推开……

    仿佛已经不是我的手一样,麻木,火辣的感觉一直刺激着我。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我面前的暗室里——一把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刀!

    一把同刚才被融化的尼刀一模一样的——刀!

    一把魔刀!一把有着生命的刀!

    在刀面上的七彩光芒仿佛流动的液体一样,泛起层层涟漪……

    最吸引我注意力的,是刀把上的一张紫色的符!

    难道是被封印的刀么?

    我想起了当初在枯城外,刀第一次看到我的武器后,说的那翻话。在通天城有一把魔刀……

    难道就是它了么,倒是很有意思。我撕下那道紫符,仍在了一边,抓起魔刀。七彩光芒在紫符离开的那一刹那,快速的流动着,似乎有些激动,同时顺着我的手进入我的身体。接着在这不大的暗室里散发出强烈的七彩光芒,最后全部融进我的身体里,消失无影。

    其实在我握住魔刀的时候,我就一直谨慎的防御着,直到那七彩光芒进入身体后,我发现它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危害我的事情,而是顺着我的身体流动,最后又回到了魔刀中。这时,魔刀消失了,或者说,魔刀融进了我的身体里……

    突然,外面传来炎魅的焦急尖叫,我快速的闪身后退。在退出暗室后,我才知道为什么炎魅要尖叫,因为原本被它们分开一个通道的炎浆,仿佛是正在愈合的裂痕一样,正在快速的恢复原样。

    最后在我从炎池内出来之后,合并到了一起,恢复了原样。炎魑炎魅也从炎池内跳了出来,跪在了我的身边。

    想象着刚才看到的魔刀,心中一动,自己的右手一阵酥麻,刹那间,在一阵七彩光芒中,魔刀出现在我的手上……

    看着魔刀,忍住心中的兴奋,这次虽然没有得到奇门盾甲,但是有了这把魔刀,也算是没有白来一次。

    深吸口气,平复下略微激动的心情,收起了魔刀。闪身来到刀昏迷的地方,仔细的看了看他。直到确定他的确昏迷,才把他扛到了肩膀上,快速的从东方位置的洞口跳去。既然‘心脏’已经消失,又意外得到了魔刀,加上时间已经不早,还是尽快离开为妙!

    炎魑炎魅看到我要离开,似乎想要跟随,但是又有些犹豫的看了看炎池,最后眼中露出不舍,回身跳进了炎池里……

    扛着刀,快速的在洞穴内移动。不一会穿过了洞穴,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什么变化,于是快步赶到石门前,伸手在石门上用力的推着,可是门却丝毫不动。

    刚要把魔刀拿出,肩膀上的刀微微动了一下,醒了过来,轻声的说:

    “我没事了,刚才那杂种疯了,他怎么就是打我,唉。”

    “先别说那些,这门怎么打开?”我把刀从肩膀放在了地上。

    “这是原始天门,打开的方法只有通天城的人知道,不过我虽然不知道打开的方法,但是我这里有两张从神界带了的遁符,这可是在神界都非常珍贵的遁符!我们一人一张,把能量灌输进去,然后想着你要去的地方。

    不过由于这是神界的秘术,所以对我来说比较适合,如果你用的话,大概能在100米之内移动。我要先去找地方疗伤,那杂种真他吗的疯了……”从身上拿出一张咒符递给了我,他自己在一团蓝光中逐渐消失……

    祭坛。

    炎池的最底层。

    有一张紫色的符咒,散发着紫黑色的乌光。周围的高温炎浆似乎也对这浸泡在其中的符咒没有任何的作用。

    符咒在炎池底部缓缓的移动着,最后在一推奇怪的残骸上停了下来。说奇怪,是因为在着恐怖的高温炎浆内,任何物质都不可能留下残骸,那么,这个残骸是那里来的?为什么没有被炎浆全部溶化?

    在符咒碰到残骸的那一刹那,紫黑色的乌光迅速的顺着接触点流向残骸,慢慢的被其吸收……

    正在炎池内休息的炎魑炎魅似乎有所察觉,一起来到了残骸的旁边。但是看到那紫色的咒符之后,似乎有所顾及,缓缓的退去,最后不在理会……

    突然,残骸动了一下,渐渐的从炎池底部俘起,慢慢的舒展开,赫然就是一付黑色的女性骨架。

    慢慢的,那咒符上的紫黑色乌光逐渐暗淡,最后化成灰迹,消失在炎浆里。

    在咒符消失的瞬间,“砰”的一声,骷髅从炎浆内弹了起来,落在了龙蛇的头上。

    那骷髅的手指轻轻的,颤抖着,摩挲着龙蛇头上,腾佐织香遗留的已经被蒸发了大部分的血痕,在被挑断四肢筋的时候,流出的血迹……

    在碰到血痕的时候,奇迹出现了,那些残留的血痕迅速的聚集到骷髅的手指上。慢慢的,那吸收了血痕的手指,在黑光中露出洁白的肌肤……

    在骷髅头部的两个黑洞里,亮起了两点绿光。盯着东方出口的位置,发出了无声的呐喊